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eTBVp66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7 阵前抗令——撤往印度

作者:博尊宝

孙立人经过了再三的权衡后认为,以他部队的位置来看,离中国边界尚有千里之遥,且道路艰难。而去印度只有300余里。既然都是撤退,何不选条近道,才最可能有生路。最后决定接受史迪威忠告,撤退到印度去,于是给远征军长官部发去了电报:

“我师决定先撤往印度,再假道回国。”

杨伯方所在的38师是幸运的,因为师长孙立人这个弗吉尼亚军校深造过的清华大学的学生,阵前违抗杜聿明的北撤军令,选择了向西行军进入印度的方案,虽然这条路线也有山林,但规模并不大,所以基本保全了士兵们的性命。

孙立人立即部署部队改道向印度撤退,而此时112团还在温藻被日军包围,于是决定先解其围,以便打开通往印度的道路。

5月10日,孙立人率师主力向温藻急进,12日,在火车站与日军接火,围攻112团的日军荒木部队,已苦战三日,精疲力竭,抵挡不住孙师的猛攻,遂向南溃逃。孙立人即命令部队迅速脱离战场,向西撤退。

“我们正准备乘胜追击敌人之际,忽然接到撤退的命令。”杨伯方和战友都十分不解,向营长询问,营长的回答让他们大吃一惊:

“腊戌、密支那被日军千里奔袭占领,回国的退路已经被彻底切断。”

汽车队经敏墙顺着一条刚修筑的临时单行的公路撤退,路面铺以树干,高低不平,车子走在上面好像坐轿子一样,上上下下不停地摆动,只能用一、二档车速慢如人行。到了实皆大桥,中国宪兵已在桥上装置炸药,车队过桥后桥就被炸毁,留在河南来不及过桥的部队,只好借用船支渡江。

当时日军飞机尾随中国部队追击,铁路线被炸断,军队后撤迟缓,过了瑞保再向北行,已无公路,车队只能顺着牛车路前进。到达浜乃浦这个大坝子,前再无公路可通,上级命令把全部车辆破坏,轻装上山。

1942年5月的这一天,杨伯方和战友们含着眼泪,将汽油浇注在那些与自己一起在仁安羌战役中留下汗马之功的汽车身上,然后点燃起熊熊大火,当汽车开始爆炸时,杨伯方吩咐弟兄们,每人除带枪支弹药及仅有的一点干粮和水外,其它任何东西不准携带,跟随大部队进入茫茫的山区。入山全是羊场小道,有的地方甚至连路都没有,只能顺着山谷河道前进。河谷地带,有的地方水深过胸,最浅的地方也到膝部,水路不同于陆路,特别消耗体力,涉水一天就跟大病一场一样!

杨伯方们从“汽车兵”变成了“步兵”,艰难地跟在那些早已习惯了行军的步兵弟兄身后。步兵走路如飞,看着汽车兵跟不上,就一起挖苦喊:

“汽车兵,加油!”

“车都没了,还加什么油啊?”

失败的情绪在部队中开始蔓延,恶劣的环境增加了撤退的凶险.一路都是森林,抬头看不见天,地上的树叶几尺厚,踩上去软绵绵的。五月正是雨季,杨伯方和战友每天都泡在水里,白天淋雨,晚上在身上盖片芭蕉叶就权当雨衣,互相靠着睡觉。抬手一看,把自己都吓一跳,手指头成了绿颜色,大家伸手,人人如此。

不但要同恶劣环境作斗争,还要时时警惕日军的堵截和伏击。当时汽车连的一个兵,被汽车压断了腿,不能走路,大家抬着他上路。一直抬到滂平江,由于没有药物及时治疗,伤口已经腐烂,爬出许多蛆虫,人也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这时滂平江对面又发现了敌人,他怕拖累大家,也不愿再受更多的痛苦,坚决要求帮忙给他个痛快,大家商量了又商量,没有其他办法。只好把枪给他,让他自己给了自己一颗子弹.就是在当地,大家用刺刀挖一个土洞把他匆匆埋掉了。

不久饥饿开始大肆攻击这支陷入丛林里的部队。杨伯方看到树下一个士兵抱着枪睡觉,捅了他一下:

“别睡了,赶快跟上队伍!”

