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roaWKnW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2.8 回顾历史

作者:石磊

1824年英殖民主开始入侵缅甸,直到1885年完全占领,并把缅甸变成英国的殖民地,从此殖民者也把罂粟带进了缅甸,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使之成为鸦片的主要生产地,各民族的生存也和鸦片密不可分了。

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共产党打败了蒋介石,少数国民党残军从云南败走缅甸。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为了牵制中国解放军,扶持在缅甸的国民党残军进犯云南边境,为了提高士气、获取资金,美国支持国军进行海洛因交易,海洛因开始在金三角猖行,各武装集团在金三角你争我夺。“鸦片将军罗星汉”、“海洛因大王张奇夫”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张奇夫的“双狮踏地球”牌曾经风靡世界,他狂想要用海洛因征服世界。

“1967年6月昆沙组织了至今仍被人称为“世纪商队”的贩毒队伍,有500名武装人员,护送300头骡马和16吨鸦片到老挝,出售给当时老挝王国政府军总司令——温˙拉迪功少将。然而当这支队伍经过国民党残部控制区,由于昆沙一方不交纳“买路钱”,双方发生了武装冲突。此时温˙拉迪功少将大为紧张,一怕毒品丢失,会减少他的收入,二怕此事张扬出去,“鸦片总司令”的恶名更会远扬四海。权衡得失之后这总司令决定扮演一名坚决保卫国土安宁的战士,他建议当时的老挝王国政府首相富马“以毒攻毒”,派遣国家武装“进剿”,装备有飞机的老挝王国政府军于是对正激战的双方发动突然攻击,最后昆沙军退回缅甸,国民党军残部退住泰国,而温˙拉迪功却捡到了16吨鸦片。这场轰动一时的鸦片战争就是那时金三角各势力集团你争我夺的写照。

在越南战争期间,为了取得苗族的效忠,在为王宝部队和其控制区内的苗族提供粮食和药品的同时,各种现代化的运输工具还不时为这支部队向外运输鸦片。当时的美国航空公司与大陆航空服务公司(CAS)、老挝发展航空公司一起,成为将苗族人的鸦片从其特种部队总部龙镇运至万象的主要运输工具,这些毒品经万象再转运到西贡。由过去的人背马驮的毒品运输方式,变为高速运输的空航通道。金三角的毒品在美国政府为其开通的航线上,畅通无阻地从深山密林飞进了现代都市,鸦片的交易成本有史以来降到最低,鸦片利润获得了巨大的增值。特别是毒品交易半合法化后,金三角地区罂粟的种植和生产受到了极大地刺激而不断发展,使金三角名扬世界。(摘自《哭泣的罂粟花——金三角罂粟发展史记实。》)”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已从血气方刚的青年,变成白发苍苍的老者,至今仍在群峰绵绵的掸邦高原生息。而为数不少的中国知青,忠骨葬异乡。李自如墓地在从邦康去等俄的山峦,背靠佤邦大山,面向东方,长年默默地看着祖国大地;唐全中、吴生发、肖老大,吴刚华则葬在萨尔温江畔的高山之顶与白云相伴;方勇、赵军明等则葬在萨尔温江之西,他们的坟地可能已成一片树林。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魂;至今思故友,魂飞盼东归。

四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对一个人来说是漫长的岁月。想当年十余个人坚守在滚弄后山只有黑夜寒风相伴,掸邦中部密林中竹笋、酸峰蜜就是我们的口粮,雨夜宿营一块小雨布一半垫在地上一半盖在上面,整个身子蜷成一团,就像8、9个月的胎儿卷缩在妈妈的子宫中一样,第二天起来全身湿透,也不知是雨水,还是自身的汗水。马卧山防御战只听到枪声、炮声,曼相攻坚战听到火箭炮一响战士们飞身跃入阵地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昔年奋战的阿佤山,刀耕火种的原始生产比比皆是,妖艳的罂粟花漫山遍野,而今的阿佤山橡胶林一山连接一山,高山的茶地在白云中或隐或现,如今你想看一看罂粟花的芳容只可以在照片中了。一条条公路把小城镇、新农村像珍珠项链一样镶在佤邦的山川,佤邦人民为建设美好的家园正迈步向前。

具往矣!峰火迷漫的战斗岁月,俱往矣,青春年华!有人问我,当年你们不计得失,出身入死,四十年把你一生中最有生命力的时光洒在异域是否值得?我将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追求的是做人的尊严,人生的平等与自由。中国第一位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在2千年前就说:帝王将相宁有种乎?这话实际就道出:人类最普遍的真理众生平等、追求自由。

佤邦鲍有祥主席曾说过;我们这一代做了三件大事,一是结束了缅甸共产党在佤邦的统治,二是打垮了昆沙集团,三是佤邦完全、彻底禁种了罂粟,在缅甸近代由一些弱小的民族来完成这三件大事是要载入缅甸史册的。

缅甸政府、军人政府和缅甸共产党进行了四十年的斗争,国家政权还险些落入缅甸共产党之手,双方你争我夺谁也吃不了谁。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末金三角群魔乱舞,“墙头变换大王旗”,人民不堪战争重荷,纷纷远走他乡。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原来是历史上人烟稠密的勐阮、万宏、户邦户约、孟角等地几乎变成了无人区。打垮昆沙集团后佤邦移民八万到南部。现在那里已是交通发达,良田万顷,橡胶、果树山连山,人丁兴旺,勐阮、万宏灯火通明,人们已告别了罂粟奔向小康。而这些是由一个半部落半封建的民族一下子走完了人类上千年的历史进程,此乃伟大之举也!我有幸见证和参与了这三件创举!2010年4月底,我从171军区调回邦康,任职佤邦对外关系部副部长,为增进佤邦与友邻国家各兄弟组织,各界朋友的往来而尽自己的余热。现在为了让这一成果巩固发展,至今还有一些老知青守望在金三角。

虽然今后的道路并不全是阳光、还有坎坷、还有曲折,现在我可以说;四十年挥戈异域、峥嵘岁月、今生无憾。

2011-1-22第一稿

2011-3-10第二稿

2011-8-5第三稿

2012年2月16日第四稿完稿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