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TwMosLNG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10 滚龙战役

作者:博尊宝

1971年7月,缅共人民军东北军区在勐牙召开党委扩大会议,检讨党和军队存在的一些问题,认为处于革命初级阶段的缅共人民军此前南下向大城市发展的主张已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提出应该进行战略大转移,向萨尔温江以东地区——佤邦发展。调整所属部队的建制并重新确定了东北军区新的领导班子:

军区党委书记、政委:杨光(尼温)

付书记、副政委:古方、林天 

党委委员、军区司令员:诺相 

付司令员:赵迈、彭家声

参谋长:余建

政治部主任:杨正强

付主任:赵云、彭国诚

付参谋长:彭家富、尹鹏、黄河、赵力、李宗祥、杨忠卫 

东北军区: 下辖101军分区(克钦邦,相当于一个营);202军分区(八莫地区,相当于一个营);江西303部队(含3031、3033、3035、3037、107共五个营);江东404部队(含4045、4046、4047、4048、共四个营); 瓦邦部队(501、502、503共三个营)及贵概县大队、南坎县大队、果敢县大队、北瓦县大队地方部队共四个营。

1971年11月,缅共东北军区留下303部队仍旧在江西地区坚持斗争,巩固根据地,总部率领3035及404所属部队向东开拔,开始了缅共历史上称之为“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战略大转移。

自1969年彭家声带领4045、4047、4048三支果敢子弟兵西渡萨尔温江,支援303部队作战。二年过后的今天,当他重回自己故乡之时,已经有一大批优秀的果敢子弟,为了缅甸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自己的生命,永远留在了江西的崇山峻岭之中,再也无法魂归故里了。

南伞,云南镇康县一个边境小镇,与芒市的蛮海一样,隔着界河与缅甸果敢的杨龙寨相立。原来这里只是一个公社级的街子,现在却盖起了大批简易房,缅共人民军的后勤供应仓库、军火仓库、医院都设立在这里,每天有大批人民军所属部队的人马到这里领取后勤供给、补充物资弹药,把这个小小的地方塞得满满的,当地政府为了满足突然出现这么多人的需要,紧急开建了百货商店、饭馆、邮局、书店、旅社、照相馆等一批为人民军官兵服务的设施,顿时,南伞变成了一个热闹非凡的商市。

为鼓士气,东北军区尽所有主力部队连同各县大队地方武装共15个营3000多兵力,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滚龙战役”。

滚龙,雄踞萨尔温江畔,是果敢和瓦邦相连接的要冲、通往掸邦内地的交通咽喉。占领了滚龙,意味着打开了从果敢向瓦邦地区发展的通道,对人民军开辟江东根据地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根据军区的战斗部署,决定兵分两路:第一路由李宗祥率领的404主力营(含3035)为东线部队,负责正面进攻:4046攻打曼卡;4047打藤篾蓬;4048打三肖、英高架;3035为预备队,阻敌打援。 

第二路由彭家富率领的3个营(含果敢县大队)组成西线部队,负责侧翼攻击:4045打花竹丫巴据点;501打阿拉片山、大洼据点;然后合歼杨梅树之敌;果敢县大队为预备队,对小地林实施半包围,防止其向上述敌兵增援。当占领曼卡、藤篾蓬、三肖、英高架、花竹丫巴、大洼、杨梅树各据点后,立即合兵攻打大明山据点。

各县大队的炮队全部调入军区直属炮营,集中所有75炮、82炮作为压制敌方炮力;高射机枪为防空准备。

江西303所属3031、3033、3037及107、贵概县大队共5个营,对南扎拉——纳迪公路进行全面破坏,切断政府军的交通运输,阻击由腊戌方向来增援的敌兵,并伺机夺取长青山,侧应配合对滚龙的进攻。 

502及瓦邦县大队2个营在户班一带做牵制,并向滚龙运动包抄;其它县大队作为机动。

第一阶段战斗完成后,炮营转移阵地到曼卡、藤篾蓬一带,用炮火压制敌方火力,集中所有兵力攻击滚龙之敌。 

19日早上6点不到,天都还没有亮,杨世杰率4046部队首先打响(按战斗部署,应该是早上9点才发动攻击的,这个时候,很多兄弟部队还在开进途中),拉开了滚龙战役的序幕。其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到30分钟就解决战斗,迅速攻占滚龙外围主要阵地曼卡。在曼卡山高地俯视,滚龙小盆地一览无遗,完全可以将敌军阵地纳入炮火射程之内。  

