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pqgPx5q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20 云南境外蒋军残部——杨师长

作者:博尊宝

杨师长:名杨枫春,原“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第5军二师师长,后來“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 大队长。1983年由泰国潜入缅甸掸邦孟宏会晤其情妇,被自己卫士出卖,遭政府军抓获,因未带有效证件,故以偷越国境罪转送永盛监狱。(一年后经泰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接回泰国)

杨枫春,云南宣良县人,是段希文将军的同乡。段希文1949年任国民党205师少将师长兼武汉卫戍区司令时,年仅15的杨即是他勤务兵。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刘邓大军挺进大西南,云南省卢汉宣布起义,杨随段将军残部200余人且战且退越过西南边界,由云南西盟佤山进入缅甸,与另外两股闯入缅甸境内残余部队——原第8军237师709团团长李国辉率领的700余人和原第26军93师278团副团长谭忠率领的600余人的部队汇合,通过电台向台湾请示,国防部回电:“你部自谋出路。”意味着台湾抛弃了这支死里逃生的部队。这支1500余人的国民党残兵部队选择坚持自己的信仰,成立“中华民国反共复兴部队”,(即中共宣称的“云南境外蒋军残部”)李国辉任总指挥,总部就设在小孟棒。他们成为当时老缅泰边境地区最大的一股武装力量,但他们把部队取为这个名字,主要就是希望向缅甸政府表白,他们只是临时占用这块土地?不久还是要打回大陆去的。

来到异国的土地,如何生存下来,总结在大陆失败的教训,他们宣布了严格的纪律,绝对不许伤害老百姓,不准抢财物,强奸妇女,违者格杀勿论。同时决定今后部队的三大任务为:

一、开荒种地解决部队吃饭问题;

二、占地为王,向通过防区的商人收取过路税、为过往马帮提供保镖,收取巨额保护费,解决部队所需;

三、招新兵搞训练,扩军备战。

李国辉,国民党原第8军237师709团少将团长。河南人,1910年生,行伍出身,能与士兵同甘共苦,作战中身先士卒、勇猛顽强,在部队威望甚高。

不久,缅甸国防军驻景栋的部队司令坎丹信上校限令李国辉的部队十天之内全部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否则将全部歼灭。6月16日清早,由于国民党残军拒绝缅方的要求,缅军出动多架轰炸机开始对小孟棒進行轮番俯冲投弹。在震耳欲聋的炸弹声中,顿时火光冲天,残军立即就被炸死一百多人。随后缅军数千人的部队在八一重炮疯狂炮击和十挺机枪扫射的掩护下,向残军发起進攻。由于寡不敌众,残军伤亡惨重,战到天黑,李国辉知道自己部队缺少重武器,不能再与缅甸军硬拼了,否则凶多吉少,于是命令所有的部队立即放弃阵地,全部退往原始森林。但缅军出动大批兵力,企图在森林外就将复兴部队全部消灭。李国辉看情况不妙,命令全体官兵上刺刀,自己手持大刀率先冲了上去,至此残军人人奋勇冲杀,终于打开了一条血路,才得以退入原始森林。缅甸国防军迅速占领了小孟棒、孟研等地。

退入原始森林的残军只好在森林里与缅军10000多人的搜山部队缅(力)周旋,同时李国辉及时调整布置,命其709团的2个营,一夜长途奔袭140里,袭击缅军东线司令部所在地孟果。同时残军清醒地意识到之所以惨败是因为没有重武器,于是组织50人的敢死队,摸入了缅军炮兵阵地,用刺刀拼死几十多个缅军,缴获了十多尊大炮。天亮后,残军将缴获的八一重炮一齐转头向缅军开炮,两营的几百名弟兄,如饿虎下山,冲锋向前,缅军顿时被打得溃不成军,纷纷败退。经过一番激战,残军占领了孟果。(孟果虽小,但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可守可退,必要时可撤向泰国。)

这样由于有了大炮开路,残军夺回了小孟棒后,李国辉下令倾其所有部队,乘胜攻占了泰缅边境重镇大其力。这场历时40天的战争,以缅甸政府军战死1500人,受伤3000余人,被俘300多人告终。

