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VkicdlT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15 老革命——林雄才

作者:博尊宝

林雄才,新加坡华侨,抗日时期的“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简称“南侨机工”)成员。

中国有几千万侨胞生活在海外,从来都关心着祖国的命运,早在国父孙中山闹革命时,就为了民国的建立贡献过大量的资金和无数人才。当日寇入侵中华大地时,激起海外华侨无比的愤怒,更是视国难为己难,积极参加抗日救国的运动。不分地区,不分贫富,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特别是组织了大批弟子回国,为祖国抗日战争作出积极贡献。  

1937年以后,日本利用其海军优势,封锁了中国所有的海岸,切断了中国与国际上的交通往来,进行经济封锁,企图逼迫中国投降。为了冲破日军封锁,获得国际援助,美国陈纳德带领的第十四航空队(飞虎队)进驻昆明,打通中、印航线强运急需物资。中国国民政府决定抢修“滇缅公路”,滇缅公路起自云南昆明,经下关到边境重镇畹町,出境与缅甸九谷的公路相接到达腊戍,全长1146.公里。

公路才开始建设,国民政府西南运输处派人前往新加坡,商请“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要求协助号召南洋华侨有经验的汽车司机和修理技术人员回国服务,参加“滇缅公路”的运输工作。“南侨总会”即登报招募新加坡、马来亚、印尼、泰国、缅甸等国的爱国华侨青年共计3200多人,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林雄才,新加坡华侨,刚刚从职业高中毕业,就瞒着父母报名,与其他经挑选审查合格者,从新加坡经缅甸仰光回国服务。临离新加坡回国时,他托人转了一封信给家中老人:

父母双亲大人:  

18年艰辛岁月的呵护,儿得以高中毕业,本应就此肩负家庭之重担,然日寇入侵,铁蹄中华,祖国危难,民族存亡之关键时刻,凡我华夏儿女无不奋发效力。

父亲自小教训:应以有限之躯,用于有用之事业,享乐于安逸与无谓中,是令人哀惜不置的。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为儿不孝,决定投笔从戎,参加“南侨机工”回国抗战。父母双亲虽明情达理,但骨肉之情,亲情难免,唯母亲的眼泪,动摇儿报国之决心。故儿狠心,不辞而别, 

人非草木,离家之前,心中矛盾无数,家庭之艰难,双亲之恩情,但祖国的破碎,历史的责任,犹疑、踌躇,悲与愤,取与舍,含着辛酸的眼泪踏上了征途。  

此去报效祖国,千山万水,危安莫卜,不免凄怆心酸,然能投入抗战伟业,儿终生无悔,虽“沧海一粟”,可集天下水滴而汇成大洋,在救亡的汪流中,竭儿一滴之微力,能否慰父母之思情!?   

望双亲宽怀自慰,善自珍重。临行匆匆,仅留此作别,日寇消灭之时,就是与儿相会之期。  

时刻祈祷双亲大人康泰

不孝儿  雄才 留书  

1938年9月18日  

( 不想此函竟成绝笔,从此他再没有回到新加坡,也没有再见到自己的双亲) 

1939年春,林雄才和第一批机工到达昆明,在西站外的黄土坡进行培训,虽然昆明俗称春城,但对于来自东南亚亚热带的这些年轻人来说,本来就没有带来寒衣,而且住宿条件极差,简陋的土基房里,以稻草席地为床,往往半夜冷醒,只能围坐到天明,那时每月生活费仅四十元,不少人入不敷出,生活只能一切从简,苦不堪言。在他们的心中,一直有这么一个信念,决不能辜负1000万南洋侨胞的委托,无论多大艰难险阻,也要坚持到底,决不后退。