4047营按照既定部署直插藤篾蓬,由于4046提前发动攻击惊动了政府军,其快5营派出敢死队在前沿地区进行偷袭,矛头直指4047营部的位置,遭遇战突然打响后战斗就一直持续着。天亮后政府军出动飞机俯冲轰炸射击配合敢死队,高地上滚起一团团火光、烟雾笼罩,阵地被炸得一塌糊涂,掩体工事基本全毁。人民军虽然组织了多次冲锋,弹药几乎全部打完,士兵大量地阵亡,藤篾蓬阵地始终都没有打下来。

当杨世杰听说攻打藤篾蓬的部队没有几个活着下来的消息后,立即主动向“前线指挥部”请战:要求由自己率打得只剩下一半人员的4046部队来完成对藤篾蓬的最后的攻击。

4046部队,果敢部队的老二营,没有到江西,也没有上过前线,是留在果敢负责守卫地方的一支部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战斗,成员却都是些3-4年军龄的老兵油子,是支人人看不起,谁都不愿意带的地方杂牌军。杨世杰临危受令,出任此营政委兼营长,大权独揽,不长的功夫,硬把这支日浓的烂部队,调教成熬熬叫的虎狼之师,那里有难题都叫他们上,成为军区里专门啃硬骨头的精兵强军。

而当时藤篾蓬据点,是按照缅甸政府军事院校教科书的一种布防法——每个阵地分里外共6层,每层用藤蔑笆围成,蔑笆之间上插满一尺长竹签,下埋大量地雷建造的。面对这种土洋结合、曾经夺去过无数人民军士兵的生命、人人谈虎色变、避之而不及、叫人头痛的阵地,杨世杰拍着胸脯说:

“别人能打的我能打,别人不能打的我照样能打。”

11月20日,杨世杰将全营的火箭筒集中组成敢死队,自己仍扛着一杆火箭筒在最前面开路,用铺天盖地的火箭弹和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撕开和征服了这人人惧怕的藤篾蓬阵地,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同日,4045按作战计划攻打政府军据守的花竹丫巴据点;501打李开甲自卫队据守的阿拉片山、大洼据点,战斗颇为顺利;然后两支部队合歼了杨梅树之敌,在夜间又对敌快5营一个排和部分自卫队据守的大明山阵地发起突袭并占领。 

就在江东部队展开攻击的同时,江西部队开始行动——

11月17日,107部队打下木丹。

11月21日,偷袭小孟波,猝然逼进长青山一带敌军据点,阻击敌人。其它部队开至滚龙—纳迪公路分段沿线进行大规模破坏,断绝了政府军的交通运输线。

11月23日,501拔除政府军与自卫队据守的双肯山。 

11月25日,4046拔除累曼嘎山西翼敌快5营一加强连据守的一个据点。 

11月26日—27日,果敢县大队攻克段子良自卫队盘踞之小地林,与4045合歼从大洼、大明山据点溃退的政府军。 

11月28日西线部队直插政府军掸1营一个连与自卫队重兵防守的营盘据点。 

此时,“前指”抵达最前沿的旧孔。从这个位置向前,右侧的大明山,当归山,阿拉片山等几座高地,正前方的曼卡、藤篾蓬等据点,西则的滚龙—纳迪公路及户班地区,均已在人民军掌握中。只有右侧海岗坝地区,还在政府军控制之中,再往下就是滚龙了。这就义味着人民军部队控制的滚龙江以北地区与长青山一线互成犄角,对滚龙已经形成强有力钳形之势。如果解决了海岗坝地区之敌,就完成了对滚龙的包围。 

“前线指挥部”决定打海岗坝,具体部署:4046营正面主攻;4048由左侧攻;4047在海岗坝和滚龙之间打援。

根据事先的侦察,1号高地无敌人驻守,“前线指挥部”领导接纳杨世杰的建议,制定的作战方案是:派突击队趁深夜黑暗时,摸到这里进行潜伏,天亮后在炮营轰击敌2、3号阵地以后,以1号高地为攻击出发点,力求达到迅速解决敌人之目的。 

