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dXhyh6w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续12 缅共的兴盛与终结(下)

作者:博尊宝

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在果敢首先发动了兵变,发表起事檄文《告果敢人民同胞书》,谴责缅共领导层的“大缅族主义”与“宗派利益集团”,宣布脱离缅甸共产党,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党”和“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彭家声出任党主席和同盟军总司令。

14日,彭家声部占领了缅共北方分局所在地勐固。

16日,彭家声部已控制了原缅共东北军区百分之二十的领地。

彭家声部提出了“停止内战,实现民族自治,建设一个和平、民主、自由、平等的缅甸联邦共和国”的主张,与缅甸政府就就民族和解进行谈判。双方经过多次磋商,双方达成并签订了“和平协议”。

《协议》中,政府同意果敢实施“地区自治”,成立“掸邦第一经济特别行政区”。区府设在果敢的老街市;允许特区在经济发展的形式上采取灵活的方式,并给予优惠条件筹集军费;政府还许诺对于果敢地区的卫生、教育、通讯等基础设施予以投入;政府承认“民族民主同盟军”合法,编入缅甸边防警察系列,编制为一千二百人,按月份发薪饷,武装装备自己解决,着装自己设计,报经国防部批准和备案;彭家声任特区政府主席兼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总司令。

《协议》中明确规定,特区军事人员进入缅政府控制的地区,要事先请示仰光批准;政府人员进入特区,也要得到特区政府的许可。

《协议》有一条鲜为人知的条款:“自签字之日起,凡是其部成员,均为缅甸联邦正式公民,政府承诺一律颁发身份证。”(这样一来,包括杨茂良在内的缅甸独立后来自中国的人员都获得政府的认可,为后来缅共人民军各部及张其富-坤沙部队与政府达成和平,铺平了道路)

尽管彭家声与缅甸政府达成和解,但在根本的利益问题上并没有多大的让步。这时的缅甸政府,对缅共的瓦解而产生的政治影响惊喜若狂,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对彭家声作其他的要求。这样,彭家声部,利用这次变更的时机,仍旧将缅政府军阻在了江西,东岸与中国接壤的大片地区,还是牢牢地控制在特区政府的手中。 

“特区”辖一县、一市、五个行政区、二镇、十五个乡,面积3500平方公里,总人口32万人,是以华裔、汉人(统称果敢族)为主体的民族自治区。位于缅西北高原,萨尔温江与湄公河之间的地区,毗邻中国云南临沧、保山地区,控制着中缅边境92—145号界桩之间长166公里的国境线。

1989年4月11日,缅共中部军区赵尼莱、鲍有祥率部发动兵变,包围缅共中央所在地邦桑,推翻了以德钦巴登顶为主席的缅甸共产党中央。这天,缅共主席德钦巴登顶被兵变的佤兵用躺椅竹竿捆扎成的担架从邦桑抬过南卡界河,丢在河滩时,他恳求说:

“党犯了错误,但是我愿意留下,和你们一起继续革命”。

在他人生差不多半个世纪的岁月里,见过赫鲁晓夫、霍查、谢胡、陶里亚蒂、艾地、胡志明、陈平、黄文欢等兄弟共产党的领导人,更是与毛泽东、周恩来、华国锋、胡耀邦、邓小平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多次握手言欢的一代伟人,而这时却在江边上孤单地无人理会,代表缅甸共产党已经被它的人民抛弃,即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鲍部宣布成立佤邦联合党(原缅共成员集体转入),部队改称“佤邦联合军”(佤联军)。 同年5月与缅政府达成停火协议,成为掸邦第二特区。

目前佤联军控制区分南、北2个部分。北瓦与中国云南省接壤,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人口40余万;南瓦与泰国和老挝相邻,面积3万平方公里,人口22万。以佤族为主体民族,约占总人口数的70%。该军已成为缅甸最大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共计有主力部队4个师一个军区,3个独立团,合计正规部队3.5万余人,民兵11万人,主力部队武器装备全部为中国六十年代中期产品。

