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N6Y3ZZK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6 比国民党还国民党

作者:博尊宝

在密支那一个多月了,除有事外,杨世杰和马倌很少出门。台湾方面的各路人马仍旧不断地来游说,杨都莫棱两可地敷衍着,时间一长,有人不耐烦了。一天,杨定龙对他说:

“家门,你一不上烟馆抽大烟,二不到鸡寨嫖女人,现在白派有人说,你们肯定是共产党派出来的,要干掉你们。”

杨世杰一听大惊,忙问:

“凭什么说!?”

“他们认为,吃、喝、嫖、赌、毒,男人总要占一、二样。而共产党纪律严、规定多,所以这几样什么都不能够沾。只有共产党人像清教徒一样,就是在自由的地方都能够憋着不搞。你们到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了,都没有人看到你们出入这些地方。”

杨世杰一听,苦笑不得,说道:“家门,老实说,小弟五毒齐全不敢说,三、四毒倒是满精通的。不是不想去!一是人地生疏,摸不到门路;二是口袋中羞涩嘛。”

    “唉呀!家门,怎不早说,开玉石时,你们该分的几千元,不是还在老哥这里吗?”

“怎么好意思,小弟二人在这里吃住,怎能还提那点钱!?”

“家门,不要客气,多多有余,多多有余的。怎么样?明天就去开开洋荤!”

第二天,杨世杰、马倌二人,各揣着一千元,跟着杨堂主,一早就到江堤边的烟馆。虽才十点多,这里巳人出人进,满热闹的。烟馆主人一见杨定龙來,忙起身出门相迎:

“堂主,怎么有兴趣,这早就来?”

“呵!呵!带家门来请个早点。”

“上房请,上房请。”

一面说,一面将众人迎向里间。一路走去,杨世杰看两边房间,清一色的通铺,铺着的草席,己经发黑,多人同时成排地斜躺在上面,各对着油灯,抬着烟枪,正吐吞烟气,自在逍遥呢。但从门里飘出的阵阵汗臭味、大烟味、煤油味,让人真不敢领教。

“这边请,这边请。”主人仍客气地招呼着。

“家门,对这里满熟的嘛!?”杨世杰问:

“哦!这些烟馆啦、赌场啦、妓寨啦,都属于建清堂的势力范围。”

“原來如此。”

杨世杰注意到,刚进门时,旁边第一间房间,有两双眼晴在盯着自己。他心里明白,今天之事,可不会那么简单。来到上房,一张干净的大床上,铺着崭新的竹席,中间巳放好一对烟具,灯也点好。在床的对面,还放置两张抽木椅及大茶几。

杨定龙对杨世奇一摆手:

“家门,请!”

一面说一面自巳就上床,斜躺在右边,将左边留给客人,以示尊敬。杨世杰只好不客气地躺到左边,顺手拿起一根烟针,在烟盒中挑起一砣生烟,放到烟灯上开始烧烟泡。一面烧,右手不停地转动烟针,左手不断地轻捏调整,不长的时间,一颗象老鼠屎样的烟泡,就大功告成。他轻轻取下,放入烟枪口。(这杆烟枪,可以看出价值不菲。是何木质,倒看不出来,只感到拿在手中颇感沉重,透体鸟黑。枪口枪身都是包着银子,枪嘴却是象牙做的。)杨世杰抬好烟枪,对着灯,开始吹吸,一时间,烟雾菲菲,香味浓浓。他微微闪起双眼,进入忘我的极乐世界。几分钟后,当他睁开双眼,看见杨定龙还呆呆地看着自巳,于是好奇地问:

“怎么!家门,还没有动手?”

“想不到!家门的手法如此熟练,老哥我都自叹不如呵!”

“哪里,哪里,见笑了。”

此时店主人亲自送来白酒煮鸡蛋、金钱酥、重油饼等糕点供食用。

抽大烟,也就是抽吸鸦片烟,是门艺术,从烟具烟灯到烟枪烟针都很讲究。一般有钱人,还要有专人烧泡,这可是要有专业技术的,烧得不够,吹吸时有生烟味;烧过头了,香味尽失,还有股糊味;要烧得恰到好处,松松的、泡泡的。其实烧好的烟泡,如果没有烟枪等器具,也是可以直接吞食的。而且每吸吹一粒烟泡,就得起来请点甜食,休息一下,接着再来。这才是真正的享受。

鸦片烟,在缅共人民军占领的地区,是不禁止的。老百姓可以自由地种植、销售、加工、买卖、吸食,都不受到限制。杨世杰当官后,每到一处,当地头人、山官、等头面人物,都会用它来招待,时间一长,就颇得其中三味,操着得得心顺手,自不在话下。

其实大烟这种东西,在整个上缅甸地区乃至泰国、老撾、柬埔寨等整个东南亚地区,是进入流通市扬的硬通货。很多地方,并不以美元、黄金、人民币来计价的,而都用大烟来算。此地区老百姓,百多年来种植罂粟(鸦片),收购后拿到农贸市场,跟其它农产品一样,或卖钱、或易货,换取自巳的生活必需品。同时,无论大人小孩,生病了,就拿点大烟土,或生吞、或放入大蒜中烧食,据说可医百病。每到街子天,市集上到处摆满黑砣黑砣的生烟土,人人可看货问价,就与买一堆地瓜一般普通。

下午,杨世杰二人又随杨堂主前往妓寨,这对他来说,更不陌生,半年前,就为这种事情,犯的错误,正好是牛头对了牛嘴,正好!

接下来晚上的节目,更是杨世杰的最爱。不大的赌场,麻将、牌九、推三宫,哈鸡、纸牌、二十一点,样样精通,如鱼得水,一夜下来,足足有万把的进账,把杨堂主笑得合不拢了嘴。

杨世杰玩是玩,乐是乐,但他的头脑,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他知道,那两双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他左右。

第二天,一觉睡到中午时分才起,此时杨堂主笑咪咪地从外归来,高兴地对他说:

“家门呵,你给知道,昨天可是极关危险的一天。他们派了两个杀手,一直跟着我们,只要你对昨天的节目有所抵触或反对,就证明你是共党派来的间谍。下的命令,可是格杀无论啊!我整天都为家门捏着把汗!” 

“哦!这么说,家门事先知道有这种安排啦?”

“没有,没有,要知道还不告诉你!”

“我想也是。怎么样?他们得出什么结论?”

“呵!呵!他们说,你比国民党还要国民党,活脱脱一个竹联帮的黑老大。”

(竹联帮,台湾黑社会第一大帮。)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