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izCjqkIN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5 关于玉石的趣事

作者:博尊宝

回到密支那,闲来无事,一天杨定龙对他们说:

“家门,明天要到园子里开玉石,感不感兴趣?”

“好呵!长长见识。”

第二天一早,杨定龙带着杨世杰、马倌,来到市郊一个很大的荔枝园。杨定龙介绍:

“今天我们来这里帮李幼生开玉石,李老板是腾冲人,我们密支那最有名的玉石大老板,这也是他的产业之一。”

荔枝园很大,占地有十多英亩,在园子中央茂密的荔枝林里,有间不大的草棚,就是开玉的工埸。棚子中放有一口大铁锅,锅上横档着两根木棒,把要开的玉石毛料放置在木棒上固定紧,锅中放四分之三的水,水中有金刚沙。两边各一人,用一把木工锯,只是带齿的锯片换成无齿的钢片。工作时象锯木料一样,左右拉动,第三人用一勺子,不停地连沙带水倒在锯片所在地,让锯片带动金刚沙来回运动取到分割的作用,水主要是起冷却和沾合沙子的目的。时间一面就在锯片左右运动发出沙沙的声音中消失,杨定龙一面跟两人谈有关玉石的事情:

“开玉石,为什么要躲到这种大园子里面呢!?因为政府一直禁止私人从事玉石的开采、加工和销售。有关玉石的一切活动,都是非法的,所以只能躲着、悄悄地进行,说难听一奌,完全跟做小偷一样,一旦被政府发现,就会抓去坐牢,风险也是很大的。”

“前几年,有个盈江喜马人,从小跟父亲从大陆逃出来,父亲死在途中,剩下他一人,到处流浪。大家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姓李,因此都叫他李小。几年后,有同乡可怜他,把他带上磨岗玉石场。

在玉石埸,如无资本,只能做苦力。老板出资支个洞子,派个亲信管理,再请个对玉石经验老道的人作工头。洞子分为竖洞和横洞,小工在洞里面开挖,把所有挖出的石头泥土,都用竹篮子拉出洞来。工头就在洞口挑选,凡是可能有玉的挑选出来,因为玉石毛料,外部都包有一层沙売,俗称皮売。一般人很难看出,经验老道的人,凭皮売的颜色,就能判断里面有没有玉石。这个人很重要,一般都要是老板信得过的人,老板很少上来洞子来的。洞子一般有五、六人,大的有一、二十人,吃、住、穿的全部由老板承担。挖出的玉石,每段时间,由老板派驻现场的亲信代表老板、工头与工人们三方一起打价。所得价位,工人们分一成,工头占二成,老板占七成。也有心地好的老板,给工人们二成的。如果打价时工人和工头覚得老板打价太低,也可以斗钱买下这块玉石。但这都是很少发生的事,因为上玉石场来打工的,都是穷苦人,哪里有钱买。这也是有钱人想出来,看似公平的规定。因此老板经常都把价打得很低,他谅你工人们拿他没有办法。但如果你做得太过份,工人们会在出洞以前,就把好东西留下来,藏在洞里,待有机会再拿出来变卖。如果连工头都与工人一口作气的话,那你老板也就防不胜防,无可奈何了,因此作老板的还是要有点良心才行。

所以在我们缅甸,缅人沒有办法就去庙里当和尚,汉人沒有办法就去玉石场当工人,一辈子都饿不死的。当然,玉石场天灾疾病就不说了,人祸却少不了。因这个地方并非在政府军控制之下,而是山兵的势力范围,所有洞子都向山兵(克钦兵)上了税的,平对都在其保护下。如果政府军要上去扫荡,早几天山兵就会得到消息,通知大家暂时撤离避让。有一些才从大陸来的人,往往想,这么大的山,你从这边耒,我就躲到那边去,你到那边去,我又躲到这边來,你拿我有何办法!?就是不愿走,呆在山上。所不知老缅一上来就是一、二个营,千把号人,拉着散兵线,顺山搜來,远远见人,二话不说就开枪射杀了事,从不留活口。你们想想,人怎么跑得过子弹?当你发现老缅兵时,不等你反应,子弹就到眼前了。可怜呵!因此丧生的不知有多少人。

回过头来再说李小,转眼在玉石场一混就是若干年,由一个小毛头变成了二十来岁的大伙子了。这些年在场上吃喝不愁、无忧无虑地,有点钱就赌上一把,偶有需要,找只鸡乐一乐,也自我感觉满不错的。

某年夏季的一天,深夜时刻,李小与工人赌得昏头杂脑,口袋中空空如洗,被人从赌桌上赶了下來,才感到小肚胀鼓鼓的,急得不行。于是赶忙跑出来,找个无人之处,一泡尿就冲了下去。一是时间憋得太长,二是年轻中气实足,足足愉快了五六分钟,才发泄完。他不经意的低头,准备看看自己的战果如何,被尿冲过的茶杯大的一块石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李小拾起来一看,石块表面包着的那层泥土,被尿冲尽,露出了其真实的面目,竟然是块水洗石(由于经过水长年地冲洗,而失去了皮壳的玉石料),发出绿光。李小不禁感到心在狂跳、血液直冲脑门,一阵眩昏后,他向四周看看无人,于是踏着月光,向山下奔去。从此场上再没有人看见他,对他的失踪,除了同洞的工人感到一段时间的惊讶外,很快也就把他遗忘,毕竞他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了。

