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MWbyw7c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9 “穆甲海”—罗兴伽圣战者组织

作者:博尊宝

在永盛监狱的拘留仓里,还关押着300多名罗兴伽人,他们是一个叫“穆甲海”(Mujahid) 的反政府伊斯兰圣战组织的成员。(附图38)

上世纪由于50年代,当时的西巴基斯坦远不如缅甸若开地区繁荣,双方的生活水平差距比较大,因此许多孟加拉人经常非法越境进入缅甸,与若开人发生冲突。这些外来的穆斯林自1960年以来就组成“穆甲海”(Mujahid)伊斯兰圣战组织,要求把这个地区并入西巴基斯坦,其中有部分罗兴伽人参与其中。1961年,500名参加“穆甲海”的罗兴伽武装人员向缅政府集体投诚,就一直被缅甸政府关押。

“罗兴伽”在缅语中意为“从古老村庄来的老虎”,是缅甸最大的一个穆斯林群体,主要居住在缅甸若开邦北部貌夺和布帝洞镇区,被称为“穆斯林若开人”(Muslim Arakanese)。罗兴伽人有自己的语言,但没有成熟的文字,信仰伊斯兰教。 以务农为主,小部分人从事渔业和商贸,个别人是工匠、铁匠和木匠。

罗兴伽人在若开邦居住的历史已经超过了1300年,在缅甸1948年独立之前就有150多万。二战结束以后,居住在若开邦北部布帝洞、貌都地区的罗兴伽人就要求把他们的聚居区单独划分穆斯林领地,要求取得土著民族的地位,并组建了由尕辛率领的若开罗兴伽民族组织武装部队,占地自管,当时他们要求与英国单独谈判来获得自己的地位,但英国政府没有同意。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缅甸执政的吴努政府对罗兴伽反政府武装进行了多次围剿,占领了罗兴伽武装总部,恢复了对若开北部的管辖,罗兴伽武装损失惨重,余部被迫退往孟加拉地区躲藏起来。 

缅甸政府同时政治上进行安抚,承认罗兴伽人是缅甸的一个土著民族及其成立的政治组织合法——如罗兴伽学生协会(RSA),联合罗兴伽组织(URO)。 而且在缅甸议会中有罗兴伽人的代表,在政府中也有罗兴伽人任职,从而遏制了罗兴伽人大规模的反叛。

但1962年3月政变上台的奈温军人执政后,就开始否认罗兴伽人是缅甸的少数民族,认为他们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才由西巴基斯坦非法移民过来的。从而加强了对罗兴伽人的各种限制。当军政府国有化政策及宣布百元大钞作废,进一步激化了罗兴伽人与政府的对抗情绪,导致1964年罗兴伽人再次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叛乱。这样一来为革命委员会找到了借口,乘机取消了马由边境特别行政区,宣布罗兴伽青年协会(RYO)、罗兴伽贾米图尔马拉玛(RJU)、若开穆斯林协会(AMA)和若开穆斯林青年组织(AMYO)为非法组织。1965年10月,缅甸政府广播电台的罗兴伽语节目被取消。 

1973年罗兴伽人成立了以知识分子为主的罗兴伽爱国阵线(RPF),领导人是贾发•哈比比(Jaafar Habib)并于1974年加入了缅甸全国性的少数民族反政府统一战线——民族民主团结阵线(NDUF)。该组织呼吁奈温政府停止在全国的缅族化行动,并在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广泛宣传缅甸罗兴伽人的处境。 奈温政府于1978年初开始在缅孟边境的布帝洞和孟都开展了一场名为“龙王计划”的武力清查移民行动,目的在于打击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的活动,以加强对边境地区的控制。从而造成大约20万人逃离缅甸进入孟加拉,其中大部分是罗兴伽人,只有少量是偷渡到缅甸的孟加拉人。 

奈温政府驱赶罗兴伽人的行为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仅孟加拉国猛烈抨击,就连石油输出国组织中的穆斯林国家都声称要支持缅甸的穆斯林开展圣战。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缅甸政府被迫妥协,同意接收遣返的罗兴伽难民。到1979年底,缅甸共接收从孟加拉政府遣返的18.8万人,基本临时解决了这一次的孟缅穆斯林难民危机。

1982年,奈温政府颁布了新的《缅甸公民法》,这导致长期在缅甸居住而又没有按照1948年颁布的《缅甸联邦入籍法》和《缅甸联邦选择国籍条例》领取身份证的大多数罗兴伽人全部成为了非法移民, 这一来激起了罗兴伽人的强烈不满,于同年又成立了若开罗兴伽伊斯兰统一战线开展反政府的武装斗争——他们认为罗兴伽人是缅甸的当然公民,要求建立按伊斯兰教法进行管理的罗兴伽自治邦(Rohingya Autonomous State)。 

实际上罗兴伽人是生活在缅甸与孟加拉边境地区的跨境民族,根据联合国有关统计,目前罗兴伽人共有350万,其中在缅甸居住的约110万左右,在孟加拉国居住的约145万,其余的分别居住巴基斯坦(约35万)、沙特阿拉伯及阿联酋、泰国、马来西亚等国(主要由缅、孟逃亡出去的共约60万)。 

而关押在永盛监狱的拘留仓里的这批“穆甲海”罗兴伽人,二十多年过去了,去见阿拉的就有百多人,剩下的最大的已经60多岁,最小的也将近40岁数的人了。近几年来,监狱当局安排他们年纪大的一部分人,每天早上出狱,傍晚而归,穿着囚衣,到永盛城区扫大街,做市区清洁工作。工资是没有的,只管两顿饭,但给予他们一个特权,出去的时候可以把在监狱中收集的衣物、塑料袋等东西带出销售,回来的时候,也可以带回一些购买的食品等生活用品,以及外面一些好心人施舍的东西。

这样,当监狱当局照顾BKB、AFS,准许他们从事小买卖后,“穆甲海”每天的出入,就成为了货源的主要渠道。监狱里面的新鲜蔬菜、干货、糖果糕点等生活用品,基本都由他们负责供货的。据说很多东西都是离监狱大门不远处那座农贸市场卖剩的货,特别是蔬菜,都是傍晚快收市时的处理品,基本都是打堆计价,或者根本就是白送的,代价只不过是帮忙把市场打扫干净而已。而“穆甲海”带入监狱后,仍然可以卖到好价格的,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几年下来,很多“穆甲海”都赚了大钱,有的甚至在附近找了女人,成了家,生儿育女。

当奈温政府于1978年初开始在缅孟边境开展的那次“龙王计划”移民清查行动的时候,也曾经准备把他们遣送回孟加拉,可是他们拒绝了:

他们不承认是孟加拉人,坚持是巴基斯坦人。

他们在那边原来居住的村落,在历届政府军不停的军事围剿下,早就被化为平地。一旦回去,家没有了,亲人没有了,何以居住?何以为生?

权衡左右,他们选择了留在缅甸,留在永盛监狱,至少比起那些目前生活在孟加拉国内广大同胞们而言,虽然没有了“自由”,可是也没有了战乱、动荡、失业、饥饿。多年的监狱生活,已经磨去了他们当年闹革命的锐志和理想,唯一剩下的只有对伊斯兰教信奉,和对目前这种相对平稳的生活的适应和满足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