11月30日深夜,杨世杰带100人组成的突击队悄悄地潜入1号高地设伏……天刚亮,一颗红色信号弹升起来了!人民军炮营动用所有75、82炮百弹齐发,2、3号阵地顿时火光腾起、炸声一片、山摇地动……杨世杰站起身来,正准备下达攻击的命令,突然,随着一阵低迫的呼啸声,炮弹盖天扑地往1号高地落下来,在身前身后接连不断地爆炸,随着气浪的猛烈冲激,他被掀翻在地埋进土里……当他挣扎着扒开沙土爬起来,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突击队人员被炸得人仰马翻,在弹坑累累、硝烟弥漫的山地上,有的已经四肢不全、面目全非;有的满脸流血、大睁着一双眼睛,但已经没有呼吸;有的正费尽力挣扎,杵在武器想站起来,又一头栽下去……到处是血,是血肉,是蠕动着的躯体……杨世杰抹了一把遮住眼睛、满脸的鲜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心里暗暗诅咒道:

“狗日的那个老缅奸细,竟敢开炮暗算自己人!”,这时身后有人叫:

“妈呀!杨营长,我负伤了,肚腹都被打开了。”杨回头一看,是名昆明知青士兵,便低声说道:

“叫什么鸡巴!汉子点,自己包扎一下,不行就撤下去。”

又稍停了片刻,杨世杰猛然站了起来,高声喊道:

“格还有活着的!?同志们,不要命的都给我站起来,冲啊!”扛起火箭筒,一马当先往前冲去,后面的其它火箭筒手、机枪手等一干没有报销的战士(有很多已经负伤的),东倒西歪、跌跌掼掼地跟着他、扫射着猛冲了上去……首先在火箭弹的轰击下,敌人阵地上那几挺一刻不停地在响着的重机枪、机枪失去了声音……到达鹿柴前,杨世杰大声喊着:

“快,拿手榴弹招呼狗日的!”

随着阵阵猛烈的爆炸,突击队冲上2号阵地……不知在一种什么力量的支持下,突击队继续冲了上去,冲上了3号阵地……随着杨世杰发射出的一颗绿色信号弹徐徐升起,宣告完全占领了2、3号阵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头重脚轻、浑身发软、四周在浮飘、眼睛一黑、一屁股坐了下去。 

从侧面进攻的4048进展比较顺利,开战不久就拿下4号阵地;4047控制了海岗坝到滚龙之间的大片地区,宣告海岗坝已被人民军完全占领。但谁都没有想到,实际人民军进攻,无意中完全掉进了政府军设计的陷阱,让自己落入对手布下的一个大口袋之中。 

正当人民军为取得的胜利沾沾自喜之时,政府军集中105、76、82、75等各种型号重炮,从滚龙及萨尔温江以西,向口袋中的海岗坝阵地实施大规模的炮击……经历了1号高地突击队被自己的炮火轰击事件之后,人民军参战部队已经陷入恐惧、混乱之中……在政府军强大炮火的报复打击下,多少生命刹那间被无情地夺去,造成大量的伤亡……早先溃退的政府军和增加的援军,由被动挨打转为主动出击,快5营很快地夺回了3号的阵地;掸1营向核桃青;快6营向石门坎;快7营向东洁、累曼噶高地;773战指向南岛、岗木林;快2营向明子山;步8营向合帕及登尼—滚龙公路进攻……人民军阵亡战士的遗体到处都是,战斗失利,让绝大多数的部队被失望情绪所笼罩……部队被打乱,作战命令无法执行,大家自作主张争先恐后地仓猝撤离……当局势由主动转为被动,占领的阵地一座一座地相继失守,海岗坝攻坚战终由胜利转为失败。(缅军快5营后来因为在海岗坝作战有功,荣获缅甸国防部颁发“英雄营”的光荣称号。)

27日,原来扼守藤篾蓬通往滚弄的公路,构筑工事与海岗坝敌军对峙、监视、防止对方反攻的3035营奉命攻打滚龙大桥。这座大桥,是中国政府援助建设的钢索斜拉悬臂式公路吊桥,横跨萨尔温江两岸,位于果敢连接掸邦的咽喉之地。营长接到的命令是:

“干掉桥头堡,占领大桥,掩护其它部队进击滚龙镇!”

