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fNIA05iQ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4 安家等俄

作者:石磊

在4047部队“裤脚兵”中,我已经30岁,是年龄最大的一个。营里旅里干部都很关心我这个“王老五”的个人问题。以前到贺岛、邦康问了两个姑娘都没有成。此次到等俄办车炬的喜事,因以前我也不时到等俄,看到等俄有不少美女,我就有备而来,上去时,李成武副旅长听说我可能到等俄问王文书的大闺女——小美,副旅长还担心说:“那个姑娘资格好(果敢话:身材好),怕问不着吧?”的确小美当时“二八”年华,身高170公分,山上气候好,皮肤红里透白,和她的小伴小胖、小四三个姑娘被誉为等俄“三朵花”,在那一带小有名气。到等俄除了帮车炬准备外,平常就找机会作外围工作,小美家要晒谷子,我就主动去帮晒、抬。她用脚椿舂米时,就赶紧跑去和她一齐踩,虽然不合节奏,但山上的姑娘怕羞也不好意思跑开。为她们兄弟姊妹照相,给未来老岳父老岳母留下好印像。车炬婚事办落脚后,车炬、张明生,刘怡忠等好友就帮出谋划策趁热打铁,请车炬的新媳妇凤英去帮提亲。小凤英向小美的双亲说明来意,未来岳父岳母看我为人循规蹈矩,又私下打听到我是澜沧石家土司后代,而未来岳母也是孟连土司侄女。民国时期,孟连、澜沧本同属一个县,两家老人就有往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上辈们外逃,流落缅甸,他们之间也有往来。石家土司在这带名气不小,所以岳母认为是“门当户对”,满心喜欢。但小美一百个不答应,确实她当时才是“王家有女初成长”“二八”年华,刚刚才从小姑娘长成少女,就要嫁人了,所以坚决不同意,岳母又哄又吓她还是不点头,甚至产生轻身念头,偷了家中1团生鸦片,准备了此一身。幸亏岳母及时发现拿走鸦片,才没有造成终身遗憾。岳母甚至说:“如果不答应,就拿着你的衣服出这家,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没有养你这个女儿,你也没有我这个妈了”。小美当时年幼无知,想到不要这个家我去哪里?在家人和小凤英等好友劝说下,小美才百般无奈地答应了婚事,并说既然要嫁就赶快办。此也正合我部队的意见,因我部队马上就要西渡萨尔温江开辟新区。马上要办喜事了,1976年时值文革后期,家母是土司太太,充军到镇沅县农村劳动改造,莫说帮几十元钱,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幸好二姐、二姐夫大学毕业,分到包头工作领工资,把平时节约下的钱汇给150元以解燃眉之急。旅部、营部补贴给了三千文缅币,十崩大米。当时要订亲,什么大礼不说,订婚戒指是不可少的,我们这些穷兵连吃包烟都成问题,哪有钱来买戒指,急中生智,只好借小凤英的结婚戒指来充门面了,这种偷梁换柱的方法,也只有我等裤脚兵想得出来。小美是12月初答应的,我和张明生、刘怡中就到等俄准备办喜事。当时小美年幼思想不稳定,她就去到车矩家跟小凤英说:“她要退婚。”小凤英就吓她说:“他们是老兵,人家都上来啰你又反悔,到老兵打你我不管。”经小凤英劝说,小美最终还是同意了。经过20多天的准备,76年12月26日,在等俄街又办起“裤脚兵”的第三台喜事。山寨办喜事也要进洞房。以前看小说、看电影、看到新人进洞房,是新郎牵着新娘缓缓步入洞房,两人坐在床边,新郎轻轻摘开新娘的遮羞布,在烛光中端详新娘。而这里进洞房,别有一番来头,刚进入洞房时我还在蒙里懂弄,小美的女友一窝蜂地把小美推朝前坐在床头,而把我挤在她后边坐下,也不知什么时候洞房桌上放了一杯酒,说时迟那时快,小美喝了一大口酒就朝我脸上喷,喷得我一头雾水,她的女友们大笑而去。事后我才知道,当地风俗,新婚进洞房时谁抢得头位,并用酒喷了后位的脸,不管是新郎,还是新娘,抢到头位,就要当家中的老大了。唉!反应迟钝的我,再一次被山姑算计了。

婚后,蜜月还未过完,77年元月17日,由4045、4047、502,三个营组成的683部队就从邦桑出发,准备西渡萨尔温江开辟新区了。

走时只留下办婚礼时收到的礼金5块老盾,上级补助的大米20崩,没有留下一个随行人员,让年仅“二八”的小美独自一人挑起生活的重担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