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r2nSG8K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8 勐基战役

作者:博尊宝

尽管人民军靠运动战、游击战取得了一些局部的胜利,但在政府军出动了全国近一半兵力进行的“奥蒂哈”清剿行动2个多月的打击下,缅共东北根据地缩小到原来1/3的,只剩下方圆不足百里的一小块三角地带。  

为了摆脱几乎已经的穷途未路的尴尬局面,1970年9月人民军倾其所有兵力,发动了长达二个月围困木姐之战。

由于在自己祖国的家门口作战,中国知青自然奋不顾身地投入,在楠由、水井湾、105码、勐由几个分段战斗中,又为缅甸共产主义革命做出了伤亡几十人的贡献,把边城木姐分割包围住了。

可就在驻守木姐周围的缅军龟缩在各个防守阵地,轻易不敢出动——木姐随时可能落入缅共手中之时,一天天亮后,他们惊异地发现人民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去向不明。

三天后,人民军突然向已被政府军占领半年之久的猛基发起进攻,决心把这个曾经是缅共粮食供应地的富饶坝子夺回来。自从政府军占领勐基后,就把崩龙、道坎、曼崩等高地建设成为由战壕、地堡相连,外层有竹篾、地雷阵保护的坚固阵地群。

这天午夜12点,缅共集中了7个营的优势兵力,用所有的五七炮、八二炮、六零炮、四零火箭筒同时开火,采取四处开花,重点突破的战术,向各自的目标发起了攻击,整个勐基坝子立即象一锅开水在哗哗沸腾。

303首先打响,攻向勐基最高的崩龙、道坎等据点,在持续了半小时的炮火打击后,发起了一个冲锋就各自顺利得手。

4045对曼崩据点的攻击却受到缅军顽强抵抗而受挫。特别是政府军的七五炮、八一炮都比人民军的炮威力大得多,不但弹药充足,又是从上面的阵地往下打,集密的炮火不但压制了人民军的炮兵,也把基本就靠血肉之躯进行攻坚战的步兵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且,缅空军出动战斗机、轰炸机进行扫射投弹——老缅的战斗机是美国二次大战就使用的“油挑子”,就是翅膀两头各有一个喷射机,又叫“黑寡妇”;而轰炸机也是缅甸独立时,英国撤出时留下的,一种大肚子的笨重机型。飞的速度都不太快,又在山地区域,面对基本没有任何防空武器的人民军,他们有恃无恐,基本都飞得很低,甚至飞机的门开着,缅军抬着机枪对下面看到清清楚楚的对手,随心所欲地扫射,把成箱的炸弹、手榴弹用手不停地往下丢,如一架巨大的绞肉机对人民军士兵进行血腥的屠杀。

这天,当两架“黑寡妇”重复着往日一贯动作的时候,面对缅军肆无忌惮、目中无人的轻狂,激怒了所有缅共战士,在其贴近地面低空扫射之际,纷纷用机枪、冲锋枪、步枪甚至手枪对空抗击。尤其是那两挺苏联老式重机枪的枪手,面对俯冲、发射着炮弹、子弹而来的飞机,抱着同归于尽的英雄豪气,毫不避让地扣动扳机……被击中的一架飞机,屁股后面拖着一股黑烟,栽向大山,爆发出一声巨响和浓烟……机枪阵地被飞机发射的火箭弹击中……两位机枪手也都被敌机射出的子弹拦腰截成两段而倒下……另一架飞机在仓惶之中,竟然把剩下的所有炮弹全部倾泻到自己人的阵地上后就消失在浓烟密布的天空之中。

(这就是缅共人民军历史上,第一次用机枪打下政府军飞机记录。从此以后,缅军飞机再也不敢对人民军进行超低空飞行、扫射、投弹,一般都只进行高空侦察任务活动了。)

曼崩据点为勐基地区政府军防御阵地的核心,决定着整个战局的态势演变,一旦时间拖延到缅军援兵渡过孟炭河赶到,人民军务必腹背受敌,处境将转变为非常危险的被动局面。  

面对几天都没有打下曼崩据点的不利战况,担任军区政委后第一次指挥作战的杨光焦虑地指示:

“猛基战役是反雨季围剿的收官之役,关系到江西根据地的生死存亡。是否能攻下曼崩据点,事关整个勐基战役全局。这一战,是重中之重,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拿下。”

诺相司令命令:“马上组织敢死队!发挥我军夜战近战的精神和特长,今夜必须夺下曼崩。”

4045迅速抽调出30名连、排干部和70名战士组成敢死队,由营政委黄春和亲自带领,在沉默中向敌人逼近,在悲壮中走向死神——军区作战参谋杨世杰奉命带督战队跟在后面,临阵后退者一律就地正法!

突然,在一颗照明弹破空而起的同时,子弹如暴雨般向暴露无遗的敢死队员们泼下,除了被击中倒下的,其他人仍毫无犹豫地向前扑去,一鼓作气地冲到了敌人的工事边,更多的人被手榴弹、地雷炸翻在地,第一番冒死突击就这样到了强弩之末,剩下的只好本能反应地迅速卧倒,各自寻找可以藏身之地 。

缅军从战壕里冲出,气势汹汹开始凶猛反击……敢死队中有人连滚带爬往后梭,如可怕的传染病,立即漫延开来。

“不准跑!抵住!谁敢退我就执行战场纪律!”

督战队杨世杰挥舞着一具火箭筒拦住了退路。

“轰!”一声巨响,高空落下的一颗炮弹突然在人群间爆炸,营政委黄春和副政委高峰满身是血地倒下,彻底摧毁了无心恋战的其他队员们的斗志。

“滚你妈的蛋!你要让我们死绝了才得吗?行啊,你有种就开炮打死老子!”一位连长双眼血红,破口大骂。  

看着刚才上去100多条汉子转眼间就只剩了这么几个,这时背后山下响起的枪炮声显示,缅军援兵已经顺着山路逼近,腹背受敌,处境更危急!   

“撤吧,老子的火箭炮断后,我把所有炮弹都打光掩护!”杨世杰说着就接二连三地快速发射出最后几发炮弹……

“魁马达!得由嘎比亚!”(缅语:狗日的!中国杂种!)随着老缅恶狠狠的叫骂声,坡下传出殴打声和凄厉的惨叫! 

紧接着听到一声响亮的中国话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蹦!”的一声爆炸…… 

(后来得知,当时一昆明知青的腿被打断,没法再突围,拼光子弹后,被包围上来的政府军抓住,在惨无人道的凌辱下,宁死不屈,拉响了怀中的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个知青,名叫方志勇,傣族,昆五中初三知青,云南德宏州芒市土司之后。1969年2月,下乡到芒市法帕,1970年初出境参加缅共人民军,牺牲时年仅21岁。其英雄气节成为裤脚兵群体为人的楷模。) 

缅军两个营一千多人的援兵,左右迂回,来了个反包围,导致人民军全线崩溃,残兵败将,慌不择路,各自为阵,拼命夺路突围而去……

猛基战败后,人民军主力部队退入猛牙河谷,隐藏在原始丛林中,进行整休,同时开展如当年中国八路军在南泥湾的“大生产运动”。 

在总结“第二次反围剿”失败的经验时,人民军总部和808访问组认为404部队政治、军事素质较之303部队为低,特别是干部更差。于是从303挑选了一批优秀的连、营干部,如尚德兴、杨世杰、李自如、谭洪青、黄毓池、黄国政、郑贵元、陈龙森……到404部队充实血液。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