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E10f9nPk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30 炸监

作者:博尊宝

5月的一天晚上,零时已过,按照监狱的规定,22时是睡觉的时间,大家都得躺下,任何人不得再讲话了。栏栅过道值班的犯人,不断地来回走动,如果发现讲话、看书或者坐着未躺下的缅甸人,就会立即根究。轻者立即改正,重者叫到房间后面大小便处进行蹲式体罚。但杨世杰和同房的几个中国人,还没有睡意,闲极无聊,就围坐在他靠窗子的地铺上,侃着大山。对于他们这样的人,一是老在的,跟那些值班的都是熟人;而且“BGP”是政治案,又很团结,谁都不愿意得罪,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局也早有交代,这些人只要不逃跑,其他的就不必太计较。

这时的号房里,早已满实满在,原本设计关押250人的房间,已经塞进了500多人。除去靠窗子的一排住着像杨他们这样的老在的人,前面部份又安排了房间头及其“将盘”,后部份安置着屎盘尿罐,基本就余下差不多一半的地方来“装”大约400人,分成2排,像沙丁鱼一样,侧着身子,直挺挺地,一人贴着一人地侧躺着睡。(靠栏栅的一排,脚已经抵到木栅;中间一排与他们头对头、与靠窗子一排之间剩下了10公分的过道供前后走路)

大约2点左右,杨世杰四人谈兴正浓,看到正对他们、靠栏栅的一排爬起一人,正在跨过中间一排睡着的人头,大概准备去上厕所。只见他弯腰并用手推躺着的那人并大声道:

“喂!你是什么人?咋个跑到这里来睡觉?”

杨连忙出声制止:

“家伙,叫什么?已经半夜了。”

“哦,大先生,你看,怪不怪?这个女人怎么会睡在这里?”

杨看他手指的那人,明明是一个黑不拉基的男老缅:

“狗日的,你怕是发梦颠,哪有什么女人?”

“咋个没得,这点明明是个穿白衣、裙,头发长长的女人嘛!”那人一面讲,一面扭着头左右往下看。这时旁边的两人也醒过来,看着他指的人附和着:

“真的,先生,是个女人。”

杨等四人这才感到有点毛骨悚然,这个时候,房间里面维持纪律的一个大胆老缅冲了过来,揪住最先那个人的拂领,抡起手来,就是一巴掌掼了过去,随着一声响亮的嘴巴声,“啊!”那人大叫一声,高跳一下……打一下,叫一声,高跳一下……就在这眨眼的瞬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周围的老缅人接二连三地都跳了起来,开始发出可怕的叫声……像无头苍蝇一样,有的在原地打转,有的来回奔跑……杨世杰抓住一个老缅,当胸一拳将其打翻,那人怪叫着又跳起来继续跑……再抓住一个,一拳打翻,又跳起来跑。更让人恐怖的是——紧接着,旁边的号房也开始骚动和吼叫,一间接着一间地传染开去,顿时,此起彼复,阴森恐怖声的浪潮,将整个监狱淹没。几分钟后,一切又突然静了下来,动态的人群全部躺了下去,恢复到睡眠状态,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剩下几个中国人、房间头和几个原来就清醒着的房间里面维持纪律的人,大眼望小眼,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

十分钟后,全部狱卒在大小监狱长的带领下冲入狱区,控制了各处要害地方后,开始一间一间地查问事由。在杨世杰他们的号房,所有犯人整齐地排队坐着,一问三不知,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大家表示得一片茫然,就是那几个见到女人的也矢口否认,更不承认曾经又叫又跳过。最后经房间维持纪律的老缅、杨等人的表述,才弄清楚发生事情的起因及概况,也没有过多的追究责任,只是把第一个看见女人的那个老缅人提走,说是要关他的黑房子。

第二天早上,号房的开仓时间被推迟了,杨世杰听过道上值班的犯人说,监狱当局一早就请来了几位大和尚到中心区那里念经,作了法事。一直到差不多10点多才搞完的。

这件事表面上是完了,但在犯人中却一直议论纷纷的,杨世杰到处打听,从一个老者那里,才弄清楚究竟是一桩什么事情:

原来这种事情缅甸人叫“通踏”,也就是中国古时候说的“炸监”,更通俗地说,就是监狱里闹鬼。

话说1947年7月19日上年10时,缅甸国父昂山将军与正在一起开内阁会议的六位政府大员被一伙人冲进来开枪打死。而策划谋杀他们的是一个叫吴素的人。此人生于达雅瓦底(Tharrawaddy)县,曾经是英国殖民地立法议会议员、政府部长、政府总理。创建“爱国党”,鼓吹同日本合作,与昂山等人一起致力于民族独立活动。1947年1月还跟随昂山率领的代表团赴英国谈判。应该说,他与昂山是战友加同志,最后为什么竟然暗杀了昂山内阁一干人。

吴素是“爱国党”主席,一生自认为最爱国,谋杀事件发生后他在法庭上供述,指责昂山等一伙人:

投靠日本,把缅甸军队按日本意志改来编去;

背信弃义,自愿请来日本人反英,最后又与英国合作反日,竟然还敢叫“爱国”;

自断手臂,盲目与盟军签定“康提协定”而裁销了“缅甸国防军”;

卖国辱权,让英国殖民主义重返缅甸统治,换取临时的利益。

对于策动这次谋杀供认不讳,1947年12月被缅甸法院判处死刑(据说特别加了一条:永远不得超生)。1948年5月在仰光永盛监狱对其执行了绞刑。

后来有人带杨世杰在监狱工厂方向的角落的一间房子里,看到一部破旧的吉普车及一些衣物,据说就是当年歹徒们行刺时乘坐的车子和穿的衣物,都被法院一起判处了终身监禁的。

吴素死后,由于还判了他永不得超生,因此他的魂就一直漂荡在监狱里。但他认为昂山一伙人出卖国家民族利益,他才出于正义才清除这些奸贼的,何罪之有!?因此对于判处他死刑一直不服,因此每年的5月份,他都要出来闹一下,表示他的不满及抗议之意。所以经常就发生“炸监”,闹得人心惶惶。后来请教了一得道高憎,才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往年快到这个时候,都要提前安排大和尚来念经,做做法事,压一压,就会无事的。今年调来的大监狱长,对此不相信,说是迷信,就没有安排,所以又才发生了“炸监”事件。

按缅甸的习俗认为,一个人,只有在其命运最低(阳气自然不足)的时候,才会见到鬼,如果此人是犯罪嫌疑人,那么必会被判重刑的。果不其然,“炸监”事件发生后的第二个星期,那个被关了黑房的、最先见到女人的老缅,就被判了死刑,据说他犯的也是杀人案。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