人民军3035部队,这支有名的“知青旅”用手榴弹开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撕开政府军的防线,付出惨痛的代价后才迫使敌人溃逃而占领了滚龙大桥。

后续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开过大桥,顺公路向前挺进,较远处转过一个大弯,就是滚龙镇的街道……面对人民军咄咄逼人的攻势,政府军集中周围阵地里的部队,倾全部轻重武器进行垂死的反击……就在其绝望之时,从登尼、南扎拉、纳迪方向沿公路增援的政府军,突破人民军的层层阻击,源源不断地开抵滚龙……罗兴汉数千众的自卫队也从四面八方向政府军靠拢。

面对政府军超过自己数倍的兵力,人民军已成强弩之末,胜机稍纵即逝,功亏一簧,从11月18日打响到12月28日主动撤退,与政府军42天的恶战,是人民军东北军区成立4年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不但没能拿下滚弄,而且在政府军的反击下全线崩溃,为缅共人民军的历史留下了一个沉重的惊叹号。

人民军部队在撤退途中遭到政府军围困堵截,情况危急,杨世杰带4046敢死队在一个夜晚潜入户班,袭击政府军前线指挥部,撕开了一个缺口,才掩护部队安然地撤回根据地。 

“滚龙战役’后的1972年元月20日,缅共东北军区在中国镇康南伞召开党委会,杨光政委做了“关于滚龙战役总结”的报告:

“……滚龙地区战役11月18日打响,12月28日主动撤离,为期42天。为我东北军区4年来最大一次军事行动。大小战斗34次,攻占了大明山,藤篾蓬,小地林,石门坎,双肯山,宾耶山,胡帕等近20个据点,控制了长青山,滚龙以北高地和有利地形。打死敌人199名(其中尉级军官6名),伤350名,俘虏85名(尉官1名,自卫队大队长2名)共歼敌640名。缴获75炮以下各种炮16门,各种枪支228件,各种炮弹子弹10万余发,电台8部,步谈机9部,大量军用物资,击毁军车17辆,炸毁桥梁8座,

敌77师有8个营被打击,特别是让快5,快2,快7,掸1以及罗星汉自卫队伤亡惨重,震撼力极大。‘海岗坝战斗’是应该打的,但关键是后来情况起了变化。首先敌兵力不断增加,而我们逐渐减少;作战形式,战术手段方面,我们处处防御,敌则进攻。当然这是讲情况,逐渐变化着的情况。实际上我认为一直到回来我们都没有失去主动权,包括28日的撤退,我们都是主动的。我们的弱点是兵力不足,在第三阶段暴露的越来越显著。主动和被动在起着变化的,12月1日后的局面,敌由被动挨打逐渐转为主动,我们由主动转为被动,到了被动时,就不好收拾了。战斗中质变了,我们由胜利转为失败,造成大量伤亡,解放不了滚龙,最后不得不撤离滚龙。总结下来,经验教训是:

1、决定不正确,因为不是时机,敌已有准备。(敌22日派兵占海岗坝)

2、不了解敌情,战斗部署错误;一点两面战术,不是四面包围;攻击点选择强点,不从侧后弱点突击;上级迁就了3035营干的错误意见。

3、对敌估计不足,困难想得少,准备不充分,无几手准备,陷入被动;骄傲轻敌,开进暴露;对敌火力威胁估计不足,担架不够;克阵后不追击,各部任务不明确;步、炮协调不到位,双方交待不清;预备队没使用好,或重建;阻敌部队没完成任务就早撤,使攻击部队无准备;无法改变敌情变化的前提下,修修补补解决不了本质问题。

4、杨世杰带小分队主动袭击敌指挥部,掩护部队撤退的为大局敢于牺牲的精神应以提倡和表彰。”

根据在此次战役凸显的问题和教训,同时鉴于人民军主力已发展到13个营,而且部队分散、战线拉长,由军区直接指挥各营作战已很困难。为了适应新的革命形式,便于指挥,决定增设旅级编制,将原来东北军区所属部队编成三个旅,建制具体为:

江西303部队为二旅,旅长涂海清、政委严棚(辖3031、3033、3037、107营,1个炮连,1个特务连)

404部队为五旅,旅长李忠祥,政委彭国诚(辖4045、4046、4047、15营,一个炮连、一个特务连)

3035与505部队为八旅,旅长彭家富,政委杨福康(辖3035、501、502、503、18营,1个炮连,1个特务连)

每个旅下设:政治处、作战处、后勤处,警卫排、通信排、侦察排、医疗队。

今后大的战斗由军区对3个旅统一指挥部署,不再直接指挥营队作战,这样可以缓解军区领导的工作负担及总部电台的压力。一般的战斗由旅组织所属各营进行战斗,让基层部队有更多自主作战的活动空间,从而提高人民军的作战效率。

同时决定部队完成整编后,继续向瓦邦地区进行战略转移。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