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WQdczY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7 再入罗网

作者:博尊宝

在密支那巳经快两个月了,杨世杰也一直在为下一步做准备,从各方面了解的情况,政府各部门好象对他的到来没有什么反映,军情局也没有什么动静。台湾各方倒是经常来动员。但他自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唯一只有先下泰国再说。他在赌埸上认识了一个当地的华人,是住在新村的、腾冲县中和人尹新华,人称尹老师,在观音寺补习班教英文,其三个妹子分别教中文、数学、音乐,全家都从事教育的。据说是二代华侨了,此人毕业于仰光英文大学,除教书外还开有间中文书租书店。按其职业而言收入应当有限,但此人嗜赌如命,而且爱赌大的,又逢赌必输,好在从不赖账,因此见他经常拿金条来清赌账。在密支那,尹新华是个神秘人物,政府、军队各部门,他有很多同学关系,不管谁出了事,或与政府方面发生矛盾,只要请他出面周旋,基本没有摆不平的麻烦。同时,他与各侨社团体及台湾方面都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糸。经人指点,杨世杰提出请他帮忙办理两本缅甸国民身份证,他一口答应:

“杨兄,准备长期使用?还是临时使用?”

“有何区别?”

“长期使用,就得连户口一起办,这费用高得多,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办妥。如果临时用,就不用办戶口,费用低,二、三天就能拿到。”

“能不能用!?”

“保证没有问题。”

杨世杰考虑了一下说:

“就帮搞个临时用的就行。”

“听说王老扳他们,正在帮你办理去台湾的手读。何必还破费办身份证呢?”

“那可八字还没有一撇的。先下仰光看看。”

要溜!尹老师心中明白了:

“那好,没问题。杨兄随便找个照像舘,照个像。就告诉他照身份证像就行,然后交给我,争取一、二天帮你办好。”

缅甸的移民法律是世界上最严的。外侨要正式归化入籍,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只有那些在第一次英缅战争(1824年)爆发前就在缅甸居住的家庭成员才能取得缅甸公民权。其他人只能申请领取外国人登记证,持登记证的人可以居住在缅甸,但不能享有与土著民族同等的权利。但是这个国家又是世界最贪污腐化的,基本上只要有钱,又是什么事都能办妥的。因此许多华人都花钱购买马蹦丁(缅语:公民身份证)。

出钱办理国民身份证(后来叫国民检查证),说明白一点,是根据你的需要,支付的价位不同,办理到的身份证也不同。

最普通的一种:没有任何底,由移民局工作人员,拿张空白证,贴上你的照片,随便编个名字,填上各种相关信息,偷偷盖上章就行了(按1975年的行情,也就500缅币即可搞定)。使用这种身份证的人,必须能讲流利的语言(与身份证所注信息信相符的民族语言),也就是出个门,上个路用用而巳。如果出什么事,谁都不会给你证明说话的。

第二种:由移民局当官的,从已死或已出国退籍人的申请注销资料里(来申请注销了,但私下不注销,留了下来),找一个,比如说张三的资料,年岁等信息基本与你相符的,换上你的照片,让你变成张三,使用张三的身份证继续生活。这种身份证,一般没有的什么问题,即使出点小问题,此官员也会为你作掩护,为你作证的(费用一般在800至1200缅币,当然你如能再加500-800元缅币,那就连与张三有关的户口纸,也会一起办给你了)。这种身份证,唯一就是不能犯大案,不能犯在情报局手中,否则一深查,在移民总部档案室里,那可还是张三原來的照片。

最后一种要的价钱最多,也很难操作。就是还得连中央档案室里的照片都换成你的,或者按你要的名字,做一套完整、全新的资料放进中央档案里。也就是说,是资料齐全的带户口纸的正版身份证。这样的身份证使用起来,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行情一般在5000缅币左右)。

