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kFUGoDhn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12 刺杀中国国家元首的阴谋

作者:博尊宝

奈温将军发动军事政变掌握政权后,开始在缅甸实行社会主义路线,为了防止部下在下面搞阴谋诡计,所以规定所有革命委员会成员及政府部级官员在星期六、日两天公休日(缅甸在奈温时代就已经执行每周五天工作制了),必须全部到位于明格拉洞的部队高尔夫球场参加打高尔夫的活动。这项运动,一般以四人为一组,而且不能自由组合,一律由秘书组事先分配好的名单举行。同时,不停地变动排名组合,每组肯定都安排了他的亲信,以便监视。他认为,这样一来,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杜绝了官员们拉帮结派、密谋造反的可能性。

因此每到这两天。从凌晨开始,军车载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就封锁了通往明格拉洞部队球场(也是到机场)的公路,全部戒严,以保证各位大员们的车辆安全通过。然后沿途的军警不能撤走,在公路两旁的房屋、树林、制高点仍旧原地警戒,一直要等到下午大人们打完高尔夫球,返回后才算结束当天的工作。这当中,各人得自己带着食物、饮水,在烈日下全副武装地坚持一天,谁都不会来过问你的。

1963年4月初的一个星期六,驻明格拉洞政府军77师某部的官兵例行在执行这项任务。这个月份是最热的季节,再过几天就是泼水节了。“小手花”士官长觉温,比其他士兵更辛苦,中午时分,士兵还能够找过树荫、屋檐什么的地方,躲一躲烈日的毒头。而他,不但不能躲,还得四处走动,检查是否有人偷懒或开小差。

缅甸的军人的穿着,从英国殖民时代至今,都没有多大改变,即使是40多度的大热天,仍旧是长衣长裤,长筒帆布(或皮的)军鞋,实在是热得难过。再加上,昨晚夫人回娘家,今早起来无人准备饭菜,到点后急急忙忙带队出来执行任务。不要说随身带中午的食品、饮水,就连早上都是什么都没有进肚。跑上跑下的忙了半天,到中午时季,四十多岁的人,已经饿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的了,特别是一早上就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现在更是心如火燎,唇干舌燥,已经感到实在难以坚持了。

他所处的位置,正是由仰光市区出来的俾路,到这里分为两股,一股路直行经大土司坡前往部队高尔夫球场,另一股叉开往右直通明格拉洞国际机场。从市区出来,俾路两旁基本都是各种部队驻扎,安全没有多大问题,就是快到这里,就开始是农村的区域,离市中心已经有十英里的距离,路两边都是农民种植的蔬菜地,还有很多灌木丛。

士官长觉温看到离公路大约七、八十米处的小树林里,有一片房屋,估计是农舍吧。他观察了一下,没有人注意,于是走下公路,沿着一条小路行过去。他准备去那儿向农民讨口水喝喝,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搞到点剩饭充充饥,因为缅甸人在佛教思想的长期影响下乐善好施。在缅甸,几乎天天有人募捐,有人施舍,施舍已成为缅甸人的一种习惯。缅甸有句俗话:“心诚的人施舍一个像榕树籽一样小的东西可以得到像榕树那样大的报答;心不诚的人即使施舍榕树一样大的东西,也只能积下榕树籽那样小的功德。”。  

不一会,他就来到这片房屋面前,才发现并不是农民的住所,因为这些房屋是围成一个四合院而建成的,只是在背靠公路方向的一面,有一紧关着的大木门。而且士官长觉温感到有些奇怪,一般来说,按照缅甸的风俗习惯,在自家大门口,总会放一个盛满清水的水罐和水杯,专门供过往路人解渴,因为缅人认为, 如果能在炎热的夏天向过路人施舍一杯清凉洁净的水,则是一件很积德的事。所以,在缅甸人自家大门口,在市内很多公共场合,汽车站、火车站或公园、佛塔等场所,总放有盛满清水的水罐和水杯,供过路人饮用。 而在这里他却没有找到这样的水罐。

于是他敲门呼叫,半天都没有人理睬,逗着门缝里看,好像有人在活动,他心里有点不高兴,就加重了敲门的力度,又过了几分钟,才有一人开门出来。门一开,猛然看到穿着政府军军服的士官长觉温,对方顿时愣住了。士官长觉温赶紧说明来意,希望能给口饮水。可是当他讲完后,这回让他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个白白胖胖,身穿长裤长袖衣服的年轻人,明显听不懂他讲的老缅话。他开始以为是上缅甸来的傣族,正好他随部队在掸邦作战了好几年,懂一点傣话,于是他就比划着说:“劳,尽劳。”(傣语:水,吃水),可是那人还是听不懂。于是他结结巴巴地用土著汉话说:“我的,不好在,水一点点。”,这一次,对方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也许就明白了‘水’这个音。于是满脸微笑地进房抬出一大杯凉茶给他,乘喝茶的机会,士官长觉温漂眼看了一下,发现院子里堆满了泥土。