战争消息,不胫而走,消息顿时震惊了缅甸朝野,缅人信仰佛教,他们怕被俘的战士遭杀害,于是老百姓纷纷向政府请愿,要求与残军谈判,停战修和。7月28日,缅甸政府军派来一个上校来到李国辉的指挥部,代表政府表示:体谅残军的困境,为维护缅甸主权,只要残军释放俘虏,离开大其力和公路沿线,同意残军在原地区居住。

这支在大陆战场被共军打得节节败退、已经被自己政府抛弃的部队,却在缅甸将政府军打得落花流水,创造了国军军事上的奇迹,争得了立足之地。于是残军释放了全部俘虏,撤出新占领的城市,回到小孟棒、孟撤、孟果一带重新安营扎寨,俨然成为缅甸“国中之国”。 

蒋介石得到残军大败缅甸政府军的消息后,兴奋不已,马上任命原第8军军长李弥为总指挥,让他返回金三角,组建“云南反共救国军游击军”,同时同意对其部队进行供给。

李弥将军,字炳仁,云南盈江县盏达人(现太平区)。 黄埔四期毕业,抗战期间任第八军军长,指挥了著名的滇西松山战役。抗战胜利后率任13兵团司令与共军作战,淮海战役中全军覆没,其只身逃离,到达南京后被蒋介石任命为第六编练司令部司令兼第八军军长,率部前往云南,与抗战名将余程万的第26军及第89军一同驻守。1950年云南的主政者卢汉,在国民政府风雨飘摇之时,突然宣布起义投共, 在昆明五华山省政府所在地,将张群,李弥,余程万等党国中央大员全部扣押。李、余二人在第26军及第8军的全力营救下才得以脱身。

李弥将军,来到缅甸,把这地区的所有残军整合,成立了“云南反共救国军游击军”,下属3个军区、3个军、20个纵队,总兵力达35000人。同时还在孟撤修建了军用飞机场,用于运送兵力和各种武器弹药。美国也派出军事顾问对残军进行训练,并每月提供给20万美元的财政支持。

1951年5月下旬,李弥将军精心策划、制定了反攻计划,指挥残军15000余人分两路进犯云南省临沧、思茅地区,先后占领了沧源、耿马、双江、澜沧四县。面对一路“凯歌”,李弥将军利令智昏,电告台湾国防部:“不日即将克复昆明”。实际上共军早已以优势兵力开赴机动位置,做好了一个大口袋,待残军全部进入,反攻号角立即响起,早已如惊弓之鸟的残军稍作抵抗,即全线溃逃。到7月8日,进犯的国民党残军几乎全部被消灭,只有少数逃回缅境,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宣告彻底失败。

残军遭此打击后,只好一门心思考虑如何在缅甸站稳脚跟,求得生存,他们权衡轻重后意识到鸦片的重要,于是除用一部分兵力继续骚扰云南边境外,其主要精力转向组织马帮贩运鸦片;武力为马帮护镖;对鸦片业抽税;贩毒护毒,获取军需,开创了“以毒养军,以军护毒”名满一时的金三角鸦片时代。

早在1824-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期间,东印度公司就将罂粟种子运进了缅甸掸邦。1886年1月,英国吞并缅甸后,强迫掸邦人民大规模种植罂粟,生产鸦片,而且将这里的鸦片运抵中国,牟取暴利。英国殖民者将鸦片引进了金三角,但这支没有祖国的军队却让它发扬光大,不但改变了这里的政治生态,也将这片曾经的“世外桃源”,变成了令人闻之色变的“毒品乐园”,也为缅甸各支反政府武装提供了生存的样板。后来风云这地区的两代大毒枭——“鸦片将军”罗星汉和“海洛因大王”坤沙,均深受残军其影响,与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台湾和美国的全力的支持援助下,经过一年多的休养生息,“云南反共救国军游击军”队伍迅速恢复到3万多人,其势力范围迅速扩展,北到密支那,南抵泰国清迈府,东达老挝山区,控制面积达20万平方公里,超过台湾将近7倍之多。

