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0Rb21ynd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8.1 战场认亲——何为信仰

作者:博尊宝

二次大战期间,克伦人参加英军队对日作战,而缅族却投靠日本,充当军国主义走狗对克伦族进行血腥镇压,两族之间因此埋下仇恨的种子。

殖民期间,有许多英、美传教士在缅甸宣教,相较于笃信佛教的缅族而言,克伦族人改宗情形较为普遍,大约有一半以上的都信仰了基督教(天主教),开始有了宗教的冲突。

缅甸独立后,克伦族的激进一派主张:建立拥有邦内自决权的克伦民族邦——“高都丽邦”(Kawthoolei,意为吉祥地)。可是与所有非缅族追求自由民主的诉求一样,不仅受到缅人中央政府的拒绝,还受到无情压迫。缅甸奈温集团进行军事独裁专政后,还不断指责克伦族联盟是心胸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只顾本民族利益,出卖缅甸联邦。 

最后当缅族与非缅族之间的历史怨怼越积越多,越积越深,发展到互不相让,水火难容的情况下,双方唯有选择战争方式来解决问题。在对抗缅人独裁统治时,克伦族的反抗,最为激烈,而带来的杀戮,也最为血腥。

克伦族联盟领导人公开宣称:

“我们的自决权是指真正联邦内的邦自决权,不是闹国家独立,这点要在国际上特别强调,以正视听。按宪法建立的缅甸联邦,是军政府悍然拆散的,50年的内战,就是他们发动的,他们是罪魁祸首。”

各民族武装和缅甸政府打了近60年,常年的战乱,最显著的“战果”就是迫使大批百姓离开家乡,逃往泰国寻求栖身之所,制造了大量的难民问题。目前,在泰缅边境的长条状区域,泰国政府开设了十三个难民营,收容着五十多万包括若开、罗兴嘉、掸、克雅、孟(中国称为苗族) 、克伦、缅等缅甸各民族的难民。

联合国难民署及美国、英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及非政府组织对他们有常年的援助。但西方媒体普遍认为:“这远远不能弥补他们失去家园的悲痛。”

由于克伦族所受到的屠戮最为严峻,难民人数也最多。最大的美拉营,就以克伦人为主,人数近5万之众。缅甸难民的逃亡道路异常艰难,不但有染上疟疾的危险,而且沿途埋设了大量地雷,缅泰边界地区还有重兵把守,很难逾越。目前分布在泰北的各个难民营的缅甸难民们待在泰国政府替他们搭起的竹篱笆内,无法自由进出,不知归期,最长入住的已有20年之久。 

而且由于泰、缅两国之间历史上存在着深仇大恨,缅甸古王朝的军队曾经攻入泰国皇都,灭了泰王朝。因此直至今日,泰国仍旧保留着当年被缅甸军队放火烧毁皇城的断墙残屋,作为对后代子孙的“阶级教育”基地,让泰国人民世世代代都不要忘记这段惨痛的历史。因此,泰国政府不但与国际组织合作建立大量的缅甸难民村,而且多年来一直在泰国境内,为缅甸各种反政府力量提供流亡的乐园及武装的基地(缅甸军人政府上台执政与西方国家交恶后,以美国为首的势力也一直通过各种方式直接插手其中)。

在这种背景下,这个地区,成为缅甸各种反政府流亡力量的大本营和生存的摇篮,在这里滋生着对缅甸军政府的仇恨,有用之不竭的兵源,各种名称的缅甸武装组织在这里枕戈待旦,大规模经营木材、毒品的走私,聚集财力,扩张势力,发展武装。缅泰之间有长达18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线,成为基地设在泰国境内的各种反政府武装经常派出部队进入缅甸境内,与政府军作战的通道。或者派出小分队,在缅甸全国各地制造爆炸事件,向军政府示威。而一旦遭遇缅甸政府军的大规模进攻,往往是越过泰缅边境,潜入泰国境内避难。

1982年中,已经是师长的钦貌烈上校带领政府军主力77师的部队,在泰缅边境地区与基地在泰国的“缅甸民主民族解放阵线”的武装作战。(附图48)

某日,经过连日的奋战,政府军已将敌军残部包围在一个很小的村庄,由于黑夜的降临,双方都停止了战斗,钦貌烈上校的指挥部已经挺进到离前沿很近的地方驻扎,准备等待来日凌晨发起总攻击,彻底消灭叛军。

深夜,一身着政府军上士军装的年轻人闯入指挥部,称有重要情报要求面见上校师长。来人自称郭丹通(即王瑞),拿着一块玉石挂件为信物(当年钦貌烈送给马钦瑞的定情之物)。交谈后钦貌烈才知道,这人是自己与马钦瑞的爱情结晶,从小随母亲在中国成都读书长大;受过良好的教育,经历过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洗礼;有着明确的政治主张和理想;被常驻北京的缅共中央付主席德钦巴登顶认为义子,成为常年随伺主席身边的亲信;在缅共东北军区3031部队当过兵;在缅共开始走向毒品军事的70年代末,与母亲发生信仰冲突,毅然脱离缅共部队,南下泰国投奔祖父博觉温;现在是“缅甸民族民主解放阵线”武装部队成员;这次随“解放阵线”的部队挺进新区而被政府军包围;现在乘大战空隙之时,出于人之常情,冒着生命危险,前来看望一眼自己亲生父亲,别无他求,是杀是放,任凭处置。 

已经年过半百,身经百战的钦貌烈,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么大的一个儿子,经过激烈的交谈辩论和劝说,无奈人各有志,无法留下儿子。

临走时,郭丹通坦诚告知其部队即将向西北方向突围,继续向新区挺进,为将革命进行到底,即使牺牲也在所不辞。面对儿子告知的消息,是真是假、是信是疑,钦貌烈几经考虑后紧急调整作战部署。

凌晨,上校身着便服,稳坐佛堂,手持素珠,静咏佛经,随着由近而远、枪炮声激烈的起伏,麻子面部肌肉表情也发生着不断的变化……

当一切声音都消失平静下来之后,佛灯之下,钦貌烈安然入坐,于是乎看破红尘,终成正果,困扰了一辈子的那个问题——信仰!?扪心自问,信仰为何?何为信仰!好象突然想了个明白,万流归宗,四大皆空,猛然间只感觉苍老了许多,一切都毫不在乎,也没有了什么意义。

他决定,此次战役后就不再过问政治,退出官场,告老还乡,陪伴清灯古佛,了却残生。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