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EGNDzNgP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15 “7510作战计划”

作者:博尊宝

1975年缅共中央制定了“7510作战计划”,10月中旬,根据此计划,东北军区由军区司令赵明、参谋长余健、五旅旅长杨忠卫、八旅副旅长罗林、副政委赵立等组成联合指挥部,调集八旅3035、4048、503及旅部直属队;768部队(1976年8月由昭坤敏部改编而成的旅级建制);815军区所属部队组成联合部队,进入缅、泰、老边境(金三角)地区作战。

“计划”主要作战方向,由军区参谋长余健、五旅旅长杨忠卫带队,率4045部队、072部队、502部队前往萨尔温江——南班河之间地区寻求战机,因无法开展活动,被迫返回江东,历时仅10余日。

另一个方向由八旅副旅长罗林、副政委赵立带队,从10月25日,以4048部队为先锋,从孟拉出发开始,到11月底,所有部队无功而返渡过南垒河回到孟赫,历时一个多月。

这样一来,宣告“7510作战计划”之缅泰老“金三角”地区第一阶段的作战以失败告终。 

为继续执行此“计划”,1976年5月底,东北军区决定组成前线指挥部,由彭家声副司令任总指挥,高亮任副总指挥,调杨世杰(原4046营长)、 杨茂良(原042副营长)协助,带部队渡江进行第二阶段的作战,具体任务是攻取孟休,再依托巴宁山谋求在萨尔温江西岸建立根据地。

但是在25日晚邦桑军区司令部召开的战前军事会议上,彭家声副司令、高亮都以健康原因请辞正、副总指挥之职,一致推荐杨世杰担任总指挥,他们从旁协助其工作。参谋长余健认为彭副司令、高亮是不愿意担任此重任而互相推辞,因此,愤然表示自己愿意担任这个职务,亲往前线带部队作战。实际上,根据上阶段部队过江作战碰到的实际问题,一是下雨季节作战行动困难;二是后勤跟不上,无法提供保障,大家对此次行动根本心中没有什么底,谁愿意来承担这个毫无把握的责任!?

最后指挥部由余参谋长挂帅,高亮和杨世杰、杨茂良(他们两自调出原部队后一直闲着)扶之。参战部队为八旅的501、十二旅的18营、685旅的042和军区炮营。 

具体战斗部署为:

1、杨世杰带501部队及高亮带炮营为孟休主攻部队;

2、杨茂良带18营配042部队火器排进攻巴宁山之敌;

3、042部队一个连负责炸毁南班河上之南嘎桥,其余两个连为预备队。

6月2日,所有参战部队开始出发。7日,到达万达芒渡口,由于此时已是洪汛时季,萨尔温江波涛汹涌。同时情报显示:敌已获悉我军将过江攻打孟休的作战计划而作出相应部署:1、从根隆将步8营两个连调往孟休防守; 2、孟栋的另外两个连向孟奥开进、与步二营两个连和孟章,章甘的一阵线会合后,于4日已在万达芒渡口、万潘渡口及可能渡江的地区进行布防。在天时地利都不利的情况下,部队很难抢渡成功,看来原定计划难以实施。 

总指挥余参谋长决定由高亮转带042部队从下游之万辛渡口强行过江,与前期在孟散的军区的游击分队会合展开活动,务必搞出一些大动静来,造成假象迷惑敌人,掩护主力伺机过江。 

10日,042部队从万辛渡口快速、隐蔽偷渡过浊浪滚滚的萨尔温江,立即向孟散开进,到达万背、本高后与游击分队会合。12日、13日经那莫门、塔麻到达万布;14日到达巴宁、后占霍绷;不知是何原因,部队所到之处政府军都已撤离!?于是北上坎绷、万搜、帛带驻扎待命。

而沿江一线的政府军,在得知人民军有部队已经渡过江到达西岸,误以为是人民军主力,于是马上将达芒渡口等地的防守主力后撤,前往围堵,仅留少量部队驻守江南。趁这大好机会,杨世杰带501部队迅速过江偷袭,顺利占领达芒渡口,正好彭副司令从邦桑赶抵前指,遂率其余部队渡过萨尔温江,占领累丘(累班古山)、累帕棱一线。等政府军反应过来,为时已晚,于是在飞机、炮火的支援下集中兵力,于15日,先后向累丘发起攻击,企图夺回阵地,顿时战斗就进行得十分激烈。 

政府军集中两个营的兵力(快六营、快二营)向万坎绷进攻;步二营和步八营向1456高地推进;步六营攻击1458高地;其他一个战线(2—3个连为一个战线)进行侧面夹击,从几个方向步步进逼 。

打到24日,人民军部队已经普遍断炊,只能就地找野菜、瓜叶瓜藤充饥,最后连包谷杆都被吃光;而最要命的是弹药补充困难(每次渡江作战都因后勤无法保障而发生的情况),使战斗进行得十分艰苦。

军区得到可靠情报,政府军已从基西、曼散、683地区调集共约10个营的兵力向孟休地区集中,企图消灭过江的人民军部队。在此情况下,总部通过电台指示:因后勤、弹药无法保障,命令前指部队返回江东。

27日,人民军前指所属部队回撤渡江,到次日中午,全部过江完毕。这样一来,几乎因为相同的原因,“7510作战计划”第二阶段企图攻占孟休的作战行动仍然宣告失败,也标志着“7510作战计划”的终结。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人民军东北军区通讯联络一直用汉语,但由于缅共中央某些大缅族主义的作怪,为突显其“自主”的精神,要求所有部队在作战期间使用缅语,致导在作战中不断发生泄密情况,造成战斗的多次重大失利。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