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26p6vZC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2.4 自导自演整编戏

作者:石磊

2009年4月16日,前来参加佤邦和平建设二十周年大庆的政府军腊戌军区军事安全局局长吞吞尼上校通报:国防部军事安全局局长耶敏中将,在本月底内访问佤邦。

4月23日又接到政府军方面通知:耶敏中将取消访问佤邦的行程,并要求佤邦北面要由鲍有祥主席带领中央委员、南面由魏学云副司令带领南面旅以上主要干部前往当阳会见,主谈部队政编问题。

因鲍有祥主席身体健康原因,经过佤邦联合党中央反复研究,并和军政府方面多次交涉,最后决定组成以佤邦政府副主席肖明亮为团长、佤邦联合军副总司令岩伦为副团长;政协主席布来康、财政部部长鲍有良、中央办公厅主任李祖烈、农林水利部副部长亚库、171军区副政委岩布龙、石磊、418旅旅长赵赛道、468旅旅长再三、318旅政委李老二、248旅旅长岩龙、518旅副政委陈秀鼎、775旅副政委陈三洛为成员的佤邦代表团前往当阳与耶敏中将会谈。

代表团于4月27日出发当日到达当阳,28日早在当阳战指指挥部举行会谈。政府军方面的参会人员有:缅甸国家国防部军事安全局局长和平发展委员会丹瑞主席特使耶敏中将、东北军区司令官昂丹吞少将、金三角军区司令官觉丘准将、国防部军事训练局副局长佐温少将、国防部军事部副部长腊水少将、国防部后勤部副部长亨昂觉少将、国防部财务局局长来敏少将、国防部边界局局长貌貌翁准将、国防部宣传局局长丹梭准将。国防部参会阵容之庞大实属罕见。会谈一开始耶敏中将讲到:“大家好,能够与佤邦第二特区部份领导在这里见面,而且见到了大家都健健康康的我感到很高兴。我们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丹瑞大将在我出发来这边之前叫我转达一下他对各个和平组织领导人的问候,并祝大家身体健康。今天对我们国家来说,对我们和平组织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从今天开始对国家来说,对我们和平组织要安排的程序要转变的程序如何开始进行。在这里与和平组织坐下来协商,讨论要如何转变,过渡的问题,刚才我用了一个词,就是‘和平组织转变、过渡’,为了能有序地顺利‘转变、过渡’,国家专门组织了一个转变、过渡期委员会。在这个‘转变、过渡’的委员会当中,首先组织一个‘过渡时期政策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丹瑞主席亲自担任主席。我担任这个委员会的秘书长,在这个委员会当中,有国防军总司令、副总司令、三军总参谋长,有总理、有第一秘书长,还有和平发展委员会委员顶却埃中将,所有和平发展委员会委员都参加了。在这个委员会里我是秘书长……,除了政策委员会制定政策方针外,还组织了一个(过渡期)政策执行委员会,在这个执行委员会里我任主席,包括各位军区司令员,都在这个执行委员会里面。今天坐在你们对面的这些将军都参加注①。”随后,耶敏讲到:“我现在把这些详细的政策给大家说一下,首先对你们这些部队事务来说,时到今日进入法律范围的部队,称为和平部队,对这些部队我们不管咋个说,是把它整编为国防军总司令部统率的边防部队,这种边防部队国际上也是通用的通行的。这个边防部队主要隶属于国防部,这次我们也把它的表格拿给你们,经过一段时间你们填了以后,我们再进行第二次的研究讨论。那么,关于部队成员我们在整编时候要按照国家公务员的标准,在一体化的标准下使他们合法化:

第一点:首先是年龄限制,从18岁到50岁的部队人员希望能把他们选出来……

第二点:是身体健康。

第三点:他本人愿意继续担任公职,担任这项工作。”

也就是说,这次我们在这边开会了,也不能解决问题,你们还必须要回去传达,去研究……,我们下一次会谈可以延期到6月份。注②

耶敏还说:“所以对部队来说,对现任的各位领导来说,都没有必要去坦心或者是顾忌你们整编以后会怎样?结果会怎样?这一点是可以放心的……。你们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应该没有顾虑了,部队有了部队的安排,都安排好了。各位领导的工作也已经是安排好的!那么这些安排,从以前的不合法到现在的完完全全合法,完完全全是走向正轨的了……。同时,我是谈完了,你们方面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还要提问的可以给我提一下。”注③

肖明亮副主席:“我们十分感谢(耶敏)将军邀请我们到当阳来开会、见面,我感到很荣幸和感谢。因为鲍有祥主席他的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好。因为健康原因不能来,他委托我们几个来拜访和听将军的指示,我们将把将军刚才讲好的如实的准确的带回去向他汇报研究。

我们来的时候鲍有祥主席也请我向将军转达几点想法:

第一点:我们和平已经二十年了,国家和国家领导一直支持、帮助我们,他请将军代为转达我们对国家和国家领导人的感谢之情!

