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HGl6Fon0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3 血战缅北

作者:博尊宝

战后,缅军情报局集中从各方面得到的情报显示:缅共人民军装备了各种中制武器;由一些职业军人在娴熟指挥;人民军内部大量在使用中国文字(他们得到的一份人民军“立功证”,印着毛泽东着军服的头像,用中国字写道:XXX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X次战斗中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荣立X等功。下面署名:缅甸共产党人民军总部)。

由此缅军事当局得出的结论是:中国解放军的正规部队在出国支持缅共作战。其最高统帅奈温将军发布命令,把在缅北受到重创的九十九师撤离,紧急调政府军王牌部队七十七师北上与人民军作战,动员一切力量,即使付出再大的牺牲,也要抵御“北方大国的入侵”,“把入侵分子赶出国境线以北”。(附图21)

顿时,缅共东北根据地情况吃紧,缅共中央命令在江东的404部队过江支援。 

江东的果敢地区,是与勐古几乎是同时拉开革命斗争序幕的。一九六八年元月四日夜间,一支身着米黄色卡其布的作战服,上衣有肩攀,胸袋打褶,称号为“缅甸人民解放军”的武装部队,在彭家声的率领下,由中国进入缅甸果敢红岩地界。   

他们就是1967年间对缅甸政府军作战失败后退入中国的“果敢人民革命军”。得到中国的政治庇护后,中共对其人员实施政治教育、引导,指出反对奈温军政府的斗争得有一个正确的领导,就是缅甸共产党。于是安排彭家声、彭家富等人到昆明,在昆明军区许付司令员的主持下,与缅共中央代表何高、杨光、古方、林山进行会谈。军区作战部部长李金桥(即后来访问组的“李大组长”)、赵华青居间作协调工作。在中共的引导下,彭家声同意接受缅甸共产党的领导,于是他的这批人便受到系统的政治教育及军事训练,改编为“缅甸人民解放军第一支队”,编制和人事如下:

支队长:彭家声

政治委员:杨光(中名丁毅,缅共中央代表团成员)

第一营营长:彭家富

教导员:杨正强(缅共干部)

一连长:杨振良

指导员:马永春 (缅共干部)

二连长:杨再映 

指导员:周昆系 (缅共干部)

三连长:沈申(罗相部、贵州老兵)

指导员:郭志明 (缅共干部)

四连长:杨忠卫

指导员:赵生 (缅共干部)

警卫连长:苏志明 (罗相部、贵州老兵)

指导员:郭志 (缅共干部)

实际上当时部队就只有167名战斗人员,加上访问组16人及总部机关人员,共220余人,也就一个加强连而已 。 

进入缅甸后,1月14日攻占班永龙塘据点,毙敌六人,俘虏三人 (守敌共二十八人);不久由蓬木山出击,奔袭老街,歼灭杨振业部二十四人;6月12日,对大新寨的政府军、自卫队发动攻击,打了七个小时,毙敌三十四名,俘敌连长以下十九名,伤敌四十余名;接着彭家声带七个区干队、炮连攻打红石头河,很顺利地将其打下,部队在此驻扎;彭家富带主力营打大水塘,战斗打了三,四天,毙敌二十余人,政府军从滚龙,贡章出发驰援,最后大水塘据点没有攻下。

这期间罗星汉自卫队的苏文像,张清文部、杨土司旧部罗光明、胡家友先后投诚,“第一支队”总兵力才达到四百人之多。

后来根据缅、中共两党两军的协议,中国人民解放军临沧军分区的边防团抽调102名军政骨干作为“国际支左”人员,出境参入这支部队,将原“缅甸人民解放军第一支队”部队名称更名为“缅甸人民军404部队”。 彭家声任支队长,杨光任政委 ,彭家富任付支队长。着装也改为与缅共303等其他部队一律统一的草绿色战斗服。

面对这样一支特殊的“人民军”,缅甸政府军和罗兴汉民团自然不敌,只好于1969年3月撤出果敢,劫持大批居民逃亡掸邦滚弄、腊戎。彭家声部迅速占领了除滚弄以外的果敢全境,成立县人民政府,彭家声以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的身份兼任县长。接着先后成立了红岩、崇岗、兴塘、兴旺、龙塘、红石头河(红旗)、东山七个地方区政府,开始了对果敢二十余年的红色统治。

