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LS1Pj9h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27 铁血杀手——貌苗

作者:博尊宝

1968年9月24日,缅共勃固山区中央根据地发生惊天大案,缅共主席德钦丹东在营地被其警卫员貌苗暗杀。

“亲爱的也搏丹东,我们无限热爱你。

你的英名与世共存,我们无限怀念你。

伊洛瓦底江水日夜奔流不息,缅甸各族民众内心充满自豪。

勃固山脉的暴风雨震动云天,缅甸各族民众内心充满自豪。

勃固山麓的雷鸣召唤了全体人民,坚持持久战,武装夺取政权。二十余载矣,炮火从未停息。

我们永远感激不尽,那勃固山的风云雷击!伊洛瓦底江水滚滚不息,如人民在赞美颂扬你——德钦丹东!

你承担了我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你领导着光荣的党,你是黎明前的明灯。全体人民追随你奔向胜利。

你承担了我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你领导着光荣的党,你紧紧掌握着毛泽东思想真理,制定了唯一正确的路线……

亲爱的也搏丹东,我们无限热爱你,你的英名与世共存,我们无限怀念你。”

“切拉刷多也博丹东”(缅语:敬爱的丹东同志),这是一首深情对德钦丹东的颂歌,也是缅共精神的象征。

德钦丹东:

缅甸民族解放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的著名活动家,缅甸共产党创始人之一,该党主席。

1911年生于缅甸的东吁一个木材商兼地主的家庭。原名丹东,就读于仰光师范学院时,就开始接触、学习和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著作。大学毕业后成为中学教师,于1936年加入“我缅人党”,作为一个充满爱国主义激情的青年,决心为争取国家的独立而斗争。他一边教书,一边从事“德钦党’的工作,是重要活动分子之一。

1937年,他创办红龙出版社,出版进步的政治书籍,宣传革命思想,同时,与党内一部分思想进步的知识分子一起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逐渐由一个朴素的民族爱国主义分子进一步发展为一个共产主义革命者。

1938年的反帝示威运动中,在他的努力下,缅甸第一个工会和农会在德钦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

1939年8月15日缅甸共产党在仰光宣告成立。德钦昂山为总书记,德钦丹东为重要领导人之一。1940年5月,英国殖民当局以《缅甸防御法》逮捕了共产党人和德钦党人,德钦丹东等被捕入狱。同年8月德钦昂山脱离共产党与日本达成合作。

1942年上半年,日军在德钦昂山一派的帮助下侵入缅甸,宣布缅甸“独立”。德钦丹东、德钦梭等人获释出狱,立即着手恢复缅共组织。

1943年8月,巴莫博士出任缅甸“独立”政府的总理,德钦昂山为国防部长,德钦丹东为农业部部长。但德钦丹东仍然是地下抗日运动领导人。当时缅共领导的反日斗争分两条战线进行,一条是德钦梭领导的武装抵抗运动;另一条是德钦丹东领导的合法斗争战线。 

随着二次大战的进行,缅甸共产党联合昂山领导的“国民军”、缅甸人民革命党和其他抗日组织,秘密地组成了统一战线 “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昂山为主席,德钦丹东为总书记。到1945年3月“自由同盟”发动全国武装起义,德钦丹东是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5月1日仰光解放,8月起义部队就控制了全缅甸。

1946年3月,以德钦梭为首的一部分中央委员脱离缅共,成立缅甸“红旗共产党”,德钦丹东领导其余中央委员重组中央,德钦丹东任总书记。 

1946年10月昂山与英国达成协议,参加“行政委员会”。缅共坚决反对,德钦丹东为首的缅共宣布退出“自由同盟”,开始了为争取缅甸人民彻底解放的武装斗争。 

为了与德钦梭领导的“红旗共产党”的区别,人们习惯称呼他领导的共产党为“白旗共产党”。 该派主张向中国共产党学习,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下缅甸广大地区发展了自已的势力和地盘。 

1948年1月缅甸独立后,执政的“自由同盟”政府宣布缅甸共产党为非法组织而进行全面清剿,缅共全部都被迫转入地下。 

1951年中,缅共中央在“左”倾冒险主义路线支配下提出了“两年内赢得战争胜利”的口号,致使其领导的武装力量严重受挫。

1957年前后,党内出现严重的右倾机会主义,提出“以武器换民主”的主张,使其领导的武装力量再次严重受损。

1962年8月,奈温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继续对缅共武装力量实行围剿,德钦丹东抵制住右倾机会主义投降主张,保存了革命力量。