第二点:他也感谢将军和腊戌及景栋两个军区司令员在我们大庆期间派代表来参加我们的庆典,他对此也表示感谢!

第三点:他重申佤邦永远是缅甸的一个组成部份,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都永远不搞分裂、不闹独立。

第四点:佤邦走过二十年的和平发展道路,今后将继续走和平发展的决心不会改变!

第五点:明年是议会的选举,我们将积极地动员办得身份证的公民积极参加议会选举。

第六点:今年的2月22日至23日我们召开了县处级、旅以上干部会议,对今年1月18日至19日将军到邦康时的讲话精神进行了传达。参加会议的有128人,我们经过对将军1月份的讲话进行了二天的讨论,对部队的整编问题、土地的划分问题、行政管理权的问题有98%的人还是对此表示一下子不能够接受,只有2%的人也不表态,出现这个问题!所以根据这个原因,鲍有祥主席叫我转告将军:在这种情况下希望政府为了能够更加顺利的搞好这些工作,能再给我们延长一段时间维持现状一段时间,使它能够正常的进行,如果一下子大部人想不通,突然搞了过两天又出问题了,他担心(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就要求政府给我们维持现状一段时间,他说我们迟早也是会走向正轨,按国家的规定。问题是时间紧多了,短多了,可能只会适得其反!希望能够延长一段时间维持现状,让我们慢慢的搞好工作,以便更好地完成主席、国家交给我们的这个任务!他说既然要搞,就要搞好,搞成真的那种,不要急急忙忙地搞,搞是搞出来了,二天又搞垮了,变成那样就不好,所以他要求延期一点时间,维持一段时间(现状)。

另外一个是地盘问题,勐波、贺岛还有南部。因为过去我们管理近四十年,突然要划出佤邦,所以干部也好,老百姓也好都想不通……。现在是由丹瑞主席当领导,我们相信,万一将来哪个又来当又说不算数,以后会不会有变化?大家都有这种担心,反正各种各样的担心、顾虑都有了,反正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了。所以鲍有祥主席的意思是说:“我们绝不做对不起国家的事情,但是我们老百姓就是这种觉悟,时间短了,可能一点办法也没有,希望延长一段时间(维持现状)。”注④

耶敏中将:“关于政区划的问题,我曾经以历史的经过解释过了。那么我现在可以公开的,很坦率的提出一个问题,在户板区和户板,周围的老百姓也得通知他们这个区是归属“佤族自治州”的行政管理之下(缅甸新宪法中规定成立)”,“佤族自治州”州下属两个县,6个行政区,即户板、勐冒、班歪、那潘、邦康、满曼。其中户板、满曼两个行政区,在军人政管辖范围。那么他们的老百姓有很多提出这些看法和要求,就是说今后我们户板区归属到“佤族自治州”里面,不知道他们“佤族自治州”的领导,以什么政策来领导我们?我们很害怕出现一些问题。

刚才说在地方政区划上你们不理解,那么关于部队整编问题,哪些方面不理解?

肖明亮副主席:“关于部队的整编,将军倒是大概的说了,有些具体的事项如果清楚了可能会更好理解一点。”我们部队整编以后,具体的要由我们(佤邦)当地的人来主导,这是原来就提过的,这回鲍有祥主席也是这种意思。

你们整编我们的部队到底要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番号?什么级别?政府是否有考虑也晓不得!现在我们是一支(佤邦)联合军部队存在着,政府调整后要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级别?因为现在南部地区有5个旅,北部有3个旅,我们是以旅为编制的。

