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STZDbVOg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27 狱中情报战

作者:博尊宝

“情报战”,缅甸监狱里也有情报战!?当然有。最具代表性的、值得一提的,就是关于那个“空军中校”的事情了。

此人姓丁名洋,辽宁人。刚到永盛监狱时,没有关进大仓或者小号房里,奇奇怪怪的一个人单独放在医院二楼的特殊病房里面。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转来的,大家都不知道,也不关心,因为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大家都懒得过问。但有两个人,却在第一时间里得到了这个消息:

第一个是监狱里面的“台湾代办”,他接到仰光白派侨领蔡武板的通知,告诉他有这么一个人,已经转入永盛监狱,务必尽快找到并且联系上。所谓“台湾代办”,就是夏雪明(夏天),上海人,自称是中国著名作家巴金的关门弟子。78年由云南瑞丽偷越国境进入缅甸,被移民局抓获。多年来在狱中,自称是“台湾代办”,把自己吹嘘成为最忠诚最坚贞的“反共义士”,曾不知写过多少反共言论,寄到台湾去表示对党国的忠心。在狱中每年都要拉拢一些无知者,庆祝“双十”节,并常常攻击中国政府,把中国共产党说成是独裁、专横和惨无人道的政党。由于勇于出卖灵魂,受到当时仰光白派侨领、国民党在缅非官方大使蔡武板、蔡福林的赏识,经常来监狱中看望并送生活用品给他,当然也从他这里搞到他们所需要的“情报”。

另外一个人是艾宜,消息是与他关系密切,也是在押犯人、原国民党中央党部密支那专员张兆苏直接告诉他:此人关在医院特殊病房,想尽一切办法,争取第一时间与之取得联系。

艾宜,腾冲荷花乡人,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侦察连干部(职务不详)。79年携其年仅16岁的小妹偷越国境进入缅甸到达密支那投靠亲戚,后被缅甸移民局抓获。在密支那生活的那段时间里,与同是腾冲老乡的国民党中央党部密支那专员张兆苏及国民党“大陆工作组” 密支那站站长李金坤关系密切,后来大家前后被缅甸政府抓捕,又都转到了仰光永盛监狱。而此时的艾宜,早在半年前,就已活动得到医院大医生办公室杂役的职务,在这里活动是比较自由的。

医院,坐落在监狱中心大路右边块区,与厨房之间隔着铁栏杆。这个区域里,最大的建筑就是医院的两层楼,对面是单独的一小栋仓狱长办公室;左面是面包房和牛奶房;右面是医院小厨房。医院的主要建筑为一个倒“T” 的二层楼,楼下是大、小医生看病及各科的办公室。楼上是住院部,横的“一”比较长,大概有40米左右,分为了四个病房,分别由两头的楼梯上下;直的“1”比较短,只有10米,四周有一个2.5米宽的外走道,形成一间特殊病房。平时利用普通病房的楼梯,供一般人上下,楼梯口设有一名情报局的士兵看守;另外靠近“1”底部的地方还有一个楼梯,只供大医生专使,一般人不能上下,从楼梯底口(立有一提示牌:禁止通行)及整个楼上的外走廊,都属于禁戒区域。艾宜,身为大医生办公室的杂役,虽然在医院范围内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但这个禁戒区域还是不能随便进入的。

接到任务后,艾宜经过谨慎的考虑和周密的计划,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中午,当大家(包括大小医生、狱卒)都饭饱神虚、享受午睡之时,他轻手轻脚地从医生专用楼梯潜上,顺着外走廊的里边,贴着地板,毫无一点声音伏扑式快速爬进(不愧为共军侦察兵),从一个瑕着的门缝与丁中校取得了联系。就这样躺在地板上,两人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交谈后,神不知鬼不觉地顺利撤走了。

以后的一段时间里,艾宜又成功地多次如法炮制,不断地进行联络,为国民党中央党部这条线第一时间取得了他们想要的情报和资料。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