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7bxbZgJ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29 魔鬼监狱长——逖盛

作者:博尊宝

后来才得到消息,原来曼德勒狱中的中国犯人集合一起,要求改善生活和送回边境。当时,曼德勒监狱长是一个缅甸人,名叫逖盛。此人有个外号“魔鬼监狱长”。他们的要求和合理建议不但被监狱当局拒绝,还大肆镇压,造成流血事件,当场被打死两人,所有参加闹事的人,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牙齿被敲落,手脚被打断,重伤送进医院不治而丧生的四人,其他一律砸上脚镣投入暗房,廿个人押下仰光,关在暗房里,不准跟任何人接触。

逖盛,由于严厉治理监狱有功,而被军事当局调任仰光永盛中央监狱任大监狱长。从而开始了永盛监狱一百多年历史以來最黑暗的时代。(附图41)

逖盛调到中央监狱,上任之初,颁布了新的监狱纪律,取消了对外侨人犯的所有优待,关闭了监狱中市埸,并且很快就搞了“四大发明”,也就是当时在社会上被人们戏称为的“永盛四层地狱”:

第一发明:“崩上抬”( 缅语:标准坐)——第一层地狱

大凡进入监狱的新人,不管在拘留仓,或判刑执行仓,都要先进“标准号房”的。在这里学习有关的纪律和必须遵守的各种规定,以前一般也就一二天就分到其他号房了。逖盛来后,他认为学习还不够,进入监狱的人多半都是穷凶极恶的人渣,必须要把他们搞到怕,不然不足以管理。于是他规定:

所有新人,从早上6点天亮开始,到晚上10点睡觉,这16个小时,除了早晚各半个小时的吃饭上厕所的时间,全部都必须在“标准号房”里“坐标准”——整齐地,成排地,打个盘脚坐在水泥地上,抬头挺胸腰杆直,双眼直视前方,两手紧握伸直放在瞌膝头上,不许讲话,打瞌睡。没有经历过的人,以为不就是坐坐,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要知道,缅甸仰光的温度,常年都在40度上下,一般人半天下来,绝对已经腰酸背痛腿抽筋的了。而且,在号房里还有十多个穷凶极恶的“纪律监督组”成员,手持鞭子,来后走动,一发现谁的姿势走样,立马劈头劈脸一顿暴打,然后对你开始惩罚。 一般的惩罚分为两种,第一种叫“上下蹲”: 抬头挺胸腰杆直,双眼直视前方,两手在胸前交叉后紧握自己的双耳朵,蹲下、站起,象活塞一样运动,速度必须均匀,口中还得数着次数,缺一不可。第二种叫“蹲马步”:抬头挺胸腰杆直,双眼直视前方,两手紧握伸直抬到水平位置,臀部下沉蹲下去,必须蹲到90度。如姿势走样,或者监督之人稍有不满意之处,立即开始暴打。以前才进拘留仓的人,都不愿参加劳动,而现在人人盼望能天天都能劳动,多累多苦都没有怨言了。

另外,一般来说,每天进来的新人,平均在100人左右,而“标准号房”按设计基本就是可以容纳200人上下,以前新人在这里呆两天,就转到其他号房里,是比较合理的。而逖盛现在规定,必须在满7天才算毕业,这样一来,“标准号房”随时都保持在1000人左右,你就可想而知,在这种“沙丁鱼罐头”里生活是什么滋味,是非一般亲身经历的人能够想象的了。

第二发明:“八瓦抖”( 缅语:杀威棒)——第二层地狱

违反了监狱纪律的人,就要被关入暗房里惩罚。逖盛来后规定,凡是进去的人,首先得经受一场“杀威棒”,就是一进入小号仓的门,到办公室有200多米的距离,犯人必须趴在地上,象狗一样的爬行而过,两面站着十多名被判死刑的犯人(在小号仓做苦力),手持鞭子、棍子,不停地用力抽打,爬得越慢,打得越重,你也不要以为爬得快就少挨打,逖盛的意思就是要打得让你怕,所以爬慢爬快一样照打不误。一般都要被打得昏死过去,再打得醒过来,昏昏醒醒几次后才能够爬完这段距离的,这时基本已经皮开肉烂的了。然后把衣服也给剥掉,光着身子关入黑房,什么也不给,睡的是潮湿的光地板,给的是二顿少得可怜的一点糙米饭和一口缸水。这期间,管你生病不生病,受不受伤,不会让你上医院,也不会给你治疗的,一切听天由命,待到十天半月,当你转到小号仓时,基本已经脱了一层皮,换了一身骨,落下无数伤病和痛苦。

而到达小号仓,并没有代表你的苦难已经结束,也许才是真正的开始!在黑房里,还能一个人宽宽松松地,一到小号,一间10多平方米的房间,经常塞进20多人,不要说睡,就是要达到人人坐着都不可能的。再加上关小号的多半都是不安分守己的好事之徒,什么狱霸啦,什么老大啦,谁也不服谁,谁也不买谁的账,于是乎,争闹斗殴抢食夺水之事随时发生,而管理当局更是不闻不问任其而行。

