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4lFLur5J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6 投石问路

作者:石磊

那时正是知青纷纷外出参加缅共人民军的高潮期,我想此乃天助我也,别人不允许我革命,我自有革命之处。

70年6月份,我暗下决心,投奔缅共,前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比我早投胎,能够参加国内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有些掌权者,只许自己革命,不许他人革命,不少人也是资产阶级、富农、地主出身,来大谈什么阶级斗争,阶级出身论,现在机会来了,老子也干给你们瞧瞧!

我稍做准备后,约好友小苏前往勐古探虚实,小苏无此意。我只好从旧城翻过油松岭,当晚到达罗卜坝,因雨季,小陇川河水暴涨,好心的傣家人用渡船送我过江并留宿其家。因一天翻山越岭,只有面包充饥,早已饥肠咕噜,傣家人不但用丰盛的晚餐招待,饭后还用巨大的椭圆形簸箕作床,铺上新床单、新被子,让我美美睡上一觉。一天的奔波,一觉睡到大天亮,吃了早饭,还指我去芒市的路。临行我给他家粮票(当时买米要粮票)、钱,他家分文不取,真是热情好客、善良的傣家人啊!此后,我再没有机会去过罗卜坝看望好心的傣家人了。事隔40载,我还想起当年睡在椭圆形簸箕上的情景,就像白马王子睡在金床上一样。我游历云南边疆掸邦四十余年,只有罗卜坝有这样的床,此乃一方山水自有一方情!

从罗卜坝翻过高山,到达芒市轩岗,再到芒市,也是一天的行程。随后到达遮放弄喜寨找到幼时小友滇西彝族土司之子小桃,一块相约去缅甸,他无此意但愿带我去勐古。长谈一宿后,次日我俩沿着正在赶修遮放去芒海的公路去勐古,当时公路还未全通,我们只好一段公路一段小路地前行,沿途修路工人很多,一看知青,就知道要去当缅共,好心的工人还劝我俩,说外面太苦了快回去,但我主意已定,继续向勐古前进,到了芒海中间有条小河,正值雨季水流湍急,但不大,我俩二话不说,卷起裤脚相扶淌河而过。到了勐古,看到不少知青身着缅共人民军军装,雄姿英发,还有不少女兵,真是不爱红妆爱武装,心中羡慕极了。随后了解了参军的手续,新兵站的去处。因此次是前来探路的,稍作休息,我俩就匆忙赶回遮放,到弄喜已是天黑人静了。第二天告别小桃,从瑞丽、陇川返回盈江。经过几天的准备,把行李、日用品留在社长家,也不敢向他说要去当缅共,深怕被那些只准自己革命,不准他人造反的积极份子检举揭发,断了美好前程。好在那时知青外五县串联成风,也不在意知青的去留。不几天,我就到了弄喜,找到小桃,本来想再叫他送我一程,但因前几天他和我去勐古,回来时走破了脚,感染起阳子(即淋巴发炎)不能前行,他还告诉我,现在沿公路有民兵守路,不准知青去当缅共,但我决心已下,箭已在弦,就无回头箭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