短期培训结束后,林雄才被编入以华侨捐赠的200辆汽车组成的车队、命名为“华侨先锋大队”。其他的共组成5个大队,每队有200辆车左右,6个大队共有1150辆。从此,林雄才就和其他“南侨机工”一起在滇缅公路上工作,时时面对着种种困难,经受着生命安危和意志的考验。公路经过下关就进入横断山脉的纵谷区域,高山深谷海拔落差很大,沿途均是悬崖、峭壁、急弯、陡坡、深谷、急流无数。而公路的建设,由于时间紧迫,缺少施工机械,几乎完全靠人工用双手在这种险恶的地理环境下仓促抢修而成、根本谈不上符合什么标准不标准的。在崇山峻岭,道路崎岖的滇缅公路来往奔驰,行驶途中因山高路窄,稍有不慎,撞车、翻车,受伤之事经常发生;更有甚者,翻下深谷万丈,车毁人亡,粉身碎骨;另外此地区瘴疟流行,很多人因染上瘴气患病无药救治而丧生;也有的人因为繁忙的运输任务,加上生活艰苦导致饥寒交迫体力不支而倒下;另外,因日本飞机还经常来狂轰滥炸、扫射而丧生,为国殉难者达千人以上。

滇缅公路自1939年开通至1942年4月29日,日军攻陷缅甸,公路中断时止,每天在这条路上有几千辆汽车向()蚂蚁一样的来往移动,将军事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内地,根据当时的统计,“南侨机工”车辆占滇缅运输线上的55%。林雄才和其他“南侨机工”一起,用自己的血汗和英勇献身的拼搏精神,奋斗在这条长交通运输线上,每日保持着大约300吨的物资输入量。三年多来共运输各类物资221567吨,成为中国抗日战争的输血管道。

当年招募“南侨机工”时,定有很多的条件框框的限制,为了能顺利应征,有隐报年龄、有托情求人、有改名换姓、有瞒着父母家人,有获准后才学习驾驶或修车技术、也有放弃优厚收入的工作、还有约亲戚朋友同来的。当时最感人的是,有一叫李月美的马来亚女青年,女扮男装和弟弟一起应征入伍,在滇缅公路上从事运输,直到一次身负重伤,在医院抢救时才发现她是女儿身,被报纸誉为“南侨花木兰”。  

1942年4月30日入侵缅甸的日军占领腊戍,5月3日占领畹町,5月5日逼抵怒江惠通桥西岸。为阻止日军入侵云南内地,中国部队炸毁惠通桥。此时林雄才和数百名机工、几百辆车及大批货物未及撤回就被隔离在西岸,除少部分机工冒险渡过怒江而回外,大部分的都被日军追捕杀害。逃脱的少数机工们成为无业游民,无依无靠,贫困交加,令人惨不忍睹。

林雄才也从此流落缅甸,后来和杨柏方等志同道合的朋友前往伊拉克发展。抗战胜利回到缅甸,本来准备回新加坡,但为了创办“缅甸仰光人民日报”,他把自己所有积蓄拿了出来办报,因此没有成行。后来被缅甸政府以非法移民罪无理关进了监狱。

(到1988年,缅甸8.8事件老林才得以出狱。老林的一生实在够惨,没有结婚就被送进牢房,廿年后出狱已经70多岁的高龄,一无亲友,二无故旧,三无居所,在仰光衣食无着,赖保罗是原来“人民日报”的工作人员,通过关系将他送入老人院,并将此情况告知中国大使馆领事部主任乔观海,在他病危时,到院中去探望他一次,那时适值杨柏方在仰光,也跟着他们去看老林,他已奄奄一息,不认得大家了,杨不禁当场嚎啕大哭: 

南侨机工、吾友雄才、国难临头、舍身忘我、生为国人、死为国鬼、抗日参战、奔赴沙场、何等壮烈!滇缅路上、为国运输、不怕牺牲、不畏艰辛、顽强拼搏、前赴后继、何等激情!生活艰苦、条件极差、环境恶劣、吃苦耐劳、不计得失、报效祖国、何等崇高!大陆解放、为民办报、用尽积蓄、断送归程、何等崇高!异国监狱、茫长岁月、孤苦伶仃、无人问与、何等悲惨!然而今日、年过花甲、凄然孤身、爱国一生,落此下场,上苍无眼,呜呼哀哉!)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