发展到后来,实在承受不了重压的人,只好铤而走险,胆子小一点的,想办法自残,乘轮到自己出去倒“冈不拉”(缅语:粪盆,一种极厚的瓦质苤盆)的机会,把捡到的玻璃、金属破片吞入肚中,自然要送到医院抢救;胆子大的,半夜三更乘别人睡熟之际,用“冈不拉”将欺负自己的人头砸开,这样一来,必然就又被关入黑房隔离。如果人死了,又开个谋杀案,就可能争取到长期单独关押的待遇。如果人不死,关半个月黑房,又回到小号受罪。

有一个克伦族的年轻人,20岁不到,原来是个十年级的学生,因为偷了家中的东西,以“盗窃父母财产罪”进了监狱,后来为点小事在大仓与人打架被关了小号,就是无法承受别人欺负,采取此种办法,企图脱离苦海。但是由于一是没有经验、二是力气太小,就这样砸一个人,关一次黑房,始而复返,接二连三地砸别人的头,都无法达到目的,直到砸第五个人时,才把人砸死了。据同室的其他犯人回忆,当时他基本已经进入疯狂的状态,双手紧握“冈不拉”,一面狂叫,一面狂砸,谁都不敢阻止,到最后他筋疲力尽倒下之时,厚实牢固的“冈不拉”及不幸者的头颅都已经变成稀耙烂了。他终于以一级谋杀罪被提起公诉,也因此获得全监狱公认的“杀人王”称号,也同时得到盛逖永久单独关押他的决定。

第三发明:“频乃”(缅语:抠屁眼)——第三层地狱

被拘留在看守所的人员,借上法院出庭受审的机会,在返回时藏带少许违禁品进入监狱,这可能是人世间自有监狱以来,漫长岁月中的一个公开的秘密了。鉴于出庭整个过程的时间、环境等等各种因素,特别是对男人来说,要藏带大批量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因此,当犯人返回进入监狱时,大门口的狱卒,就检查一下随身有没有夹带违禁品而已,对其他部位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因此就有少些不自觉的人员,利用自己的身体藏带少量毒品、钞票进来。一般来说,他们用薄的塑料袋把这些东西紧紧地裹成小丸粒形状,然后找机会塞入自己的肛门,基本就可以安全地带入监狱。以前,如果当局得到知情人举报揭发,才会隔离嫌疑人强迫其自动取出。

逖盛调到永盛监狱后,有一个“三道红”(班长),名叫切盛的狱卒,向他递了个“合理性建议”,说为了杜绝此类情况再发生,凡出庭回监人员,一律强制“抠屁眼”检查。逖盛一听,认为是很有创新的办法,于是立即下命令执行,并且还钦选一个已经判刑的犯人作“抠屁眼官”。

此人因吸毒被判6年监禁,是一个瘸子,人称“小日本”,人长得瘦瘦小小,贼头贼脑的,家里又贫穷,因此人人都看他不顺眼,都与他过不去,是公认的出气筒。实际上他是一个日本与缅甸的混血儿,二次大战日本入侵缅甸,其士兵烧杀抢掠、奸辱妇女,留下了很多孽种,特别是在山区农村。这些孩子一生下来,就受到人们的歧视、欺负,管你有没有名字,一般都通称:“小日本”。特殊的环境让他们的心灵都彻底地被扭曲,对社会抱着极端仇视。

(最近杨世杰刚刚看完缅甸一位很有名的女作家写的一本名叫“血”的小说,就是生动真实地描写了在缅甸中部某贫困农村里,一个“小日本”的成长过程。)

一天逖盛视察工厂区,正为找不到“抠屁眼官”而苦恼,因为找过好几个人,但谁都不愿做这种下作之事。突然看见他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一问之下,觉得他经常被人欺负,自然对它人满怀愤怒,大可一用,于是管他同不同意,立马下了任命,同时调切盛为监督执行官。

于是,在监狱中心区的大厨房的水池边(出庭回监的时间,一般在傍晚6点以后,厨房的工作已经结束),“小日本”在切盛的监督下,开始执行他的职责。

每天少则2-3百、多则5-6百,不分老少、不分案由、不分贫富、更不管你进来前身居何职、官位多高,人人一律自己拉起笼基(缅男人下身穿的裙子)、脱下裤子(很多人根本就不穿内裤的)、翘起屁股,等待“抠屁眼官”的手指头抠进来。正如逖盛估计的一样,“小日本”长期被人欺负,今朝有了“权利”,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特别是激发了其日本大和民族对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优良传统,毫无人情可讲,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屁眼。在他的手指头检查下,每天都大有斩获。一开始逖盛经常亲临现场督战,对其表现甚感满意,大为赞赏。而以前欺负过他的人,那就倒霉了,他把中指头插入屁眼,搅动一番,有时不过瘾,爽性插进二根指头大动,那可真是让你痛不堪言的。你可不要想表示不满和反抗,因为他是在代表逖盛在执行公务,如果偶尔有人不服,顿时就被旁边监督的切盛带的狱卒打得半死。每当“小日本”的手指头感觉到你的体内藏有东西时,狱卒就监督你蹲下自动排出,如果你稍微表示犹豫,切盛手一摆,立即上来几个彪形大汉,四脚四手地捆将起来,强制从你嘴里灌入肥皂水,给予洗胃,保证立竿见影,让几秒内就能排出东西。