1964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开始分裂。他领导的缅共中央通过决议,站在中国一边,反对苏联现代修正主义,并制定了“赢得战争,夺取政权”的革命路线,建立了以勃固山脉为中心的中央根据地,领导缅甸人民继续进行武装斗争。德钦丹东为缅甸共产党主席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和人民军总司令。

1966年下半年到67年,德钦丹东主席在中央根据地主持开展“文化革命”,每个村口都搭起竹木做的牌坊,上面并挂毛泽东、德钦丹东像,每天人们都要举行宗教仪式般的“早请示、晚汇报”,仿效毛泽东主席的手法,展开了“党内革命”,利用“红卫兵”将与他有派别纠纷及不同意见的领导人,宣布为“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在缅共的代理人”而大量清洗。 

1967年下半年,奈温政府一面动用几十个营的兵力,向缅共革命根据地全面进攻。德钦丹东提出“以我们的进攻粉碎敌人的进攻”,采取硬打硬拼的办法相对抗,反对这一主张的军队领导人博吞迎被以“修正主义分子头目”的罪名公审处决。

虽然对这些做法,在中国的缅共代表团一直保留着不同看法,他们认为处于敌人强大军事力量包围下孤立的革命根据地内,用群众运动方式解决党内路线斗争是一种错误的方法。但他们仍旧表示尊重以德钦丹东同志为首的中央在非常时期采取的措施。

奈温政府在向缅共根据地疯狂进攻的同时,以缅甸革命委员会的名义,提出愿同各派反政府武装举行“没有先决条件”的谈判,并保证谈判代表来往安全。为了转变劣势,德钦丹东复函奈温,同意与革命委员会举行谈判。

不久,奈温将军亲自派飞机将“缅共主席”德钦丹东接到仰光,于9月2日开始正式和谈,谈判在初期是比较顺利的。但革命委员会内部一直存在反对和谈的强硬派,加之缅军和缅共在过去长期内战中积怨较深,后来此派势力占了上风,于是革命委员会的态度转趋强硬,提出必须交出武器等一些苛刻条件。缅共中央拒绝了缅甸革命委员会的无理要求,双方的谈判就此破裂,没有任何结果,德钦丹东被政府派飞机送回了勃固根据地。  

1968年9月24日,德钦丹东在根据地被他的警卫队长貌苗刺杀身亡。

对于刺杀“主席”德钦丹东一事,貌苗对杨世杰如是说:

“我们活动在勃固山区的中央根据地的武装力量,由于受到政府军的多次军事围剿,与缅共东北局又对接不上的情况下,当奈温将军提出和谈建议时,‘主席’(德钦丹东)同意谈一谈,于是奈温亲自派直升来接。我作为他的贴身卫士一同前往,同时照顾他的起居饮食。

当时,安排我们住在仰光市中心的‘总统饭店’。有天晚上,‘主席’有点不舒服,早早就休息了,我刚回到旁边的住房,就有人来敲门,说是服务员来送开水。门一打开,进来一个约十七、八岁的姑娘,皮细肉嫩,杏仁脸,柳叶眉,脸上涂着一层薄薄的“得腊卡”,厚厚的下嘴唇红润得晕人,薄如蝉翼的紧身衣凸显出高耸挺拔的双峰,筒裙上系一条红腰带,长得风度翩翩,性感迷人,走过我的身旁,就像被风吹落的立姿柳叶,香水气顿时飘满了空间。突然她脚下一滑,身子向前倒来,我赶紧双手相扶,一个丰满妖娆的身体就倒入怀中。正当我惊骇不知所措之时,她娇滴滴的问:

‘阿哥,你在想什么吧?咋个痴呆呆的,是不是想搞那事……嘿嘿嘿……’

我抱着她,无法拒绝的诱惑,随着贴过来的身子,两人便倒向那张大床……

不想,这是军事侦探部精心设置的圈套,在他们的威胁被迫下、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下,我只有答应与他们合作,伺机刺杀德钦丹东。对于我的变化,‘主席’一点也未察觉,谈判没有成功,不久我们同机返回了根据地。

我是正宗的钦族,而且曾经是一名仰光大学的学生,已经跟随‘主席’多年,对于他的生活、工作习性已经非常了解,后来被任命为警卫班班长。我们钦族人,一般都比较老实,工作勤快,也能吃苦耐劳,对领导忠心耿耿,时间一长,深得德钦丹东的青睐和信任。虽然我只是一名班长,但位置十分重要,因为其他人很难靠近‘主席’周围,凡是要见主席的人,都必须由我通报,获得同意后才行。我可以用任何借口拒绝你的请求,让你永远都见不到主席的。所以说,从中央的其他大员到各级领导,都得对我客气三分,买我的账才行的。

