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nN1YKecu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14 老资格—王利柏

作者:博尊宝

王利柏,祖籍河南,中学毕业后,投考广东航空学校,被编在八期甲班学习。抗战开始,驾机随军迎敌,保卫祖国领空。参加过河南、衡阳、广州、武汉、成都、昆明、武定等地数十次空战,屡建战功。  

50年后随余汉谋12集团军残部从云南进入缅甸,因为对国民党的失望而脱离部队,辗转流落到胶麦,找了个当地汉人(原籍云南腾冲)姑娘,安了家落了户。

那个年代,缅甸北部,各种武装盛行,世道乱得一塌糊涂,有几十名原来的国军兄弟们,组成“缅北武装别动队”,纵横在腊戌、迪博、胶麦、麦苗一带,抢劫过往车辆、绑架富裕商人、勒索地主大户。这些人都是一伙职业军人,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来如风、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老穴,就连落脚何处都不清楚。几年功夫,把地方上搅得惊天动地,军警们都无奈其哉。正当大家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这伙人突然就硝烟雾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此再没有一点消息。

1958年快过年的时候,政府军警突然包围了王利柏在胶麦观音寺旁的住宅,从家中五花大绑地把他抓走,据说他就是“缅北武装别动队”的大当家。但这也只是个传说,因为政府一直也没有定他的罪,而是以非法入境为由,长期地关押着。

转眼到了1972年,王利柏失去自由十多年了,他的大女儿都二十岁,已经下嫁给吴努时代原克钦邦首席部长,现在缅甸基督教掸邦贵慨教区的主教的儿子,而且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在缅甸,拘留所、监狱、劳改队是不分开的,不管判不判刑,所有人犯都关押在这个区域里,总称为监狱。王现在已经是瓦城监狱里犯人的总头目。这个位子,在任何一个监狱里都存在,也是监狱当局认可的、公开的。它虽然只是犯人里面最大的位子,其实,在这个监狱里它权力是很大的。不要说普通狱卒,就是一般监狱所长都得买它的账。

表面上,它只是帮监狱当局来管理犯人,但是实际上它是帮着那大小监狱长在找“外快”的财神爷。所有在这里面的犯人,想生活得舒适一点、想谋个职位、住个医院等等,找它是最近、最有效、最直接的。而且它对的也就是监狱当局可数的几人,职务小的它还不管呢。老实说,从监狱长到一般狱卒进到监狱里面的吃、喝、拉、撒、睡、零用钱都得由它想办法来解决。因此监狱当局从上到下,都赋与它了很多特权。在瓦城监狱200多年的历史中,到了王利柏手上,他把“犯人总头目”的权力,发挥到了极限。在这里,他有自己的保镖队(维持纪律组)、财务后勤组(多位老板犯人,专门负责从外面送入所需物质)。他走到哪里,保镖们跟到哪里,只要他使个眼色,就一拥而上,施以武力。监狱里,可以说,除了大监狱长,他是能到达任何一个角落的唯一的人。在这里他可以毫无顾虑、唯心所欲,真正狱中一霸、牢里土皇帝。

坤沙送入瓦城监狱后,除了军情局派驻特派员加以监视外,为了避嫌,大小监狱长都不愿意摊上与之打交道的苦差事,因此每天与坤沙接触,自然落得王总头的身上。

坤沙被关押在监狱角落里的一栋木板铁皮房里,有两卧室、一客、一厅、一卫、一洗澡间,外面是木板围成的20x20米的一个院子,再外面又用铁丝网围着。(附图39)

每天早上开仓后,情报局的特派员(手花——士官长)带着一个狱卒,打开铁丝网、院子门进入院子,一整天将陪着坤沙,直到晚上离开。这段时间,坤沙可以自由地在院子里活动,只是不能出院子门外。特派员负责监视,狱卒负责打扫清洁、到食堂打饭,提开水等包括帮坤沙洗衣服的活计。晚上九点一到,两人锁门走人,坤沙也就只能在房间里呆着,或者在院子里面散散步。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在离院子20米处的地方,设立了一间不大的木板值班室,派有二狱卒值夜班,一旦发生意外,便于应对。

