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0psJFgQ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19 鸦片将军—罗星汉

作者:博尊宝

罗星汉,1935年出生于果敢大竹箐。新城进修班毕业。其先祖为南明永历帝之罗氏副将,因明朝的落败也随之沉沦,到了罗家第四代即立下祖训,隐瞒其祖上曾是永历帝副将的历史,虽有家谱传世,但由于族人严格守训,其家世愈加鲜为人知。

到20世纪初叶,已至第八代,罗朝兴娶妻段氏,共生有四男一女,长子罗星汉(缅名畏蒙),次子星堂,三子星明,四子星杰,长女星蕊。

在50年代后期, 政府授予果敢四项自治权利后,土司已经不掌握实权,大权被放荡不羁的杨二小姐掌握。她安排亲信出任极有实权的警务科长,自己开始肆无忌惮敛聚私财。果敢所有的烟馆、酒公司全由二小姐收购,罗星汉跟随杨金秀,在大其力、来角、勐东等地均开设了烟土公司,从此鸦片贸易越做越大牟取巨额暴利。罗成为护送烟帮下泰国的负责人。当时萨尔温江东岸地区,基本是汉人的天下,果敢,也成为独立的鸦片王国。

于是,迫使缅甸政府下定了以武力解决果敢民族问题的决心。趁罗率大量武装押运护送鸦片去泰缅边境的机会,缅政府军在泰缅边境的大其力将其拘捕,同时,政府一举抄收了罗家、杨家、苏家在大其力、角来、勐东等地的烟土公司,抓捕了各鸦片公司的负责人及武装人员200多人,没收鸦片50余吨。实际上这些公司都是经过缅政府正式批准成立的,而现在却成了非法公司。 

1963年,缅甸军政府取消了世袭的土司权力,并将原土司杨振材逮捕,其弟杨振声带领部分果敢人成立“果敢人民革命军”起兵反抗。缅军政府施行“以果制果”, 将罗释放回到腊戌,军事情报局(MIS)指使其成立“果敢青年前进委员会”,组织一支人数为150人的“果敢戛戈也”(缅语:自卫队,也就是武装民团),帮助缅甸军队收集各种情报,配合政府军对“果敢革命军”进行军事清剿,“革命军”不敌,杨振声部退入泰国,彭家声部则退入中国。 

政府军进占果敢,老缅将果敢地区交由亲缅族的罗星汉管理,维持地方治安,充当政府代言人,从此果敢始被异族统治。政府将当地汉人更名为果敢族,汉文改称果敢文,汉话亦为果敢话,就这样“汉奸”的头衔也从此戴在罗星汉的头上。“果敢戛戈也”(自卫队)的成功运作,为军政府解决非缅族地区的民族问题提供了一个可行的典范。在军队的扶持下,整个掸邦象雨后春笋般迅速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戛戈也”。

要维持这些武装组织每月需要大量的资金开支,军人政府没有经济能力来装备或提供经费,而且军人在政变中取得统治权后,又搞了一个社会主义计划,将所有企业收归国有,成立了22个公司来负责供给全国生活必须品,由于被派去管理这些企业的军人根本没有这方面经验,很快缅甸就面临经济崩溃和生活必须品严重匮乏。于是在缅甸军政府的默许下,“戛戈也”被允许从事鸦片毒品生意来自供自养。他们通过鸦片交易,又熟悉边界道路交通情况,同时向国内走私大量生活必须品,帮助政府解决市场的需要,他们自己戏称为“第23公司”。

原来泰缅边境当时只有掸族和国民党(KMT)残军往来运输的通道。大量的“戛戈也”出现后,这些通道变成了走私者谋求生计往来的主要道路,也为鸦片生意开辟了更多的市场。到后来,这些“戛戈也”从原来的人运马驮,发展到不但使用车辆运输外,甚至开始用飞机大量运输贷物。