‘主席’平时由一个警卫班担任保卫,打仗时外围至少加一个排的人马警卫,随时伴随左右。自从昂山将军遇刺后,缅共中央就对其领导成员采取了严厉的安保措施,特别在与缅甸政府军事对抗的特殊时期更是如此。‘主席’象中共毛主席一样,工作上养成了熬夜的习惯,深夜用完宵夜之后,大致睡三至四个小时,就一直工作到天亮。而且他有‘晨步’的习惯,雷打不动,到时必出外散步。

9月24日‘主席’于清晨走出自已的起居室,说要到附近的山路上走走。我借口‘主席’想一个人独行思考问题,就命令其它警卫留下,由自已一人陪同。由于此次谈判失败所致,心事沉重的‘主席’根本没有发现我的蓄意安排,身披军大衣在前面向密林深处走去。

冬天勃固山,晓雾迷茫,不知不觉中走出了游击队的营地,到了密林深处,‘主席’浑然不觉,继续想着心事,脚下没有停下来,仍然还在向前走去。这时,东方已经发白,曙光在即,远处升起一轮红日,‘主席’停下的脚步欣赏远处的美景。我一看时机成熟,掏出双枪,从背后向他一阵猛射。瞬间,‘主席’倒在了血泊里,我检查他已经真正断气身亡,于是摘下其腕上的手表而逃。”

貌苗有几次痛哭流涕地对杨世杰说:

“我刺杀‘主席’投奔政府后,情报局翻脸不认人,不但没有兑现原来承诺给的奖金,反而一直以安全为由把我关押在这里(军事情报局秘密监狱)。回想起这一切,我后悔不堪,主席他是个好人,我真对不住他,对不住缅甸共产党,对不住缅甸人民啊!”    

当时有人说,貌苗身为德钦丹东的警卫员,无数次目睹愈演愈烈无法制止的嗜杀。出于极端的愤慨和良心的发现才杀死德钦丹东的,是其个人的一种正义行为。

貌苗杀害德钦丹东后,却能成功地携枪全身而退,这成为当时轰动缅甸,甚至东南亚爆炸性的新闻,大家都想知道的一个秘密。后来在明格拉洞监狱里,貌苗断断续续向杨世杰讲述了事件的前因后果,杨才明白这次中南半岛共产党组织最高领导人首次遇刺身亡的行动,是缅甸军事侦探部精心组织和筹划的。

1962年以后,奈温的情报工作较之吴努时期有了一个很大的改进。某种意义上讲,情报系统已经成为缅甸军人执政者必不可少的主要工具。当时缅甸的情报系统分为军队和地方两大块,真正起主导作用的是军事情报系统。这次成功的暗杀行动,就是缅甸军事情报局的杰作。 

事后奈温发表的唁文,尊称德钦丹东为“斯亚”(缅语:先生、老师的意思)。

而缅共中央发表声明,指控貌苗是“吞迎门徒”,是“敌人派来的奸细”。(中国《人民日报》全文登载了这一声明——

缅甸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德钦丹东主席遇害的声明

奈温是一个打了二十多年反动内战的、屠杀共产党人、屠杀人民、屠杀各少数民族最大的刽子手。奈温利用军队夺取国家权力,上台不久,便在仰光市内杀害了一百多名学生;开枪打死了请愿要求大米的实兑市若开人民群众;并杀害过成百成千的华侨。以后又建立了法西斯军人专政,二十年来,每天屠杀大批农民,奸污妇女,烧毁、抢劫和破坏村庄。

奈温法西斯军人集团掠夺了本国各项经济事业,实行垄断和剥削。打着“国有化”的幌子,没收了农产品、水产品、矿产、交通运输和贸易,最近还没收了包括电影院在内的一切私人工业企业,实行垄断和剥削。他们并不以此为满足,还勾结美国、日本、西德等帝国主义,垄断本国经济和剥削人民,出卖了国家。奈温是一个卖国贼。

在以新的形式继续维持帝国主义制度和封建地主制度的奈温官僚资本统治下,全国人民贫困不堪,忍饥挨饿,大批失业。奈温军人集团是最大的剥削者。

奈温集团为了掩盖残暴的法西斯军人独裁统治和垄断剥削,过去用假社会主义(即“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和所谓工人理事会、农民理事会等伪组织欺骗人民,最近又玩弄新花招,勾结反动政客,起草宪法,搞所谓国内团结,妄图再一次欺骗人民。奈温是最狡猾、最卑鄙的骗子。

