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cJ5v5KO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1 缅甸内战全面爆发——殖民时期埋下祸根

作者:博尊宝

缅甸是英国的殖民地,地处东南亚和中国的西部,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二次大战中,以昂山为首的反英殖民主义的争取缅甸独立的力量,与日本结成盟友,组织“缅甸独立军”,加入日军的战斗系列对英、美、中盟军作战,并在日军的扶持下使缅甸从英国统治下获得“独立”,这是当时缅甸政治的主流。

而缅甸抗日战争,是指缅甸主流力量与日本与同流合污入侵缅甸,在日本扶持下成立“临时政府”后实行法西斯统治下,以缅甸共产党领导的及各民族人民(包括边境地区汉人)的武装组织展开的对日作战。虽然不是缅甸政治的主流,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1945年2月27日缅甸共产党发表声明:

“起义的时候来临了……全国同胞行动起来,打一场人民战争……不依赖英国左翼,也不依赖英国右翼……波莫乔(日本南机关铃木敬司的缅甸名)出于让自己出名和在缅甸易于进行作战的目的,利用了‘三十志士’……英国也可能会使用这种手段,因此不能上当……不要再等待,通过驱逐日军来加强力量,提高发言权……”

在争取独立的斗争中,觉醒了的缅甸各民族人们,特别是克伦族、克钦族、钦族的武装得到培植和重用,在英军撤离缅甸的那段时间里,成为了抗日的主要力量,为反法西斯的战争,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而缅甸主流力量、这些缅奸政客们曾经投靠协助日本,把战火烧到缅甸每个角落,对非缅族的抵抗进行血腥地镇压、对其人民进行残酷的法西斯统治,直到在日军大部份在中美英盟军强大的攻势被歼灭,即将战败最后关键时刻,才回身宣布起义加入美、英、中盟国一方,反攻他们的日本主子,把缅甸从即将沦为战败国的火山口上挽救下耒。

日本投降后,缅甸重回到英国的殖民统治下,在“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内部,就缅甸独立形式的问题上出现了严重的分歧,由于昂山一派与英国人的密切关系,坚持与英人合作;缅共对于这种“中间路线”进行了抵制,其党领导人德钦丹东辞去“自由同盟”秘书长之职;1946年10月10日昂山当局镇压缅共领导的工人大罢工,导致彻底的分裂,“民主同盟”把缅共从其组织中彻底开除出去。

于是,那些大缅族主义的政客们摇身一变,又都成了国家的英雄而要窃取胜利果实,宣称要建立“独立的缅甸”。所以广大的非缅民族不愿意与缅人同处一室,都要求独立建国,至少是要建立具有完全自治权的“邦”。

英国殖民当局奉行所谓民族平衡政策,采用分而治之的办法,大耍阴谋手腕,在同意缅族独立的同时,也分别同意了非缅族群的独立要求。这样一来,自然挑动起各民族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在缅族与非缅族之间造成了无穷无尽的仇恨,更催生出没完没了的民族纷争。

昂山与英国继续谈判,于1947年元月27日签订了“昂山-爱德礼协议”,并很快利用其本人的政治魅力和口才,成功劝服掸族土司、克钦族领导、钦族首领,于1947年2月12日签订了历史性的《彬弄协议》,同意各族在拥有民族平等与自决权及多党制基础上成立统一的联邦,促成缅甸从英国人的殖民统治下独立出来。(克伦族、若开族、孟族皆未参加)

《彬弄协议》给缅族与非缅民族之间存在尖锐矛盾的民族关系,注入一个新的希望,虽然昂山也是大缅族主义者,但在协议签署前他表示: 

“现在我想说一说关于民族主义的问题,过去我们的口号是:‘缅甸是我们的国家,缅甸文化是我们的文化,缅甸语言是我们的语言’。现在看来,这个提法已经是过时了。在缅甸,我们有众多的土生土长的民族,大家可以保留自己的风俗习惯和文化,享受各自的信仰,但从国家政治层面来讲,我们应该团结在一起。”

