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xderCDIa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16 芒市的缅甸特工

作者:博尊宝

觉茵中校向杨世杰讲述了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

“大约是1969年6月份,我接到在中国芒市潜伏的特1号传来的消息说,他搞到一份极端重要的情报——德宏地区中方有关支援缅共的单位及分布图。我决定亲历其险,自己去取这份东西,同时对中缅边境一线的人民军活动情况,做个直观全面的了解。

送我去是德由毗(白中国,缅甸人对台湾习惯的称呼)的情报人员。以前我们抓捕了他,经过秘密协商,以暗地下为我们侦探部服务,换取他的自由,至于台湾方面的谍报工作,在其保证对缅甸主权不构成威胁的情况下,我们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形式。这个联络员,在我方代号名叫C先生。

这次入境主要是到遮放,在那里会见芒市的特1号。我们详细地研究了瑞丽的地图,决定从紧挨南坎的南碗河偷入中国瑞丽的弄岛地区。 

下着雨的夜,黑沉沉的,C先生带着我潜伏在南碗河边的一蓬灌木丛中。两人静静地躺在树丛中,境那边也极静,连凤尾竹嘎嘎的响动都听得十分清楚。十几分钟,我们的衣服全湿透了,脸上浸满了雨水,还是得睁大眼睛注视着前面的国境线。

这个时候,界河那边一队中国武装巡逻队的黑影,踉踉跄跄地走了过去,C先生拉起我,钻出草丛,伸出头朝界河下边队伍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以飞快的脚步在雨中开始奔跑,窜过界河,对准茂密的藤葛叶蔓树丛,象野鸡样钻进去了,丛林晃了几晃,又伸头往后瞧了一瞧,见四周丝毫没有动静后,再一闪身,扑进更大的一蓬灌木丛中……

第二天中午,徒步到达离瑞丽江桥一公里的地方(瑞丽江桥,坐落在瑞-畹町公路之间,离瑞丽18公里,畹町13公里,这里驻扎着中国边防部队,在桥上设有检查站,持有证明才能通行),在C先生的带领下,我俩离开公路,叉入左边的小路,开始逆江而上。随着江岸边的羊肠小道,艰难地爬行,直到下午接近黄昏时候,才到达嘎中渡口。

嘎中,已经属于遮放区,瑞丽江的上游,在这里叫芒市河,由于河的西面除了有几个傣族寨子外,还有嘎中农场的三、四队好几百人,因此设置了个渡口,专门供当地老百姓及农场人员来往,出了偶尔遇到海关抽查,一般都不检查的。在这里江面有五、六十多米宽,所谓渡口,就是一个大竹排,由一根横跨河面的钢索纤引,来回达到摆渡的目的。 

浓雾一团团地蒙在芒市江上。遮放这个古老的小镇,随着境外缅共的出现,这里变得越来越热闹。特别是街子天,唯一的一条穿镇而过的大街上,卖农产品的、卖小百货的,卖化妆品的,卖香烟瓜子的,摆得到处到是摊子,挤得满街满巷是人。有穿人民军服的,境外来的生意人,当地的各少数民族,打扮各异,五颜六色,嘻嘻哈哈、来来往往地忙着各人的营生。镇供销合作社对面有一个专卖杂物的小摊,摆着饼干、米花糖、五香葵花子,摊主是个汉族老太婆,约五十岁,她微笑着招呼买主,不时地向车站方向膘上几眼,似乎在等什么人。

中午时分,一辆客车从芒市方向开来,嘎地停靠在车站,车上钻出一个身穿汉族服装的中年人,鼻梁上架着一副宽边眼镜,手提着一个傣族筒帕。他步履潇洒地穿过人群,走到卖瓜子老大婆跟前,轻声地喊道:‘妈。’

老太婆抬头一看:‘你来啦?’

青年人小心地左右瞧了瞧,微微一笑:‘妈,有什么急事?’

老太婆叹了一口气:‘你姨妈要从那边来赶街。’

青年一听,显得有些焦急:‘妈,还没有到吗?我肚子还饿着呢,快回家吧。’

老太婆收拾好小摊,提着篮子,带着儿子往街外头走去。

下午,遮放街仍然热闹非常,拥挤的街道上,人群熙攘,接踵擦肩。两个头戴草帽,身穿景颇族服装,脚上撒着人字拖鞋的中年人,步履悠闲地在大街上溜达。好长时间过去了,也不见他们买样东西。最后转到卖葵花子老太婆摊前。

‘老咪涛,有缅甸瓜子卖吗?’

‘没有?’

中年人瞟了周围一眼,继续说:‘老咪涛,我是缅甸来的,可以供货给你。’

老太婆点点头小声地说:‘哦,可以谈谈价格。’

中年人加了一句话:‘你姑娘托我捎话给你。’

卖瓜子的老太婆朝四周惊慌地望了望,对他们说:

‘跟着我,到家说。’

说着急忙收拾起摊子,带着两人朝家里走去。

一幢普通傣家竹楼,竹楼前是一个用淡黄的竹片围成的小院。老太婆带着他们走进竹楼后,竹楼门‘吱’地合上了。未坐定,老太婆就问:

‘我闺女还好吧?’

