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mSHIJne2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21 台湾特务(一)

作者:博尊宝

1949年,蒋介石退守台湾后,仍念念不忘“反攻大陆”的规划,他提出:“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首先他们利用广播电台,昼夜不停地向大陆广播,煽惑群众,指挥潜伏特务和策动残余反革命分子进行暴乱等破坏活动。同时派遣多路武装的“水鬼”,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突击、骚扰,准备在建立“游击走廊”,但大多均以失败告终。后来又招募大批特工人员,组织他们“打回老家去”,通过空投或迂回方式潜入大陆从事“敌后工作”。一时间,处于敌对时期的两岸,成为最活跃的情报战场之一。 

在台湾众多的情报机构中,“军事情报局”是派遣间谍的主力。最早是“军委会调查统计局”(军统),后变身为“国防部第二厅”。1954年又改为“国防部情报局”。1985年,“国防部情报局”与“国防部特勤室”合并为“军事情报局”。

“军情局”下设七个处、一个“情报研究中心”和一个“秘密交通中心”,其活动主要是收集大陆政治、军事情报,进行政治颠覆,内部策反,策划破坏、暗杀、袭击、骚扰、心战,适时在大陆建立“地下反共武装” 。 

最成功的案例:

1955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成功组织策划了轰动世界的,企图谋杀中国周恩来总理的“克什米尔公主号”客机爆炸事件。

1964年10月, 大陆试爆成功第一颗原子弹后,“国防部情报局”立即派遣多名特工从香港潜入内地,展开“神斧行动”,成功刺探得到了原子弹的相关信息。

另外著名歌星邓丽君也是台湾“国家安全局”成员。当年,15岁的邓丽君因需要去新加坡演出,当局以批准出境演出为交换条件,将她发展成为的秘密情报人员。

而有一些香港、缅甸商人,更是在“军情局”的威逼利诱下成为兼职“间谍”的。比如说,你购买一批货物运到台湾,台湾当局就加以扣押,以此要挟,想要拿回货物,就得为“军情局”服务。很多人“稀里糊涂”就成了“军情局”特工。

多年来,缅甸华人的子女,(特别是祖籍云南的)由于特殊的地域原因,到达适当的年龄,要想继续升学,基本都是到台湾上的大学,毕业后这些人又都返回缅甸继续生活。他们其中的一大批成员,都成为了台湾有关方面的编内人员,为台湾五花八门的情治系统工作。这些特工都是在缅甸出生的,缅甸话说的非常流利。因此台湾间谍网络在缅甸表现得十分活跃,特别是在仰光、曼德勒、密支那、腊戍和各边境城镇。

虽然台、缅相互之间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缅甸和台湾的坚韧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二次大战时期,几十万国民党远征军,战后并没有完全返回中国;而很多国民党支持者在1949年逃出中国后定居于缅甸,缅甸军队虽然在50年代末对在缅甸的国民党军队发动了有效的进攻,但仍然有大批的离开军队的国民党人员留在了缅甸。

60年代的反华暴动,导致了多次移民台湾的浪潮。根据在台北的一个缅甸研究人员说,岛内大约有十万台湾公民出身于缅甸。缅甸军政权虽然说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与台湾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但是缅甸和台湾之间确实存在着很多交流互动,有些是秘密的,但是大部分是非常公开的。即使在其共同的历史中有这些事件,台湾和缅甸之间仍然保持了高度的联系。台北一直在仰光和曼德勒有经济和文化办事处,而且这些贸易办事处和中国寺庙充当了台湾在缅甸利益的代表,处理与军政府的交涉事宜。 军政权的领导人对中国支持图谋颠覆缅甸军政权的缅甸共产党一直耿耿于怀。随时警惕因过分依赖中国而使旧事从演,而与北京保持一定的距离。 

80年代的到来,中缅两国关系开始好转,缅甸政府对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台湾情报机构进行大规模的清洗,将其大批谍报人员抓捕入牢。

永盛监狱进来了二位中年汉子,他们被抓入狱,据说就是大陆工作组仰光站的情报人员,而且在其家中搜出电台,应该是名副其实的了。一个姓段,中校,是台长,一个姓雷,上尉,是助手。老段的太太来看他,哭成一个泪人,她抽噎地说:

“你如果判了罪,我拖着一大堆孩子,叫我如何活去……”

段太年方三十,虽说生了几个孩子,但风度很好,她虽无沉鱼落雁之色,也可以摆上台面的。以老段那副尊容,矮个子骨瘦如柴,能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太太,也很难得。

老段入狱后,为了生活,她在家里摆睹,进出尽是无赖之徒和无业游民,时间一长,日夜过着醉生梦死,人可为夫的生活。一年以后,当老段行将出狱之际,他的太太和一位男人私奔了!听说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站长大人。这也难怪,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整天和一些亡命之徒在一起,不出问题那才怪哩!男女之间没有真挚的爱情,那等于房屋建筑在沙滩上一样迟早会垮下来的。

老段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天关了门,他突然昏厥过去,一口气憋在胸口,气鼓鼓地要爆炸,难友们七手八脚的替他按摩,抢救,折腾了半天,他才苏醒过来,转过身去,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从此面容憔悴!食不下咽,杨柏方先生安慰他:

“不必太过伤心,自己身体要紧。古人有诗曰:岗楼钟声月正浓,心猿意马归旧宗,误入虎穴豺狼地,方知故人最无情。”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