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AZyoTbj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18 张其富(坤沙)的五叔—张秉权(坤梁)

作者:博尊宝

1969年10月,缅甸政府军东北军区司令的盛定上校,向坤沙发出电报,请坤沙前往从司令部所在地东枝出席一项紧急军事会议。并派专车耒恭候,这是一项隆重的礼遇,坤沙踌躇满志,毫无戒备,全然不知这正是个陷阱。当他到了东枝,才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紧急会议,也没有见到司令员,就被军事情报局扣押。而且在掸邦各地,同時对张家有关人员进行全面抓捕,政府军也对坤沙贩毒集团进行了大规模军事扫荡。 

坤沙的五叔——坤梁在腊戌家中深夜被捕后,不久就转到仰光明格拉东大水塘基地关押。他对杨世杰讲:

“我们张家居住的掸邦莱莫山弄掌大寨,就位于果敢南部 ,行政上同属当阳管,与麻栗坝虽然有极为密切的关系。但不同的是,莱莫山基本是掸人的聚居区,汉掸文化交融在一起,而果敢居住的全部是汉人,纯真的汉文化传统。我家的祖先来自云南,到我们这一代是第七代,实际上已经是真正的汉傣族了。但这个地方,在明、清时代就是由朝廷封的土司管理,属于中国的地盘。 自古以来,当地华族、少数民族各按各的习俗生活着,后来种植罂粟、少数民族以种植为主,汉人以收购、生产、贩运为主,互不干涉,相安无事,当然,汉人因此所赚得的钱多,富了起来,当地土著民族却永远处于贫困之中。这个政府也清楚得很。

1933年,坤沙出生于缅甸掸邦莱莫山弄掌大寨,父亲是汉人,母亲则是傣人。他的中文名字叫‘张其富’,傣名叫‘坤沙’,缅名叫‘关约’。我叫张秉权,傣名叫‘坤梁’,是坤沙父亲的五弟。坤沙幼年时失去了父母,从小未读过书,由我们的一个亲戚抚养成人。

1962年,政府军叫我们成立‘弄亮地区民众自卫队’ ,让坤沙出任总‘指挥官’,帮缅甸军政府对付其他反对政府的武装。政府很穷,什么补给都不给,叫我们自力更生,自给自足。我们最先是把莱莫山地区的木材、矿藏卖出去,从泰国购买医药、生活必须品及枪支弹药。 

后来缅共人民军越闹越大,政府认为当务之急是利用缅北少数民族对抗缅共,采取‘以汉制汉’的政策,就允许我们‘以毒养军、以军抗共’。于是我们在自己的控制区内大力发展罂粟种植,建立吗啡和海洛因提炼厂,直接生产和销售毒品。同时我们设关建卡,征收毒品过境税;逐渐击败和收编各地小股贩毒武装,扩大自己的势力而成为了‘金三角’最大的武装集团。黑老缅不讲道理,现在却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们全部逮捕。特别是我,从来就只是负责张家正当的生意,现在抓来后却要我交代什么毒品生意,我怎么会知道呢!?”

一天,缅甸报纸刊登了罗星汉被泰国政府逮捕,引渡回缅甸关押,并且被送上法院开庭审理的消息,张五叔兴高采烈地对杨世杰讲:

“太解恨了!罗星汉这个汉奸、老缅的走狗,他也会有今天。真正是恶有恶报啊!当年罗星汉在猛董被缅甸政府扣押,张其夫从腊戌跑来看他,并帮他向政府讲了不少好话,把他保了出来。可是后来,我们的部队押运货物去泰国,一千多匹马的马帮(马帮中许多是交保护费依附张家的小马队,这是金三角的惯例),差不多有十公里长,浩浩荡荡地,半路上,罗星汉却勾结政府军,出动一百多辆车,带兵伏击我们张家的马帮,堵着打,拦路抢劫,一战就打死我们的兄弟五十余人,是莱莫山的死敌,人人都欲诛之而后快。” 

不久罗星汉被缅甸政府以“叛国、贩毒、破坏国家经济政策”罪名判处其死刑,张五叔就说了一句话:“狗日的罗星汉,罪有应得,你知道吗!多年来,他投靠老缅做汉奸走狗,迫害同胞,专门与汉人作对。”

张五叔个子高高的,皮肤不是很白,相貌却很英俊,负责财政,也就是主管各种生意买卖,筹措资金,因此长期奔忙在泰国、新加坡、香港等地,见过世面,当年追他的不泛有大家闺秀、名门淑女,可谁都没有想到,最后他却讨一个腊戍的傣族寡妇,不但人长得奇丑,还是麻子婆,比坤梁小十几岁,却有着魔鬼的身材,惹得众人惊奇万分,谈起此事,他洋洋得意地说:

“寡妇因曾遭丧夫之痛,所以特别知道疼爱丈夫和珍惜家庭生活;自己经常出门在外,老婆太漂亮了,什么时候给你顶绿帽子戴都不知道!麻子婆放在家中绝对放心。我讨的是老婆,不是讨脸蛋,是拿来用的,不是看的,关键是东西好、手感好就可以了。搞事情的时候,一般都在黑暗中进行,管他麻不麻,实在不行,你不会扯张电影女名星的海报,遮住她的脸就得了。我告诉你,上帝创造人类,不会十全十美,也不会十缺十差,麻子婆的样子难看,可东西却是极品啊,哈 !哈!哈!”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