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glQcM5pt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1 信仰不同、道路不同

作者:博尊宝

1945年5月,盟军重新占领仰光,宣告日治期结束,缅甸又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二次大战的动荡,首先是缅甸主流投靠日本人向英国殖民当局开战,导致英国军队和中国远征军的大溃退;其后他们又反正起义,配合英、美、中军队向日军发动反击,到1945年8月英国殖民政府重新回到了缅甸。翻来覆去的变化,把缅甸人民搞得眼花缭乱的同时也引起了人们对国家前途的思考,争取真正的独立就变成多数的缅人的渴望。

同样,随着世界局势的变化,英国人也意识到,缅甸的独立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必然。面对何时和如何实行独立的这个难题,多尔曼•史密斯总督代表的英国殖民政府及昂山代表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联盟”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和主张。

多尔曼•史密斯发表了战后处理缅甸问题的白皮书表示:在边境前线的人民,与在缅甸本土的人民,他们的处境和地位,都在同等基础之上。他们有权选择继续留在英联邦之内或加入缅人联合体。

英国同意让各少数民族独立建邦,但希望能继续留在英联邦内,而不是与缅族联合建立联邦国家;而“自由同盟”的缅族领袖们反对英国分而治之的政策,强调各民族团结共同争取独立,各少数民族建立民族邦后,都加入到“缅甸联邦”之中。 

1946年8月英国首相艾德礼任命兰斯为缅甸新总督。兰斯虽然同意“自由同盟”的主张,但仍强调在少数民族自愿的情况下实现缅甸的统一。

为了解决缅甸独立的问题,12月20日,以昂山为首的缅甸代表团受英国首相艾德礼的邀请前往伦敦进行会谈,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签署了《昂山-艾德礼协定》。但是,这个协定立刻遭到了以掸族为首的非缅少数民族的反对,他们认为伦敦会谈只有缅人参加却没有少数民族代表,昂山代表的只是缅族的利益,而不能大包大揽其他民族的前途。 

1885年英国发动第三次英缅战争后,占领了贡榜王朝王都曼德勒。1886年11月又开始侵占这时属于中国云南的孟养、木邦、孟艮土司地区,把它们全部纳入英国总督的统治,但保留着土司制度,成立了掸邦土司会议来主管掸邦事务。 

缅甸的掸族与中国云南的傣族、泰国的傣族及印度阿沙姆邦的傣族都同属一个跨境居住的民族,在中国的汉朝时期曾建立过独立的“掸国”。十二世纪掸族甚至统一了缅甸的大部分地区,建立了阿瓦王朝。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缅甸北部的掸族、印度阿沙姆邦的傣族与中国云南的傣族在思氏的领导下,建立了统一强大的、以白虎为图腾的孟仰王国——“前后果占壁”。 

鉴于历史上掸族曾经多次建国的原因,所以掸邦的土司们主张成立一个主权独立的掸族国家。 

克伦族是缅甸的第二个大民族,历史悠久、文化发达,自称是来自中国扬子江流域、是四川地区汉族的后裔。在二战中组成强大的军队与盟军合作,积极抵抗日本侵略军和昂山领导的缅伪军。在英国殖民政府重返缅甸时,缅甸国防军的总参谋长和副总参谋长均由克伦族担任,地位远远高于缅族的军人。因此,在其民族意识空前的高涨情况下,提出了“泛克伦主义”——主张建立一个独立的克伦国家。这个区域包括德林达依、伊洛瓦底、东吁、永盛、罕达瓦底和寥礼彬等所有克伦族居住的地区。 

克钦族主要生活在缅北靠近中国的山区,也与中国的景颇族同属一个跨境居住的民族,但长期处于在掸族土司的统治下,实行本民族山官直接管理的状态。在中国唐代,现在的缅甸克钦地区是南诏、大理国属地。英国用残酷的手段占领了克钦山区后,沿袭了山官统治制度。同时广泛传播基督教和天主教,而且让民族上层子女到英国留学,受西方文化教育。在第二次大战中盟国征召克钦族士兵入伍,成立了美国情报“101突击队”对日军作战,立下卓越战功,英国许诺战后提升克钦族的地位;他们经过西方宗教文化的熏陶,打开了眼界,民族自尊心被唤发起来,提出克钦独立、自已建国的主张。以沈瓦偌为代表的克钦们表示,英国给缅族本部独立的同时,也应该给克钦族独立。 