‘现在已经放出来了,就住在我家,与我太太在一起,她什么都好,不要担心她。’C先生连忙解释说。

老太婆高兴了,沏了杯摆咦新茶给他们:

‘你们是从南坎来的吗?’

‘不,老咪涛,我们从腊戍来,这位就是移民局的长官,我带他来,这次主要就是来遮放探亲,顺便帮你闺女来看看你。’

老太婆伸手推开竹楼天窗,向外张望了一眼,轻轻把窗子关上说道:

‘长官,我闺女就拜托你照顾了,她出境还不长,就听说被你们抓了,做父母的很担心呀!’

‘老咪涛,你放心,长官讲了,等这次事成之后,就会给你闺女发‘马崩丁’,也可以接你到腊戍去,同姑娘姑爷安度晚年了。‘

老太婆一听,咧着嘴笑了:

‘我早就想去了,一切就拜托长官了。’

‘老咪涛,长官问,你亲戚还没有来吗?’

‘亲戚?!哦,来了,来了,我就去叫。’

老太婆说着走出了门外,不一会,那个带眼镜的中年男人单独进来了房间,

C先生微微一笑,介绍说:

‘特1号,这位长官就是老M。’

‘老M!?’

按事先的信息,他应该知道,老M就是军事侦探部腊戌站站长的代号。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位缅甸政府军的现役军官敢亲自跑到这里与他见面。

特1号是芒市中学的一名教师,一年前其妹妹跟着男朋友外逃缅甸投靠亲戚,在腊戌被移民局抓捕,白中国情报机构以此为要挟,威逼利诱,最后迫使他同意作为台湾情报局的暗线为台工作。C先生找到我,以腊戌侦探部的名义,把他的妹妹要了出来,以此为人质,胁迫其一家人也为我们工作。

他从随身携带的傣族筒帕里面,拿出一大堆东西来,有中共中央首长的讲话材料,有盖着大红章的红头文件,还有些图纸什么的。C先生翻着看了一会,从中检出二份材料递给我,说一份是中共某领导在一次中央会议上,关于缅甸共产党的讲话,另外一份是遮放地区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人民军进行后勤支持部门的单位名称及分布图。

我一听,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东西,高兴地说:

‘感谢先生对我们工作的支持,非常高兴认识,可以告诉你妹子,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找我,也可以通过C先生联系,一定会帮忙解决的。我可以保证她在缅甸可以平平安安,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且会为她们办正式的身份证。对于你所做的一切,我也会论功行赏的。’

说着,从背箩里,拿出一台五波段收音机、二块双狮手表、十几只五星牌打火机、二笼泰国尼龙蚊帐交给了特1号。又轻声地交待说:

‘下回有材料给我,就直接交给C先生转,有什么需要也可以直接向他提出来,我一定尽量帮忙办到,你尽管放心,不要客气。’

拿到材料后,我们连夜就往回赶,因为听说最近公安查得很紧,以防万一,不敢在中国境内停留,经瑞丽返回缅甸了。

后来听说当天晚上,夜色刚刚降临傣乡,身着橄榄绿色制服的几个边防公安,就走进了卖瓜子老太婆家的竹楼:

‘老咪涛,听说你家来客人了。’

‘哦,是我的儿子。’

‘他不是在芒市一中工作吗?怎么还不到星期天就回来了。’

‘哦,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他回来看看。’

‘要是在的时间长,要来派出所登记个临时户口的。’

‘不用了,他明天一早就要赶回芒市去的。’

好家伙,连自己在芒市工作的亲儿子回遮放母亲的家中,都要求登记临时户口,看来中国对公民的流动管理的比缅甸要严厉得多的。”

听完觉茵中校讲述他的亲身经历,杨世杰不禁回想起1972年9月份,芒市街头贴出的一张革命委员会的大布告,被枪毙的第一名缅蒋特务,就是自己上芒市一中时的班主任万XX。当时同学们都觉得奇怪,凭着大家在学校几年对万老师的了解,谁都不相信这会是真的,暗地下一口咬定绝对是桩冤案。现在听这位缅甸侦探部腊戌站长的一席话,证实共产党并没有冤枉他,还真是个缅蒋特务啊。

杨一方面感到以前对缅甸侦探部真的是小看了,这种芝麻小国家,也敢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搞情报工作。另一方面,发现国、共两党的谍战,往往尽用其极的手段,不禁感到毛骨矗然,万某人不过成为其中的一个牺牲品罢了。好在后来听中校大人讲,他也算是一个有良心的缅甸人,在万老师案发前,安排人把他的母亲,那位卖葵花子的老太婆及时地接到缅甸与自己的女儿在腊戌一起居住,才免遭毒手。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