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hAMDxG76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6 生死突围

作者:博尊宝

当周师长做出决定,向所有部队发出脱离战斗的撤退命令,缅共人民军南下部队,犹如惊弓之鸟,一个营开路,一个营断后,四个营抬伤员、物资——由于伤病员、重伤员不断出现,只好由战士们轮流抬担架,部队变成一半人抬伤员,一半人抬物资(如武器弹药,干粮药品)而落荒而逃。

当发现人民军开始撤退后,政府军空军终日在公路、田野、群山上盘旋低飞寻找目标,进行轰炸扫射,并为下面倾巢出动的参加合围的地面四十个营的缅军及民团自卫队指示方向,全方位堵截溃退的人民军部队。

缅共部队原先是准备向腊戍以东的盂尧方向撤退,后发现公路沿线已经布满进行阻击的缅军,就决定转往进入山林地带。

部队日夜兼程,适逢雨季来临,瓢泼大雨,满地泥泞,山陡路滑,得不到休息,无法吃饭,陷入极大的疲惫状态。  

第三天到达蛮马,仍然避开坝区,陡峭的山坡、狭窄的小路,随时都可能掉入深谷,部队从山脉中往北继续突破缅军合围而去。

第四天,到达孟洁班果山,走到了江(萨尔温江)边,总部命令3031营在这里渡过怒江,掩护南下部队进入江东地区(佤邦的西北部)。当一连已在纳岸渡口过了江,到了东岸,却接到缅共中央特别局(驻北京)来电指示:

“不同意进入江东,不惜付出多大牺牲,必须返回贵概根据地。” 

这时尾随追击的缅军前卫已悄然抵达和后卫3035打晌遭遇战。 总部无可奈何,只好召回过江人员,带领部队继续沿怒江北上,摆脱追兵,朝着位于中缅边界的贵概根据地撤退。同时命令全军进行轻装,凡重武器(如82炮,75炮,重机枪)、随身的背包、马驮上的药品、统统掩埋或丢入深谷。 

第五天,登上累道山。连续五天五夜的日夜兼程,部队已到了忍耐的极点。不仅仅是紧迫的敌情,更是极度的疲惫和饥饿——已经断粮。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山野,没有粮食、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只好下令把军马杀了充饥。为了生存,有的佤族战士甚至从敌人死尸的大腿上割下肉来吃。

第六天(5月30日),爬上甘蒙山,与北面的隆外山隔南扎拉公路遥遥相对,那里就是熟悉的根据地。而此刻这两条山脉之间却充满了险情,缅军炮兵在各要地严阵以待,南扎拉公路上兵车及装甲队来往穿梭巡逻……而四周的缅军追兵也越来越近,包围圈越来越小。沿途掉队的人越来越多,在几个地带不断与追兵发生战斗,枪、炮声断断续续地响起。

天色渐晚,越来越多的人员赶到,大批的伤员,较轻的互相搀扶着;较重的被战友背扛着;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被担架抬着。如再继续呆下去,时间一长,被缅军发现在这里密集的人民军,对于精疲力尽的部队来说,后果不堪设想。总部和808的首长一面派出侦察小分队了解敌情,一面焦急地向中央通报请示。 

当缅共人民军南下部队陷入政府军重围,面临生死存亡的这个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有关部门立即举行紧急会议,指示808访问组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住缅共领导人。同时决定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将采取紧急措施,出兵介入,并通知了云南芒市的有关部门。很快靠近缅甸边境勐古的蛮海,一支武装部队在这里集结,全部人民军着装,至少是两个整营的兵力,全部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出发执行特殊任务。

这边,派出执行侦察任务的杨世杰小组回来,将探知的的缅军情况进行了详细报告并提出了他的突围建议说:

“缅军在南扎拉、登尼公路一线都集中了大量兵力,但南扎拉以西不远的一个据点附近可以作为突破口,那里虽然同样充满危险,但可能是目前唯一的、最可行的地点。由我率领的一支敢死队,在南扎拉公路远离这个突围点的地方,袭击了一座缅军的据点,造成对方错觉,转移敌人的注意,掩护主力突围。”

总部和808的首长进行了短时间的考虑、讨论后立即请示中央,得到中共通报后的缅共特别局才如梦初醒地批准了这个突围方案。 

三十日夜幕落下,突围部署完毕——

杨世杰率领的一支40个人组成的敢死队,由一名KIA的地方区长带路,前往南扎拉公路,远离主力突围口的一个地方埋伏。

808访问组周、常两位首长根据中共有关方面的指示,亲临最前沿指挥,带领3031充当开路先锋;3033警卫总部的赵(付司令员)、古(付政委)两位首长和机关人员跟进;3035营随辎重队和医疗伤员队掩护;4047、4048两个营在两翼并殿后。

如果一旦发生意外,周、常带领3031、4047、4048与敌主力交战;而3033营只负责赵、古两位首长和总部突出重围的职责,下达的死命令是:  