钦族主要居住在印缅边境地区,人数较少。年轻一代的钦族到仰光上学后,受到“德钦党”人的影响,参加了争取民族独立的学生运动。在二战期间,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参加了盟军支持下的抗日部队,使其民族素质有了进一步的提高。所以战后,参加了“自由同盟”的钦族精英们,完全赞同和极积支持与缅族联合独立,成立“联邦”的主张。         

自缅甸沦为殖民地开始,英国人的统治,最早是通过东印度省来执行的。在他们的统治下,缅甸传统的风俗习惯,被一系列的外族文化浸透。随着殖民经济的迅速扩展,缅甸民族原有的社会体制、传统的自给自足经济和民族工业消失了。大量外来资金的进入,高利贷的兴起,迫使那些拥有土地和企业的缅人,逐渐失去了自己的优势,很快,英国官员和商人们占据了缅甸的上层社会,其次是印度人的有钱阶层。缅甸民族的精英们发现,在自己的国家里,除了少数人,他们社会地位逐渐被剥夺,都变成了三等国民。大量的不满,滋生了很多民族主义组织,最能够代表的是《我缅人协会》,他们提出:

“缅甸是我们的国家,缅文化是我们的文化,缅语是我们的语言,我们是缅甸的主人。”

他们都在自已的名字前面加称“德钦”(缅语:主人),所以被人们习惯称为“德钦党”。

然而,这种民族主义情感的发展,矛头不但指向英国人、印度人,也变成对其他非缅人的排斥。由于不同的历史和社会背景,缅人和非缅族人的政治观点经常相逆,历来都是相互不信任的。特别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当多数非缅族人为抵抗日本的侵略而战,不惜流血牺牲的时候,缅人却是站在日本人一边,充当异族的走狗对非缅族人进行残酷的统治,这样在他们之间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严重的对立和深仇大恨。当反法西斯的战争取得胜利时,缅人却跳出来,宣称“缅甸是缅人的国家”,这让非缅族感到无比的愤慨。

昂山从伦敦回来后,他与“自由联盟”领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进行了专门的讨论:

人口多,面积大的掸族土司,以及在二次大战中建立过战功并有强大民族军队的克伦族、克钦族,都要求自已民族独立;而缅族的起义军队被英国人整编后,只有五千人,地位低,装备差,处于相对的弱势,根本无法主导缅甸的未来。

因此他们一面宣布《昂山-艾德礼协定》不包括山地民族的问题。一面利用英国同意缅甸成立新的行政委员会(即临时政府)的有利条件,决定由昂山区别对待非缅主要民族,根据不同情况作其领导人的工作,劝说他们支持缅人一起向英国要求独立。

1946年11月28日昂山到达缅北密支那,穿上克钦民族服装与克钦民族精英沈瓦偌和克钦军队领导人梅作零东等人见面。昂山首先利用沈瓦偌的父亲当年领导抗英斗争中被杀害的往事,唤起克钦们对英国人的民族仇恨;表示全力支持克钦建邦;希望克钦邦加入“缅甸联邦”;承诺克钦邦与缅族本部享有平等的地位;许诺由沈瓦偌担任未来联邦的国防部长。(附图1)

出于对英国人的仇恨和昂山提出的优惠条件,克钦民族上层和军队领导人,签字同意与缅族本部同时独立并加入“联邦政府”。

由于掸邦土司们提出在英联邦内建立强大的、拥有自决权的掸邦之要求被英国总督拒绝,于是昂山抓紧做他们的工作,于1946年11月访问掸邦时表示:

“支持掸邦与缅族本部一起独立;掸邦不要再由英国总督统治,而是加入缅甸联邦;联邦政府内将有一名掸族的部长,专门管理掸邦的事务,享有高度自治权;缅甸各民族平等、互不干涉内政,缅族本部绝不过问掸邦事务;联邦的第一届总统可以由掸族担任。”

在昂山一再游说下,掸族土司们同意与缅族本部联合成立“联邦”,并在事先拟定的草案上签了字。 

在伦敦的缅族谈判代表德钦妙与英国艾德礼首相达成共识:在解决缅甸独立的问题时,避免英国与缅甸任何一个民族进行单独会谈,而导致其他民族提出疑义的情况再发生,所以同意由缅族代表与各非缅族的代表一起参与和英国当局的协商。