党总书记赵尼莱,副总书记赵明、肖明亮、魏学龙。佤联军总司令鲍有祥,副总司令李自如、布莱康,作战部部长尼东,总部设在邦康(原名邦桑)。南瓦指挥机关设在莱三哨,南部军区司令魏学刚,政委鲍有义。

1989年4月19日,原缅共815军区司令林明贤也率部脱离缅共,成立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同年5月与缅政府议和,成为“掸邦第四特区”,总部设在与中国“打洛”口岸相连的“猛拉”。

其辖区与我西双版纳州相连,拥有中缅边界213-244号界桩之间288.5公里的国境线,实际控制区面积4950余平方公里,分为小猛拉、南板和萨洛3个行政区。人口7.4万,以掸族为主体,其次是拉祜族、佤族和议族。

该部主张实现国内和平,在缅甸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多党制联合政府。主席兼司令林明贤(海南知青),秘书长蒋志明(畹町知青,原东北军区副参谋长),参谋长罗常保(昆明知青,原缅共中央警卫旅政委)。

特区领导人几乎清一色为中国知识青年。

德钦巴登顶和政治局其他几名委员组成的临时中央,流落到克钦邦的缅共人民军101军区。在这里德钦巴登顶主持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对以上等人的“易帜”,一律定性为“敌我矛盾”,“是精心策划的,有缅甸政府背景的,有组织、目的、有预谋的反革命叛乱。”。说归说,做归做,对内部的这种分裂他们已经是回天无术,无奈其哉了。

1989年9月,101军区将这伙人礼送出境,也宣布脱离缅共,成立克钦新民主同盟军。后与政府达成停火协议,成为“克钦邦第一特区”,总部设在中国腾冲境外的板瓦。主席兼司令扎孔.丁英,副司令泽龙。

现控制区6000平方公里,分为片马、昔董、拖角和落空4个区,人口10万余人。在其成员中,主要的民族成分是克钦族,其次是傈僳族。武装力量有军队1200余人,民兵2000余人。

由于丁英本人是缅甸正宗的克钦族,所以受到缅甸政府格外看重,先后被任命为缅甸“国民代表大会”代表,克钦邦的政府成员。

1990年5月15日,缅共人民军最后一支部队,以掸族为主的768旅宣布脱离缅共,改称掸邦军。后与政府达成和解,成为“掸邦第三特区”。 

不久,中国有关方面在内部下达了对缅甸共产党的68名“叛徒”禁止进入国境的通知,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没有多大实际的意义。

公正地回顾缅共由建立到覆亡的50年历史,应该承认,缅甸像德钦梭、德钦丹东这样的知识分子,引来共产主义学说建立共产党组织,其政治目标是以争取民族解放与独立为己任,在当时顺应了世界的历史潮流。在缅甸国内,民族矛盾相对弱化,而反帝反殖民统治成为广大群众一致的愿望,共产党正是顺应了这个历史机遇,率领人民为着缅甸彻底解放,摆脱贫穷压迫而浴血奋斗多年,得到人民广泛的支持与拥戴。

进入70年代,当人民军占领邦桑,成为的缅共中央所在地的时候,缅甸共产党已经发展成拥有4个军区,正规武装力量达到5万余人,缅甸国内最大的一支反政府武装。在萨尔温江东、西两岸,建立了多块根据地,其势力范围,几乎涵盖了整个缅、中边境地区 。再往南走,已达缅、泰、老边境,近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50-200万人口。 

在政治上,尽管追求为实现共产主义、缅甸各民族解放的政治目标,但其生硬照搬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经验,而不顾缅甸国家的实际情况。1966年下缅甸大搞“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在缅共统治的地区,同样开展“红卫兵”打倒“党内修正主义分子”的运动。当后来中国国内的情况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改变,而中共那些极“左”的理论及作法,仍旧被缅共中央奉若神明,顽固地拘守毛主义的教条,不能结合缅甸的现状提出新理论,制定新政策,特别是长期地坚持“大缅族主义”,压制和排挤其他民族干部,使党内凝聚力丧失,人为地造成严重的猜疑和对持。