由于坤沙名声太大,又是重要犯人,谁都不敢打他的主意,从他身上找外快。因此派到他这里的都变成苦差事,大家都不愿意来。过了一段时间,风声逐渐松了下来,在监狱当局的暗示下,王总头除了仍旧按时看视坤沙外,每天带两个犯人到这里做下手的活计,打扫清洁、洗衣服,打开水、打饭都由他们来做,狱卒就跟着走走。另外对其生活也可以改善改善,当然特派员和狱卒也沾光不少,于是大家都不再斤斤计较,看管都放松了。长官们的意思,只要能够把坤沙的情绪安定住,不要出什么纰漏就可以了。

实际上,坤沙的参谋长张苏泉早已经通过王总头的家里,与他取得了联系,在经济上也做了安排。一开始,他俩都谈论一些吃喝玩乐、或者关于女人的风流韵事,后来王带来一些台湾、香港的武侠、历史小说(当然是通过情报局审查过的),特别是水浒和三国演义,很受坤沙的钟爱,两人就经常谈论书中情节,用汉话交谈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由于大家都得到了好处,没有人再来监听。谁都不知道,实际上,他们已经在商量着坤沙如何从这里脱身的事情了。

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和商量,坤沙同意采取王总头提出的一个大胆的方案——监狱里面,由王总头收买好夜里值班的狱卒,打开囚禁坤沙的院子门,外面派遣一支精干的敢死队,乘武装直升机于深夜飞抵监狱上空,接应坤沙逃离(为保险起见,王同机出逃)。

王总头告诉坤沙,在瓦城东面、麦苗南面的群山峻岭中有一个谷地,四面都是高山环绕,且山势陡峭,整个山谷均覆盖着森林,基本没有道路进入;谷底有块平地,整理后就可以降落直升飞机。十多年前,王总头曾经到过这里,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请参谋长安排可靠的人勘探一下,如没有多大变化,外面由参谋长组织一支30人的特遣队,提前潜入这个地方作为准备接应的基地。

很快,消息传来,根据王总头的记忆草画的地形图,这个地方已经找到,情况与王总头描绘的基本一致。这里离麦苗空中直线距离15公里,离瓦城空中直线距离不到60公里,从这里起飞的直升机,20分钟就可以到达瓦城监狱上空,如果不出意外,一个小时之内可以完成营救任务返回,当政府军发现后,天亮再出动飞机侦察,直升机已经藏入森林中。部队在这里不要说隐蔽几天,就是呆上一年半载也不会被人发现的,然后伺机从山路直插泰缅边境。

外面准备工作在张参谋长的亲自指挥下,按部就班、紧张有序地秘密进行着,不久特遣队按时进入山谷待命,直升机也秘密从泰国运抵,一切按计划顺利到位,就等着监狱里面王总头的消息,确定执行的具体时间。

转眼接近了年关,监狱里也安排就绪。根据缅华社会的传统,春节汉人自然要大过特过的,监狱里面也不例外,老王决定于大年30深夜4点钟(大年初一凌晨)采取行动,直升机到达监狱上空,接应坤沙,逃之夭夭。这个具体的时间,王总头于大年30中午才告知在监狱外等候了多时的张家联络员,叫他立即通知特遣队执行。

一切情况都正常地进行着,这天傍晚,王总头在监狱里大摆宴席招待监狱大小官员、狱卒及犯人各级头目,同时施舍所以在押人犯,热闹非凡,乱乱哄哄,大家吃的高高兴兴,喝得头昏脑胀,除了坤沙和王总头,任何人不知道将要发生、要震惊世界的这件大事。时间飞快地流逝,深夜3:40分,王总头及几名亲信和收买了的两名值班狱卒,打开坤沙的院子门,出到外面的空地上,没有等来营救的直升机,却等来了全副武装的军警。

他们全部被丢进了黑房,在连着的审讯中,王总头才知道,他们全部被张家的联络员出卖了。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因,却不了了之,他被紧急地转送仰光永盛监狱继续关押,临行前交代他永远不准向任何人提起此事。

(若干年后,美国突然向全世界披露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缅甸军政府在朝鲜的协助下,正在缅甸首都仰光以北大约600多公里的“那翁莱英”山谷秘密地建设巨大的地下的隧道和铀浓缩工厂——可提取钚的原子能反应堆,打算在5年内制造出首枚核武器,作为核威慑力量,对抗西方试图颠覆缅甸的阴谋。根据美国公布通过卫星拍摄的照片,这个地点竟然就是当年王总头计划隐藏特遣队和直升机的山谷。可惜此时王利柏已在几年前无疾突然去世了。)(附图45)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