残军向萨尔温江以南的发展,直接威胁了缅甸主权。缅甸政府为了自身的利益,经过长期准备,集中了3个精锐的步兵旅的兵力,于1953年1月向残军发动新一轮的围剿。这次战役缅军是处于主动攻击的地位,在人力、武器装备等方面均有较大的优势集中,以萨尔温江为中心,波及范围广,动用兵力多,战斗极其激烈。当时,缅甸政府军几乎动用了其全国一半以上的兵力,其中包括骠悍善战、擅长于山林作战、爬山越岭如履平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英勇而闻名的克钦族部队。

5月21日,缅军在空军的配合集中炮火猛击萨尔温江的沙拉渡口,残军虽然拼死顽抗,但寡不敌众,缅军相继攻克萨尔温江西岸残军的猛畔据点沙拉渡。23日,缅军攻克拉牛山,分兵两路攻打孟萨和孟布。24日,缅军向残军向猛撤总部进攻。这时残军在孟萨总部已空无一人,于是缅军转而集中兵力四面包围孟布,由于山势陡峭、地形复杂,一直不能合围,经过多天的围困,仍没能达到消灭残军的目的。

6月3日残军主力由缅北基地回军增援,炮轰萨尔温江江口重镇,并以“反共大学”学员为先锋,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后,攻占了沙拉渡口,收复拉牛山。同时增兵猛撒、猛畔、猛果。至此缅军腹背受敌,于6月13日不得不撤回萨尔温江以西。缅军这次对国民党残军发动的萨尔温江战役就这样以失败结束了。

于是残军渡过萨尔温江向缅甸中、下部的帕奔、毛淡棉、耶县发展,并与缅甸“克伦自卫军”成立了“联合作战指挥部”。面对一片大好的局势,李弥将军得意地对外声称:

“我们将和缅甸所有山地民族反政府武装相联合,这里己经是我们的天下,只要我们乐意,随时可以攻取仰光,推翻奈温政府,成立一个‘缅甸民国’……”

国民党残军从此在缅北长期赖着不走,且势力不断发展壮大,这对缅甸政府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因此,缅甸政府一方面派军队向残军进行军事行动的同时,一方面向联合国控诉台湾国民党侵略缅甸领土,危害缅甸主权与安全。1953年4月23日,联合国通过决议,要求台湾当局撤走其武装力量。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国际压力下,同时有人到蒋老头子面前状告李弥,说他野心勃勃,并非“反共救国”,而是要做“云南王”,特别是“反共救国游击军之歌”中那句,“打回大陆去,收复大云南”,自然成了他的罪证。疑心病从来就重的蒋介石一怒之下,遂于1953年11月至1954年3月,将5000多国民党士兵撤回台湾。而当欲作“云南王”的李弥于1961年一回到台湾,就被限制居住在台北新店镇北新路自己的家中,开始了漫长的软禁生涯。

(后李弥追随蒋夫人,成了虔诚的天主教徒,不再关心政事,与于斌枢机主教成为好友。长子云川,次子获之,均学成,居美国。1973年12月8日突以心脏病复发而逝世。死后之治丧委员会由何应钦、谷正纲、于斌、薛岳、李宗黄、张宝树等主持。)

残军主力撤台不久,台湾当局又派原副总指挥柳元麟返回缅北搜罗旧部,于6月将“云南反共救国军”改变番号为“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

总指挥柳元鳞(浙江慈溪人,黄埔四期毕业生,原第八军副军长),下辖5个军:第1军,军长吴运暖,驻孟瓦;第2军,军长吴祖柏,驻索永;第3军,军长李文焕,驻莱东;第4军,军长张伟成,驻孟马;第5军,军长段希文,驻孟隆(杨枫春升任第五军二师师长)。

 此时缅甸政府正集中精力对付本国的反政府武装,根本无暇顾及残军,使得柳元麟得以铁碗治军,整顿内部。到60年代初,残军达到第二次鼎盛时期,共有部队近万人。其军队成员的特点是官多于兵。他们虽然在口头上叫嚷从西南方向配合台湾国军反攻大陆,但实际上并无任何行动和作为。他们的宗旨是:避免与共军接触,保存实力;以窜扰、潜入为攻,以避战、逃跑为防;与缅方既敌对又共处,以求长期生存。

