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TDfDOII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8 木兰从军——中国远征军的女兵

作者:博尊宝

在河边一棵棕榈树下,有一窝女兵,她们望着湍急的流水,低声抽泣!一共的七个人,是河水把她们拦在一块。

其中年纪比较大一些的大声说:

“姐妹们!我们得走呀!能过几个是几个过不了河死在水里也比死在林子里强!”说完她大踏步的往河滩走去,其它女兵也跟上来。(附图8)

林子里钻来一个男人,四十来岁满脸络腮胡子,又脏又乱。

“姑娘们!等一等”

女兵们:“等什么?”

“你们要过河?水深又急,不能冒险,等一下。”说罢他掉头钻进林子里一会儿他扛着根竹子回来说:

“跟我来,姑娘们。”

大胡子走在前面,一步一步定到河心,在水最深急的地方,他站稳了,这时女兵们才发现他身体真壮啊!站在河心还露出半个毛茸茸的胸脯,像在水中的桥墩,女兵们手拉着手站在水浅的地方,男兵把竹竿伸来,虎着腰沉着气,对最前面的女兵说:

“握住竹竿,不要松手,闭上眼睛”

女兵们乖乖地照他说的做,只见那男兵那粗大的双手将竹竿一点一点往回收,把女兵拉过河心,然后转身往对岸送,女兵像只水鸟,被竹竿挑着浮着游过了河!男兵留心一下过河的共有五个女兵,天黑后只有宿营了。女兵们停下脚步,目光全投向男兵,他是小团体里唯一的男子汉,男兵也不言语,抽出腰间的大砍刀,砍来几捆芭蕉叶,很快的搭好了一个窝栅,

“进去歇吧!”他说:

女兵说:“怎么歇?”

女兵们你看我我看你的谁也没动弹,还是那位年纪大一点的开了口:

“你歇哪?”

“我好办。”

说着他拾起大刀走到旁边一棵大树下,扯了几根藤条盘了一个顶栅,再搭上一块油布,他自己便钻了进去。女兵们东倒西歪的躺进了窝栅。

“姑娘们!点堆火把衣服烘烘,夜里冷啊!”说着男兵递进一捆柴禾,和几根火柴。

芭蕉栅里亮起火光,女兵们坐了起来围着火堆烘烤前身和后身。

“我们何不把衣服脱下来烘烘!”其中一个女兵提议。

“不行!他来了怎么办?”另一个说。

“他睡了”另一个补充说。

姑娘们在火堆前脱下身上的破军装,

栅子里有了火堆,有了温暖,也有了热闹!

“瞧!我的衣服都撕破了,什么也遮不住啦!”

“我可好!奶子全瘪进去了啦!”

“甭急!等出了山,吃饮喝足,保管你胀得气球样儿”

“哎!什么时候能出山呀?”

天亮了大家赶路,男兵走在前面用大刀呼哧呼哧的开路,跟在后面的一个女兵问:

“你是班长吧?”

男兵停下刀抹了一把汗回头答:

“班付”

“班付也是班长呀!贵姓呀!”女兵追问:

“木子李,得啦就叫我大叔好啦!”

“大叔!”姑娘们一下围了上来,我们互相认识认识吧:

“我叫郭小芳,师演出队的。”

“我叫林春,六十五团泽电员,”又把另一个姑娘拉过来:

“她叫李君,也是我们六十五团的。”

“我叫李秀梅,华侨队的翻译,”

这位华桥姑娘戴着一付度数很深的近视眼镜,文静规矩一看就是个新兵!。

“我叫殷海华,新三十八师医疗队的,护士长,撤退时走散了跟上二十二师,”

班长大叔冲着姑娘们笑了笑慈祥的说:

“姑娘们一下子告诉我这么多名字,大叔记不住,我们慢慢的认识吧!日子还长着呢!”说罢他挥起大刀为女兵们搭窝棚去了。

工兵用的大刀锋利无比。没能为远征军开出一条通往胜利之路,现在能不能为这五位女兵砍出一条走向生存的坦途呢?!

