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4DJV1vy4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7 反围剿之战的赢输

作者:博尊宝

南下腊戌行动受挫返回勐基根据地的缅共人民军,开始了认真总结惨败的经验教训。而中国知青士兵们,这些刚出家门没几年的娃娃,在血与火的残酷现实中,经历了流血牺牲,才知道了什么是战争!小锅为什么是铁打的道理。很多人犹豫了,要不要再继续坚持下去?!就在这个时候,国内传来了林彪事件的各种小道消息,特别是可以通过各种后门回城、参军的传说,一下子人心浮动,知青开始大量地回逃,有的连队一下子走掉了将近一半,导致部队严重的兵力不足,呈现出极不稳定的局面。

当缅甸军政府得到这个情报,认为是消灭人民军的大好时机。于是,缅军二号人物山由将军亲临腊戍,制定了目的为“把缅共武装叛乱部队赶回中国去”的“奥蒂哈”清剿计划。

1970年7月间,缅军出动以主力77师的四个主力营为先头部队:南路步9营、快2营目标勐既;中路快6营由绍霍向雷门山进攻;北路快7营直插大猛茵。二线部队十个营作为机动,共十四个营的兵力发起向缅共东北根据地大举进犯。 

缅共东北军区调集所有可以动员的力量分头阻击来犯的敌军。以3031、3037两个营牵制南路缅军;107营与贵概县大队钳制北路缅军;勉强凑集3033、3035、4047、4048四个营(严重缺员)的兵力,由诺相司令员亲自带领,首先迎战中路的快6营——缅军77师中最强悍的这支精兵(在下缅甸围剿缅共勃固中央根据地作战中异常凶猛快速而赫赫有名)。

7月18日参战部队冒着瓢泼大雨出发,经过一夜的急行军天亮时到达勐杭以西的雷门山一带进行设伏。 

雷门山山梁由北向西南延伸,都是平均海拔在1500米以上的山峰。诺相司令亲自带领军区作战处的一伙干部到处观察地形,已调任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的杨世杰在烟壳纸上不断地标注着双方部队的位置,一面不停地解说,一面记下领导的指示、调整的部署。

最后决定指挥部设于雷门山正面3号高地;

4048营在西侧高地,待敌进入伏击圈后断其退路;

4047营在南线高地,往北出击,将敌军腰斩;

4045营在西北侧高地,向西南方向发起冲击,堵敌首头;

3035营和303所属炮连在雷门山南侧5号高地,404所属炮连在雷门山西侧4号高地。

21日8点30分,快6营先头部队在貌穷(貌穷:中校付营长,兼二连连长,因在允模战斗中表现杰出而荣获缅军最高的“昂山英雄勋章”)的指挥下,分成二股毫无征兆地从两侧缓慢搜索推进,悄然出现在4号和5号高地之间……三个缅共的炊事兵,正往阵地为驻守的3035营1连的战友送饭,突然就看见对面出现的敌人,马上大声喊道:“老缅兵上来了!”一边丢下饭锅往回跑,后面的枪声骤然响起,战斗就此打响。 

快6营貌穷部大约二个连的兵力,边开枪边展开进攻队形,涌上了一个宽宽的缓坡,就发现在这里集结的人民军炮兵阵地。他们立即集中机枪、冲锋枪火力猛烈扫射,顿时把人民军打得昏头转向,指导员刀飞及另一名炮手被子弹击中,当场毙命。

3035营2连立即派出部队增援,双方在仅距离几十米的地方,展开激烈的枪战,进入胶织状态。

这时404的炮连才反应过来,开始用五七炮从4号高地,向百米外的缅军进行平射,“轰、轰、轰”…… 3035营1连也从高处(他们的阵地比敌人占据的缓坡要高)将大量的手榴弹往下面招呼,落点极好,顿时造成缅军大量的伤亡。

很快猛烈的炮火和枪弹摧毁了貌穷的前进指挥部,电台也被炸坏了,就与后面部队失去了联络。前攻后突都不奏效,伤亡逐渐增多,情形十分危急。貌穷只好命令部队收缩到缓坡一带的一大片乱石堆中,边射击边用刺刀挖掘简易掩体,顽强抵抗,等待后援。 

这边,4048营2个连在杨世杰和杜高营长带领下从西侧高地火速冲出,占领7号高地,沿着战场右侧往前压上,切断了快6营貌穷部的后路。 

这时,人民军的兵员和火力远远超过快6营,并且占据了四周高处的有利地形,把貌穷部团团围在中间。  

9时半,诺相司令命令围歼开始。部队全军压上,战斗异常激烈,很快就进入白炽化。快6营连、排之间的步话机通话也已经失灵,只能盲目各自为战;最外围的士兵投降了,里层的士兵依然死命抗击;当战斗进入最惨烈的后期时,也都只有各寻去处、四处逃之夭夭。

上午10时左右战斗正式结束,开始打扫战场。杨世杰出现在各处不停地跑动,指引着政治部付主任赵云,逐个清点缅军尸体,最后告诉大家:

“一共打死77个老缅!”这个数字是他们一个一个点出来的。    

缅军快六营貌穷部150名左右的官兵几乎尽数被歼,死亡77人,俘虏36名(含指挥官副营长貌穷中校),只有30来名残兵,从伏击圈最西南的缺口逃脱。缴获机枪4挺,各种枪支110枝,电台1部(已坏),报话机2部,子弹万余发。

人民军参战部队共阵亡12人(含连长曹小栓、指导员刀飞),负伤40余人。

雷门伏击战一仗告捷,是缅共东北军区作战史上第一次成建制消灭缅军的歼灭战,弊敌77名,刷新了其单次歼敌数量的最多纪录。

(69年3月的岗隆西沙坝战斗毙敌63名;6月的龙森战斗毙敌50余名;70年3月勐波战斗毙敌33名。)

快6营是77师所有进剿部队中最强悍精兵,它的复灭迫使缅军不得不减慢了南北两路的推进脚步。缅军把这一战称为“骨血之战”。 

(战后论功行赏,昆明知青文某因为抓获快6营副营长及缴获重要文件被评荣立二等功,但后来因有俘虏揭发他违反战场纪律,把缴获的缅币若干、手表和两支手枪占为己有,因而被取消,功过两抵只是不再追究责任。杨世杰知道后对他说:“老文,你太憨了,如果在战场上一枪把那个俘虏敲掉,谁也不知道。可现在你不但什么都得不到,唉!差一点还得受处分哩!” )

雷门山战后的8月15日深夜,3033、4045在迪马一段宽宽的丘陵土路两侧,再次伏击了撤退中的快6营。由于缅军都不善夜战,人民军打得随心所欲,痛快淋漓,速战速决,又消灭了它的的一个连(有很多是莫名其妙地掉进河中溺水而亡的)。此战人民军颇有斩获,单骡马就有几十匹,枪支弹药、军需品不计其数,最让士兵们开心的是无数的进口的牛肉罐头和炼乳罐

缅军快6营与缅共人民军三度交手:允模、雷门山、迪马,除第一次在允模占了上风外,后两次严重受挫,痛失两个半连的建制。失利后被调防回下缅甸,重新组编,但从此一蹶不振,再没有什么作为了。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