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ALYXoOEP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0.8 “6.20高地”

作者:石磊

攻防战为了尽早歼灭昆沙集团,在1995年6月底佤联合军前线总指挥向盘踞在勐阮、累兰的昆沙集团发动了攻击。

“6.20高地”是昆沙杨从奇大队驻守的一个高地,因1995年6月20日,佤邦联合军独立团偷袭该阵地成功并进行了5个月的防御战而闻名,所以后来就改名“6.20高地”。经过反复多次抵近侦察,摸清了敌情,熟悉了地形道路。海拔1630米高、几十公里长的累三哨山脊,象一条大蟒蛇由东北向西南横栏在缅泰两国的边境线上。由山脊的东南方向下坡约有15公里,是泰国边境小镇大端,由山脊的西北方向下坡约18公里是缅甸境内的勐阮坝。累三哨至高点西侧有一个山梁向下延伸约8公里,离勐阮约5公里,地势逐渐平缓,但地势复杂,形成七沟八凹的若干大小不均的山头。由右侧向下延伸经893高地,894高地进入勐阮坝。由左侧向下的若干山头中靠近勐阮的是“6.20”高地据点,是昆沙部杨从奇大队最边远的前哨点,它以右后侧的235点和左后侧的33点为依托,担负着累三哨方向警戒和防守。33点以西约600米勐阮坝边的一个无名高地,是杨从奇大队的指挥部,统称为老杨阵地。

佤邦联合军占领累三哨361、656地区后,昆沙部为防联合军进入勐阮坝区,调集了杨从奇等三个大队约300余人的兵力布防在勐阮坝东南的620、235、33点和老杨阵地等几个点上,配备有81炮2门、75炮1门,火烟炮3门支援步兵战斗。敌阵地上,每个据点1至2挺重机枪,有一具90火箭筒,1门手炮,敌火力弱于我军装备。

敌重兵驻防这地区的目的是:勐阮到累三哨缅泰两国边境地区是无人区,缅甸这边没有缅政府军驻守。泰国虽有驻军,但20至30公里才有一个据点,空隙很大。加上泰国边防警察人数少,与昆沙集团的部分人员明来暗往时有发生,因此昆沙集团人背、马驮的毒品贩运,由此山区进入泰国更为方便,另一方面是阻止我佤邦联合军进入他们控制区勐阮。

为实现将敌逐渐压缩到勐阮地区,形成对勐阮地区之敌战略包围,与敌在勐阮决战的思想。我联合军决定逼近勐阮地区秘密偷袭620敌军阵地。

具体任务是:独立团、401营担任偷袭。408营部分为第二梯队。501营、409营为预备部队。特务连负责可能逃跑方向的卡口。预备部队和炮兵,在敌阵地以东、以南占领有利地形,随时准备投入支持战斗。我重火器配属有82炮2门,120炮2门,75炮1门,60炮8门,高射机枪3挺,重机枪2挺,40火箭筒多具(配属到各部队)。机动连和战地医疗救护队在敌阵地以南路边丫口上。我军集中900余人的优势兵力火力,逼近勐阮之敌。指挥部设在靠近炮兵阵地以南的山梁上。

1995年6月20日拂晓5:30,我401营由左侧摸入敌620阵地,偷袭成功。消灭了部分敌人,占领敌阵地,我卡口部队不到位,其余敌人逃向235和33点。天明后我501营为第一梯队,408营为第二梯队逼近33点。7时我炮兵向敌33据点高密度的打击,持续15分钟的炮击后,我步兵在高射机枪和重机枪的掩护下,向敌发起冲锋,但由于敌阵地工事坚固、地形险要,我攻击难以奏效。这时指挥部决定:撤回攻击部队,加强已被我占领的620阵地和其他阵地,在敌反攻时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由于控制了620阵地和以东、以南的有利地形、对235点和33点威胁极大。如果拿下33点,就直接威胁敌大队指挥部。因此敌于6月20日下午至21日、22日连续组织了三次反攻。敌人每一次进攻,在我军顽强的打击下和后方火力的支持下,敌死伤一部分后撤出战斗,被打死在我阵地前的尸体,到天黑后才派人来抬下去。敌人几次反攻都遭到惨败后,于是不再对我防守的阵地组织强攻。但他们以235点和33点为依托,在离我620阵地300至200米处西、北方向形成半包围的布局,构筑工事,准备与我军长期对峙。平时敌我双方开展冷枪、冷炮消耗对方实力。同时双方都在研究对策。

敌人动员士兵开挖地道。第一次挖了150米长的地道直通我阵地脚,并安装一吨炸药准备炸毁我阵地,夺回我军控制的620阵地。我军也为了大量歼敌有生力量,又能有效地保存自己,购买2500米2—5寸塑料管,把水压到我阵地上,挖两个能溶120立方的水池,每一个水池在敌人可能进攻方向挖2个水洞,洞口用大汽油桶阻好,搭一个木架,用一根绳子固定在桶上,吊在木架上,当敌攻到我阵地前时,我军吊起汽油桶,120立方的水倾斜而下,冲击进攻之敌。由于我军手榴弹投不到,炸不着敌人,还购买了一部分水泥,地上挖一个排球大的圆洞,中间放上一根圆木,水泥干后,中间放入一块炸药,一根雷管制成水泥滚雷,使用时点燃导火索,往下滚水泥雷等歼敌办法,大量歼灭敌人。

