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AKe55a6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8 情报局长

作者:博尊宝

杨世杰二人被捕后,立即被送往机场。此时,由密支那飞仰光的班机,乘客早都上了飞机,时间也过了半个小时,但一直被通知等候着。杨世杰等一行共八人,上飞机后,当官的才发现只预留了六个座位,因为原来准备押送杨二人的是四人,大概为了保险起见,临时又加派了二人。于是带队的长官,指指空位旁的二人:

“下去,你们等下班飞机再走。”

二人互相对视了一下说:

“长官,我们有急事,一星期前就买的票了。”

“话不要多,叫你下,你就下去。”

“你不见在执行公务,再不动,是不是想进去几天?” 旁边的小勇插话说。

二人再看了看带着手铐的杨,不敢再说什么,乖乖地提着自已的东西下去了。

在缅甸军人当政的国家,一切都不按规定来的,每趟班机,基本都会发生这样的事,飞机要开了,军政要员、情报局公干,随时都会临时出现(有的时候还有和尚什么的)。那己上机的乘客,你就得让出座位来,这就看谁的运气差或他们想坐谁的位子了,他们指谁,谁就得走人。所以经验老道的长客,上机后都坐后面或者靠中的座位。国家航空公司的飞机,是不定座位号的,由乘客上机后,随意坐。而这些要员,一般都喜欢前排或靠窗的座位。当然由于国情使然,在购买机票时,航空公司就告知你,买机票后,并不保证本次航班你能按期按时成行,如有需要,航空公司有权改签或取消的。所以说,你不必考虑投诉或索赔。当时飞机航班很少,且不定期,同时很便宜,因此要买一张机票,是很困难的。既便是高价的黑市票,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要买票。你认识民航局的人,不如认识情报局的人,通过他们随时都能搞到票,就是实在太紧,他们还能临时送你上飞机,搞个把人下耒就行了。但这可不是无代价的,平时的人情却少不了。而且他帮你一次,他可是经常会找你的,除非你也经常找他买票,不然就不划算了。

飞机在傍晚时飞抵仰光,直接被送到军情局总部。这里位于仰光市区,瑞利宫大金塔对面的一个小山包上,一座漂亮的别墅。杨世杰记得,进大门后,车就一直往上,顺着山势,转了两圈后才到的。进入侯客室坐下,已经是灯火阑珊之时了。一会杨世杰一人被带进搂上一间很大豪华的房间,在大办公桌后,坐着一位军人。杨世杰被安排坐在桌子前的板凳上,军人看到杨还带着手铐,马上吩咐把它去了。杨才注意到此人,军装上配带的是上校军衔。中等微胖的体型,带着付棕色宽边的眼镜,从镜片后射出的眼神,冷酷而狡猾:

“我是此地负责人,杨处长,你知道吗?你的出走,为我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局长大人,我也是万不得已呵!”

“哦!你认识我?”对方感到惊讶。

“怎么不认识?大名鼎鼎的军情局局长丁吴上校。在人民军时,你可是我们专门研究过的对象呵!”

“怎么样?你们准备……”丁吴上校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个抹的动作。

“不清楚,我是负责作作战计划的。这种事不归我管。”

“杨处长,我们言归正题。第一、我想知道这次逃跑,是不是你策划的?你事先知不知道?”

“不是。事先也不知道。”

“第二、你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目的是什么吗?”

“听说他们要去泰国。争取得到自由。”

“真的吗?”

“他们说的。”

“错了。他们要去勃固山区的缅共中央根据地。”

“不会吧!他们都是带枪来投诚政府军的啊。”

“那是假的,骗人的。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去帮助缅共中央根据地。我们出动了直升机、陆军、警察、地方民兵几千人,先后在勃固地区把他们抓获,最后的几人,都已经很靠近缅共地盘了。”

“唉!自讨苦吃。”杨世杰自言自语、摇头不已:

“上校大人,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与本人无关。”

“据他们交侍,是你告诉他们,政府要遣送他们回中国,他们害怕才跑的。”

“确有此事。”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上校大人,本人是缅共东北军区投诚政府军地位最高的一人,你们不但没有给予任何优待,反而把我放在那个地方。你是搞情报工作的,试问,如果要在那里处置一个叛徒,那可是易如反掌啊。我为了自保,不得不这样做。当然,如果我没有吓唬他们,他们也不会逃跑的。这个责任,由我来负。”

“不是你的问题。你与他们不同,他们要去缅共中央根据地,你不是要到台湾去吗!”

“哦!上校大人怎么会知道?”

“呵!呵!不瞒你说,你到密支那一个星期后,就完全在我的控制下了。情报局用着很多你们中国人。他们为我们工作,我们为他们的生意提供方便和保护。缅华社会有什么大事,我立刻都会知道的。”丁吴上校得意地笑道。

“不可能吧,那为什么没有抓我?”

“我想看看,你杨处长究竞要搞什么名堂?”

“什么都不搞。”

“不对。因为其它人都跑进勃固山区,为什么你二人会成功地跑到密支那?去做什么?”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第一、我原来计划的目的地是到泰国去。但其它人也宣称要去泰国,那只要政府当局一知道这个消息,泰国方向无疑是重点追捕防御的地区,想走通,基本没有可能。第二、缅西部方向,接近孟加拉、印度,是高山地区,当地中国侨民很少,所以很不容易隐藏。第三、缅东北地区,是缅共主要活动区,回去无疑是死路一条。第四、唯一只有缅北地区,一来尚无缅共武装活动,二来中国侨民很多,而且多数祖籍云南,在那里容易躲藏和生活,我认为躲上两三个月是没有问题的。”

“据知有人己经帮你办理台湾手续,为什么你又想要走?”

杨世杰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不能到台湾去的原因,只好说:

“上校大人,不能再等了,时间一长,缅共一得到消息,马上就会派人来追杀我的。”

“唉!命呗。老实说,如果你不走,我也还不准备抓你。只要你能耐心等到台湾的手读,我会放你走的。台湾,对你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去处。对我而言,也是一种安置你的方法,何乐不为。杨处长,走到今天,只能怪你自巳沉不住气。目前,你只能回去明格拉洞,你的安全,我会交待他们绝对保证。你的情况,我已经很清楚了,但由于我们与台湾没有邦交,所以你要耐心地等一段时间,我会帮忙尽快让你成行的。”

(情报局长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因为不久后,他本人也因为军内派系斗争被清洗,变成了杨世杰的‘同窗之友’,关入明格拉洞陆军监狱。)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