返回后,士官长觉温越想越不对,感到这是一个错误的人,出现在这个错误的地方,怎么解释都不合符常理。于是马上向负责警卫工作的上尉做了汇报。很快,这个反常的情况就报道到军事侦探部七分部。        

当天深夜,觉茵少校率七号侦探部倾巢出动,在大批军警配合下,用军车大灯的直接照射,喇叭声、喊叫声、敲门声,混成一部搜捕交响乐。全副武装的军警冲入四合院,逮捕了来不及抵抗的中国人25名。包括一批武器枪支弹药,最吓人的是,竟然意外地发现了从这片房屋下面,挖到俾路方向的一个坑道,就差一、二米就可到达公路的底部了。而在坑道里,还发现了准备好的80多公斤的烈性炸药及一大批雷管。

觉茵少校连夜审讯证实,这批人员是台湾派遣的特务,直属“台湾国防部特别情报工作室”,其中有组长徐仁俊,他是以商人身份经香港到缅甸来,主要领导执行台湾情报机构的“湘江案”。

“湘江案”是台湾情报系统计划谋杀中国刘少奇主席及代表团的行动代号。刘少奇主席将于1963年年4月出访东南亚四国。在这之前几个月,台湾国民党情报机构就获悉这个消息,“国家安全局”为了适应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全球战略需要,制定了“湘江案”,此计划包括,第一:在刘少奇主席的坐机上安装C4炸药,或定时炸弹,再次制造第二个“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事件。第二:在到某机场的途中,把坑道挖到公路下面,在刘少奇主席的汽车通过时引爆。第三:如果坑道爆炸万一遇上无法预测的原因不能成功,决定使用阻击步枪直接射杀。

早在刘少奇主席出访东南亚四国之前,中国公安部门就得到台湾国家安全局筹划‘湘江案’的消息。坑道爆炸,顾名思义就是把炸药埋在挖好的地下,在必要时引爆。中方虽然截获了台湾情报单位的密文,但一直无法破泽坑道计划的密写件,而得不到其确切的计划。只有—字不漏地把时间、地点、位置,准确无误地破译出来,才能确保刘少奇主席和代表团同志的安全。最后无奈之下,只得通知各地主国,要求协助调查,务必尽快搞清楚坑道的位置。缅甸侦探部接到中方的通知,主要责任就落在七号分部的头上,觉茵少校被搞得焦头烂耳,无从下手之时,恰好碰到士官长觉温的高度警惕性,无意中准确地发现了通往机场公路下的坑道。工兵从坑道里起出的是80公斤一触即发的C4炸药。而且人赃俱在,无一漏网,让七号局白得到大功一件。

搜捕结束后,侦探部总部长官丁吴上校召集下属各领导开会,在其宽大的办公桌前,凝视着桌面上被捕的敌特名单和武器枪支弹药的统计表及大堆的C4炸药,表情复杂地对大家说:如果台湾的“湘江案”在仰光爆炸成功,那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大家不敢出声,他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4月20日,仰光明格拉洞国际机场,刘少奇主席率中国政府代ࡨ团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机场的欢迎仪式后,奈温将军陪伴刚少奇主席乘专车离开机场,车队在穿着节日盛装、手持中缅两国国旗、撒着鲜花夹道欢迎的队伍中,顺俾路驶向仰光市区。 鲜花飞舞,彩旗招展,欢呼声此起被伏,谁会想到,在这条缅甸最高级的公路的某处下面,会有一条坑道,差一点就制造了轰动世界的爆炸事件!

三天后,刘少奇主席和夫人在奈温将军夫妇的陪同下,从仰光乘专机到达缅甸西南海岸的额不里海滩。

金色的海滩、蓝蓝的海水,跳跃的浪花在礁石上洒出一片雪白,椰子林中一排缅甸式别墅,从英国殖民地开始,这里就是缅甸上等人的度假胜地。

刘主席、陈毅副总理在沙滩上的大太阳伞下对奈温主席面授玄机,教他在政治舞台上如何奔跑、抢夺、冲撞……

王光美和张茵在奈温主席夫人的陪同下,在蓝蓝的海水里畅游。爱臭美的王光美游泳时都不愿意取下戴着的珍珠项链,当一个大浪打过以后,脖子上挂着的那串项链不翼而飞。奈温将军急忙命令警卫部队的所有官兵全体出动,下水进行打捞,海底捞珠,谈何容易!到哪里去找?尴尬万分、无奈之下,将军送了一串红宝石项链给王光美,说道:

“珍珠项链就留在这里吧,它将永远地见证中、缅两国‘瑞谬胞波’的情谊如大海般永恒!”

中国代表团安全离开缅甸后,“刺杀中国元首”的案件报告上来,将军大加赞赏,认为军事情报局为中缅两国的友谊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不但亲自召见了士官长觉温,还将其破格连升五级,授予上尉军衔,调侦探部总部任职,成为缅政府军优秀军人的典范。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