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V6Qz94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1 明格拉洞陆军监狱

作者:博尊宝

秘密监狱,由内外层组成,由第一道大门进入后右面是分开的两排单间组成,男女各一排每排有二十间。走道在中间,左右各十间,每间大约为六平方米,有一单人床,一小饮水罐,一糞盘。一面有一小窗,用于送饭,送水。这里主要关押才送来的新囚,大约二至六个月不等。有违反记律的老犯人,送来这里受罚,就把那扇小窗子关死,就变成一间黑房间。

左面是一排房子,是看守士兵的工作休息室、医师办公室等等。

往里走五十公尺是内院大门,内层由六米高的墙,围成个四方形,中间为大约100x80米的空地,顺墙三面建成共二十一幢木板铁皮房。每幢房屋占地15x15米, 房屋建筑10x10米, 为一室一厅一卫的套间(其中1、2号是比较特殊的大套,占地25x25米,房屋建筑15x15米,为二室一厅一卫),外面是空地, 正左右用高高的木板墙围住, 后面对围墙面用三层各式铁丝网隔开, 每隔半小时就有巡逻士兵从围墙下铁丝网外走过, 房间里的一举一动看得很清楚, 如有怀疑时, 就叫被囚人走出房间询问.

二十一幢房屋分布为, 右边单排五间(二大三小), 正面单排六间, 左面双排十间. (附图31)

杨世杰及马官二人刚来的时候,被安排在右边单排五间的第二大套(他注意看了一下,缅文标着2号),是二室一厅一卫的木板铁皮房。(他们二人,一人住一间)

每天早上穿着政府军军装的一个三道红(上士)带着另外一名士兵提着铁桶,送来英式奶茶一杯;中午送来午饭,每人份量装在一三层钴子里,一层蔬菜、一层印度豆汤、一层饭;晚饭为一肉、一蔬菜汤、一份饭。另外,每月发肥皂一小块、卫生纸一筒,每星期发草烟筒35根(每天5根,一种缅甸烟),据说这与政府军士兵的待遇是一样的了。几天后,三道红带来几份报刊杂志,表示根据杨世杰的案情,这是按规定当局会按时提供的待遇,请他自己挑选需要的。杨一看,有英文的杂志、有缅文的报纸、就是没有中文的。翻看了一下,他选了缅文的《镜报》及两份英文杂志(虽然看不懂,有图就行,后来别人告诉他是美国的《时代杂志》和《新闻周刊》)。 

杨世杰从一个多年来每天行军打仗、在枪林弹雨中闯荡的战士,突然坠入终日无所事事、闲游浪荡的环境中,最让他受不了的是没有了说话的对象。一种无比的落魄和失去对手的寂寞让他感到非常痛苦,每当夜静人深的时候,更会让他怀念自己的女儿,这个时候,他经常好像听到她们的哭声……后来才弄明白,是从旁边一号房传来的。一开始伴随着哭声,还会经常传来一个男人就如自己一样细声细气、很有耐心哄孩子睡觉的声音,这时他会感到欣慰而会心地微笑……可是时间一长,孩子仍然不停地哭,这个男人就会失去耐心,开始骂街,骂孩子,骂孩子的母亲……随之而来,加进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哭声、辩解及责备声……继而就会听到男人破口大骂,两人的吵架……摔东西的声音。这个时候,杨对把这个无辜的小女孩及年轻女人带来这个地方,而且还会无耻到破口大骂的男人感到非常愤怒,如果在自己的面前,也许他会报以拳脚相向的。

从三道红的口中,杨世杰得知,旁边此人,竟然会是缅甸红旗共产党的主席德钦梭先生,他也是如自己一样,背叛了马列主义的信仰、背叛了共产主义的革命,向政府“弃暗投明”的。

后来当这个小孩的哭声变成整夜整夜都不停止的情况后,就像一把尖刀,不停地再戳在他的心房,让他实在无法忍受了。于是在一次提审的时候,向情报局有关长官提出了希望换一个房间的请求。

第二天,他二人就被转送到左面十间中的最边角落上的一间(这里绝对地偏僻与安静).一天中午,杨世杰听到后面木板墙有被敲打的声音,走近一看,发现墙上有一个洞,里面有人正在用缅甸话招呼自己:

“朋友,朋友,你好!哪里来的?”

杨逗近洞一看,对面有二人,正笑容满面友好地看着自己:

“掸邦来的。”

“我叫吴为敏,他叫吴觉觉,我们是同案,都是仰光的。”

“什么案子,进来多久了?”

“走私案,半年多了。朋友什么案子?”

“缅共案。”

经过交谈,了解到下列情况:

吴为敏同案四人,共同帮别人走私玉石到泰国,都发了点小财,回来后太过张扬,被人告发被捕的。本来走私是经济案,不属军情局管,但因吴为敏是奈温将军的小舅子,所以才特殊照顾地软禁于此地。

他们所在的院子,由四幢房屋组成,除他们五人(连老板)住一幢外,其它三幢分别住着:缅甸果敢杨土司的六公子——格勒杨;日治时代缅甸政府总裁巴莫博士的孙女媳、缅甸民族民主解放阵线南方军区司令员博杨莱的女媳——吴钦明;谋杀白旗共产党主席德钦丹东的——貌苗;缅东奇人、小鸡子——谢金贤;张其富{昆沙}的五叔——张秉权(昭孔粱)。自己旁边的一幢住的是,原缅军事情报局腊戌站站长——觉茵中校、密支那原国民议会议员吴召金。在他们后面二个院子里共四间就是住着从“扩增房” 逃跑抓回來的缅共人员。对面五套房子,1号是红旗共产党主席——德钦梭;2号就是他俩原来住的;3号是缅甸革命委员会成员、工业部长东当上校;4号是商业部长东定上校;5号是两个钦族军官等等。侧面则住着各种各样的政治人物。排到杨世杰这栋是21号。

各幢房屋院子的隔墙上,都有“先辈” 留下的机关—一块活动的木板,取下后即可与旁边难友们联糸。同时大院门是铁制的,由铁链子和一把大铁锁锁着。看守进来,开关时都会发出很响亮的‘叮当’之声,整个大院的人都听得到,所以讲话时,只要注意这个声音就可以了。另外,几乎所有房屋的院门,都可以从缝中看到大铁门(只有21号看不得),因此都能观察到人员的出入。

凡在此大院中关押中的人员,美名其曰“保护性软禁”。不管你从前做什么官,也不管你什么地位,什么案子,全部一样的待遇。虽然说这个待遇跟部队士兵一样,但因为各级贪污严重,落到犯人口中,自然就大打折扣了。不管怎么样,每人份量仍然像模像样地装入一个三层钴子,由两看守士兵用一根长竹杆串起挑着逐房送。大家每天只要看钴子的数量,就知道关押的人数。 

至于杨世杰能够按时得到美国《新闻周刊》、《世代杂志》及政府出版的《镜报》,那因为其属于政治案,又是起义投诚人员,可是特殊又特殊的照顾了,其它人可没有这种待遇的。后来附近难友都争着巴结他,想法与他拉上关系,目的不外乎夜晚能向他借阅杂志,以便了解外面的情况。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