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QGestVkx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17 缅甸果敢杨大土司的六公子—格勒.杨(杨振勋)

作者:博尊宝

果敢土司官杨文炳,在1929年接任的土司职位,但他的两位堂叔八老爷、九老爷(杨春沛、杨春锦)与之争位,闹了很久,最后还是英国人将世袭权判还给他。 二战期间,因带领果敢人民一直坚持对日军作战有功,被英国人授予OBE勋章。他有14个孩子,11个活着,为7男4女。大儿子杨振源,在腊戌中毒身亡;二儿子杨振材,袭其土司职;三儿子杨振声,任吴努政府议员;四儿子杨振祥,在杨文泰叛乱时遇害;六儿子杨振勋;七儿子杨振来;4个女儿,除了最大的二小姐-杨金秀外,其他几位基本很少有人知晓。

1959年后期,政府宣布废除土司制度,继承了其位的二儿子杨振材从土司位置退下来闲居腊戌。1962年当军人政变在仰光发生时,杨家认为他们已经彻底离开政坛很久了,不会有什么风险。但是1963年10月的一天,晚上10时,一伙军人敲开腊戌浦甘路3号退位土司住宅的门,还是把杨振材抓走了。 

土司被捕,激起了果敢民众反政府的风潮,是年底,果敢正式宣布成立反对奈温革命委员会的地方组织,公推杨振声出来主持地方行政事务。为此,军政府宣布对果敢实行全面经济封锁,不准商贾进出。很快缺粮和缺少其他物资,开始成为果敢的严重危机,为了解决社会现实迫切需要,取得各种物质补给而渡过难关,杨振声一方面将彭家声派往向中国有关方面要求给予援助;另一方面交给杨振勋一个任务——前往泰国寻找能够取得大米和其他物资的途经(包括搞到军火)。

杨振勋(英文名:格勒.杨,人称杨六郎或大六官),1936年出生在果敢柞地林,先入腊戌教会学校,后转到英文高中,继之入仰光医科大学就读。 

杨振勋于1964年中,带着一部份人南下泰国。在去泰国的路上,遇到了重重困难,不断与缅政府军的交火,直到差不多年底才到达泰国,受到驻在那里的国民党将军李文焕的欢迎,并承诺将他们尽可能的帮忙。最重要的是李文焕对他们讲:“建立果敢自己的部队是很必要的。”

1967年,杨振勋(大六官)带着足够的人、武器及物资返回果敢,与彭家声领导的民族武装联合成立了“果敢革命军”。 开始与缅甸政府军及其支持的戛戈也(缅语:自卫队)在果敢境内,多次发生交战,双方均有惨重伤亡。果敢戛戈也的实力在缅政府军的全力扶持下,很快超过了果敢革命军并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迫使“果敢革命军”节节败退。保存有生力量,彭家声率部被迫退入中国,以求再图。在退入中国之后,他派人给杨振勋送去一封信,主要提到,在愿意接受缅甸共产党领导的前提之下,中国可以提供援助,支持缅甸人民的反对奈温军人政权的革命斗争。在目前的情况下,已经别无其他选择,建议杨振勋也率部来加入。

对彭的建议,杨振勋作出了分析:

他的土司背景及与国民党多年的关系,不会为共产党所接纳;当年诺相兵败曾经请求借道果敢退进中国时,被杨家拒绝而留下的恩恩怨怨,现在要与他一起在缅共共事,实恐难以被接受;杨家不愿认同共产主义。

于是他率部孤军作战,很快就被打败,失去了所有的武器、军需补给及全部财产和可活动区域,没能支持多久,只好带着溃部,退往江西克钦地区。1968年,走投无路的杨振勋带领残部在腊戌向政府军投降。投降后,他向军政府表示,希望到仰光医科大学,继续完成他的学业。当时,仰光医学院的院长是奈温的岳父巴丹博士,直接拒绝接受杨振勋入学。后来在军事情报局(MIS)出面干预下,才被接受。 

1970年,经过多方努力,军政府同意给予他护照,允许他前往英国,去协助一位英国医生的工作。护照,在缅甸军政府时代,通常代表着通往自由与发达的通行证。申请护照,首先必须得到军事情报局的首肯,再开始从一个官僚渠道,到另一个官僚的渠道,不断地贿赂那些各级大小官员,还得随时担忧自己的申请会不会再被打回来,特别是有过反政府记录的人士。

当杨振勋好不容易拿到护照,离开缅甸的当天,也许是乐极生悲,或者是命中注定,在仰光国际机场进行严格的安全检查过程中,警察在他的箱底,搜到了一张已经作废的百元缅币。(这箱子是他投降时带回来的,一直放在家里没有动过。)基于存留废币的行为,违反了革命委员会的有关规定,他的护照被没收,人也被从机场直接送进了明格拉洞军事情报局的秘密监狱。

在这里,他经常把那只被刀划得稀烂的手提箱拿给大家看,并且愤愤不平地发牢骚:

“他妈的,老子当年投诚政府的时候就检查过若干遍,谁都没有发现,偏偏老子要远走高飞到英国去的时候,那张钞票不知道是从箱子的哪个角落里跑了出来的?!”

明格拉洞军事情报局的秘密监狱,就是被人们幽默地称它为“人生的大学”的大水塘基地。当时缅甸社会上就流传着怎么一句话:“没有进过大水塘,是赶不上时代的人”。因为在这监狱大墙里面,关押过包括吴努在内的缅甸民主政府的全部内阁成员、缅甸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革命委员会的成员以及反对现政府的各类社会精英人物。在这里见到的人,学到的东西,比外部世界要多得多。对杨振勋来说,也确实如此,在这里和他关押在一个院子里的,就有奈温将军的小舅子、华人谢金贤、前情报站长、原国民议会议员、博杨莱的女媳、昆沙的五叔、暗杀缅共主席的杀手。

在这里大家都被定为是“政治犯”,不论你出生在什么家庭,也不论你以前的社会地位如何,不分彼此,都被关在同一个监室。原来的土司王子身份的优越感让他不愿与其他人过多的交往,常常一个人陷入对人生厄运的深思。当局发给的每天六支烟筒,根本不够他抽,没有其他办法,他只好把随身带着的那根粗粗的金项链,一扣一扣的拿下来,与貌苗换烟筒。(在这里这种事情,除了苗敏此人,谁都不愿换的,时间一长,他的项链一扣扣地完全转到貌苗的脖子上去了)

杨振勋在这里,他遇到了从中国来的家门杨世杰。问起他的身世,他坦率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和经历,杨世杰对他说:

“不要放弃你的希望!我们同是龙的传人,虽然你的祖先来得早,应该算是老缅甸人了,我才从中国跑到缅甸,可以算是新缅人吧。虽然在这里‘坐牢’已经好几年了,我仍然没有放弃,只要坚持,就会有希望的。” 这种中华民族大无畏的气慨,在艰苦困难的逆境中,仍然顽强地表现出来。

杨振勋在当时痛苦和失落的情形下,得到这位华人难友的鼓励,而且,杨世杰有不抽烟的好习惯,看在同是家门的份上,也经常无赏地资助一二,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像。

(几年以后,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起诉他,他从大水塘监狱被释放了。1979年2月,他离开缅甸,前往英国,从事麻醉师职业,至今仍留在那里。)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