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7xL6nev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续7 全国民主联盟

作者:博尊宝

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的创始人昂山素季是被缅甸人尊称为国父、民族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将军不幸遇害的1947年,她才两岁。

昂山素季的母亲是缅共主席德钦丹东夫人的亲姐妹,在缅甸民主政府时代,一直在政府担任公职,1960年被任命为缅甸驻印度大使。1962年缅甸军人发动政变上台执政,虽然仍旧保持了她原来的职务,但她对奈温心存芥蒂,带着女儿,一直不愿意回缅甸来。1967年,她不愿意继续在国际外交场合担任缅甸军政权的代表,自动选择了退休回到缅甸。而昂山素季求学于新德里,在牛津取得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学士学位,短暂任职于纽约联合国总部和不丹外交部。1972年,她与英国学者、藏学专家迈克.阿里斯结婚,此后与丈夫一直生活在英国。

1988年4月2日,接到母亲病重的电话,知道其将不久于人世,昂山素季经由曼谷飞抵仰光,28年来第一次回到大学公寓路54号的家中,决定陪母亲度过最后的日子。然而,就是这一年夏天,缅甸爆发了反对军人统治的“8888”事件,军队向游行人群开枪,数千人被杀,举世震惊。因为要照顾母亲,昂山素季始终和如火如荼的民主运动保持着距离,但是历史最后仍旧把这个美丽、温柔、看似纤弱、懦弱的女人推到了领导这场波澜壮阔民主运动的位置之上,就只有一个原因——她是国父的女儿。

在东方、在亚洲,政治是一项家族事业——当万众敬仰的政治领袖去世后,出于对“第一家庭”的膜拜和同情,其配偶或儿女往往会得到民众拥戴而走向政权。斯里兰卡的班达拉奈克夫人是世界上第一位女总理——接的是丈夫的班;巴基斯坦的女总理贝.布托——继承的是父亲的衣钵……这就是东方民族的特色、让西方人匪夷所思的“接位”政治。昂山素季的崛起,显然离不开这一根深蒂固的传统。“当我最初下决心参加民主运动时,更多的是出于责任感,”昂山素季自己都这样地认为:“但同时,我的这种责任感和我对父亲的爱密不可分。”

当缅甸各派民主人士都希望国父的女儿站出来领导缅甸的民主运动的时候,昂山素季表示:“我们需要第二次独立斗争。”于是她出面组织创建了“全国民主联盟”(NLD)。 其成员大多为青年学生、文化工作者,领导层多为原来政府官员及军队清洗出来的高级军官——联盟副主席吴丁武,军政府国防总长;副主席博拉昂,政府军准将 ;联盟秘书长吴伦,政府军准将 ;中执委吴昂基,政府军准将、吴吞丁,军政府总理等,很快发展成为缅甸最大的在野反对党。(据说她继承了父亲昂山的思想传统。联盟17个中执委里面,有8个是缅共党员。)

缅甸历史上最大的“8888大起义”失败后,“全国民主联盟”失去了合法的地位,昂山素季被军政府软禁,其它领袖和党内骨干多遭逮捕,或长期关押,或流亡海外。

在1990年军政府同意举行的全国大选中,“全国民主联盟”意外赢得了485个议席中的392个,获得了压倒性胜利。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全民盟”却立即发生分裂,一派在曼德勒成立特别委员会;一派在泰、缅边境地区成立临时政府;留在仰光的一派爽性宣布开除昂山素季,都要求军政府将权利交给予他们,这也成为军政府拒绝交权的一个借口——

“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组织中任何一个能以和平和稳定的方式治理国家。一个国家不像蔬菜市场那样,我们不能交权。”丹瑞大将如是说。

昂山素季是一位坚定的非暴力主义者。她号召民众不要采取暴力,不要采取刺激军队的行为,要通过非暴力的方式来寻求和平。她说:

“我不认为自己是甘地式或者佛教徒式的政治家,当然,我是个佛教徒……但我反对暴力的主要原因是,它会形成仰仗武力改变政局的不良传统。” 