1961年,中国周恩来总理访问缅甸,与缅甸签署边界协议,同时接受缅甸政府请求,派人民解放军越境追击国民党军。在双方夹击下,柳元麟兵败缅北的同时,在缅甸的政府不断要求下,联合国再次要求台湾当局撤走其所有武装部队。 

1961年3月6日,任副总指挥兼第5军军长的段希文,接到命令要他率领部队到孟撤机场,撤回台湾。

段希文听说,李弥撤回台湾后,根本没有安排什么职位,一直限制居住闲在家中,跟随回去的那些滇籍部下就更不用说,拖儿带女的,生活都没有着落。李弥只好发动大家在自己台北附近的庄园里,种菜养殖,每到收获之时,就叫大家身穿将校服,挑着蔬菜果子,抬着鸡鹅,全体到总统府前面叫卖,几次后,终于惊动了蒋总统,追问下来,才得以部分解决。他知道,他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到台湾更不会有出路,因此段希文决定不走,带领部分云南籍士兵留了下来。他爱兵如子,深得云南籍残军爱戴,当台湾再次中断了段希文所部的军饷后,经过深思熟虑,为了3000多云南籍官兵的前途着想,他决定再也不听台湾和柳元麟的指挥,不再作无谓的牺牲,搞什么反攻大陆。于是,段希文率部避开大其力,绕开夜柿,到达了泰国清莱省的美斯乐自谋生路。(不久第3军的李文焕军长也跟他一样率兵进入泰国的唐窝。)

美斯乐距泰老边境线不远,偏僻闭塞,更重要的是地形险要,易守难攻,这里是泰国的傈僳族居住区,寨民居住在山腰。段希文命令,部队需与傈僳族打成一片,随乡入俗,将营房盖在陡峭的山坡上,建在遮天蔽日的树林里。 

段、李部窜入泰国北部,泰国军方吸取缅甸军队的教训,不敢对其轻举妄动,于是采取久围不攻的办法,试图拖垮残军。不久引起了政府方面的高度关注,他们担心残军发展壮大,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讨处置办法。

最后泰国政府接受军方提出的建议:让残军出兵,攻打叭当泰共反政府游击队。如果能够收复叭当,可以将其被编为“民众自卫队”,成为受军方领导的民兵,不缴他们的枪支,允许他们在美斯乐居住,用来对付各处的泰共反政府武装。如果打不赢游击队,正好让他们在对持中互相残杀,消耗有生力量,待到适当的时候,就可一举将游击队和残军一起歼灭之。

段、李考虑到打下叭当就能结束二十多年漂泊流浪的生活,为了残军,为了子孙后代,于是他们答应接受泰国政府的任务,当时提出唯一要求是,战斗必须由残军自己指挥,不接受泰方指挥。坚塞将军答应了他的要求。

1970年2月10日,段希文组织600名战士,先用炮轰炸山头,敲锣打鼓,吹冲锋号前进。坚塞将军见段希文用的与泰国军方的战术相同,大声吼了起来:

“你这是在开玩笑,肯定会失败的!”段希文笑了笑:

“请按我们订的君子协议行事,你只看不许指挥。”坚塞将军只好叹气。

第二天天刚亮,残军发起冲锋号,仍旧一股劲往上冲,奇怪的是游击队除了有零星枪声还击外,并没有密集的枪炮声。到了上午10时,传来令坚塞将军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消息:残军已收复叭当!共打死反政府游击队356人,俘虏708人,残军共阵亡78人,另有360人受伤。

原来,段希文正面佯攻是假,真正的是他派出200人的敢死队,从湄公河上用绳索攀登上悬崖,深夜悄悄摸进了游击队的阵地,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仅用2天时间就结束了战斗。叭当的收复,震动了泰国,泰国王陛下亲自颁给段希文将军一枚勋章,对受伤阵亡的将士家属发给抚恤金,所有残军发给居住证(限制居住、活动在清莱府地区)。经泰国政府批准将残军改为“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段希文将军任总指挥官,李文焕将军任副指挥官。