当接到缅共中央要部队过江的命令时,404部队正筹划“金庙寨战斗”。当时政府军克钦三营与步三十九营刚刚换防完毕,就叫嚣要“收复失地”。是继续打?还是不打?404领导层表示不同的意见:政委杨光急于要把部队拉过江西,不赞成再打;彭氏兄弟认为,果敢刚扩建了二营(4046),佤邦的4048也已抵达果敢,相比之下,人民军处于绝对的优势兵力。而且即将离开自己的地盘,到一个新的环境,要争得一席之地和别人的认可,只能靠自己军事能力和对部队的有效指挥来说话,所以执意要打。 

1969年8月21日战役开打,人民军投入4045,4047,4048三个营,结果是歼灭罗星汉自卫队一个中队,缅军克三营一个连。(毙敌二十九人,俘敌五十四人,伤敌十一人) 

此次战斗以后,彭家声率4045,4047两个营组成的支队过江,十月初进驻勐既地区。

当时的人事安排如下 :

支队长 彭家声

政委 杨光

付支队长 彭家富 

政治部主任 杨正强

4045(一营)营长  杨再映 

教导员彭国诚(支队干部,出境前为连指导员) 

4047(二营)营长  李宗祥

教导员马永春(缅共干部)副教导员杨富康(支队干部)。

60年代开始,遍及全国的反对军政府的武装斗争风起云涌,除了缅甸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外,当时较大的反政府武装还有:

掸邦联合革命军:

成立于1964年5月。该部主要以缅甸掸族为主体所组成,与国民党残军关系密切,由莫亨任首领。后与坤沙部合并成立蒙泰军。兵力2000人、分为三个旅。

不久掸族头人诏甘约率部脱离坤沙的蒙泰军另立山头,重新组建了“掸邦民族军”。亦称为中央掸邦军。主要活动于缅甸东枝以北的南兰、板法、孟盖和赖卡等地区。控制区面积约850平方公里,人口10万人,总兵力约2500余人,分为四个旅。总部设在孟盖。甘约突然去世后,宰义上校担任司令。

南部掸邦军,领导人召学腾将军,该部主要活动在景栋以南,邦弄以东地区,以及孟乃、兰科、孟班、赛芒滚、万达果、刀辛和孟裴等地。总兵力约5000余人。所部编成756、757、758和759四个旅,总部设在景康(景统)。该部副主席方志良(芒市土司之后),总参谋长敏畏。

克伦民族联盟:(KNU)

由克伦族组成,是缅甸国内较大的、历史最悠久、最顽强的一支反政府武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坚持与盟军并肩对日作战,从缅甸1948年独立开始,就一直与缅甸政府武力对抗,所领导的克伦民族解放军,其兵力仅次于缅共人民军。

主要活动在缅甸东南部的缅泰边境地区,直接控制区约2万平方公里,游击区分布于缅甸中部、东部、南部,约占缅甸三分之一国土,控制区人口有100万人以上。总兵力约12000余人。总部设在缅泰边境的木沙若达。活动地区从离仰光100公里的勃固开始、直到泰、缅、马来交接地区,分布于克伦邦、孟邦、勃固省、德林达依省。

克伦民族联盟在最鼎盛的时期拥兵6万,是缅甸最强大的反政府军之一, 也是这个地区得到西方人支持的武装。

后来该联盟联合一些坚持武装斗争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组成“缅甸民族民主统一战线”武装联盟。

克钦独立组织:(KIO)

1960年成立,同时建立了克钦独立军(KIA)。该组织是缅甸克钦族中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由一些不满政府的土司头人组建的,白兰森任主席兼总司令,其他主要领导和成员大多是克钦族。其宗旨是“反对大缅族主义,建立拥有主权的独立的克钦共和国”。该军控制着克钦邦北部与德宏、保山、怒江相邻地区及缅印边境地区,总面积8万多平方公里,人口80余万,70%为克钦族,其次是傈僳族、汉族和掸族。

“克钦独立军”为5个军区、5个旅、21个营,兵力约30000人。

克雅民族进步党、克雅民族联合阵线(KNPP):

是以克雅族(克伦尼族)为主体的民族地方武装。领导人昂丹磊、库贴布佩。兵力7800人,总部在多达玛基。

钦民族战线:(CNF)

武装力量称为钦民族解放军。

阿拉干罗兴伽民族组织、罗兴伽穆斯林团结阵线:

该组织是缅甸若开邦的穆斯林反政府武装组织,成立于1978年,同时建立了“罗兴伽穆斯林游击队”,并在该邦的貌夺、布帝洞等地区建立根据地。该阵线由昭鲍任主席,努尔-伊沙林任副主席,肖丁任总书记,武装力量约有3000余人,总部设在孟加拉国境内。

阿拉干邦解放党:(ALP)

武装力量称为阿拉干民族解放军。

拉祜民族组织,拉祜族民主战线:

佤民族军:

