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JTiZzVu7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0.6 泰国难民村

作者:石磊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六十年代,国民党三、五军部队大部分从缅甸勐萨乘飞机撤回台湾,但有一部分三、五军成员多是云南人,到台湾远离故土,不愿意去,所以就留了下来,成了无国籍,有家不能回的难民。在缅泰边界艰难的生存着,“处处无家、处处家,年年难过、年年过”,这幅对联就是他们当时处境的写照。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正是印度支那三国、东南亚诸国共产党轰轰烈烈的革命时期,印度支那三国政府被搅得焦头烂额,泰共、缅共、马来西亚共产党进行的武装斗争方兴未艾。尤其是泰国的武装斗争形势一片大好,泰共以泰国中部的考牙山为依托,把泰国拦腰分成南、北两部分,北部以帕敢为根据地,大片开创地盘。泰共计划先解决泰北,然后由北向南,重操中共由北向南解放全中国的故技而解放全泰国,泰国国家军队几战几败,局势已难挽回。这时泰国政府想到了流落在泰国边界的国民党三、五军难民,他们想借用这支军队消灭泰共,条件是:如果三、五军消灭了泰共,将在泰、缅边界泰国一侧划给他们土地、办给身份证,成为合法的泰国公民,在泰国生存。当时三、五军难民正是一群无国籍、无国家者,过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漂流日子,能够有国籍、有合法的公民证、有固定的生存环境,靠自己的双手建设家园,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双方一拍即合。既然达成协议,就要集中部队训练征战。三、五军实际只是个名誉,一部分人员已撤回台,留下的老的老、病死的病死,已经难以成军,为了生存只好招自己的子女和各个时期从云南跑出来流落在边界的青年人入伍。集中后部队就开始训练,年轻人从来没有握过枪,练了几天就开始打靶,打十发有八九发脱靶,而泰军十发有八九发不离靶,看着三、五军衣着不整就像一群乌合之众,泰军看看这群人,心想象我们这样训练有素装备又好都打不赢泰共,这群乌合之众去了只有找死。但已达成协议,只好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

三、五军决定先拿下帕敢,再收复考牙山。由三军军长李文焕、五军军长段希文作总指挥,五军陈茂修将军任前线指挥。陈将军想帕敢地势险恶临湄公河(东面是100—200米的悬崖峭壁)西面是陡坡,泰共居高临下易守难攻,陈将军反复看地形后决定,只可以智取决不能强攻。

战斗打响,陈将军命令重炮猛轰泰共阵地,然后步兵从西面发起进攻,炮声、火箭筒声、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泰共凭险顽强抵抗。但陈将军早已组织了敢死队乘船顺湄公河而下,到帕敢后山迅速沿峭壁爬上山,泰共忙着正前方阻击,做梦也想不到三、五军会从东面爬上悬崖峭壁。突击队犹如神兵天降突然在泰共后面出现,前后夹击,打得泰共丢枪弃甲抱头鼠窜。三、五军一举攻占帕敢,随后乘势攻占考牙山。歼灭泰共从而保住泰国。泰国国王、泰国政府也遵守协定,在以湄公河和缅甸接壤的和老挝接壤的北段一直到和缅甸帕凹滴接壤的一千多公里长的国境线泰国一侧的土地建成66个难民村,分给三、五军居住,并以泰国国王的名誉发给泰国公民证。从此三、五军就从难民变成正式的泰国公民在泰国定居下来建设家园。丢掉国家、丢去家园的国民党是被中国共产党打败的,一部分流落到缅泰边界,就是这些残兵败将又打垮了中共一手扶持起来的泰共,帮泰国国王泰国政府保住了国家。历史在这里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丢掉了自己的国家、家园,又帮他人保住了国家、家园世事沧桑令人慷慨!