9月20日,敌挖好150米长的地道(前节挖成交通壕,后节地道),装好自制的一吨炸药,组织了100人,分成50人的突击队,50人的预备队,于当天上午10时,对我阵地实施爆破。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个山头在摇动,黄土、碎石飞起到30多米的空中噼噼啪啪的落下来,一股股浓烈的硫磺炸药味,呛得人两眼流泪、呼吸困难。几十秒钟后,一切恢复正常。敌人以为,炸药爆炸后,我一部分人会坐上“土飞机”飞上天,炸不死的也震昏在地。但敌人的猜想错了,由于敌挖地道时测算失误,安装炸药的爆破点离我主阵地20米处,炸了一个大坑,没有造成我方人员伤亡。

炸药爆炸后,敌50人成战斗队形在火力的掩护下向我战地冲击,后有50人紧跟其后。敌人弯腰运动到离我阵地100米时,我阵地上没有动静,到离80米时,也没有动静,敌人还真以为是被炸药震昏了。当爬到离我阵地50米时,我指挥员一声令下,按任务区分,有的举起枪向敌射击,有的把手榴弹往敌群投,有的点燃滚雷往下滚,有俩个人同时把两个水池口的汽油桶往上吊起,两个水池240立方的水倾泻而下,挖水池时堆积在水池边的土、石形成泥石流,向敌冲去。有的敌人被洪水冲倒,人枪分离,有的被手榴弹炸死,有的被滚雷炸伤或砸死。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军会采用这样的新战法对付他们。在我阵地前,几分钟的时间,冲上来的50人就死伤过半,后面跟来的50人也吓得向两边山梁逃窜,以防避洪水的冲击和滚雷的打击。敌人虽遭了这次惨败,但不甘心就此罢休,又重新组织挖地道,头一节用原来的交通壕,后节又另选方向,挖200米长的地道(加原来挖的在内)准备再次爆破我阵地。

敌人经过1个月的紧张轮番施工,兵力不够,他们把抓来的劳改犯也用来挖地道。有的犯人毒瘾发时,供给毒品吸用后再挖。地道挖好后,又于10月4日上午10时,对我阵地进行第二次爆破。这次敌人以为,地道比上次挖长了50米,爆破一定成功。但他们又错了,这次挖的地道在山肚子里,没有测量技术,挖到50米深处,开始向我阵地的右方偏离,虽然挖得很深,又在离我右交通壕15米炸了一个大坑,也没有造成我方人员伤亡。在进攻中,敌人吸取了头一次的教训,首先在勐阮地区的10个大队中每个大队抽10人,组成100人敢死队。炸药爆炸后,100名敢死队,50人由我阵地北侧攻击,50人在我阵地西侧进攻。上次被洪水冲、滚雷炸的位置,仍有100人进攻。敌人的炮火不能支持他们的步兵战斗,只要他们哪里有炮阵地发射,马上就被我军炮火压制。只靠他们的步兵火器相互掩护前进。炸药炮弹刚炸,敌人就悄悄逼进我阵地两侧,首先用炸药包轮流爆破我鹿柴,虽我军在前沿阵地进行顽强抵抗、英勇拼杀,敌敢死队确实与其他部队不同。敌人在我阵地西、北两边撕破了两个口,约在12时冲入我方前沿战壕。我军在李三纳等干部的指挥下组织反击,但由于我方弹药送不上,而且阵地加上轻伤员只有46人,兵力明显不足,我军只有收缩到主阵地,顽强的抵抗敌人。敌人步步向主阵地逼进时。因弹药少,我军抵抗有所减缓,正好我后方炮火居高临下,直接瞄准敌群射击,加上408营的一个连和警卫连的2个排增援部队迅速赶到投入战斗。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残酷,在我参战战士的英勇反击下,又把敌人赶出我前沿阵地。

6.20防御战斗,我参战部队采用各种手段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使敌伤亡惨重,实现了我军以围点打援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的作战指导思想。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也打出了我联合军的军威。

“6.20高地”攻防战从1995年6月20日开始至10月7日结束近5个月,此战役共歼灭敌人195名、伤敌240名,佤邦联合军牺牲49名、伤237名。

“6.20高地”攻防战重创了昆沙集团,消灭了大量的有生力量,敲响了昆沙的丧钟,紧接着佤邦联合军发动了“密崩山”等攻坚战,在短短的2个多月中打得昆沙集团溃不成军,为了活命,昆沙只得于1996年元月7日在贺勐向军政府投降。谁也不曾估计到在金三角称霸20余年的昆沙,在金三角为所欲为、杀人如麻建立起来的贩毒恐怖组织,竟会被组建不到7年的佤邦联合军打败,一代毒枭昆沙竟然沦落到投降而活命的可悲下场!

一般人以为佤邦部队是支只会猛打猛冲的草莽英雄,但乔装夺取大端河头阵地、偷袭6.20高地和用水防御,这无疑是佤邦部队智取的成功典范。

为了纪念6月20日这个有意义的日子,独立团把这一天定为纪念烈士的日子,每年6月20日,部队和群众都要到“6.20高地”悼念,为保卫建设佤邦而献出生命的烈士。

昆沙集团在佤邦刚刚成立时,趁我们还没有站稳,就对我中部地区大打出手,虽我们一再好言相劝,希望各民族握手言和,但昆沙集团妄想独占掸邦,非要置佤邦于死地不可,佤邦迫不得已进行自卫反击,用了5年多一点时间就消灭了昆沙集团。从此昆沙集团退出了历史舞台,这也是昆沙集团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食其果。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