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QjwxYeAv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8 大监狱长——麦戛拉

作者:博尊宝

当时,担任永盛监狱大监狱长的是个英印混血儿——麦戛拉。一个留学英国回来的知识分子,完全按照法律法规的书本条条来管理监狱。而且很有英国的绅士风度,对部下及犯人都还算仁慈。

监狱中BKB绝食斗争后,一个在他所有的学识中,在缅甸乃至全英联邦所有的现有法律中都没有的崭新的课题出现在他和同僚的面前——怎样来有效管理这批特殊的在押人员!?

经过多次与BKB代表的沟通,反复不断的研究,在绝对保证监狱安全前提下,为维护当局有效管理,在他的默许和授意下,监狱当局开始执行下面的措施:

第一、特许中国人起火炉:

有了火炉,他们可以煮菜烧开水,改善一下生活。本来只允许四个火炉,后来四十个也不止(当然AFC也沾了光),几乎三人一组五人一伙,到处都是火炉。火炉大多造在地下,燃料是大火房的炭渣和木材碎片、大仓随处可见到的烟头、枯枝败叶等垃圾,甚至有人拿剩饭晒干后当作燃料。

第二、特许中国人种地:

一号大仓和二号仓的大片空地都由中国人负责种植菜蔬,除了按时向监牢大伙食堂交够定量外,剩下的自己食用,多余的加工后卖给其他犯人。

第三、特许中国人作加工:

允许中国人在自己的能力的范围内,进行小手工制作工艺品,用于交换生活必需物资。比如刻铅片牌牌和用硬币做戒指的,还有做女红的。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很受欢迎,凡是新进监牢的人都要买一些出去增送亲友,甚至期满出狱的人,都还托人常到狱中购买各种工艺品。

第四、特许中国人做生意:

允许中国人从事以物易货的简单买卖,以便互相交换生活用品。于是狱中出现了各种行业,有出租书籍的、有卖茶水的,有卖再加工的印度豆汤的、有卖菜的、甚至有卖老鼠肉的。

就这样,每天早上开了大仓,大树脚下卖茶的,卖菜的和卖糖果的,闹哄哄的,简直像个小市场!狱中不准用钱,草烟就是货币,就是金本位。而且完全按照自然而然形成的市场规律,这里的草烟按照其档次出现如大、小额钞票的区别,代过滤嘴的“都亚”是百元大钞;棒棒烟“卡崩”是五十元(当时缅甸只生产这两种纸烟);雪茄烟是十元;金标“烟筒”是五元;普通“烟筒”是一元,在这里就是“有烟能使鬼推磨”的了。

这批长期关在狱中的中国人,开始靠此养活自己和改善自己的生活,每天忙碌着自己的生意,也庸庸碌碌地虚度着自己的生命。自然也就没有人再去破坏监狱纪律。或者与监狱当局作对了。

很快他们有了自己的经济基础,在监狱中的地位就开始了变化,在各号房,他们都全部占领了所有窗口的宽敞位置;厕所里为他们开辟了专用厕位;大伙食团为他们提供的是特别加工的豆汤、菜汤和较好的米饭。当然这一切首先是得利于以大监狱长麦戛拉为首的监狱当局的明智,其次是BKB通过绝食斗争显示出他们的团结和强大力量,当然这和广大的狱卒及在押人员要借用他们的特殊待遇得以更多的生存空间是分不开的。

因为这一切的特殊,都只有他们才能够得到,因此——

有钱人进来后,要依靠他们,才能过热茶热汤热饭的舒适日子;一般人进来了,可以根据需要跟他们来个以物易物救个急;穷人进来了,还可以做做他们的小工,打个下手什么的,至少通过他们能够吃个饱饭。他们高兴了,帮你给各处的犯人头打个招呼,至少你会活得轻松一点的。

广大的狱卒,就有很多“将盘”(缅语:外快)可以做了,帮他们往外带个信、往里带点东西,那收入自然不菲的。发展到后来,大批毒品通过这些渠道,进入监狱内,也就应了那句话:毒品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时间一长,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或老板出钱、或自己出钱,监狱里面凡是大有油水地方的职务,大都被这些中国人买了下来,比如医院小伙食团头、面包作坊头、牛奶房头的全部,拘留仓办公室头、仓头及“探监处”头、号房头的一部分。

可以说,这段时期,因为有了大监狱长—麦戛拉和这些中国人BKB、AFC,造就了永盛监狱历史上一个最崎形繁华、相对和谐稳定的时期,更是缅华社会的一个怪异年代。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