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NQU0NMGO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12 挺进南佤

作者:博尊宝

缅甸瓦邦南部,一直是国民党“云南境外蒋军残部”猖獗活动的地域,它们利用奈温军政府反华事件与政府军取得的默契及长期受其控制的部落,搅得中缅边境不得安宁。1972年开始,中共要求缅共人民军对长期活动在此地区的国民党残余部队进行全面清剿。

1972年3月28日人民军东北军区五、八两个旅同时向南瓦挺进。29日,提升为政委兼营长不久的杨世杰率领4046奉命向缅甸政府军33营驻守的格龙坝据点发动进攻。这是他接任营长后的第一仗,原本准备精彩地表演一下,谁知道,才一开打,缅军只是进行了很短时间的抵抗后就逃之夭夭,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4045和4047攻击自卫队周围辅助据点,敌人慌乱之中也是没有抵抗就弃阵撤逃。部队进入后四处搜索,士兵们都想找点战利品,发点小财,一个班的战士进入一排木板墙铁皮顶的房屋,当看到床上一个装满东西的麻袋,几人上去就翻抢,不料敌人撤走时把手雷打开保险连接在里面,就这样被扯开导索,引发爆炸,整整一个班,十几个人就这样都报销了。(杨世杰听到消息后一直骂娘,说真丢脸,这是人民军被单个手雷杀伤最多的一次,而且公然还是自己人搞的。真是要钱不要命!是那个狗X的带的憨兵,这种事情都会发生。) 

4月1日,八旅的3035攻占马德、501打下格洛兰自卫队据点。 

然后两个旅分工,八旅所属部队:3035,4048,501进入公明山以南、沿中缅边境,对佤邦腹地关牙、木邦、斯落、王凯、营盘等受国民党残军控制的部落进行大规模清剿。

4月16日攻克关牙六个据点,瓦解了邻近拉克来部落; 

4月27日,占木邦;

5月4日,攻打斯落部落;

5月9日,攻占斯基,贡冈;

5月20日,解放王凯、噶中 ;

5月27日与冲龙,永龙等部落达成统战协议。

至此完全扫清了该地区的反共部落武装。使这一地區与原有的绍帕、新地方、困马、岩城等根据地连成了一片。五旅在格龙坝战斗以后,所属部队沿江而下,对曼相、贺南蛮、邦佯等一线敌军作战。

6月2日,4046,4045,4047,502四个营对曼相缅甸政府军33营发起总攻。曼相是佤邦南部一重要据点,俯视重要渡口曼冈,控制通商街市那高。4046和4047分头攻击缅军主力阵地,营长杨世杰带4046从侧面攻上去,猛然发现阵地上有人便开打,一阵枪响后,却听到对面传来一阵果敢腔的喊话声:

“不要打,不要打!我们是4047的!格是杨营长?格是杨营长?”

杨世杰赶快吩咐停止互射,一问之下,才知道发生了误会。原来4047先上到山包,看见阵地没人,敌人已经闻风而逃,高兴之余,居然忘了打信号弹通知友邻部队。还算发现得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随后相继攻克贺南蛮附近7个据点,占领了整个蛮相地区

6月9日,4045、4046继续沿隆夸大山北进,攻占冈色部落王爷管辖的隆夸、岗色、蛮莫、永乐、蛮东等地直达邦佯。 

这天,缅甸政府军出动飞机进行报复,对蛮东街(赶街天)进行狂轰滥炸,街子大概有两百多米,中间一条石头路,两侧是土基墙木板门面商铺,有一段还是简易街棚,炮弹一炸,顿时引发大火。整条街基本全部焚毁,还造成四十余无辜居民死伤,状况惨不忍睹。杨世杰带领4046营赶到,进行救援工作,拿出全营的给养并命令官兵掏出每个人包包里面的私人积蓄,解决老百姓的吃喝,共度难关,深得民心。 

然后兵分两路,4045营向西方向继续运动,占领要道南索,进入东帕高。东帕高是位于霍嘎山以西的一个制高点,可俯视孟嘎,孟卡坝区,遏制霍嘎山守敌。另一路杨世杰率4046营深入挺进直达别岗,像钉子一样地锲在那里,开始地方政权建设。别岗位于萨尔温江,南卡江交汇处以东南沿岸,靠近达果—东达—景东公路,窥视达果江桥。7月份,政府军出动约四个营的兵力,全力进攻上述地区,要把人民军轰出去。4046营不是死守挨打,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反击,杨世杰亲率两个连,于8月3日连续行军四天夜,渡过萨尔温江,奇袭滚亨的政府军据点,炸毁了公路大桥……8月16日又在森芒—孟宾公路伏击政府军步42营,毙敌尉官以下4名……4046营远离旅部七天路程之遥,孤军深入敌后作战,犹如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随心所欲,东征西讨,虽然战斗激烈,却能与政府军周旋一百多天,几经危难,但战果不菲,被誉为“别岗百日反围剿”,成为全军积极歼敌和灵活机动战术的成功典范。 

15营在帕兰,万崩龙;4045营在孟延东南、累木苏山;502营攻在曼冈,经激烈战斗后都自占领其据点。 

4047营越过南马河向佤邦东南部挺进,先后进占永定、登沃、嘎磨、嘎瑞等处残军自卫队据点。10月初突然向南卡江畔的邦桑发动攻击,缅甸政府军不战而匆忙撤退,人民军顺利占据邦桑地区。

