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HTvdvaCc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4 骡马大队

作者:博尊宝

按照缅甸华人的习惯,常常把缅甸分为上坝和下缅甸来称呼。下缅甸主要是指南方伊洛瓦底江流域曼德勒以下的平原地带,土壤肥沃,物产丰富,主要居民为缅甸的主体民族——缅族、克伦族等。上坝即是北方的掸邦、克钦邦高原,这里山高林密,除较大的傣族、克钦族外,其他少数民族繁多,语言难通,交通不便,大多以部落群体居住,由大小土司、头人管理,依然做着自己的土皇帝。自缅王时代,都没有对这里有过有效的管理,基于这种情况,在英国殖民时期,除派少量部队作象征性的驻防外,基本整个上坝地区都是处于非政府控制的状态。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英国殖民者为了自身的利益,却把至今还在毒害人类的鸦片带入这块土地。各种土著从英国人手里得到种子,开始广泛种植罂粟。罂粟的效益自然要好于其他庄稼,这样引得当地老百姓倾力种植,各类粮食作物逐渐淡出,罂粟成了主要的懒庄稼,每年为西方人提供大量鸦片货源。

由于此地区交通不便,于是他们开始组建庞大的马帮队伍,每年将上百吨的鸦片贩往泰缅边境,贩往伊洛瓦底江流域。以麻栗坝(果敢)人为主的马帮队伍,翻越崇山峻岭,穿过深沟密林,行程上千公里,往返近一个月左右,运出鸦片,换得银元,驮回生活用品、军火。马帮成为此地区的主要的交通运输工具,成千上万的土著居民以此为生。

缅甸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沿海地区属季风型热带雨林气候,北部属季风型亚热带森林气候。全年气温变化不大,年均气温25℃。最冷在1月,平均气温为20℃至25℃;最热在4、5月间,平均气温为30℃至40℃。缅甸雨量充沛,降雨多集中在6、7、8月份。由于受季风的影响,缅甸全年分为3个季节:热季为3-5月,雨季为6-10月,凉季为11月—翌年2月。 

贵概和猛古之间的小河地区,一个不大的坝子,居住着一支人数不多的汉人移民,据说他们的先人在一段姓土司的带领下,于明朝从云南就移居于此。缅甸独立以后,由于文化语言、风俗传统的差异,官方虽然承认他们是掸族的一部份,实际上却被剥夺公民应有的所有权利,在政治上没有任何地位。

为了让中央政府能在法律上认可他们的缅甸公民地位,得到自治而自己管理自己。所以当缅军在上坝围剿国民党残部及反政府武装活跃于缅北的年代,他们不惜头顶汉奸的臭名,组成了一支400匹骡马的武装运输大队,配合政府军作战。政府军打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承担军需弹药补给的运输任务。(这些骡子后来仅有5%生还,其余大多数损失殆尽。其中一部份是被打死,一部份是保养不良而致死,骡马是山地的主要运输工具,这些损失,无疑对当地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带来了严重影响),

6月,时值雨季来临,由300多头骡马和100多武装人员组成的大队人马在上坝高原的原野中前进。这是小河地区民兵的骡马运输大队,正在为前线政府军运送给养。赶马人除带枪支弹药,其它任何东西不准携带。另外政府军派有一个排的士兵随队武装开路。 

队伍所走的全是马帮小道,有的地方甚至连路都没有,队伍犹如蝎行。却整齐地前进在深山老林里,遇到河流,有的地方水深过胸,最浅的地方也到膝部,整日冒雨前进,夜晚宿营只能借用芭蕉叶,搭起窝棚以避风寒。

突然,前方响起激烈的枪声,不时的还夹着火箭弹的爆炸声,大队长黄汉臣赶快命令队伍停止前进,叫传令兵:

“阿五,立即与前面老缅兵联系,落实情况。”

不一会,阿五返回:

“不好,与人民军遭遇,对方火力很强,一照面老缅兵就倒下五、六人,排长正带人抵着,叫我们赶快撤。”

“通知参谋长带警卫班转头开路,全体人马分组后撤。”