缅共庞大的军政机构和武装人员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需要巨额的财政经费,“解放区”地处缅北高原,原本就资源物产贫乏,再加上连年战乱,人民生活极度贫困,单靠税收所得,已经无法满足,这时中国已经逐渐减少对缅共的援助,如何自力更生解决革命所需要的经费成了缅共中央必须想办法解决的首要问题。

1976年5月1日, 东北军区决定利用产销鸦片来解决经费来源,组建了“特货贸易小组”简称为“51组”,主要负责人为东北军区财政部长郑生及副部长刘国玺。下面分别设立两个点,一个在老街,一个在贵概,实施鸦片统购统销、征收鸦片税的措施。当时制定了严格的管理条列,严格禁止进行私人交易鸦片,特别强调任何人不准向中国贩运。 

具体办法与现在中国各地对烟叶的管理大同小异,“51组”向烟农贷款或预付鸦片款,收获时节必须用鸦片还贷。这样在缅共有关政策的大力推动下,掸邦北部各地区的罂粟种植和鸦片生产迅速发展起来,农民从鸦片生产中获得了较多的收益。“51组” 征收鸦片税及对鸦片进行的收购、销售,从中得到了可观的收益,成为财政经费的主要来源。(俗称“51”时期,即鸦片时代)

后来由于鸦片生产的扩展和收购量的增大,增加了长途贩运的人力和骡马驮运的成本,缅共便开始招聘了一些技术人员,将鸦片加工提炼成“黄砒”,黄砒的体积和重量比鸦片大大缩小,长途运至缅泰边境或泰国北部可以使利润成倍增长。缅共人民军成为种植鸦片的组织、收购者;黄砒生产的组织者、执行者;也是贩运、营销的组织者和保护者。东北军区从鸦片和黄砒的产销中获取了巨大收益,成为了缅共人民军各部队首先富起来了的样板。

1980年8月19日缅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将东北军区“51组”收归中央直属,重组产销机构,代号为“819机构”,主管是缅共中央副主席德钦佩丁。开始“全解放区”组织鸦片的生产、收购及黄砒的加工和运销。(俗称“819”时期,即黄砒时代)

一开始其机构也跟“51组”一样,内部建立了收支账目的严格管理制度,为解决当时缅共的财政经费困难起了不可否认的重要作用。

但是在黄砒的巨大利润的驱动下,渐渐地,“819机构”成员和缅共的一些高层领导层人物开始化公为私(发生了几十公斤海洛因的巨额贸易款被私分而无从查起的事件),甚至有的利用公家的工厂加工自己的鸦片,牟取暴利;有的爽性建立私人加工厂;时间一长为“819机构”定下的、严格的条条框框,已经名存实亡,几乎所有成员都堕落成为毒枭和蛀虫。 

当时中央要求各路领兵的实权派及党的基层领导层不仅要自力更生,丰衣足食,而且必须为革命做贡献,按时交纳贡赋养活中央及其家眷。于是从党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干部,甚至到一般士兵都行动了起来,在完成上级下达的财政指标的同时,翻江过海,各显神通,生方想法地收购并私自开设黄砒加工点。一时间,缅共所管辖地区工厂新罗密布,狼烟四起,毒品生产迅速扩展。上上下下,凡是有关的或者经手者,从毒品的产销中都获取了巨大财富。到1989年缅共退出历史舞台,整个缅共的武装除党的主席和少数几个中央领导外,几乎已经没有不沾和不做毒品生意的了。

