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sCgpKocO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3 上当受骗

作者:博尊宝

杨世杰他们转到永盛监狱后不久,有一天,监狱当局通知关押在政治仑的缅共人员,说第二天要送他们上法院,缅甸政府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他们的问题,并宣布了将这批八十多人分为四批的名单。杨世杰、老任、老龙等二十人为第一批出庭的。当晚大家都睡不着,七嘴八舌地在猜测政府会怎样处理安排这些人。大家虽然各说而异,看法不同,但有一点却基本是一致的,就是不菅(管)怎么说?大家都是抬着武器来投诚政府军的,总不能还要判刑!?就是要判,大家都巳经被关押了六、七年了,怎么样都应该释放了。

“应该是当庭释放吧!”老任乐观地下了个决论。

“任兄,不要想得太美。要放早就放了,何必等到明天!?”

“还开什么庭!?狗日的老缅,是脱裤子放屁,瞎拆腾。死要面子罢了。”

“各位,不是本人扫大家的兴。刚才老缅通知,出庭时要大家除身穿的衣服外,其它东西一律不准带。说明不可能当庭释放的。虽然不知道老缅芦葫里卖什么药!但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大家听后,停了好一会:

“有道理。那怎么办?”

“大家先不要急,到时间看情况再说。到了法院看老缅怎么说,如情况不好,大家一起闹,闹得老缅下不了台。” 

“格老子,如果不行,老杨,你吭一声,大家一哄而散,夺门而出,分头逃跑算了。”

“这个主意不错,大家到时不要乱,等到我叫一声‘跑’,大家就行动,法庭上最多也就是二、三个法警,拿我们设有办法的。”

第二天一早,杨世杰等二十人与普通仓十多名犯人,把一辆囚车塞得满满的,拉到了城中唐人区“那达法院”。

在各个法院,由监狱送来出庭的犯人,全部都塞进一间房间关押,等轮到谁开庭时,由法警提出去,开完庭又送回来,一直到旁晚全部庭审完,又才一起送回监狱。

那达法院楼梯转角处,一间斗大的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间,里面放上一只小便桶,铁门外口放着一个饮水罐,卫生条件很差,到处尽是污泥,室内空气龌龊,臭不可闻。一下子塞进二、三十个人,那就没有转身余地了。在这里犯人亲朋好友是可以前来看望,可以送食品来,如果没有人来看的,就只有饿着肚子,晚上回到监狱才能进食。也有家庭富裕的送来食品份量多,分给大家食用,一是做了好事,二是大家会让他坐在门口,门口空气比较好。这伙缅共在仰光都没有亲戚,也无好友,自然没有人來看望送东西的。但大家凭着人多就把铁门把住,其它犯人一看,也不敢得罪他们,只好主动地缩在房间最里那小便桶周围了。只是到有人來看,送东西时,外面法警叫名字时,谁才会获准來到铁门前拿东西,说不上二、三句话,就赶快自觉地滚回里面去。本來杨世杰等人都在身上藏了钱,准备带出來买东西吃,或者他用。但出监狱大门时,都被狱卒仔细收查去了。此时只能看着别人狼吞虎咽地淌口水。

半个多小时后,二十人被带到楼上的一个法庭。房间里面,上边一排大桌子,自然是法官等人的座位;左、右两面各一桌子,应该是原、被告的律师或代言人的坐位;中间前面一个坐位,自然是被告的位子。由于现在被告有二十名,于是就安排坐在后面旁听的位子上。大慨时间还旱,法官和其它人都还没到,空空的房间中,只有他们。法警带他们进來后,就出去了。虽然顺手拉上了门,但显然没有锁上。杨世杰走上前,拉开门伸头看了看,走栏上人來人往,不见有军警。他回來小声对老任说:

“任兄,机会难得!”

“怎么样?”

“不走更待何時!?”

“看看情况再说吧!”

“唉!那就对不住了。”

一面说一面向门走去。刚走到门前,门便被推开:

“通改(缅语:老板),请进。”

那个法警正点头呵腰地为一人让路。

“各位同胞,辛苦了。幸会!幸会!”

一个讲着普通活的中国人一面说,一面双手作揖地走了进來。后面跟着抬着东西的两人。来人身高一米六八,四十岁左右,中式穿着,头顶巳秃,身体看来很健壮,说话中气很足:

“各位同胞,鄙人是林炳坤,“缅甸自由青年总会”会长。来、来、来,大家先吃点东西,炒面、炒饭都有,每人一包,不够再买。还有热茶,不要客气,垫个肚子,垫个肚子。”

一面说一面指挥手下派发便当和茶杯。看着大家开始进食,林‘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

“各位同胞,各位义士,我受中华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和国民党中央党部的委托,前来看望各位。对于各位投奔自由、反抗共匪的义举,深表敬意;对于各位这么多年来身陷圄囹的糟遇,深表同情。国民政府一直关心着各位,要我们想办法抌救各位早离苦海。我们侨社也一直与缅政府有关方面联系。但因各位的案子一直在军事情报局手中,而且牵扯到政治问题,谁也不敢过问,我们也爱莫能助。现在好了,你们的政治案子巳经取消,转到移民局的手中。一得到消息,台湾方面就指示我们与移民局联系,目前双方已经谈妥。今天开庭,移民局以缅甸移民法第十三条一款,就是偷入国境案起诉各位,然后法官会逐个问你们,你偷入国境了吗?再问,你认罪吗?你们都要承认……”

“认什么罪!?我们抬枪來投政府的,何罪之有!?”