士兵却随着杨的手势倒了下去,一看原来已经死掉了。

粮食早吃完了,士兵们摘野果,结果很多人中毒,躺下再也起不来了。野果不敢吃,只好挖芭蕉树的根,烤了以后糊口,特别难吃,嘴发麻,舌头硬着不会说话。在山里偶尔遇到半开化的原住民村庄,士兵们蜂拥而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粮窖和地里的庄稼洗劫一空。大家把地里的玉米吃了,把玉米棒吃了,最后把玉米秆都生嚼吃了。

在莽莽苍苍的丛林中,新38师官兵跋山涉水,忍饥挨冻,日行群山之巅,夜卧草莽之中,千难万险,九死一生。经20余日艰难奋进,5月上旬,行军到了边联普那个地方,前面没有路了,是大山,部队只有沿着拉玛河谷又走了一天,终于见到了公路,上路就是印度边境重镇英法尔。在这里他们碰到了严阵以待的英国的守军——

“印度是大英帝国的领地,决不能容许外籍武装军队进入,中国部队虽然是盟军,必须放下武器,摘下军帽,只能以难民的身份才准许入境。”

这是对中国军人尊严的严重挑战,孙立人一听就火了:

“他妈的!我们不是难民。我们要到在印度的盟军指挥部,全师集合,准备战斗!如果有人阻拦,给我打过去。”

当新38师出现在印度边境时,全师尚有7000余人,尽管他们蓬头垢面,衣衫褴缕,在翻越那加山脉的时候,把被子、蚊帐、衣服、裤子及所有多余的东西都扔了,但钢炮和轻、重机枪都扛了过来,手中的枪仍旧擦得油亮,随时准备着战斗。孙立人说到做到,他把老弱病残放在部队后面,把具备战斗力的人员集中起来,准备为中国军人的荣誉而不惜一战。英国驻印度的总督听到这个消息,马上给阿萨姆的前方指挥官下达了命令:

“你不要胡闹,这支部队是战斗力很强的军队,在缅甸救了我们7000多人,日本人都没有办法。他能够把部队完整带到这里,你怎么可以叫他们放下武器,不可乱来,马上欢迎他们入境。”

就这样才把孙立人部迎进了阿萨姆。而始终注视着缅甸战场的美国罗斯福总统,当新38师进入印度时,他给孙立人打来一封电报以示祝贺,全文如下:

“中国孙立人将军,您于1942年之缅甸战役,在艰苦环境中辉煌战绩。尤其仁安羌一役,英明的指挥,击退强敌,解救被围之英军,免其被歼灭,后复又掩护盟军撤退,于万分困难中唑容启后,转战终月而达印度,仍军容整肃,锐气不减,实是难能可贵,其智勇双全,胆识过人,是为盟军之楷模!”

读着罗斯福溢美的电报,看着身前身后这支败军之师,回想起缅甸战场的艰苦历程,孙立人心中无比悲哀!我算什么英雄啊?!

阿萨姆是印度靠近缅甸最近的一座城市,英军车队把孙立人部从这里送到亚三木自府——迪不罗卡,在那里休息整理。后来杨伯方所在部队又转到了拉姆甘,在那里整顿、训练了一年多。

仁安羌之役后,由于西部战线的崩溃,整个缅甸的战局急转直下。刚刚从战场上撤下来的113团来不及整休就被副总指挥杜聿明派到了卡萨坚守,掩护其他远征军部队撤退。孙立人救出112团时就下令113团立即撤出。可是,刘放吾团长从全局的观念出发,认为此时撤出,向北退出战场的以新五军各部队还没有完全走到安全地带,于是他没有立即执行孙立人的命令,又坚持多打了两天。当113团开始突围时,四下已经早就没有盟军的影子,他们是10万远征军中最后一支离开战场的部队。

经过几天艰苦地搏杀,刘团长带着剩下的这几百个弟兄,到达了日军严密设防的最后一道防线钦敦江。他利用热带雨林中,这个季节江中会有大量飘浮树叶杂物的这个自然现象来麻痹敌人,命令全体官兵用竹子扎成排筏做漂浮器材,身披树叶伪装混在大批飘浮杂物中,在鬼子的眼皮底下偷渡成功。到最后一批人时才被日军发现而经过激战,牺牲了三十多人,但不幸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浪头打翻了几张筏子,导致无线电台落入水中散失,无法再与师部联系,这也让大家认为113团已经全军覆没了。

过了江,刘放吾因为身染重病,最后的路程是由士兵们用担架抬着来到印度的。当孙立人得到消息,来看他时,劈头声色惧厉的第一句话是:

“你懵了头,为什么到现在才跑出来?”

刘放吾以为是因为自己没有立即执行撤退的命令,多打了两天,增加了不少伤亡:

“我是顾全大局、是在作战啊!”说罢泪如雨下,颓然倒下。

实际上孙立人心里不痛快的是为了另一件事——为了指导113团作战,他派出副师长齐学启到该团协助指挥。齐学启是个爱兵如子的人,部队准备突围之际,他听到有一部分伤员还滞留在后面,便不顾个人安危,亲自带人去寻找,不料迷了路,与敌遭遇被俘。孙立人是在怪罪刘放吾没有派出足够的部队保护齐学启的安全。

齐学启,湖南宁乡人,毕业于清华大学(与孙是同窗学友),后留美学军政,回国历任警教队队长,宪兵第五团团长,上海保安第二团团长,一二八事变后任新编38师副师长。其被俘后,关押于仰光大监狱,日本人用尽一切手段威逼利诱,都无法让他投降,于1943年3月13日被杀害,年仅四十三岁。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