从此,这两人不但成了逖盛的红人,而且名声大噪,都成了人见人怕的监狱一霸。在犯人中,人人都忙着巴结“小日本”,特别是那些企图犯奸作案,夹带违禁品的人,都要请他手下留情。而切盛作为监督执行官,自然就有很多有钱的、体面的人,为了少受罪,就叫外面的亲戚朋友来走他的路子,要求他眼下开恩,为此着着实实地得到大笔的好处费。

时间一长,情况悄悄地发生了某些变化,虽然“抠屁眼”每天仍旧在严格地进行,实际上凡是有人打过招呼、上过贡的人,“小日本”的鬼指头基本都没有再插进去了,只是形式上的比划一下而已(因为盛逖不可能天天来盯着别人的光屁股看,)。真正受罪的,仍旧是那些老老实实的普通人,每个月,最少有二、三次(缅甸的法庭,一般规定出庭的周期是七天、十四天)被鬼指头乱插一通。人人敢怒不敢言,默默承受着这种非人的摧残,给身心带来的终生的痛苦和羞辱。

第四发明:“切斤卡”( 缅语:带脚镣)——第四层地狱

有些人,同时犯下了几个案子,不但案情不同,地点也不同,因此无法并案,所以审理的法院也就自然不同。当一个案子判刑后,还得为其他案子出庭受审。以前这类人与其他在押人员没有什么区别。平时住在执行仓,参加劳动改造,在其他案子需要出庭时,与其他人一起出入即可。

逖盛认为不可,因为这些犯人肯定一有机会就会逃跑,应该一律加带脚镣出庭才行。他的提议,遭到其他监狱官员的反对,因为缅甸以前是英国的殖民地,后来是英联邦成员国,独立以后直到现在,使用的仍然是英制法律,有关法律根本没有此规定,百年以来一直如此执行,并没有因此发生逃跑的事件。而且此事并不只是在监狱里,想怎么做都行,因为一出大门,还牵扯到警察局、法院等部门,不是你一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大家搬出法律来抵制,逖盛也没有办法,但一直耿耿于怀,很不高兴。一次在内政部开会,逖盛向内政部部长吴哥列呈报,部长一听,大为赞赏,叫他立即用书面程序上报,保证批准无误。因为此公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宁左勿右,标新立异之人。逖盛回来后自然立即呈文,逐级上报审批,到部长批时,还亲笔加上几个字:“为了安全起见,务必采用大型沉重的脚镣为是。”

于是又逐级下达,回到逖盛手里时,已经是二个月后的事了(在缅甸,这个速度应该说是相当快的了)。让任何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吴哥列部长大人,竟然会是第一个享受这个待遇的人。—个多月前(就是他批准此文后的几天),他无意中得罪了奈温将军,当天就被安了个罪名,判刑五年送入永盛监狱。后将军想想还不解气,又叫再给他开了个“贪污案”,在他的批准文件送到监狱的第二天,竟然就是他为第二个案子出庭的时间。(是巧合!?还是报应!?)

这天,当他到达监狱大门时,集中了若干各级大小官员和狱卒,大家都想一睹风采,看看大监狱长逖盛如何对待他原来的这位顶头上司,这个自作自受的前部长大人。

逖盛没有回避和退却,他铁面无私地叫切盛抬来给死刑犯戴的脚镣(监狱里最重的)。当吴哥列看到这付至少重五公斤,锈迹斑斑的大号东西时,低声下气地要求能否改戴小一点的,逖盛拿出带有吴哥列自己批字的文件,表示爱莫能助,并对其说:“你的案情你自己心里明白,如有什么闪失,本人负不了这个责任。一切按规定办事,谁都没有闲话说。”

吴哥列看着以前在自己面前像狗一样,现在却翻脸不认人的逖盛,以及即将戴上脚镣的自己又白又嫩的双腿,不尽流下了两行老泪,是后悔、还是无奈就不得而知了。最后,还是副监狱长麦格拉看不下去,叫人拿了条旧笼基帮他包了一下,以减少脚镣与肌肉的摩擦。虽然如此,此公回来时双脚仍旧已经是血糊淋拉,肌肉大面积拉烂,而且此后,反复地受到脚镣的折磨,戴上取下、取下戴上、好了又烂,烂了又好,自食其果,长期地痛苦不堪。

当然,也不但他一人遭此罪受,凡是有多案的人,都托他二人的“洪福”享受如此的待遇,自然,也就每天都有人把他二人的九祖八代骂个不停了。

一时间,缅甸社会上流传了这样一句让人听得心惊胆战的话:

世上最恶有三盛,监狱是永盛,狱长为逖盛,狱卒数切盛。

缅甸人是信仰佛教的,他们也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的。吴哥列的经历,就是说明他的坏事做得太多,已经遭了现时报。那么,逖盛嘞!?切盛呢!?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