当美斯乐的残军获得泰国居住权,并分了田土之后,台湾当局担心残军被泰国收买,会影响国军声誉,被外界骂台湾无情无义,于是急忙派出中央情报局局长叶翔之赴金三角,会见段希文、李文焕,表示台湾马上恢复补给,望不要接受泰国的改编。段希文直言相告:

“晚了,我们苦了几十年,谁管过我们!?你拿什么东西来证明台湾会管我们将来的死活!?换句话说,我们反攻大陆二十多年,死了不少人,你们一分抚恤金钱也没有给,军饷也不发!你走,我们不想见到台湾来的人。”

1980年6月18日,残军的灵魂段希文因心脏病突发身亡,时年69岁。段希文死后由五军参谋长雷雨田出任总指挥官,李文焕仍为副指挥官。

雷雨田,云南建水纳溪村人,在滇军中历任排长、连长等职,是段希文的老部下,他有指挥能力,与战士能同甘共苦。

其后不久,雷雨田接到泰国军方的紧急命令:要他派兵参加政府军攻打考牙山泰国境内最后一支泰共反政府武装的根据地。

考牙山是泰国境内的大山脉,面积广阔,横亘在曼谷到清迈的火车铁路之间。考牙山有800多人的泰共反政府武装游击队,他们修筑了坚固的配套工事,将泰国拦腰斩断,泰国军队先后数次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出动20000多人的兵力围剿,均告失败。

这次泰国政府许诺,只要残军帮助攻下考牙山,残军包括他们的几万后代将全部成为泰国的合法公民,可以自由进人居住、活动在清迈、曼谷等全国各地。

此时的残军已经青黄不接,1950年进入金三角的人员,如今都已50多岁了,第二代虽然只有二三十岁,但他们缺少实战经验。最后,从残军中挑选出500名精兵强将,组织敢死队,由3军陈茂修师长、5军杨枫春师长任正、付队长。

总攻时间定于1981年2月16日,泰国军方命令由泰国国防军的两个团担任正面主攻,在巨炮和10架轰炸机不停地轰炸的掩护下,部队节节挺进,六天后打到距考牙山峰10公里的地方,却被反政府游击队隐藏在山洞中的机枪,五七无后座力炮,六○迫击炮交织成的火力网阻住,当场牺牲86人。指挥部命令飞机轰炸山峰,结果炸弹大都丢在了沟里,没有发挥作用。又坚持攻打了二天,泰国军队没有再前进一步。

陈茂修、杨枫春经过周密侦察考虑,率领500名敢死队队员迂回,在万山丛中日夜急行军,十天后终于悄悄潜入考牙山的后面,兵分两路,发起攻击。反政府游击队进行了顽强抵抗,他们寸土必守,经过三天浴血奋战,残军敢死队已战死100多人,才前进到营寨。年已48岁的杨枫春打红了眼,他手提卡宾枪,打着赤膊,一直冲在最危险地方,突击中他抬枪的左手被曝炸的弹片削飞掉两个手指,肚子被削开一个大口,肠子都拖在体外,虽血流如注,仍冲锋陷阵。见师长如此玩命,冲在最前面,残军战士大受鼓舞,越打越猛,3月8日晚上终于攻下了反政府游击队指挥部的考牙山,残军共打死游击队1350人,俘虏206人。残军战死260人。(附图47)

收复考牙山,让泰国最高统帅部深受感动,当残军乘运输机返回清迈时,清迈省府特别为残军举行一个盛大欢迎会。“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完成其历史使命,逐步被解散,武器被上交,这支无国籍流浪金三角的中国军人,包括他们的后代共60000余人,最后用260条性命,换来公民证,全部成为了泰国的合法公民。如今他们(都只剩下一些老人了)生活在泰国的美斯乐以及老挝、缅甸的边境线上,开荒种地,种茶叶,种水果,有的开展旅游业,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第二代基本都离开了山区前往清迈、曼谷等大城市上学、求职或者做生意,甚至到台湾、香港、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以求发展。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