在缅甸共产党的领导下,缅甸人民进行了二十多年的反对奈温反动内战的革命斗争。缅甸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战争,在全国范围内,已经从整班地歼灭敌人发展到整排整连地歼灭敌人,并在广大的农村根据地内建立了人民政权。

从缅甸的北端到南端,从西端到东端,到处是各民族的武装革命斗争。工人、农民、城市贫民、学生、小商人和小业主纷纷采取各种办法反对奈温的无理压迫和剥削。全国人民正在奋起反对奈温法西斯统治。

奈温的假社会主义(即“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和假中立外交政策的面目已经暴露了。奈温法西斯越来越孤立,他面临着全面的危机。

面临着军事、经济和政治全面危机的奈温,为了寻找出路,使用了种种阴谋诡计,妄图消灭缅甸革命的支柱——缅甸共产党。

奈温军人集团利用美国、日本、西德和苏联等帝国主义的大量军援、经援和财援,成立了大批步兵师,发动了连续不断的进攻,妄图消灭缅共中央总部。与此同时,又派遣奸细打入缅共内部,并收买缅共内部的不坚定分子,妄图在内部进行暗害活动。

缅甸共产党在德钦丹东主席的领导下,对奈温的奸细、修正主义分子巴丁、郭泰、仰昂和巴克等人预先采取了措施,接着又以我们的进攻粉碎了奈温的攻势,粉碎了奈温的代理人吞迎—吞盛修正主义集团。这个时候,我们面临着奈温从外部的进攻和内部的破坏活动。在我们反击奈温法西斯进攻的时候,德钦丹东主席遭到了奈温的奸细、吞迎门徒、雇佣刽子手貌苗的暗害。

缅甸共产党在德钦丹东主席的领导下,为缅甸人民的彻底解放整整奋斗了三十年。缅甸共产党经历了反对英帝国主义和日本法西斯的武装斗争。二十多年来,又依靠自己的努力,对包括奈温在内的历届官僚资本统治进行了斗争。这些斗争对缅甸人民和世界无产阶级、各国革命人民的斗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德钦丹东主席的牺牲,不仅是缅甸人民的损失,也是世界无产阶级和各国革命人民的损失。

但是,德钦丹东主席的牺牲表明,缅甸的阶级斗争更激烈了,革命进一步发展了,胜利快要来到了。德钦丹东主席的牺牲,对缅甸全国人民,对世界无产阶级和各国革命人民,是一个巨大的动力。因为德钦丹东主席以他的实际行动指出了一条对帝国主义者、反动统治者和修正主义者进行不屈不挠、决不妥协的斗争,献身给革命,把革命进行到最后胜利的正确道路。

法西斯军人独裁者奈温正在为能够攻进缅共中央总部和暗害德钦丹东主席的部分胜利而兴高采烈,对革命力量进行疯狂的军事破坏和欺骗瓦解。

在这种情况下,党和革命人民自然会遇到一定的困难。德钦丹东主席教导我们说:胜利和困难是孪生兄弟,越是胜利,困难就越大。

目前,缅甸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和人民,就是在面对着巨大的困难的情况下,以自己的进攻粉碎奈温的进攻,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从军事上打击了奈温的气焰。

对革命的人民来说,当前国际国内是一片大好形势。

奈温法西斯无法解决国家的经济、政治基本问题,他出卖了国家。奈温把国家出卖给美国,然后用帝国主义的援助扩充自己的军队,对革命力量发动大规模进攻,这只不过是他垂死挣扎的表现。

奈温法西斯军人独裁集团被人民处决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奈温的下场肯定同他的老主子日本法西斯的下场一样。

六、德钦丹东主席领导和建设起来的缅甸共产党,遵循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德钦丹东主席所制定的路线,前仆后继,和全国人民一起,已经为取得胜利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一)德钦丹东主席领导和建设起来的缅甸共产党,在三十年的斗争中,为了缅甸人民的解放,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与缅甸革命实际相结合,制定了正确的纲领、路线和政策。

(二)缅甸共产党有一个由德钦丹东主席的战友德钦巴登顶副主席、德钦辛副主席等组成的成熟的领导班子,并拥有成熟的干部和党员。

(三)缅甸共产党有一支在缅甸共产党直接和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

(四)缅甸共产党同青年、妇女新生力量和革命群众打成一片,尤其是在农民群众中巩固地扎了根。

(五)缅甸共产党同她的同盟军即革命的少数民族建立了统一战线组织,即民族民主团结阵线。

(六)缅甸共产党得到世界无产阶级和各国革命人民的支持,尤其是七亿中国人民的支持,并得到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导。

因此,德钦丹东主席虽然牺牲了,但是,缅甸共产党一定能领导缅甸革命,夺取最后胜利。

工人同志们,农民们,城市贫民们,学生、青年、公务员和知识分子们,工商业者们,革命的各少数民族同胞们!