夜营时忽然林树林里闪出一个人来:

“班长大哥!没睡哪?”

“你也没歇着?”

“睡不着就躺着呗!”

“也躺不着呢!”

“那就悠转悠转吧!”

“跟你商量个事”那人窜到班长跟前。

“什么事?”班长 睨了他一眼,夜色朦胧中看他有三十来岁,头上缠绷带,破烂的军装上别着上慰军衔符号,他迟迟疑疑欲言又止,班长有点不耐烦: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今晚你均我一个吧!”他终于抬起了头像个乞丐似的望着班长可怜巴巴的说。

“均你什么?”

“棚里的女兵”

“混账东西”叭一个巴掌下去那人蹲在地上梧着脸哭了起来:

“我白活了三十岁快要死了,还没有闻过女人的味,你个老家伙一个人霸占五个这公道吗?”

“再不滚开老子一刀劈了你个王八蛋”班长大叔把刀提在手上,在那个人的眼前晃了晃说。

“鸣……鸣”哭着逃开了。

“都成什么世道,还是个人吗?”班长大叔躺在自己的窝栅里怒气未消。

女兵们远远的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班长怒气冲冲的样子,她们虽然猜到了几分刚才发生的事,还是问道:

“大叔,那个人怎么啦?”女兵问。

“别问啦,不是个人!”

“上路吧!”班长仍在前面开路,他更加小心保护她们。

过了几天。女兵们体力越不行,班长对女兵们说:

“姑娘们!加劲,翻过这座大山,前面的路就好走了。”

走哇走,足足走了半天,转来转去还是在半山腰里,人陆继到齐了,独不见李君,林春着急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嚷着道:

“快找人哪!李君出事了!”

班长大叔想到李君那疲惫的身体,预感不妙大家赶快往回走,在一条大水沟前找到了一具尸体身上爬满了蚂蚁,蚂蝗,人已面目全飞,但林春认出那根大辫子哭了起来。

“这是李君,辫子是早上我给扎的”林春痛哭,其她四位女兵也跟着流泪!

班长大叔一言不发,他选了块高地刨了一个坑,再把李君抱起,放进土坑里,把她埋上之后他拿起大砍刀走到旁边的橄榔树下,哗哗几下刮下一块树皮在树上刻了一行字:李君之墓。高大的橄榔树为一位中国女兵竖起了一座顶天立地的墓碑。

班长大叔叉起大刀,在李君墓前静默了三分钟,然后默默地带着四位女兵向丛林走去。

李君的惨死,给女兵们带来一道沉重的阴影,每个人都在默想中问自己,能走出野人山吗?晚上班长大叔烧了一堆勾火,见女兵们个个垂头丧气,便对小芳子说:

“小芳子,好久没有听到你的歌声了,给大家唱支歌吧!”

郭小芳的歌候甜润动听,在前线,曾多次给士兵们带来多少欢乐和鼓舞,可是她现在眼泪汪汪的:

“大叔!我唱不出出来呀!”

“唱吧!孩子!李君姐姐歇了,我们还得走呀!走出丛林,好回家给她报个信呀!唱吧!”

“我们一齐唱,”护士长殷海华说。

“那好!”郭小芳抹干眼泪,强打精神说:

“就唱‘我的家’吧!”班长大叔点点头。于是在火星四迸的火堆前,在空旷寂静的林森中,飘荡着一支动人心魂的思乡曲。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九一八!九一八!丛那个悲伤的时候,离开了我的家乡,滚浪!滚浪!那年那月才能回到我那可爱的家乡……”

歌声如诉如泣若衰若怨,撩动女兵们遥思故乡,思念新人的炽热情怀,一曲未终女兵们已是泪水横流泣不成声!郭小芳一下子扑到班长大叔的怀里:

“大叔,我想家!”班长大叔已是泪光闪闪他劝慰道:

“小芳子放心,大叔一定把你们送回家。”