“各位,各位千万不要再提枪的事了,一提枪就是政治案,那最少要判十年刑的。移民法13(1)条,最多就是三年刑。你们被关至今最少的都己经七、八年了,判刑后,减去被关的时段,你们不都已经刑满到期了吗?”

“那就要说‘刑满释放’了吗?”

“是的,按理论上说,法官会宣佈判刑三年,扣除拘留期当堂释放的。”

“那不就得了,只要释放,不就是认罪!?判个刑吗!?不成问题,不成问题。”

“但由于各位是外国人,在缅甸又没有家,因此移民局随后将以移民法第七条,宣布驱逐各位出境。同时以第7(1)条,申清法院的拘留令,直至各位出境,”

“放屁!又要关,这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你不认罪,就无法判刑、就结不了案。就是你办好出国手续,也不可能走的。”

“骗人,绝对是老缅骗人的鬼计。”

更有人喊:

“汉奸!狗汉奸。帮着老缅来骗人的。”

“各位,我们自由青年总社是缅华社会响当当的亲台社团。本人是白派侨领,早年我也是蹬三轮的穷苦人出身。我骗各位干什么!?大家都是中国人,中国人怎会骗中国人。”

“反正又关回去,我们不干。”

“不瞒各位,由于台湾与缅甸没有邦交,所有侨务工作都由侨社办理,就是在缅的中国人回台上学、探亲都由本人签字才能办理。本人实际是非官方的台湾大使,缅甸政府也认可的。只要各位案子转为第7(1)条,我马上就可以开始帮助各位办理台湾手续。本人己经和缅甸移民局谈定,只要手续一到,各位就能离开监狱,前往台湾,恢复自由。如果你们没有转为第7(1)条的话,我就爱莫能助了。”

经林炳坤一解释,大家认为此路看来还可行,也就不必再做其它的打算。

不久进来三位身穿缅甸国服的法官,居中而坐,二位移民局制服的人,坐上原告席后,就开始庭审。也不清楚移民局官员是怎么起诉的,法官又是怎样审的,反正不久法官就开始点名:

“杨世杰先生,你偷越国境了吗?”

“偷越了。”

“你认罪吗?”

“认罪。”

逐一问逐一答,会缅甸话的,就用缅甸话应答;不会的,反正都听得懂自巳的名字,叫到就站起来,不管法官问什么,一律回答‘喉格’(缅语:是),如此一来,不到一个小时,全部认罪完毕。书记官模样的人挥手,示意大家站起来,法官开始宣判:

“根据缅甸移民法第十三条(一)款,判处各位有期徒刑三年。扣除拘留时段,以予当庭释放。”

正当法官准备离席时,移民局官员再次对法官申请道:

“法官大人,由于他们全非缅甸公民,缅甸移民局根据移民法第七条,将他们驱逐出境。同时,请求法院根第七条(一)款,同意拘留他们到出境之日。”

于是法院下达了对杨世杰等人继续关柙的命令。

法官走了,移民局的也要走了,在门口。杨世杰听到他们对林炳坤说:

“会长大人,我们局长说太感谢你了,没有你的帮助,我们都不知道案子该怎么审!?你的事,局长巳经安排办理了。”

“好说,好说!应该的。回见,回见。”

临分别时,林炳坤对大家说:

“拜托各位,回去请转告剩下的同胞,务必按今天模式出庭。一旦全部庭审结束,我会立即派人来监獄看望大家,填写申请,尽快帮助大家脱离苦海,前往台湾的”

就这样,在第一批人员的游说下,政治仑的八十多缅共人员,分成的四批,连接四天出庭受审。大家爽快地认罪;法官顺利地判刑;移民局成功地审请了继续拘留令,完善了法律必需的手续,换了个名称,又无限期地继续关押了这伙可邻虫。

(林炳坤这个口口宣称中国人不骗中国人的白派侨领,仅用一包饭的代价,与缅甸移民局合伙骗取了八十多位中国难胞其后多年的青春岁月。他不但在后来三批人出庭时,没有来看望大家,从此也就再没有出现过。直到1989年某月的一个夜晚,在仰光唐人区的五十尺路上。林炳坤正与其漂亮的干女儿在散步之时,突然从天掉下来的一块石头,正砸中其秃头,顿时一命呜呼。那块凶器,经若干机构检验,始终都无法判定其结构成份,据说大概来自太空,案子至今也无法侦破。还真是应了那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