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Xb2ZXQL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31 打了一个耳光

作者:博尊宝

从此,监狱乌云笼罩,没有了欢笑,没有了生气,被监禁的人们都变成行尸走兽一般,每天被迫着从事各种强劳动,随时都能够听到犯人被殴打发出的惨叫声音,就在深夜,还会有些人在恶梦中被逖盛吓醒,这里真正成为了恐怖的人间地狱。

“AFC”及“BKB” 这些外侨案的人,虽然没有被强制劳动,但也因为没有什么“将盘”可做了。归顺了回教的人,还可以背背“可兰经”,作作礼拜,大多数的人,每天就只有东走走西逛逛,闲极无聊坐在一起吹牛皮。不就是打瞌睡呀,吹牛谈论女人和捉虱子!(所有犯人都那么不可救药地迷上捉虱子,因为虱子是监狱里你永远无法拒绝的伙伴及凭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轻而易举消灭的对手) 

这天,一伙人天南海北地吹了半天,就又回到目前大家的处境之上,从曼德勒监狱到永盛监狱,从大号仓到黑房间,都会提到逖盛,大家都用缅话、中国话及各种语言向其九祖八代问好。其中要数“宋大脚”骂得最难听。

此人姓宋,瑞丽人(原籍河南,其亲哥是共军一位南下老干部,因为是无文化、农村出来的大老粗,混到60年代才出任瑞丽物资局局长),身高1米8,大脑袋,小眼睛,一脸憨厚样,双脚奇大,部队所供最大军鞋45码的都不够穿,常常为领不到适合的鞋而烦恼,需要申请特别定制,人称“宋大脚”。

68年缅共东北军区一成立,他就从中国跑来当了人民军,在缅共3031部队当机枪手。是最老的一批“裤脚兵”,不但资格老,平时吊儿郎当的,兵痞子脾气特重,因此荣登缅共东北军区“四大兵痞”的榜首。在南下腊戌作战失败溃退中因受伤被政府军抓获的。此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看不起他,提他被抓的事情。

此时,正好有个“AFC” 接着他的骂声道:

“你骂这么起劲有逑用,抬着枪都会被人家俘虏来的人还有什么好吹的!”

“你妈个B,老子不受伤,他连老子的屁都闻不到。”

“牛皮过吹,火车过推,你现在又敢把逖盛怎么样!?”

“大人不计小人过,老子懒得理他!”

“懒得理他,小心大话闪了舌头?”

“什么大话,!你说,要老子咋个整他?”

“你敢!?”

“敢不敢,就赌一把看。”

“赌就赌,哪个怕哪个!?”

“好,你们出题,老子接着就是。”

“要得,就赌星期一,‘号房排队’,狗逖盛来视察,到你面前时,你掼他个耳光。”

“这个……这个!”

“怎么样,怕了吧!就知道你没得这点胆量。”

“你妈个B的,谁怕谁!?赌什么,老子接着就是。”

“我们四人一个月的定量肉,外加纸烟10包,烟筒1000枝。”

(当时缅甸监狱,从英国殖民地时期就规定的,在押人员,每个星期可以得到一块大约重100克食用肉,一个月有四块。当时,一包纸烟=100枝烟筒=10块食用肉。)

“要得,成交。”

宋大脚从来饭量就奇大,对于“吃”有特殊的爱好,据说当年就是因为听说缅共人民军能够随便吃饭,才不顾当局长哥哥的坚决反对跑来参军的,大家都知道他的脾气,所以一提“吃”,自然就“OK”。于是,一个荒唐的赌局就开始了……

星期二,“号房排队”的时间,按照顺序,轮到2号仓。上午九点多,逖盛带着几个小监狱长、仓狱长开始了例行的视察。切盛及另外两名狱卒,操着正步,在前面开路,逖盛面带微笑,跟在后面,慢慢走,有时也装模作样地停下,问问站得笔直的犯人,生活、工作怎样,有什么要求等等,大家一般都千篇一律地回答:

“高得”(缅语:好的)及“木西不”(缅语:没有)。

来到“大脚”面前,“大脚”点头哈腰,笑咪咪地小声道:

“报告大人,有事呈报。”

逖盛抬头看看这个高个子卑躬屈膝的中国人,得意地微笑着伸过头去,想听清楚他要讲的话,说时迟来那时快,“大脚”轮起巴掌,直掼出去,正中目标,“叭”一声巨响,逖盛的身体,打着旋转,向左冲出五米多的距离,掼倒在地,大家才听到“大脚”的五字经:

“日你妈的B!”

愣了几秒钟后,切盛率几个狱卒,扑上前去,将“大脚”缉拿归案,不久小号房上空传来“大脚”杀猪般的凄惨叫声……

“BKB大脚”的壮举,不但惊骇了永盛监狱,也很快传遍了仰光乃至全缅甸,人人虽然都翘起了赞扬的大拇指,“打个耳光!”成为当年永盛监狱甚至仰光社会上最流行的语言。

不过,大家却要为此无聊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接下来几天,逖盛作为报复,找了些借口,先后把十多名 “违反纪律”的中国人抓进小号,关入了黑房。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