邦桑位于狭长坝区边缘,南北两侧都是大山,隔南卡江与中国孟连县孟阿口岸相屹。

人民军仅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基本上完成了对佤邦全境的占据,这种迅速推进的速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光是缅共高层、佤邦地方政权、缅甸政府军事当局,就连作战部队本身都没有想到,中国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当4047派去联络的干部,出现在孟阿边防站时,面对这个衣着破旧、又脏又黑“土匪”般的来人,中方有关人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根本不相信是缅共人民军已经占领邦桑而大感奇怪,只好立即向上级汇报。缅共中央及东北军区总部还是得到中方的通报,才知道自己的部队已经抵达并占领了邦桑地区。

1973年3月东北军区总部机关及直属部队南迁进驻邦桑。(缅共驻北京人员到1978年8月才结束“长期流亡国外”的历史,回国抵达并长驻成为缅共中央所在地的邦桑,。) 

4047营继续扩大战果,于1973年初,其先头部队渡过南卡江攻占腾龙(与邦桑隔江而对),进而肃清了嘎瑞、嘎莫、亢卿等国民党残部及地方自卫队的据点,为五旅进入景东北部地区扫清了障碍。 

此时,杨世杰带领的4046营已经超越总部规定的作战范围,沿怒江和南卡江挺进直抵孟卜、曼阴(五旅旅部由贺南蛮迁至曼阴)等地,继续向西南莫帕地区深入。该地区在萨尔温江,南卡江中间,地势极为险要,多隘口绝峰,山势绵延,人口稀少,多为拉祜族居民。4046营6月进入莫帕地区以后,国民党残部溃退时,胁迫当地居民随之流亡,使很多地方成为无人区,自然无处征集口粮,生活苦不堪言。而且莫帕远离后方,运输极为不便,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杨世杰仍苦心经营,硬把将这块面积很大的莫帕地区变成了他自己这个营的根据地。 

到了7月底,除502营留守曼相外,4046、4047、4045、15营四个营已经形成了对孟卡,孟延的环形半包围,摆开了对政府军控制的景东地区各各战略要地发动大规模进攻的势头。

景东地区位于掸邦东南部,萨尔温江以东。与中国,老挝,泰国接壤。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如果占领这个地区,就与815军区接通,使整个缅东北根据地沿中缅边境联成一片。缅共815军区位于景东东部,中,缅,老三角地带边界一侧,是创建于1971年的一块巩固的根据地,多为阿卡族居民(中国称“爱尼族”)。

而八旅所属部队已经占领景东北部地区, 旅部进驻那威。 

至此缅共东北军区的两支主力部队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就基本完成了对佤邦大部分地区的军事控制。随着南佤县地方政府成立,宣告整个南北佤邦、莫帕地区、景北地区组成的缅共江东佤邦根据地的建立和巩固。(北佤邦政府于1972年初成立。郭志明成为第一把手,赵尼来任北佤邦县县长。)  

在这个前提下,中央通知缅共:中国支左人员的任务已经基本已经完成,决定先将“访问组”撤回(滚龙战役后,访问组就不再直接掌握作战部队,开始将军事事务逐渐移交缅共东北军区,在向佤邦全境军事推进的整个过程中,也没有随部队行动,而是常驻新地方。原来访问组计划1974年才回国的,但由于缅共领导杨光等人对访问组产生一些意见和看法,部队顺利推进给了中方一个相当合适的籍口和机会,于是中方决定提前撤离)。

1968年3月刚刚组建的缅共303部队进入怒江一带活动时,由于指挥错误,遭到敌军围剿,部队被打散,狼狈地溃退入中国,在遮放进行休整,处境窘困。应缅共中央的请求,中国军方派出军事访问组(代号808)及民族支队一部分干战与303部队进行混编后再次进入缅境。中共对缅共的援助方针是“扶上马,送一程”,缅共江西、江东根据地的建立,可以保障中缅边境地区数十年的稳定,为中国的国防建设和安定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已经基本达到了中方的战略意图。

到1972年12月31日,古方政委代表缅共中央,从新地方经绍帕将访问组送抵达中国永和口岸,共4年零10个月。

历任“访问组”组长人员如下:

安玉峰,解放军某部师长,808“访问组”;

李金桥,解放军某部师长,909及东北军区“访问组”;

(李大组长是担任此职位最长的,回国后任云南省军区司令员。)

周云飞,解放军某部副师长,808及东北军区“访问组”;

田大邦,解放军某部副师长,808及东北军区“访问组”;

付组长:郭广益,兼副政委,808及东北军区时期,是自始至终担任此职位的唯一人员;

常聿,兼副政委,808及东北军区时期。

在此期间“访问组”成员有三位干部牺牲:

王永全(3033营副营长)1968年7月26日道隆战斗阵亡;

李发启(3033营副营长)于1969年3月19日岗隆西沙坝阵亡; 

朱善修(3035营副营长)1970年5月24日腊戌派当战斗阵亡。

而支左部队人员,是从1974年开始分三批撤回国的。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