丛林中阴沉沉的,不见天日,明明是在白天,而树林里却像到了黄昏,树下是几尺厚的落叶,软绵绵,滑溜溜人走上去像掉进棉花堆举步艰难,翻译员李秀梅走在队伍的最后,林中黑暗,她戴上一付近视眼镜,够为难的了。突然她被树技绊了一下,跌了一个跟头眼镜丢了,她到处乱摸,摸不着,走在前面的译电员林春闻讯赶来,她眼睛尖看到那白边眼镜正挂在路边一棵树杈上,还在晃悠着点水珠。

她大步迈上前去。她哪里知道,野花跟前铺着的那层落叶是虚的,底下是个大陷阱,随即卷着陡坡上的浮虚的叶子哧溜溜滚进峡谷,译电员林春一脚踩了个空连叫都来不及叫一声。华侨姑娘李秀梅哭的死去活来,等班长大叔赶来时,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大个子姑娘,已经无影无踪了。姑娘们心情沉重,不想再向前走了,便提前宿营,班长为女兵们搭好栅子,栅子小多了,现在只有三个女兵了。

为着好找食物,班长带着小芳子,走在前面,护士长像大姐似的拉着李秀梅的手,慢慢地跟在后面,李秀梅没有眼镜,两目茫然,找食物的事靠护士长一人。

整整一个上午,一个果子也没有找到,中午时分,林子亮堂了一些,殷海华边走边瞪大眼睛四下里搜索,突然她发现在前方一株芭蕉树上挂着一串芭蕉,极度饥饿引起剧烈的冲动,使她按捺不住,她嘱咐李秀梅原地等着她,自己便向芭蕉树扑过去,李秀梅眼力不好,护士长很快从她的视线消失!她心里空落落的。突然林子深处传来护士长的一声叫:

“哎哟。”

顾秀梅心头一颤,腾地从地上跳起来,循着声音摸去,不知摔了多少跟头,护士长告诉她:

“让毒蛇咬了!”说着便开始出现抽搐和昏厥!她过去听人说人被蛇咬了,要赶快把血挤出来, 她找深深的牙印,用力往下撸,但怎么也挤不出血来。护士长脸色苍白,抽搐得更加厉害了!李秀梅越发着急,挤不出血吸吧!她俯下身子对准护士长脚面上毒蛇的牙印,使劲吸吮。吸了一口又一口一会儿她先是感到舌头发麻,,接着漫延到喉头,脖子筋和脸部,再往下感到胸部发闷,再往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班长大叔和小芳子赶到的时候,她们已经没有救了。 当晚小芳子独自一人在棚子里哭泣,姐姐们都去了,我也不能拖累大叔出不了山,不如自寻短见去成全他。

半夜,她悄悄走出窝棚,向东方跪拜,三叩首,又为大叔祈祷,早日脱离林海!她面向东方,喃喃自语:

“啊!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不能忠孝两全,为国而死是光荣的,但妈妈你能原谅这个不孝的女儿吗?大叔!谢谢你的照顾,祝愿你早日脱离林海走向新生,去为战争死难的兄弟姐妹们报仇!最后胜利一定是中国人民的!再见啦大叔!”自己抽出腰带在一棵树上自缢而死。

天亮了!班长大叔发现芳子吊在树上,不禁大惊失色:

“小芳子你这是干什么呀!”大叔把芳子的尸体卸下,放在地上痛哭失声:

“见了你们妈妈的面我怎么说啊!我该怎么说啊!”

大叔一个人坐在地上沉思了许久站起身来。走到芳子自缢的那棵树下,环视了一番,用大砍刀把树干四周刮去四面,每面上刻下芳子,李秀梅,殷海华和林春几个人的名字及

“中国远征军女兵之墓”

当这名中国士兵班长大叔于1942年8月的一天,在亚热带太阳照耀下东倒西歪的走出丛林,历时半年的缅甸之战,才以盟军免遭覆灭和千难万险的撤退终告结束。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