队伍刚动,不但后方响起了激烈枪声,连左面也传来另星的枪声,经验告诉他,他们是中了对方的伏击。

“大哥,中人民军埋伏,对方火力太强,根本没办法突围。”

身为参谋长的老三黄汉民,手提冲锋枪跑来通报。

“全面警戒,任何人不要主动出击。”

四周虽然枪声不断,但由于他们停止了突围的行动,因此枪声小了很多,而300多头骡马在赶马人的招呼下,依然井井有序,并没有发生惊叫骚动,可以看出,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运输骡马队伍。

突然,不远的山头传来一阵喊话声:

“小河的弟兄们,不要再当汉奸,不要再为老缅卖命了,大家都是汉人,汉人不打汉人…我们是缅甸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只要你们放弃抵抗,留下物资,你们可以带着武器离开,我们保证你们的安全,决不为难你们……”

黄汉臣心里面明白,自己的骡马大队,从来没有与人民军发生过任何过节或冲突,缅共要的是他们负责运输的政府军给养,只要他留下物资,人民军肯定会让他们全身而退的。但是,留下物资,老缅可就会要他的命,他们整个地区老百姓多年来为老缅卖命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阿五,叫老缅步话兵赶快向总部及前方部队呼救,要求增援。老三,你带武装负责掩护,通知队伍,放弃道路,全部撤进右面原始森林。”

进入原始森林,开始摸索前进,丛林中阴沉沉的,不见天日,明明是在白天,而树林里却像到了黄昏,到处是几尺厚的落叶,软绵绵,滑溜溜的,人马走上去像掉进棉花堆举步艰难。一不小心,被树技绊了一下,跌了一个跟头,底下可能就是个大陷阱,一脚踩了个空连叫都来不及叫一声,人、马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再加上各种毒蛇动物,防不胜防,一般来说,不到万不得以时,谁都不会自动进入原始森林的,一旦进入,无疑于自寻死路一般。人民军看他们进入原始森林,也就停止追击了。

不知在暗无天日的原始森林摸索前进了多长的时间,当他们走出森林后不久,就遇到带部队来增援的尼温少尉:

“谢天谢地,我的大队长,物资都在吗?”

“佛祖保佑,物资没有丝毫损失,只是死伤了十多个弟兄。”

“那就好!那就好!团长大人一夜未眠,一直等着你们的消息。”

当大队人马来到政府军临时军营时,当瑞中校已在门前等候,一把紧捂黄汉臣的手:

“急死我了,接到你们的呼救,我就派出几支小分队接应,一直找不到你们,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跑进原始森林去了。”

“报告中校大人,当时情况紧急,缅共火力太强,如果不进入原始森林,与你大人可能再也见不到面了。”

“好人自有好报,安全就好,安全就好!”

一面说,中校一面拿起桌子上的口缸:

“一直盼望着你们赶快到来。你看看,部队已经断粮三天了,连我每天都只能分到半缸水泡嘎拉豆(一种树类印度豆,产量高、营养丰富,从英国殖民地时代开始,就规定为部队每天午餐必不可少的食品,一般做成豆汤),你赏赏味道怎么样!?”

黄汉臣接过来一看,口缸里是半缸被水泡发的、生的嘎拉豆:

“中校大人,在前线遇到特殊情况,我们也经常吃,虽然难吃一点,但是很有营养的,基本上,维持战士的生命和体力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到连嘎拉豆都没有的时候,那可就真正难办了。”

“也是,也是。”

“我们也知道大人的困境,所以下了决心,就是拼了老命也会把物资给你运到的。”

“感谢你们,感谢骡马大队的众弟兄。”

“有大人的这句话,我们为政府军效力,在所不辞。”

“放心吧,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报答各位的。”

(若干年后,当瑞中校已经是大将,成为缅甸国家第一号领导人了,在1998年视察小河地区时,他没有食言,为感谢当年小河骡马大队为政府军鞍前马后所做的贡献,他亲自向黄氏兄弟表示:缅甸政府承认小河地区居住的老百姓成为缅甸的一支少数民族——猛稳民族。不久还钦点让黄汉民作为少数民族的代表参加了缅甸国民议会。这已是后话了。)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