立于死地而后生之,有了失去国家的痛苦,现在获得重生才会珍惜、才会去奋斗。难民们用自己的双手去建设家园,华人具有的百折不饶、艰苦创业的优秀品质又充分发挥出来,在泰国政府、台湾当局支持帮助下,难民村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从台湾引进的乌龙茶在美斯乐、满星叠、漂排生根发达,龙眼、荔枝、桔子更是遍布难民村。台湾大陆同胞救济总会帮助建医院、学校、自来水、敬老院,困难的村寨还建民舍,泰国政府修国家公路、村村寨寨铺水泥路。所以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难民村已经安居乐业经济发展向小康迈进。子女可以读完初中,少数读完高中,一部分到台湾读技术学校、上大学,多数的到景莱、景迈、曼谷做工发展。现在难民村已不再叫难民村而是叫自治村。我五叔石炳铭是五十年代从勐萨撤台的人员,七十年代到泰国任“救总”的科长,常年奔波自治村,和陈茂修将军是至交,退役后时常到泰北。1996年五叔到泰国密赛,我从大其力去拜访他老人家,他带我去清莱陈将军家,再去帕敢。陈将军身材修长、和蔼可亲、眼明耳聪,走起路来还是一副军人的姿态。陈将军是腾冲人,他的上辈是建创腾冲城元勋之一。至今他已九十高龄,仍可以从清莱亲自驾车到密赛。

帕敢座落在湄公河边,车路已修到山顶,已成旅游景点。我到帕敢后专门到当年敢死队爬上山来的地方参观。

在山峰中有一个石窗,直径约十公尺,走到石窗边伸头一看,悬崖峭壁有200余米,就像昆明龙门一样,坡脚延伸400米就是湄公河。这样险恶的地势泰共根本想不到突击队会从这里攻进来,真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陈将军用兵可谓奇也。

1995年11月我到了向往已久的美斯乐,美斯乐是五军军部所在地。在高山上外面坡地种满了台湾乌龙茶,当地海拔高,白云常年缭绕雨水充沛、日照长,生长的茶没有污染质量很高,并建了茶厂,厂家把茶叶加工好后送到台湾和台湾茶按比例混合又用台湾商标出口世界。用开水一冲香气扑鼻,喝时清香而回甜口感甚佳。

美斯乐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到泰北旅游必到美斯乐。山高气爽,远远望去就像一条巨龙卧在缅泰边界,登高一望密章、勐放远远的连成一片。种有成片松林,在松林中建有凉亭,凭着栏杆听着松涛远眺坪坝犹如身处瑶池。餐馆自然纯朴,周围种满各色各样的花,小贩卖的纪念品琳琅满目七彩缤纷,腌制的干果五颜六色看了令人嘴馋。

段希文军长当地人尊称段公,他和泰国官员关系很好,上至首相、将军,下至移民局、检察局官员他都有朋友,为难民争到了不少利益,深得自治村民众爱戴拥护。他的坟就在美斯乐山上,常年都有老兵身着军衣、肩背小卡、腰系美制水壶为其守灵。游客去了与老兵合影,但他从不主动要钱,你给他他也乐意。我去参观了段公的坟,并在坟前和守灵老兵留影。可以说三、五军及眷属是守望金三角的第一代中国人。

到2009年,佤邦成立20周年时,佤邦已取得翻天覆地的变化,佤邦从一个完全的农业经济进入到由城镇带动的市场经济。建设了邦康、新地方、南邓、勐博、勐片,南部的万宏、拥邦等新兴小城镇,结束了佤邦没有城市的历史。89年学校只有20所,学生480人,到2009年已有学校360所,学生36000余人。并且培养了一批初中、高中、中专生,这些学生已经在佤邦的各种行业、军队里起着重要作用。以前群众病了极少看病、吃药,多数是求神拜佛,杀鸡、杀猪、杀牛看卦或以鸦片治病。婴儿出生死亡率占80%。89年只有4家医院,8所卫生所,175名医务人员。至09年,已有医院20家,175所卫生所,人民群众逐步懂得讲卫生。生病到医院看病,婴儿出生死亡率降至30%。1989年粮食只够吃4—6个月,2009年已经够吃8个月。1989年仅有300公里的旱季公路。2009年已有3000公里、一年四季都能通车,基本县、区、乡都通公路。其中从邦康至南抗伍、昆马、龙谭、王冷、新地方、从邦康到勐博、勐平是弹石路,从邦康到曼相是柏油路。1989年只有一座40千瓦的水电站,还是中国无偿援建的,2009年已有8座水电站,装机容量15950千瓦。至2009年,已种橡胶40多万亩,桔子、龙眼、茶叶等24万多亩,发现和开挖了金、锡、铅锌、铜等大型矿藏,不久的将来橡胶、矿产将是佤邦的支柱产业。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