这种主张赢得了各民族领导人们的认同:只有根据《彬弄协议》精神,才能建立真正的联邦,才能走向国泰民安,繁荣富强。(附图15)

但是,不幸的是1947年7月19日上年10时,昂山将军与正在开会议的五名联邦和邦权力委员会成员一起遇刺身亡。而策划谋杀他们的竟然是他的亲密战友——爱国党主席、前英殖民政府总理吴素(U Saw)。

随着昂山将军被刺,各民族良好的希望就彻底破灭了。

(关于昂山之死,非缅族认为是因为缅人自己互相争权夺利,某些人不想让昂山将军兑现《彬弄协议》和立下的诺言,所以下手把他杀死。而即将成为建国为本的宪法,采用的是中央集权制,政权掌握在缅甸人为主的联邦政府手中,这显然与《彬弄协议》的原来的精神是相违背。在缅邦缅人占多数,但在掸邦、钦邦、克钦邦、克伦邦以及后来的若开邦、克雅邦、孟邦,缅人却占少数,当地民族是多数。而所谓的“缅甸联邦”就是让各邦献上其固有领土,各族俯首称臣成为它的属民。非缅族认为大缅族沙文主义把缅甸Burma看成自1044年缅王阿努律陀统治以来,成立的一个统一的国家,而非缅族均为其历代臣民。而自古以来,Bamar都只是缅族、缅区的称呼,非缅众民族从来也不承认是大家庭的通称,更无法产生国家的共同感。)

缅甸独立后,吴努总理在民族问题上认为:民族邦只是一个联系的纽带,而不是瓦解联邦。对宪法中关于民族自治权利的规定,根本不予理会。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否定了昂山与各民族代表签订的、民族平等、民族团结、自愿加入联邦、实现民族自治的《彬弄协议》精神,是大缅族主义者惟我独尊的表现。“联邦政府”在不断加强中央权利和地位的同时,削弱民族邦自治的权力,限制少数民族上层的利益。各族人民的权利,没有得到尊重,在各级行政过程中也没有付诸实现,自然就引起了加入联邦的少数民族的不满。  

1948年3月,缅共发动的石油工人大罢工受到政府的镇压失败后,缅共转入地下开始武装对抗。8月,缅甸克伦民族武装组织率先宣布反叛,与缅甸共产党、人民同志党、孟族、克钦族、钦族等非缅民族原来的抗日武装达成协议,建立“人民统一阵线”,组成了拥兵数十万的“民主联军”,与“自由同盟”领导的联邦政府进行大规模权力之争。(附图12)

吴努政府宣布他们全部为“非法组织”、“乱党”、“叛军”而明令取缔,出动军队镇压,缅甸内战全面爆发……

战争迅速席卷全缅,“民主联军”从广大农村向刚独立的政府发起了全面的军事进攻。缅共除积极开展武装斗争外,还在一些农村解放区和游击区领导了土地革命,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下,将土地分配给农民,从而建立了工农联盟,夺取地方政权,成立苏维埃临时政府。

政府军中那些在英治时代就成立的由各少数民组成的克钦营、钦营、克伦营全部倒向反政府联盟,连纯缅人组成的部队也有大量的逃兵。当“民主联军”攻占了仰光附近的永盛,包围了首都之时,吴努政府已经被称为“仰光政府”、手中拥兵不到两个营部队(含奈温的一个营),顿时陷入危机。

就在革命胜利指日可待之时,缅甸共产党主席德钦丹东发表“告全国同胞书”,表示在革命胜利后,将把多年来闲置在“大金塔”上面那些富可敌国的财宝,用于共产主义的建设,真正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附图17)

仰光大金塔,是位于皇家园林大湖畔、高山顶上的一座缅甸最神圣的佛塔,这里供奉着四位佛陀的遗物——拘留孙佛的杖、正等觉金寂佛的净水器、迦叶佛的袍及佛祖释迦牟尼的八根头发。