不惜任何牺牲,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必须保证缅共领导人绝对安全地返回根据地,保全住缅甸革命的火种。 

对这样的安排,赵、古表示决不同意。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周、常不容对方发表意见,径直召来各有关人员,宣布了突围的部署。

根据杨世杰简单的手绘地图,突围的地点是选择在缅军一座据点附近,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据点的篱笆。这个选择是很大胆的,因为敌据点一旦发现人民军的行动,火力即可完全覆盖整个地区。

深夜时分,杨世杰和他的敢死队用携带的火箭筒、轻机枪、大量手榴弹,突然向一个政府军的军营发动猛烈攻击……

很快,公路上出现了一串串车灯光,运兵军往枪响方向急驶而去进行增援,车队过后,在部队隐蔽的地带出现了片刻的平静……

已经来不及多考虑了,一声命下,3031扑上公路,一个连直上北山,两个连分别在公路东西段架设阵地摆开,准备及时阻击缅军可能发动的合围,周、常站在路中央异常镇静从容地指挥。3033紧紧地前后簇拥赵、古两位首长和总部机关人员有序不紊地越过公路,很快通过开阔地。

4047、4048两个营通过后迅速向公路两侧的山包展开。3035营掩护军区医院及伤员队、电台警通排、辎重马队等一大批人员,也在一片混乱中如潮水般涌过公路,一刻不停地涌上北坡。在黑暗中、慌乱中逐渐失去建制,溃不成军,当最后一批人员撤出公路以南时,天已蒙蒙亮了。

3033(大多为知青)警卫着周、常、赵、古四位首长和部分机关人员,寸步不离。经过艰苦的几个小时的行军,才上了隆外大坡,看到前来迎接的部队,大家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当留守后方根据地的诺相司令员收悉了南下部队决定突围返回根据地的电文,立即调动107营和3037营及后方一切可以调动的地方武装及民兵,沿孟基、贵慨、南扎拉公路一线迅速占领公路两则有利地形,阻击两翼追击而来的缅甸政府军,做好随时可能牺牲的思想准备,打一场无法预料的恶战。

诺相亲自率领勐杭军政干校全体学员和后方工作人员共约一百人左右,于5月29日出动,从勐既盂坦过班登河到达隆外大山,等侯接应南下归来的部队。这时,隆外大山上已经听到了坝子公路沿线不时传来的枪炮声,但不知道准确的情况,他的心情十分沉重,一整天饭茶不进,一直守在山头上发愣。5月31日的早晨,终于迎来了赵,古,周,常及第一批南下部队。由于坝区布满政府军,所以不敢停留,在接应部队的掩护下,竭尽全力迅速退往勐既。到第二天夜,跟随总部的部队陆续到达勐既,至此宣告南下作战的终结,时间为1970年5月12日到6月1日共20天。 

而掩护突围的3035,无法冲出政府军的重重包围,杀开了一条血路,退入莱莫山区。莱莫四周的宽阔的山地是极佳的罂粟产地,也是“掸邦人民革命军”——张其富(坤沙)部队的根据地。在中国有关方面的协调下,张其富部队出面策应,提供粮食,掩护人民军转移,帮助收容了一批重伤员。人民军回报他们的是,把准备“坚壁”的武器都留给了他们。

另外,还有一些崩龙族、掸族的首领和民族武装组织、克钦独立军,对被打散的人民军部队十分友好,不但给予了很多方便和帮助,而且都收容了一批就地隐蔽的重伤员。 

这些留下的伤员的命运都让人无法预见,有的过来好长时间后,拖着残疾的身体,受尽各种磨难,凭着坚强的意志回到了根据地;有的从此漂流异乡,成为无根的浮萍;有的再也没有回来,也没有了任何消息。 

大部分人民军男女战士,踏着烈士的血迹,带着疲惫不堪和满身伤痕,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才前前后后回到了靠近中缅边界的根据地(最长的是在半年以后)。此役被称为缅共人民军的“生死大突围”。 

为了掩护主力部队后撤,杨世杰率领的这支敢死队向政府军一个指挥部发动自杀式的袭击。在黑暗中,一直不停地向政府军进攻,在造成守敌很大伤亡后,敢死队人员伤亡殆尽。他本人在进攻中不慎被敌弹爆开腹腔受伤,居然还能捂着已经流出体外的肠子,坚持着冲了回来。在路边一个老百姓极其破陋的草棚里,军区医院马改英院长在不具备大手术的器械和用品的情况下,只有让他强忍剧痛,亲自为他做了缝合手术而救了他一命。当他被转送到后方医院时,伤口又重新开裂感染,发着高烧,如不采取措施,则有全身中毒身亡的危险。只好截去了一段肠子,住院继续治疗。 

大家都以为他从此就只能呆在后方的时候,他却奇迹般地康复, 不久又获准重返前线部队。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