1947年1月11日在英国殖民政府的主持下,缅族、掸族、克钦族和钦族的代表在掸邦北部的小镇彬弄召开会议,一起讨论缅甸的独立问题。这就是缅甸历史上著名的“彬弄会议”。 (附图15)

昂山代表缅族提出了他们独立的主张:

一、独立!坚持缅族独立;

二、独立!!坚持少数民族和缅族同时独立;

三、独立!!!坚持共同建立独立的缅甸联邦。

各非缅族代表组成山区联合委员会与昂山代表的缅族进行谈判。由于昂山事先做了各非缅族领导人的工作,根据不同的情况做出了一些妥协、退让、承诺。他又通过其个人的魅力和不断地游说,各民族基本同意在5个条件前提与缅甸本土进行联合:

1、各民族与缅族享有平等的权利,保护各民族土司的利益;

2、掸族和克钦族按他们的愿望,成立自己的民族邦。

3、各邦拥有高度自治权,除了行政权外还有防务、外交、铁路和税务权。掸族和克钦族在执行委员会中的成员,对他们本民族事务负责。

4、缅族与英国政府之间达成的协议条款,掸族和克钦族不受其约束。

5、各民族邦参加“缅甸联邦”后,保留可以选择退出联邦的权利。

1947年2月12日,德钦昂山与掸(含果敢)、克钦、钦族及英国政府的代表,在彬弄签署了历史性的《彬弄协议》。(附图2)

协议的主要精神承认民族平等,强调了各非缅族的自决权,决定成立行政委员会——掸族苏山通为顾问,克钦族沈瓦诺、钦族吴温哥哈为副顾问。掸族土司苏瑞泰等6人,克钦族沈瓦诺等6人,钦族吴崩泽曼等6人组成山区少数民族联合最高委员会,苏瑞泰任主席。

“彬弄会议”是缅甸的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缅族和各非缅族在地位平等的基础上,统一思想、统一立场的对话协商。克服了存在的分歧和困难,在民族独立和联合建立联邦的问题上达成了协议,表示掸族、克钦族等非缅族接受缅族对民族邦、联邦的构想,为缅甸的独立铺平了道路。

1947年4月,按《彬弄协议》的原则举行了议员选举,昂山领导的“自由同盟”获得了95%的选票,组成了由昂山为首的临时政府,与山区少数民族联合最高委员会协商后提出宪法制定的七项原则:

1、联邦由缅甸本部与各民族邦联合组成;

2、各民族邦享有自治权;

3、各民族人民在社会、政治、司法方面平等;

4、有思想、言论、信仰、宗教、迁徙、集会的自由;

5、确实保障少数民族的权益;

6、维护缅甸联邦缅族本部与民族邦的团结;

7、维护领土领海的主权。

同时,昂山还一再强调,各少数民族虽然参加了制宪会议,但仍有权决定是否参加和退出联邦。

(关于克伦邦的问题,克伦族内部意见无法统一:最后坚持“泛克伦主义”,主张独立建国的一派退出了制宪会议;同意在克伦族主要聚居地为主建立克伦邦的一派留了下来,成立克伦邦。) 

1947年7月19日上年10时,昂山及其他五名联邦和邦权力委员在仰光不幸被刺身亡,终年仅三十二岁。

7月23日由吴努继续主持召开讨论联邦组建形式和分离权等问题的会议决定:

1、缅甸联邦由缅族本部、三个民族邦即掸邦、克钦邦、克伦邦和一个钦族特区组成。

2、民族邦和民族特区都是自愿加入联邦的;民族邦都有十年后脱离联邦的分离权(克钦邦在八莫和密支那地区划入后丧失分离权)。

3、联邦国会分为人民院和民族院两院(克钦邦在民族院中占有12个议席,其中的6个议席由非克钦族担任)。

4、缅甸联邦在确定联邦政府的立法权后,决定邦政府的立法权。

5、各民族邦有自已单独的邦议会和邦政府。 

6、各民族邦享有充分的内政自主权和立法权。并有选派代表到联邦政府任职参加联邦的管理工作。 

1947年10月7日,英缅双方签订了《英缅条约》。

1947年11月,英国议会通过了《缅甸独立法案》。

1948年1月4日,缅甸正式宣布独立,成立“缅甸联邦”:

掸族土司苏瑞泰任缅甸联邦的第一届总统; 

缅族的吴努任联邦政府总理; 

克钦族的沈瓦诺任联邦政府国防部长; 