面对军政府集权、暴力、监禁、暗杀、言论控制的现实, 昂山素季总以从容姿态作无声的抗议。以非暴力对抗暴力,这需要更为强大的勇气,宽恕敌人需要更宽广的心灵。客观地说,缅甸军政府虽然倒行逆施,长期软禁昂山素季,但毕竟没有如希特勒和斯大林那样的集权政权,用党卫军或者克格勃的手段,让她不明不白地消失。从这个意义上讲,也许是对昂山素季非暴力主张的一种回报吧。 

1991年,软禁中的昂山素季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而缅甸却遭到西方全面经济制裁,这也导致她被软禁了6年。 

1995年7月,昂山素季被解除软禁后,“全民盟”与军政府的对抗并没有因此减弱。同年11月,“全民盟”指责军队操纵“国民立宪大会”而宣布退出表示抗议而导致大会无疾而终;1996年月12月,“全民盟”组织仰光部份大学生上街游行,政府再度关闭军校以外的所有大学;“全民盟”于1996年与1997年两次遭到镇压和查封:1998年5月,“全民盟”举行庆祝该党大选获胜八周年大会,通过13点决议,要求限期召集议会、进行对话和无条件释放所有政治犯等;9月,“全民盟”宣布成立由吴昂瑞任主席的10人议会代表委员会,行使议会权力。(政府称此举违法,指责民盟卖国求荣,破坏稳定,采取措施进一步限制昂山素季的活动,不允许其赴外地和在周末发表门头演讲)

1999年,她的丈夫阿里斯被检查出癌症晚期,得知自己时日无多,希望和妻子见最后一面,缅甸政府慷慨地同意她前去英国与之团聚——但昂山素季坚决不走,她知道一旦离开,就将被永远拒绝入境。就为了这样一个信念,她失去了自己的丈夫。 

近年来,“全民盟”内部矛盾日显突出,从监狱里释放的、从国外返回的大批中青代少壮派——当年的学生领袖,在政治上与元老派因见解不同产生分歧,他们更多地倾向较务实的做法,极其希望能够在决策层里有更多的话语权,就连美国政府也表示:“全民盟中执委老大叔们,应当换成充满活力的激进青年革命家。”(太过霸道,这与它何干)

而那些八、九十岁的、已经头发花白、老态龙钟的资深中常委们却仍然健步如飞,凭借自己的政治资历,根本还没有考虑退位让贤。(附图51)

目前全民盟中央执委会拥有11名委员,现年64岁的昂山素季年纪最轻,其他10名委员也都是八九旬的老翁,其中民盟主席昂维92岁、秘书乌温85岁和中央执委会委员伦丁89岁。

昂山素季在全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说:“全民盟代表缅甸各族人民,不是美国的官方代表处,我们没有必要接受美国提出的重组全民盟中执委领导集团的建议。”

她表示:“不会要求那些富有经验的年长领导人离开,他们希望只要还有精力,就继续为党服务,我认为这值得鼓励。”   

目前的“全民盟”全靠昂山素季的个人魅力及在国际社会上的威信而发生着影响力,如果不能尽快地吐故纳新、补充新鲜血液的话,能否在未来缅甸新的政治格局里取得人们期望的主导作用,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问号了。

昂山素季原有三兄妹,二哥幼年时溺水死亡,大哥昂山乌1973年移民美国现居加州。仰光大学公寓路54号的湖滨别墅,是昂山家族的祖屋,昂山素季在这里已生活近25年,其中15年被软禁。大哥一直称对父母的遗产有继承权而导致兄妹反目,虽然每年都回国探亲,但从未看望过她。近日仰光一家法院裁决该别墅一半的所有权归其所有。(附图52)

从充满民族主义的“德钦党”到带领人民获得独立并执政的“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从“缅甸共产党”武装力量与政府军几十年的军事对抗,到各党各派领袖如德钦昂山、吴努、吴巴瑞、吴觉迎、吴登佩敏、德钦丹东、德钦梭、德钦巴登顶、奈温将军等,这些当年一起奋斗的战友加同志,在历经了风风雨雨相互倾轧厮杀,都已前后退出政治舞台或者作古,但时代仍然在前进,他们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千秋功过,只有留待后人去评说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