在缅甸,一旦发生假身份证的案子的话,帮你做身份证的人,包括移民局的官员,判的刑要比你的刑多二至三倍。所以,不是很可靠,放心的关系,谁都不会随便帮别人这种忙的。

第三天接到尹老师的通知,叫中午二时到他的租书店拿身份证。二时不到,杨世杰与马倌分别坐二辆菜卡(缅语:三轮车),在租书店前跑了几个来回,观察书店的情况。书店里除尹老师坐在柜台里外,只有几个汉人在挑书,偶而尹老师会进里间,去拿书出来租给别人。情况看来没有什么异常。这段时间,杨世杰也会来租几本中文书回去看看。尹的租书店,坐落在离电影院不远的一条街上,一间十多平方米的铺面,除柜台外放着若干堆满书的架子,多余的放在里间。柜台上还有几本目录,需要什么书,查目录后告知老扳,便从里间取书出来。里间也是十多平方米,除堆着书外,还放着一张方桌,晚上关店后,也可打打麻将。二时正,杨世杰与马倌进入书店,尹老师热情地招呼:

“杨兄,来来,里间请。阿明,叫两杯勒盆叶(缅语:奶茶)。”

同时吩咐小工去买茶。

进入里间,尹招呼二人坐下,转身从书桌抽屉中拿出一个大信封:

“朋友刚刚才送來。”

一面说一面递了过来,杨世杰刚伸手准备接……

“木搂勒,笼瓦不搂勒。”(缅语:不要动,完全不要动。)

随着几声老缅的狂叫,从尹老师身后伸出两只手,一把抓住杨世杰伸出的手,“喀嗒”一声,冰凉的手铐套在了他的手腕上,紧接着几把枪口对准了他俩。他意识到被人出卖了,杨世杰对尹新华笑了笑:

“原来如此,我会记住你的。”

走出门來,杨世杰才发现门前己经停着一辆地方牌照的越野车,另外还有两辆军车,街上巳站满全付武装的军人。远处站满看热闹的老百姓,在指指点点地议论纷纷。虽然说世道不平,抓捕人的事情大家巳经司空见惯,但情报局抓二个年轻人,还要出动这么多军人,大动干戈,那还是第一回。可想此二人地位,是何等的重要!临上车时,杨世杰再次对尹新华挥了挥戴着的手铐:

“记住,你欠我的债,只要不死,我会回来讨的。”

(十五年后的一天,曼德勒,尹新华先生,开着一张白色的丰田MarkII轿车,带着家人一行四人,回到他下榻的萨多娜宾馆,刚停稳车,四面忽然冲出十多名身穿便衣及全付武装的军警:

“不要乱动,全部举着双手,慢慢下车来,我们是特侦局(SBD)的。你涉嫌运输贩卖毒品,我们奉命对你进行搜查。”

同行的另两人说:

“对不起!我是宾馆治安主管。这位是此街道办事处主任。大家执行公务,请配合。”

“误会,误会。本人就是五号站的人,不信你们可以打电活给温萊中校。”

“对不住,没有必要。”

随即多人开始对他的车辆,进行仔细的搜查,最后在后备箱的备胎里,查到五公斤海罗英。尹新华目瞪口呆,大叫:

“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是不是,去跟法官讲。”

当特侦局的探员,给他和家人都戴上手銬时,他才发现后备箱中取出来的备胎,确实不是他的,因为原来那条,是已经补过几次的旧胎,而这个却是全新的,他意识到被人暗算了。不久,他、夫人、十六岁的儿子、十八岁的女儿,全部以运输贩卖毒品条款,起诉到法院。种种证据都对他不利,与律师商量后,咬咬牙自已认了罪,一个人扛了下来。又出钱活动了法官、特侦局的,最后被刑十五年。夫人、儿女无罪释放,免除牢狱之灾。但为活动此案,己基本用尽多年积攒的资产,全家几乎是一贫如洗了。最后,剩下的一个悬疑,一直在他脑海中,将随伴他渡过余生——是谁?为什么!?)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