耶敏中将:“首先我解释一下部队整编问题,在部队的整编组织方面,第一点就是说信息要快,联络要快。为了能够领导和完成这些工作,政府军也有必要派上一部份人员参与到这些领导工作里面里来。那么还有一些机关工作里面的工作人员也需要一部份在这些部队里面,部队里面的佤邦领导是主要领导,也就是说在刚才谈到的这些问题当中,(整编后)部队(每个营)的主要领导是由佤邦的主要领导来担任,政府军方面(每个营)要派3个人来协助工作。刚才说到这些具体的工作操作方面(政府军方面)需要派27名工作人员(到每个营)来配合工作,(每个营政府军派来的人员)一共是30名。在部队整编了以后,你们的部队规划标准是:一个营有18名干部,一共有308名士兵,一个营连干部、士兵加起来总共是326人。

一个组织就是有一个领导班子,一个人不行的话,其他人要负起责任来。特别是佤邦现在关键的时期,应该有所作为!比如说赵总,赵尼莱总书记他身体不好,他身体不好就由鲍总来代替,由鲍总来主导工作。如果是以鲍总身体不好的理由来推诿的话,这种关键的时期、关键的阶段是不太好的。所以,总是要有领导班子出来担任这个工作的!要不是这样的话对国家不好,对你们佤邦联合军、对你们佤邦地区也是不好的!我越给你们解释越是兴致勃勃,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肖明亮:“暂时不问了”。

耶敏中将:“是不是你一提问,我就把方方面面的解释起来,你就头痛?又乱掉了。”

肖明亮副主席:“不然下次来没有问的了!”

耶敏中将:“这样就好了,那么这次总的来说国家要对你们组织进行保护,防止外面的那些议论,已经是尽到头了,还有什么呢?”。

肖明亮副主席:“没有什么了。”注⑤

当天中午耶敏在当阳战指挥部宴请佤邦全体代表,宴会中耶敏兴致勃勃频频向佤邦代表敬酒,佤邦代表也纷纷回敬,在耶敏将军看来,整编一事会在他们的计划时间内顺利完成。但在回敬中,鲍有良部长对耶敏将军说“现在我在当阳第一次向你敬酒,也是最后一次了”。不知兴高采烈的耶敏将军是否听出话中的玄机。

(注:②、③、④、⑤缅甸国防军事安全局局长耶敏中将在当阳会见佤邦政府代表团情况汇报)

2009年4月30日。宴会结束佤邦代表团当即返回邦康。

在回邦康途中代表们纷纷议论:“耶敏说的比唱还好听,什么不交一枪一弹,在部队化整为营完全归你军人集团控制了,连人都被你拿去了,还讲什么一枪一弹。勐波划出去了,邦康不是就在腾龙的鼻子底下,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回到邦康,佤邦中央将代表团到当阳和耶敏会谈的纪录印发给各单位讨论,在收集汇报的会上,佤邦的所有中央机关、地方部门、部队都不同意军人政府的整编方案,说穿了就是不相信军人政府,害怕其的笼箕性格。

2009年6月5日耶敏率领其“过渡时期政策执行委员会部份成员来到邦康,于2009年6月7日早在佤邦总部会议室举行谈判,军人政府提出部队整编问题,直到2010年8月20日的那次可以称得上谈判。其余的几次都是军人政府在读它的整编决定。佤邦出席谈判的是:鲍有祥主席、鲍有宇副总书记、赵中丹副总司令、赵国安参谋长、李祖烈主任。

军人政府出席的是:耶敏中将及其执行委员会成员;谈判中鲍有宇副总书记代表佤邦政府作了发言:“1989年我们放弃了武装斗争的路线和目标,求走和平之路,我个人认为对国家、对民族应该比什么都好!难道我们走错了吗?为什么说我们某些人是强硬派?这些人的强硬是为了佤邦各民族能林立于缅甸的民族之林。佤邦放弃武装斗争,是帮了缅甸国家政府最大一个忙,帮助缅甸国防军扫除了他们最大的敌人。为全国的和平、稳定创造了有利的基础与条件。

1、1990年至1996年为世界各国人民,也是为国家的领土完整及佤邦17种民族的尊严,佤邦联合军进行了历时6年的打击昆沙反政府分裂集团,迫使其向政府缴械投降,这是我们佤邦帮了国家一个大忙!包括世界各国人民在内。佤邦南部地区是佤邦17种民族的优秀儿女用血汗、用生命去换来的。同时也都是为国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此我们佤邦不但付出了物力,更付出了生命,这确实是不容易的!