不长的时间,一个外貌与李小很相象的、年轻的大老板,出现在仰光城中,据说不久前,他的一坨玉石翡翠,卖了二百多万元。此人虽然也姓李但名老——李老,身怀百万,在仰光买下间旅社,开始流连于仰光娱乐场所,吃、喝、嫖、赌样样涉及,门门精通,出手大方、挥金如土,其实此人就是半年前的穷小子李小。发财后,深感以前在众人面前都小,愤怒之余,于是自改名为李老,于是在众人面前,不但平等了,还高你一辈。呵!呵!老子有钱,你不叫李老,我还不尔失你。于是‘一泡尿冲出个百万富翁’的消息不径而走……”

“是穷人编出来的故事吧?纯属阿Q精神。”

“不,真有此事。李老经常回密支那,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不要打叉,我接着讲。李老发财后,最大的爱好莫过于开苞,就是玩处女。只要保证货真,钱多少无所谓。有的时候姑娘十二、三岁,年纪太小,行事时大喊小叫、哭哭啼啼的。李老认为大煞风景,因此要求姑娘的母亲等女辈亲人,在现场督导。据他自巳对人说,经常搞得小姑娘大喊大哭的,其母亲拉着姑娘的手,连连说道:‘儿呵!忍着点,忍着点,一会的功夫,全家几年的生活,就靠你了。’但是姑娘仍大喊大叫,翻滚挣扎,搞得李老不得不出尽全力来完成此壮举,真如同杀猪一般。因此李老很快就获得‘杀猪将’之称号。其本人对此也从不否认,就是你当面叫他,他也不生气,只是呵呵一笑了之。”

(李老此人,后来讨陇川土司多家的二女儿为妻,七九年有人向缅甸移民局揭发,说他是中国跑来的,在密支那被缉捕,当时他持克钦族身份证,但又不会克钦话,于是移民局以移民法13-1条判了他三年,后以移民法7-1条驱逐出境,转到仰光永盛监狱关押,1986年10月与其他中国人一起被送回云南昆明,第二天因为郁愁今后空空如洗的生活引发心脏病而一命呜呼,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

上半天大家都有说有笑的,到了下半天,气候又炎热,完全处于半睡眠状态,只有机械地左右运动着。有时候拉锯的跟浇水的又换一换,不管怎样大家都感到无聊之极。 

玉石是很坚硬的,一块有足球大的毛石原料,如果从中间拉开,基本需要十二个小时,也就是需要一天的时间。每块玉石,当开到一半之时,如用电筒打光,透过很窄的开口缝,就能看到里面是否带有绿色?色度如何?是否有好的翡翠?但一般只能开到剩有五厘之时,就不能再开了,此时得由玉石持有人,亲自轻轻的一敲,使其分为两半。也许你就发财致富,也许就倾家荡产,一切就在轻轻的一下,所以这一下,必须留给玉石所有人來完成,这就是玉石界的行规。有时操作不当,或者拿不准寸头,一不小心开断成两半,如果出了好色货则罢了,如果一旦什么色都没有,玉石主人又不认账,那开玉的人就倒霉,不但要赔,而且今后也没有人再找你开玉石了。

开玉的工钱,一般是按照断开面的面积耒计算的,每平方英寸大概是六十缅币。当时缅斤猪肉只卖一块缅币,一个足球大的毛料切面,大慨是二十多平方英寸,也就是说开工在一千二百到一千五百缅币之间,可以买到差不多十多头一百缅斤重的猪,己经是笔不小的财产了。

他们连续一个星期,不停地工作,一共开好了十块玉石毛科。最后一天下午,玉石老板李幼生,带着几位同行,一起来到园子,大家围着这十块巳开好的毛料,轮流地用手电筒,照着开缝,津津有味的品赏,又各抒所见,讨论一通。最后关健时刻到了,李老板手拿一把小铁锤,开始敲击,“噹”,每随着这轻轻的一声,接着就会引来几声赞美或是感叹。十声之后,结果终于出来了,二块是上好的翡翠,六块一般,只有两块大的无色,总的耒说,是开涨了,是大涨了,看李老板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李老板吩随来的管家,除正常工钱外,每人再给二千缅币的小费。临走时又小声对杨定龙说:

“那两块,按老办法处理一下。” 便带着好的玉石走了。

杨世杰好奇地问:

“家门,还要怎么处理?”

“晚上乘人少的时候,拿到江边丢入江中。”

“埋掉算了,何必麻烦!”

“埋掉,埋去那里?”

“埋在这个园子里。”

“开什么玩笑!一旦有人告发,政府来园子挖到东西,园子主人就得吃官司了。去丢的时候,都得看看两头有没有人才好丢的。”

杨世杰这才明白,做玉石的生意,这口饭也是不好淘的。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