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wv7KZNQS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3 逃亡密支那

作者:博尊宝

由曼德勒开往密支那的列车上。车厢里,人很多、很拥挤。一到车站,除了无数的人挤上挤下外,那些头顶货盘的小贩,更是在人群中穿插叫卖,整个车厢里充满了汗臭味、虾酱味、老缅女人擦头发的椰子油味,偶而挤过几个嘎拉(印度人),那种廉价的香水掺和着夹汗臭,更是让人欲吐而昏。可就在到处都拥挤的车厢中,在一个可坐三人的座位上,就只坐了两人。靠窗口处的那人,头戴着一顶军毡帽,上身,外穿米黄色呆崩(缅族外衣),内穿白色站领衬衣,下穿紫色沙笼,标准的缅甸国服。还戴着一付墨色太阳镜,面无表情,挺直着腰杆,坐着一动不动,一付军人的气质。而同坐的人,长长的头发,几乎遮去了整个脸面,上身穿着一件政府军旧军装,下套条退了色的旧笼几。一付旧守拷,一个圈卡在左手,另一个圈就当啷当啷地挂着,明眼人一看,明显是“警察与小偷”的样子。对面的座位,有时会来几个妇女坐一下,时间不长,别处一松动,马上走人。男人几乎没有人来坐的,谁都不愿自找麻烦,因此大多时间都空着。戴手烤的有时也会去坐坐。一路上,两人很少言语,就是讲话时,声音也很小。除了讲缅语,还讲一些傍人听不懂的话,而且他们也不跟傍人讲话。只是令人奇怪的是,偶而需要买吃的东西时,戴军帽的会吩咐那个戴手铐的犯人去买,也不怕他逃跑。倒也是,此人好像也没有逃跑的迹像。当火车进入克钦邦不久,列车员和移民局官员开始查票,不久就来到此两人的座位,犯人模样的人,睡得正香,还发出轻轻的酣声。而戴军帽的,虽己天黑,却仍没有除去太阳镜,还是垂直的坐着,也看不出他有没有在睡觉。走在前面的列车员,小声地说:

“先生,查票了。”

一连叫了几声,都不见动静。随来的移民局年轻官员:

“崴!”

一面出声,一面伸手,准备拍对方一下。

“狗日的,听不见吗?是不是装死。”

戴军帽的一面用缅话骂,一面跳起来,抓住那犯人,就开打。犯人模样的,也不示弱:

“有本事,你就拿枪毙了我。”

“操你妈的,你怕老子不敢!”一面说,一面把手伸进随身的手提包中……

年轻的移民局官员一看,不好!要出事。赶快拉住戴军帽的手说:

“大先生,息怒,息怒。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我,五号的。抓这狗日的逃兵。”又逗着官员的耳朵小声说:

“局长的小舅子,得罪不起。”

移民局年轻的官员,心领会的点点头:

“我知道,我知道。”

一面说,一面拉着列车员,赶快离开了。走了好几个座位,他才对列车员说:

“五号!密支那情报局。你也不睁开眼睛看看,他不找你我的麻烦就不错了,你还想查他的票!?”

奇怪的是,查票的一走,争吵的两人马上就恢复了平静,只听见戴军帽的用中国话小声骂了句:

“查你妈的B。”

此两人,正是杨世杰和他的马倌。两人在缅共人民军七、八年的时间,这几句老缅话倒不成问题,特别是骂人的话,骂起来,真是比缅甸人还标准。

原来昨晚上,两人随大家逃离扩增房后不久,杨世杰就拉着马倌开溜了。多年的战斗生涯,己经培养出他敏捷的思维和灵活的头脑。他很清楚,政府一发现逃跑事件,就马上会组织追捕,这伙人都是污合之众,只要一有人落网,就会全盘招供的,包括逃跑方向和目的地。因此一离开众人,他两人立即调头,反转方向,直插仰光城。

果不其然,思达命大,没有被打死。两个小时后就苏醒过来,挣脱口中的臭袜子,连爬带滚地跑到老缅兵营报信。立即惊动高层,马上安排,组织力量向东北方向全面追捕。因此让杨世杰两人轻而易举地,顺大路大摇大摆的进入了仰光城。特别是杨早有预谋,安排马倌偷了老缅兵的军帽、军衣和手铐。进入城后,买了缅族服装,在车站厕所,两人换穿好衣服,就大大方方的开始“警察押小偷”的行动。杨早就知道,缅甸是军人掌权的国家,军事情报局有着致高无上的权力,只要他们在办案,其它部门的人是不敢过问的。他这身打扮,正是军事情报局外出人员的标准样子。因此,当老任他们正在政府军追捕下,亡命奔逃时,他两人乘坐的列车己经经过瓦城,驶向密支那的方向了。

同时,杨世杰清楚,泰国方向,是政府军必然重点的追捕的地方;缅东北,是缅共的地盘,不可能回去;西部,接近印度、孟加拉,华人很少,无法躲藏;只有缅北密支那方向,一来缅共势力尚未到达,二来此地华人很多,而且都是大陆解放后逃出来的,反共情绪较浓,再上去又连接中国,因此缅政府短期内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逃到那里去。只要到了那里,躲上一段时间,等风声一过,再取道泰国,应该就不成问题。

据说,进入克钦邦,查过这次票后,就没有麻烦了。也就是说,再过几个小时,他们就可以安全到达密支那。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