国防军在缅甸国家权力那么大!兵源那么多!同时也掌握国家的政权、领土。为什么缅甸国防军没有打垮这个反政府分裂集团?又为什么?佤邦打这个反政府分裂集团,难道违背了国家的意愿吗?我们佤邦在缅甸国家的领土上是弱小的、落后的民族,住在高寒山区,是最穷困的地方之一。

2、在面对分裂国家的约色反政府武装时,佤邦南部地区的各族人民、民兵和佤邦联合军干部是用生命、鲜血捍卫国家的领土完整。2003年佤邦联合军总部接到国家政府指示,要求配合国防军打击约色反政府分裂集团。在接国家指示后,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忧国之忧,立即作出指示,调佤邦联合军的171军区、214师、2518团,从北部调468师等主力部队,立即配合国防军打击约色反政府分裂集团。

在邦岗果、邦迈松、岗克毛洞、巴星等的战斗中,为了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捍卫民族尊严和利益,在打击约色反政府分裂集团,发扬了联合军英勇善战,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帮助国防军夺回约色反政府分裂集团占领的10多个阵地。同时约色反政府分裂集团打死、打伤国防军的士兵时,我们佤邦部队全部把伤员抬回军政府的指挥部,为了救军政府的伤员,我们佤邦部队也牺牲了不少的战友和同志。

在这次战斗中,佤邦南部地区各族人民、民兵、46学校师生及宏邦公司,以最快速度组织行动起来,举全民之力共赴战场,舍小家顾大家,佤邦南部行政事务管理委员会,在战斗中派出民兵1千多人帮国防军维护公路运输安全,同时联合军171军区司令部还安排抽调4千多人民群众帮国防军抬伤员,向阵地运送弹药、武器、送食物、水,又抽调宏邦公司车辆及人员帮助国防军运送粮食、弹药、武器等物资。在人力、物资上我们再次为国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写下佤邦民族始终坚守着、积存着和传承着一种团结友爱,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爱好和平的伟大民族精神,始终体现着、印证着和弘扬着一种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始终挺立着一根压不弯的民族脊梁。

这些貌埃副大将最清楚,他也亲自到勐萨医院慰问我们佤邦部队的伤病员。我们与政府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信任到相互信任,从对立到相互携手共同打击反政府分裂集团,那时我们感觉就像一家人。

1989年佤邦地区政府与缅甸军政府和谈,为使全国范围内停止内战,让全国各族人民都能安居乐业,为了全国的和平、稳定,为此佤邦地区政府做出巨大让步:主动撤出掸邦中部佤邦联合军418部队驻守的达贡、累果、茵累湖、勐班、勐乃、兰克、邦弄、南伞、赖卡、万辛、勐弄、勐休、勐兰、象山、皎古、弄喔、霍开罕艾、勐耕、景统、景康、基地曼山、勐云、勐南、邦基度、勐邦等地的原683地区,以及撤出了佤邦联合军417部队驻守的勐根地区的全部部队。

1993年至2007年由缅甸军人政府主持召开了“国民制宪大会”,佤邦定为所谓的“应邀代表”,分两次组成佤邦代表团在1993年至1996年,正式派出由赵尼莱、鲍有宇、三木鲁、李祖烈、亚库等。2004年至2007年,由布莱康、赵忠丹、李祖烈、亚库、岩布龙5人组成的佤邦代表团参加了会议。佤邦代表团正式向大会提出各项政治诉求,制宪执行委员会并未纳入制宪议题,最后制宪委员会照搬1948年的宪法中佤民族地区只有6个选区的条款,只给予了佤邦“佤族自治州”的待遇,对于2008年颁布的新宪法,我们认为是军政府为自身利益而起草拟定的,这是不尊重少数民族的意见,不尊重佤邦地区的历史和现状,没有考虑到全国各少数民族的利益,我们认为该宪法只适用于军政府管辖区。”[鲍有谊副总书记和耶敏将军在邦康的讲话2009年6月6日]。