克伦族的史密斯.顿将军任缅甸武装部队总参谋长。 

从英国人的殖民统治下独立出来,这是当时缅甸全国千百万广大人民的政治理念与追求,在以昂山将军为首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联盟”领导下进行的争取民族独立运动,是当时缅甸政治社会中的主体,顺应了势不可挡的历史潮流,领导人民进行了不懈的艰苦卓绝的斗争,虽然走了很多弯路,但仍然使缅甸最终获得了独立。

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各种政治势力在新的政治舞台上开始了激烈的争权夺利,整个社会风起云涌,仰光大学中缅甸年轻的一代民族精英们,何去何从!?让他们都站到了选择人生道路的十字路口。

在这个缅甸历史转变的关键时刻,故事就从双胞胎钦貌基、钦貌烈俩兄弟及弟弟的女朋友马钦瑞如何走出这人生的第一步开始——

他们的父亲博觉温,早在英治时代就参加“德钦党”,是与国父一起为争取缅甸独立的“三十志士”之一,曾经带领日本人赶走了英国殖民主义者,后又反正随同英、美国部队及中国远征军与日军作战,为缅甸的独立做出卓越的贡献。是有名的民主革命元老,杰出人士,即将进入权势中心,成为政府内阁成员。他出生在一个富有的缅人世家,家就坐落在仰光的茵雅路81号,这里是缅甸仰光大学所在地和许多政治家居住的高档别墅区(如“30志士”中的博杨莱、博赛甲、博钦雅及巴莫博士等,都住在这附近)。而且博觉温生性好客,认识的朋友中,有政客,有商人,也有军队以及英殖民政府官员,都是缅甸的上层精英。前来拜访的社会知名人士川流不息,经常在这里集会,讨论缅甸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社会的问题,有关国家、民族的许多重要决择都是在这里作出的。在政治上,他们毫无疑问地维护和代表着缅人的利益;在生活上,却充满着殖民地的色彩。英国人的生活方式,依然根深蒂固地移殖在这些缅人身上,特别是上流社会中,虽然已经有了很多缅甸元素。

钦貌基、钦貌烈俩兄弟跟其他缅甸上层社会人士的孩子们一样,毕业于英国教会圣保罗中学,现在就读缅甸最高学府——仰光英文大学。他们茵雅路81号的家,因为地域关系,也就成为仰光大学学生们的聚会处。房子后面,宽大的园子,还有一个游泳池,就成为同学和朋友们的专用场地。在这里他们尽情地享受着上流社会的生活,沉醉于各种派对、聚会、活动中。在这一期间,大哥钦貌基经常以主人的身份,在家里进行各种名义的集会,在餐桌上、游泳池边上,同学们讨论各种问题——仰光大学传统上就是缅甸政治的风向标,从大学生的私人约会到社会活动,从缅甸事务到国际动态,以及其他五花八门的各种事情,都成为这里激烈讨论的议题。由于深受到父辈们的熏陶及潜移默化,年轻人与父辈们一样关心着缅甸的前途?

在他们当中,那些出生在比较西化家庭的子女们,认为缅甸应该继续留在英联邦里,接受英国人的管理,这样才能保证社会的发展及跟上时代的潮流,当然也才能保住他们父辈们原有的地位;其它一部分人认为,应该贯彻1945年5月17日《辛姆拉白皮书》,就是通过政治改革,恢复经济,逐步培养缅人政治家,学习管理国家,分时段分区域进行独立;更多的一部分人则明显地被民族主义挑动起来了,坚决支持反法西斯(AFPFL)自由联盟的主张,通过与英国政府的谈判,争取各民族的完全同时独立,成立自己的缅甸联邦;而非缅族的大学生却认为,缅人与非缅人存在严重的地位不平等,倾向组织一个较为松散的联邦政府,各民族对民族邦的未来,应该保留绝对的自主权力;时任仰光大学学生会主席的钦貌基受到马列主义的影响,认为“自由联盟”走的是议会斗争,是与英国殖民主义妥协后,牺牲缅甸各民族利益得到的假独立,主张参加缅甸共产党,走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从来敬佩他的马钦瑞决定追随其后,一起上山参加游击队,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而血气方刚的兄弟钦貌烈从小就响往军人多姿多彩的生活,加上自己所爱的人因政见不同而离去,一怒之下投笔从戒,参加了政府军报效国家,开始了与反政府武装作战的长期军事生涯。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