最为严重的是,缅共中央已经无法控制不向中国境内贩毒,1980年底中国边防部队抓到几个毒贩分子,竟都是缅共的中层干部。这样一来,彻底地惹怒了中国,让这位当年全力扶持自己的大哥不得不考虑如何对待“恩将仇报”的小兄弟。

中国籍的缅共中、高层干部虽然对于毒品深恶痛绝,但也无法阻挡黑色诱惑对缅共和人民军的吞噬,他们在反复称颂共产主义的美好前程的同时,也在私下议论和寻找今后的出路及疯狂地积攒财产。

和平后,所谓的“后缅共”时期,特区更是成立的“531公司”, 其实就是缅共“819机构”的延续。由组织统一筹措经费,负责毒品产销,大小头领按官衔都占有相应的股份,公司利润由“特区政府”按比例分成(俗称“531”时期,即海洛因时代)。

缅共的存在,在那个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萨尔温江东西岸地区,成为罂粟种植的核心区域,经过三个时期的发展,事实上进一步推动了此地区毒品的生产和扩大,使“金三角”成为世界重要的毒品供应地。同时“毒品”也如蛆虫般地腐朽着缅共原本健康的肌体。而“苛捐杂税”,让缅北的老百姓与人民军的关系也越来越对立。毛泽东曾经用“鱼水情”来比喻军队与老百姓的关系,却被熟读毛著的缅甸共产党人们丢到脑后,抛弃了这个革命的基础。

一个革命政党,出于对民族、阶级双重压迫的反抗心理,可以一呼崛起,但是如果不能顺应时代要求与时俱进,所进行的革命势必会出现异化。其具体表现形式往往是──先由内部狂热的极“左”自残,造成理想破灭,接着就是腐败滋长导致组织崩溃或“易帜”。缅共兴起于民族解放和阶级斗争,衰败于极“左”的内部斗争,最终腐败于“毒品”经济而灭亡。

当然,缅北缅共人民军的出现,是当时国际大气候的产物,究其原因,不外有三:

1、60年代开始,随着国际政治气候的变化的需要,中国共产党开始向周边地区进行革命输出,导致缅甸、老挝、越南、柬埔寨、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都先后爆发了共产主义革命运动新一轮的武装斗争高潮。

2、1967年,缅甸奈温军人政府发动波及全国的反华暴乱,激发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不满和愤慨。

3、在缅甸政府的默许下,包括“大陸工作组”四个大队在内的台湾各种武装及情报部队已经在中缅边境一线成军布防,严重地威胁到中国的安全。

毫不隐晦地说,缅甸共产党及其武装得以在缅北地区东山再起,得益于中国的援助与支持,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财、物、力及可能动员的力量。于是乎,缅共人民军顺势而起,迅速占领中、缅、老、泰边境地区,形成对中国边境的缓冲保护区。不久人民军更彻底消灭“大陆工作组”在内的所有反共武装力量,让台湾“反攻大陆”的妄想终成泡影;同时也让缅甸军人政府发动的反华行为,尝到了20年血腥战乱的回报。

传说中的那句最高指示:“三年解放缅甸”,并非空穴来风,1969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54军奉“中央军委”的命令进入云南(据说还有38军),同来的还有大批身穿灰色出国部队军服的运输、雷达、防空、导弹部队,在滇西地区集结。正当积极准备挥师南下,出国“支左”之时,蒙古上空的那声巨响,随着林副统帅的离去,缅共“共产主义革命”的伟大理想也就永远“灰飞烟灭”了。

当然,有人说缅共人民军只不过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看门狗而已,他的成败完全看主人的意思,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虽然说缅共的终结有他自己不可推卸的原因,但最主要的仍是中共的需要、抛弃及出卖。

到90年代末。当游客站在云南边境,望着对面那片仍然长有罂粟花的土地,是否还会想起曾经在这里为缅甸人民的解放及共产主义崇高理想英勇奋斗,流血牺牲的缅甸共产党人和无数长眠于此的中国“国际共产主义战士”!?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