当时最大的就是罗星汉控制的“果敢戛戈也”,每月都要下泰国一趟,且每趟要50—80辆大车及500多匹骡子组成的马帮,来运送一切可卖的货物,包括珠宝、玉石、古董和最赚钱的毒品,回来时运回大量的军用品和生活必须物品。据估计从1968年至1973年之间,单毒品一样,罗星汉就出口了200吨鸦片, 被西方媒体称为“鸦片将军”,成为联合国禁毒总署全球通缉的第一号大毒枭, 

1968年,缅甸共产党在缅甸东北部重新建立根据地,彭家声率领拥有装备精良、纪律严密、目的鲜明的缅共人民军重新杀回,连克永邦、恭掌、上六户、巾弄山、石门坎、大水塘、新寨、南早、老街等地,军队所到之处,果敢人民纷纷响应,部队迅速扩大,很快地就把缅甸政府军和罗星汉自卫队打得落花流水,节节败退,最后只好撤出果敢退守滚弄。临走时,罗奉缅甸政府之命,实行“三光政策”,采行坚壁清野策略,将新街等地一把大火烧个精光,强迫所有果敢居民随军迁出,从此果敢人开始流亡全缅各地。 

1970年,缅共发动滚弄战役,截断了缅军的补给线,缅军一时士气低落,曾经准备将大桥炸毁而放弃滚弄。但是罗星汉劝说缅军利用空军和炮兵守住公路,他的“戛戈也”倾全力支援他们,等待沿公路赶来救援的政府军。最后与缅共恶战42个昼夜,终于保住了滚弄。从此以后,果敢“戛戈也”自卫队日益坐大,全盛时已经发展成一个3000多人,开始危及军人集团的利益。到1973年,奈温军政府宣布强行解散所有自卫队。罗星汉不从,率部联合其他自卫队结成统一战线,起兵反抗政府。在政府军大力围剿下,统一战线这群乌合之众很快就土崩瓦解,罗率部份人员逃窜泰国。由于罗长期从事毒品生意,曾经与张家、国民党三、五军及其他武装集团等多次发生“鸦片大战”,就此结下深仇大恨,一朝落难,竟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但缅甸,就是跑到泰国,都无容身之地。1973年7月,罗星汉被人出卖,遭泰国政府逮捕,后被引渡回缅甸。缅甸政府以“叛国、贩毒、破坏国家经济政策”罪名判处其死刑,后又改判终生监禁。 

这段历史,按照罗星汉自己说法: 

“1973年缅甸政府要我解散戛戈也,我不同意,便上了山。1973年7月16日,我在在泰国万隆宾馆被被泰国军队诱捕。同年8月2日,他们把我交给缅甸政府。缅甸政府以“叛国、贩毒”罪名判处我死刑,后改为无期徒刑,关进仰光永盛监狱。我虽然不属于政治犯,但多年来也为政府做出过贡献,因此当局给予我特殊待遇。安排给我一套房子,有客厅、卧室、卫生间、厨房,可开小灶。还派一名军情局人员陪着,一直陪到我出狱。家属可以前来探亲,一周一次,什么东西都可以送来。” 

罗被关押在永盛监狱的特殊号房,确实受到特别的关照。从中心区到监狱大门那条大概500多米的中间大路,一般只有监狱工作人员才能走的,但是罗每次前往大门探亲,都是被特准从这上面走的(他是有这个特权的唯一的一个犯人)。回来的时候,外面送来的东西太多,经常要安排几个犯人帮忙抬着才行的。

罗星汉大概1米65的个子,白白胖胖的,随时面带笑容,有点象弥勒佛。走起路来,挺胸卧腹,直板的腰杆,一付军人的气质。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手臂之长,几可达膝盖,正可谓有帝王之像也。有几次,罗星汉到监狱医院看病,与扬世杰不期而遇,交谈下来,不但有共同的熟人,更有共同的话题,时间一长,竟然成为好难友。

1980年6月缅甸奈温政府宣布大赦,45岁的罗星汉得以释放,一共关押6年10个月零8天。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