缅甸共产党将按照德钦丹东主席生前领导制定的路线,同人民一道,打倒卖国贼、美国走狗、法西斯军人独裁者奈温,以进攻粉碎奈温在美国支持下发动的进攻。

缅甸共产党将同人民一道,为建立一个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包括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革命的少数民族在内的人民民主联邦共和国而奋斗到底。

缅甸共产党将为实现缅甸人民和世界人民的目标——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奋斗到底。

缅甸共产党庄严号召全国人民,按照毕生献身给人民解放事业而牺牲的德钦丹东主席的路线,同缅甸共产党一道——

以我们的进攻粉碎奈温法西斯的进攻!

打倒卖国贼、美国走狗、打倒法西斯军人独裁者奈温!

将革命进行到底,争取最后胜利!建立人民民主联邦共和国。

缅甸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

不管怎么说,因为德钦丹东的死,勃固中央根据地的“党内斗争”因此休止,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其后,缅共组成了由德钦辛任主席,德钦漆为书记的新的中央委员会。(附图27)

德钦丹东的身亡,对缅甸共产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勃固山区根据地已经元气大伤,缅甸政府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规模的军事进剿,人民军总参谋长博斯亚在作战中牺牲(博斯亚,“三十志士”之一、缅共高级干部、原驻北京的中央代表团团员。参加六二年缅共与政府的第一次和平谈判后留在缅共勃固中央根据地,出任人民军总参谋长)后,其武装部队基本丧失了作战能力。为此,增援勃固缅共中央根据地就成为缅共东北局的一项不容迟缓的任务。1972年东北军区从中国知青中精心拣选了160名军政干部和士兵,组成“中央警卫团”,送往芒市106部队学习训练,任务就是准备南下增援中央根据地。

但这时的勃固山脉丛林已经一片肃寂,在政府军连续不断地围剿下,中央人民军早已溃不成军,德钦辛、德钦漆身边除了带着一些革命后代“小八路”外,基本已经没有成建制的部队,特别在后勤补给彻底中断后,他们只能在野地树林里挖野菜度日。当政府军进剿的士兵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党的这两位领导人已经虚弱到连话都不说不出来了,但面对政府军的劝降,他们仍然用手上的武器给予了回答。最后不分老小全部被当场枪杀,这标致缅共勃固中央根据地从此成为历史的名词。(南下缅共中央根据地的“中央警卫团”也因此半途而返。)

缅共勃固中央根据地 地处缅甸中央平原中心地带的中部山脉。西部山脉与掸邦高原及东部山脉之间为伊洛瓦底江谷地,又称中央平原。它是一条宽广的谷地,南北长约800英里,在其中部离曼德勒以下不远处,宠起一座被称为中部山脉的山脉,北南走向直到勃固汗达瓦底又辍然止步,把中央平原的下半部又分为二块。中部山脉与东部山脉之间的平原地带,分布着缅甸几座主要城市——梅提拉、彬木纳、东吁、勃固等,锡当河从中流过, 地形较平坦,是重要的农业区,曼德勒到仰光的公路、铁路从中通过,形成一个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而中部山脉与西部山脉之间的平原地带,伊洛瓦底江从中流过,其中布甘、鸟坞地区,是缅甸古都及缅族文化的发祥地,而仁安羌地区是缅甸的石油生产地,在顺江而下的比市、巴町(勃生堂)是缅甸粮食的主要生产地。

勃固山区,实际是中部山脉的俗称,虽然是缅甸中部地区的一个咽喉地带,但当年缅共将根据地选在这里,并没有考量到它没有与外国接壤的因素,很显然是个战略的错误。当勃固山区根据地沦陷后,新的缅共中央有人提出重新夺回的方案,遭到多数成员的反对,大家认为即便是付出沉重的代价再建立,由于得不到外援,也守不住,完全是得不赏失。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