佤民族解放军,主席麻哈三。

那嘎民族社会主义委员会:

成员由印度及缅甸那嘎族组成。武装力量称为那嘎民族解放军。 

其他武装派系集团:包括坤沙部、张维纲部、明少本部、戴康部等。

允模战斗

1969年8月初,为了迎接缅甸共产党成立30周年(1939年8月15日)纪念日的到来,部队都各自为阵地搞一些小的军事行动以资庆祝。特务连的曹小栓(排长)和杨世杰(排指导员)带自己一个排的兵力机动到贵概一带寻找战机。

贵概是缅北重镇腊戍以北、不偏不倚正位于北回归线上的一个小镇,木姐—腊戍公路的必经之路,是军事要地。从贵概出来必须经过两段地势极为陡峭的盘旋公路,才下到坦坦荡荡的登尼坝区。杨世杰挑选了盘旋公路进入坝子的最后一个转弯的地方,一座被人废弃的石灰窑附近进行潜伏。士兵在夜里就埋伏在这片山坳间,在寒风凛冽里大家只能靠薄蚊帐和塑料布御寒,由于气温太冷,塑料布都变成硬硬的一块。好容易熬到天亮,在浓浓大雾中,总算成功地伏击并全歼了政府军一支开往木姐的小车队,其中还有一辆指挥车,而且创造了己方无任何伤亡的辉煌战绩。 

8月15日,在庆祝缅甸共产党诞生30周年的重大节日的同时,举行东北军区“特务营”扩编命名大会,(原3031部队):

麻糯任营长, 熊庆国任营政委 

一连(原特务连)连长曹小栓、连指导员杨世杰

二连(原通讯连)连长祁老五、连指导员尚永春

三连(原炮连)连长尚勒当、连指导员孔金保 

四连(原娘子连)连长马丽(司令员诺相的夫人),连指导员陈清蓉。

排级干部有林明贤、蒋志明、许可都、杨恩耀 王波 排玉国、刀飞、卢定兰、李月新等。  

此时缅共在勐基集结的部队,计有303军区、404军区、202军区各部及107部队,还有北上的下缅甸02部队(叶博吞部)。而且在中国政府的默许下,大批中国知青和边民越境加入,人民军在数量和军事实力上都有了极大的发展,整个缅东北地区局面有很大的改观。原本缅共人民军东北军区主要活动于缅甸贵概、勐古、棒赛、木姐、南坎、果敢等地,站稳脚根后迅速向萨尔温江两岸地区扩展,极大地震动了老缅军政府。

到了10月底,换防的政府军77师已经全部进入缅东北地区与人民军303部队对持。12月21日,人民军准备在班登河畔的允模寨附近伏击其师快6营,部队按时开赴预定战区,进入埋伏阵地。

上午11点左右,快6营没有按人民军预先估计的路线进入伏击圈,而从左侧的一个高坡突然出击而打响战斗,打得很猛烈,4048仓忙接战,很快就被对方攻占其驻守的1、2号高地,退守到3号高地。 

4048战斗失利后,4045、3033、炮连接到命令上前增援,部队强行推进突破与政府军在预料外的地点打成僵持胶着状态。这时天色已晚,人民军投入战斗的部队已经有大概五十多人的伤亡。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对战局极为不利,总部向特务营一连(连长曹小栓,指导员杨世杰)下达了不论付出多大牺牲必须夺回最关键的2号高地,突破敌阵,掩护其它部队结束恶战,撤离现场的死命令。 

接命后杨世杰跑到最前沿,组织了几次火力侦察及突袭 ,根据敌方的兵力、火力位置,观察分析情况,调动部署,很快地制定了突破计划。当战斗打响后,他和连长曹小栓一起,亲临最前沿,或用冲锋枪、机枪射击,或投掷手榴弹……大喊大吼、丑话连篇,骂敌人、骂自己人……哪里危险就在那里,哪里最激烈就到哪里……面对敌方猛烈的火力,毫不在意,没有一点胆怯和退却,毫不隐蔽地在弹雨中左右冲杀……他们是士兵的楷模、战场的灵魂……杨世杰更是身先士卒,肩扛火箭筒,组织了多次自杀式的冲锋,给予快6营一次次沉重打击……在最关键的时刻,3035营2连迂回到快6营侧后,在允模河边对其发动暴风般的袭击,造成敌方很大伤亡,在腹背受敌的不利形势下,才迫使快6营不得不撤出2号阵地。

这次战斗人民军吃了败仗,一次性阵亡60余人,这是东北军区组建以来从没有过的巨大损失。快6营凯旋而归,被缅政府军命名为“英雄营”。

|3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