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7kfHqoOo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2 永盛监狱

作者:博尊宝

永盛大监狱是东南亚有名的模范大监狱,是英国统治缅甸时建筑的,五十年代东南亚最大的监狱。占地面积颇广,它的的形状和图案,有人说是英国人按照他们英国国旗,即米字旗而建设的,实际上如果从空中俯视,看到的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八卦座钟的样子——

监狱的主体的钟面,外墙与内墙之间形成表示时点的部分(种植区域),内墙里面是表面;中心大路与各仓隔墙是时针、分针及秒针;四方形的工厂区域是钟的底座。(附图46)

大门是12:00处,进门后,1000米长的一条大路直通到底把狱区分为左右两大块。路500米处正中央是监狱厨房及高大的烟囱(顺烟囱建成瞭望塔和一座神台是钟的中心处),外面是环厨房的马路,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放射接连为八块(左四右四)长扇形相同大小的土地,建成大型狱仓。

路左边块区分别为:0:00-1:30女号仓、小号间、暗房间;1:30-3:00一号仓;3:00-4:30是二号仓(一、二号仓是羁留所);4:30-6:00三号仓(是特别仓) 。

6:00处是工厂区大门。

路右边块区分别为:6:00-7:30是特殊人员囚禁处,是由若干栋别墅形状的房屋组成的;7:30-9:00四号仓;9:00-10:30是五号仓(四、五号仓是已判刑执行所);10:30-12:00医院及附属厨房等设施、仓库。实际上仓库及隔路相对的女号仓,已经是处于内外墙之间了。内、外层围墙相隔50米,之间为种植园,靠近女号仓的部分,由女犯人种植玫瑰及其它鲜花(专门供应监狱系统各级长官家中每天拜佛所需,因为缅甸信佛教的每个家中均供有佛坛,善男信女们拜佛时不像中国人是烧香,而是奉献鲜花。并且奉献的鲜花天天要换,因此鲜花的需求量是很大的),直到二号仓围墙外的绞刑架处,从这里开始就是菜地,由男犯人负责种植。

内墙高八米,外围墙高10米,并且上面全部拉有电网,每隔一段距离又建有一全天候的岗哨。在外围墙外是一宽五米的专用水泥路,汽车24小时可以畅通无阻地通过。在路以外才是密密麻麻的家属区,办公区(包括缅甸监狱总监及一附属监狱)。

二、三、四、五号仓,沿放射线方向而建,仓长方形,上下二层,共八大间。设有内外走道,外走道供值班的看守用,内走道由已判刑的重刑犯值班用(即使站在上层走道上,最多也只能看到菜地及外围墙,再外面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因为外墙太高)。仓房,每大间为25x8米,设计关押250人左右,加是女号仓、小号、暗房、医院,所以说整个监房至少可容纳万把人,人数最少时也有几千人。

1977年奈温集团修改宪法公布了新的社会主义宪法草案,取消了对政治嫌疑犯限制其自由的臭名昭著的政治第七条款,撤销了全国以明格拉洞陆军监狱为代表的情报局各地拘留所,释放了所有秘密关押的人员。原来明格拉洞陆军监狱关押的包括杨世杰在内的70多名缅共人员(中国人),全部被转送到仰光永盛监狱,被关押在“阿突绍”(缅语:特别仓)三号仓。

当时在缅甸各地监狱里都关押着与他们遭遇相同的这样的人员。以腊戌监狱、曼德勒监狱、景东监狱、东坞监狱中为多。

这些来自中国的缅共青年人,由于当时大陆基本还被西方称之为“铁幕”,对外边的世界不了解,受了各种“自由之声”的蒙骗,以为出了国境,就是西方自由世界,人们都会欢迎他们的。而且他们天真地认为,如果光身出来,别人不一定会买账,于是都带着武器向缅甸政府军投诚,还美其名曰“投奔自由”。

这些人太年轻,对政治懂得太少,他们忘记了 1963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访问缅甸时,对“缅甸的社会主义道路”表现了通达的态度,与奈温将军会谈时表示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都还在实验中,苏联在实验,中国在实验,缅甸也在实验,如果缅甸实验好了,成功了,大家都可以向缅甸学习。

1964年以来,周恩来又专程对缅甸进行了多次访问,经常在缅甸度假胜地——额部列海滩,专门向奈温将军介绍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就缅甸国内问题面授机宜。

1965年7月24日,奈温将军作为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革命政府部长会议主席携夫人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为此,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出动喷气式战斗机为其专机护航。刘少奇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亲自前往机场迎接。并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欢迎仪式。

刘主席说:

“我们两国在友好解决边界方面,树立了典范。在所有新兴的亚非国家中间,我们两国率先签订并贯彻执行了两国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们真正做到了互相尊重,平等互利和互不干涉内政。始终能以两国人民的友谊为重,以两国人民团结反帝的利益为重,友好地解决两国之间的问题。”

奈温将军的回应是:

“中国和缅甸人民有着传统的友谊和文化联系,有着共同维护世界和平和促进世界各国之间友好合作关系所必须的许多基本原则。我们都一致主张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在五项基本原则的基础上实行和平共处。缅中两国的睦邻关系清楚地说明了两国是遵守这些基本原则的。”而且振臂高呼:

“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这样一来,奈温将军同中国领导人的友谊已经是变得牢不可破的了。但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奈温将军突发奇想,发动了反华暴乱,这才让中国领导人想起缅甸境内还有与自己有着共同信仰的缅甸共产党,而且在中国境内就有一批受到自己庇护的流亡者。于是以支援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人,开始对邻国的革命斗争赋予了关心,即便缅甸政府有着与新中国最先建交的情面,中国领导人在右手拉起奈温将军手后,左手依然拉起了缅甸共产党人的手。 

尽管如此,以走社会主义路线自居的奈温将军,对叛变了缅甸共产党的中国叛徒们,不但没有给予任何奖赏与宽待,反而把他们长期关在牢中,过着痛苦不堪的没有自由的生活。

当时有杨伯方先生面对他们的遭遇,感叹的作诗曰:

革命战士不革命,

携械投诚为‘自由’,

不作沙场英雄鬼,

却当楚囚憾终生。

但当时东坞监狱中,关押着缅共廿余人,与上面提到的人又有一些不同。他们是缅共东北军区派往下缅甸支援缅共中央根据地的中央警卫团的成员,都是中国知青,是在政府军围剿根据地战斗中先后被俘的。这伙人组织能力很强,又很团结,不断找管理当局的麻烦,而且经常集会,为了争取民心和待遇,常常扇风点火,组织犯人和狱方作对。

1978年年底,为了争取自由,他们组织动员了大批犯人发动暴动。狱中顿时翻腾得像一锅粥,呼声此起彼落,惊天动地,拿着锄头铁棒木棍和砖块当武器的起事人员,很快就占领了整个监狱内部……狱方报告政府当局,出动大批军队,装甲车、机关枪,把监狱四周围个水泄不通。当大队暴动人马准备冲出大门之时,军队开枪镇压,七人当场死亡,受伤者不计其数,其他人员只好又退回大仓据守。下午二点外面用麦克风向里面喊话,发出最后通牒:

“限你们五分钟,放下武器,各进各的房间,违者格杀无论。”

不久狱方配合军警出动五百余人,大队人马荷枪实弹开入牢房镇压。由于力量的悬殊,参与闹事的缅甸人又都是乌合之众,纷纷放弃抵抗。于是带头闹事的缅共全部抓出,打个半死,一律钉上脚镣,戴上手铐打入暗房。

惊天动地的暴动宣告平息,这是东坞监狱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大规模的暴动。(附图43)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