谈判中耶敏中将没有谈更多,而是到7日在佤邦财政部会议厅给佤邦干部上了课。

2009年6月7日14:00到16;50,耶敏中将及其行委员会成员在佤邦财政部会议厅与佤邦政府各层领导座谈,佤邦方面有佤邦政府副主席肖明亮、赵文光;佤邦联合党副总书记鲍有宇;佤邦联合军副总司令岩伦、赵忠丹;总参谋长赵国安;政协主席布莱康等各部队主要领导干部或负责人。座谈开始:耶敏中将就说:“今天我来到邦康,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转达对和平(组织)部队的转变和整编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以前我历次到邦康的时候都作了一般性的解释工作,关于这件事情,我们从上月4月28日开始对分布于各个军区的各和平组织进行了转达和解释工作。今天到邦康来进行解释工作,见到佤邦各方面的领导干部都来听取我的报告,我心里很高兴,同时我也感觉到有充分的信心。目前要进行的这项工作比起20年前我们达成和平协议的时候的意义更加重大!这项工作对全体和平组织部队来说是一项国家有序的安排的一项工作!在为第二特区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将由我来主持和领导这个委员会。

在2010年大选以后,佤邦将以(佤族自治州)的形式确定下来了,那么它的稳定对你们本地的发展是十分重要的!现在离这个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对于只有一步之遥的成果你们要善于把握住这个机会。刚才我所解释的这些都是围绕着佤邦今后的稳定和发展的方向的,这也是我们国家、我们政府对佤邦继续发展和稳定的一项愿望!对于我们的安排和计划大家能够理解的话,在大家一起共同努力下,这个目标可以成功的实现的!我们对今天到会的各位领导的能力是信任的,通过你们的努力这个目标这项工作是可以实现的!我就谈到这里了。”注①

耶敏中将只是重谈他在4月28日在当阳向佤邦代表的老调,对佤邦政府的诉求一概不理会。

随后肖明亮副主席发言:“我们对国家的安排也表示理解,对国家的安排我们曾经开过五次中央委员会,二次中央扩大会议,各种各样的群众、村一级的干部会议我们开了十多场了。我们感觉国家的这种安排是对我们和平组织,是对我们佤邦,为我们佤邦好。但是我们开会讨论、学习、传达的时候,我们的很多领导干部一下子接受不了,比如土地的划分问题,部队的整编问题,政府军每个营要派30个人员进来的问题,我们接受不了!所以,佤邦绝大部份的干部群众还想不通,还转不过弯来,这是我们现在的具体现象和情况。我们有很多担心,归纳起来有八、九点:

1、我们担心、很多人担心(政府)会追究我们的政治责任,因为在坐的或者是很多部队(官兵),很多群众在我们过去与政府进行20年的战争期间,都是由缅甸共产党领导的,都是共产党员。所以我们也担心新政府成立后会追究我们的刑事责任。在奈温当国家领导人的时候,他就把营以上干部都列为政治犯,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担心,怕(政府)追究责任!像钦钮当国家领导人的时候,只是他个人犯错误,但政府也把托南也(情报局)全部都清理了!大家都有这种顾虑,反正我们很多人也担心跟着一个领导他犯了错误,政府会连他们也一起处理了!另外一个像景栋军区把我们的干部岩板抓了,但跟他一起去的人全都被判了十年、二十年的刑。所以,大家都感到很顾虑,大家都有这种担心!对于有责任的政府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有些只是跟着他去的人毫不知情,政府也一概把他们判刑,我们大家也有这样的担心。

2、我们和平已经有20年了,2005年我们又实现了无鸦片种植,由于缺乏资金、技术、人才,我们也跟外国、外地的商人签订了一些替代种植的项目。比如我们和中国的23家公司签订了替代种植橡胶的合同,万一我们不在了,政府承不承认我们跟外国、外商签订的这些协议和合同?我们也很担心!

3、大家担心个人的财产得不到政府有效的保护。因为过去奈温当国家领导人的时候,把个人财产没收了归国有,这些事情过去都曾出现过。我们也担心新政府成立以后会把我们个人的财产收为国有,大家也都有这种担心!

4、我们担心政府不实行多元文化并存的方针。因为和平20年来我们既学习缅文、英文,又学习华文和本民族的文字,可以说我们360多所学校里面大多数学校都是学习外国文字。政府能不能容忍多种文化并存的状况?因为我们了解在过去的奈温时代除了缅文、英文以外都不允许其它民族学习其它文字!这也是大家的一个担心!