塔始建于 585年孟班雅桃女皇,初建时只有 20 米高;15 世纪的德彬瑞蒂王曾用相当于他和王后体重 4 倍的金子和大量宝石,对此塔作了一次修整;1774 年辛漂信王再次修建,使塔的高度增加到98米。同时在塔顶安装了金旗和金伞,金旗顶上有一直径二十七公分的黄金钻球,正中是一颗七十八克拉的钻石(当时世界上第二大的“女皇之星”);金旗重1260 公斤,上面嵌有翡翠 551 块,金刚石 443 颗及七千多颗各种各样罕见的红篮宝石;塔顶金伞下有一个做工精细的金属圆斗柜及围檐,上挂有金铃10650个,银铃4200个;金塔高112米,底座周长460米,塔身经过多次用黄金打制而成的纯金片镶贴,把塔的砖石结构全部覆盖(到现在据说黄金净重是14吨)。

而这些金银珠宝则全部是由缅甸上下各阶层的人捐赠出来的。缅甸人对黄金有奇特的爱好,不管再穷,宁愿节衣缩食也要买一二件金首饰。妇女首饰除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镯之外,还有金脚镯;男人简单些,通常是金项链、金戒指、金钮扣。而佛教又是缅甸民族精神所在,一到重大宗教节日,都要为神佛贴金箔,修建寺庙…..

(那年为大金塔下部塔身贴金进行募捐,信众川流不息,排队等着捐献之人把整个大金塔周围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笔者亲眼所见,很多穷人都是现场取下身上佩戴着的、少得可怜的金首饰捐出去,还踊跃争先、恐落人后……而缅甸影后汪汪温水一人就捐了10公斤黄金,更是轰动一时。)

据大金塔管理委员会的一个缅人朋友透露,平时大家捐献金银珠宝,都要趁每年清理大金塔外部清洁的时候,送到塔顶金伞下那个金属圆斗柜里面存放(如果满了,就拿下一部分以前放上去的)。这么几百年过去了,究竟有多少珍宝了,只有天知道!? 

大金塔所在的圣固达拉山,是勃固山脉的终点,把山岗顶铲平作为塔的基台,长约九百英尺,宽为七百英尺;平台的四周筑有六十八座小金塔林围绕……外层有若干大大小小的寺庙环绕 ……现在塔身高 112 米,是全世界最高的金佛塔。

庄严巍峨的大金塔因为外表面镶上了一层金片使之金碧辉煌,白天阳光下让人睁不开眼而无法正视,夜幕中强灯照射闪闪发光,让人崇然而敬。缅甸人虔诚地称之为“瑞光塔”,“瑞”在缅语中就是“金”的意思。它高超的建筑技艺、深刻的宗教内涵成为缅甸人的自豪、国家的象征,更是民族精神的灵魂所在……

 因此,德钦丹东此话一出,触动了缅人宗教信仰的底线,舆论一片哗然,民心顿失。同时联合阵线内部爆发权力之争,首先克伦自卫军与缅共部队发生武装冲突,随后缅共内部红旗与白旗派之间产生磨擦,军事斗争的发展大受影响。

在英国支持下、吴努政府则于1950年4月至1951年底间,发动了三次大规模反攻,“民主联军”武装被迫退出所有城镇,吴努政权迅速收复控制全国。到1951年2月,缅甸政府有所让步,同意继续成立与其他省邦平级的克雅邦、孟邦、若开邦,然而,各非缅民族反政府武装与政府的关系并未因此缓和,继续转入农村进行长期武装斗争……

克伦民族解放军一直在缅泰边境打游击;克钦独立军退到中缅边境地区活动;红旗缅共坚持在西部及伊洛瓦底江流域;白旗缅共坚持在以勃固山区为中央根据地的中、下缅甸地区,其他各非缅民族在各自的传统土地上,继续和联邦政府对抗,导致全国陷入长期的自相残杀,血流成河的军事对抗之中。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