5、现在佤邦光是脚断、手断,仍由我们供应着的残废军人还有一千多人。这些人员担心整顿、整编以后生活没有出路了咋个办?现在我们佤邦每个月多少还会给他们一点(补助),他们也担心我们整编后生活没有人管,得不到保障,这也是这些残废人员的担心。

6、我们很多人都担心政府动不动就用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最担心的了!因为也曾经像“勐古事件”的李尼门他们,听说是(政府军)叫他们去开会,后来就强迫他们交枪,最后他们不交枪(政府军)就统统把他们杀掉了!所以大家也有这种担心;万一我们整编了以后不背枪了,政府又采取这种手段,我们就没有生命安全保障了!所以这也是大家的一个担心,因为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7、我们担心20年所搞的这些和平建设,不管是水利工程也好,替代种植产业、工程桥梁也好,这些项目没有人管理了,可能半途而废!大家辛辛苦苦搞了20年的和平建设,最后却没有人管了,所以大家也有这样的担心!所以(如果按政府的要求整编)大家一下子就觉得没有地盘了,没有枪杆子了,你再搞什么政党,参加什么大选一切都是空的。我们讲这些大家的担心的原因就是给将军和国家领导人了解,有些具体的问题能够给予妥善的处理,妥善的安排,让大家没有后顾之忧,能够顺利的完成“国家转变时期政策委员会”的精神。我们也知道到户板区、芒曼区有些人不愿意归“佤族自治州”管辖,有些人甚至说不愿意在毒枭的领导下生活。根据这些情况,我们觉得这些也是一个问题,需要国家用一定的时间去作解释、调解工作。所以说我们提出要执行“国家转变时期政策委员会”的决定在第二特区条件尚未成熟,我们要求维持现状,至少也要维持一段时间,我们也多次给将军提到过了!总的来说,我们佤邦将走和平发展的道路的决心是永远不会变的!我们佤邦支持现政府的工作,民选政府选举产生之后,我们也将支持民选政府的正确领导!

我们提出这些担心,这些意愿,绝不是我们要跟政府、跟国家作对,绝对没有这种思想,也绝对没有这种可能!主要是我们的人民群众文化水平低,我们干部的水平有限,对于国家的一些规定、政策一下子理解不了。所以我们要求政府多给我们一段时间,慢慢来。将军已经第四次来为我们解释了,我们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但是因为我们佤邦的现状也就是这样子了,有时候我们也不好意思了,反正大家的思想觉悟就是这么一点点,所以有很多时候也让将军感到为难,我们也感到很对不起将军了。将军也多次转达了(丹瑞)主席的讲话,希望边境团结、安定、发展,希望各民族团结携手共建国家,我们也非常的赞同主席的讲话。中国有很多的朋支也希望边境团结、安宁、发展。希望我们有什么事情要跟政府协商解决,千万不要发生武装冲突!中国有很多朋友常这样讲。将军传达(丹瑞)主席的精神也有这种意思。佤邦各民族人民也有这种愿望;希望和平稳定地过渡部队整编和土地划分问题。早上鲍有祥主席、鲍有宇副总书记与将军会见的时候,他们也表达了这样的意愿了,希望政府给予我们维持现状一段时间。几个月内将军来了四次,我们把所了解到的情况向将军汇报,给“国家转变时期政策委员会”作为参考,我讲的就那么多了。

耶敏中将:“在这一点上我想说的就是你们不要把这些问题固步自封起来,我们在一起研究、讨论这些问题的同时,也要把你们应该做的工作开始做下去,要不然这个问题就难解决了!感谢大家!”(注2)

下午缅时16时50分会谈结束。

注:①②(耶敏中将与佤邦领导会谈纪录)2009年6月7日。

6月8日耶敏一行从邦康返回当阳,虽然耶敏口口声声说非常高兴,相信能够如期完成整编任务,实际上他心知肚明,他已经碰到软钉子了。

熟悉缅甸近代史的各和平组织,当然决不会上军人政府的当,反复与其交涉,但军人政府根本不接受各和平组织的诉求,露出庐山真面目。在2009年8月拿果敢同盟军开刀,将为缅甸近20年取得的和平立了头功的彭家声赶走,企图杀鸡给猴看,逼其他组织就范,除了一些武装力量弱小的和平组织和个别投机份子接受整编外,主要的和平组织像佤邦、克钦独立军、第四特区同盟军、掸邦第三特区、第一旅都拒绝整编。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