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IVPxeOG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3 上山下乡

作者:石磊

时至1966年,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什么扫“四旧”、“打倒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抄家”、“游街”、“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昨天还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亲密战友,第二天就成了十恶不赦的野心家、阶级敌人。从前一起打天下,得天下的亲密战友,顿时成了不共戴天的阶级敌人,要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革命战友况且如此,我等“黑仔”更勿需言,巴不得地上裂开一条缝,钻进去躲起来。

批判“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方兴未艾,我们老三届的毕业生想着学校对毕业后不公正的做法,挑起“造反有理”的旗子打回母校闹革命,对以前印象不好的老师进行批斗。我班的几个同学(当时本人不在昆明)也回到母校,进行了这“革命行动”,为了弄清自己的档案,打开学校的档案室,查实关系自己一生的毕业档案。到文革后期,我见到高中的校友,他才对我说;“安定,你可知道你的毕业档案是如何写的?”他告诉我,我的档案里最重要的一点是:“对党的阶级路线不满”!我的天!我如梦初醒,出身反动土司家庭。1966年,云南省办阶级教育展览,全云南100余家土司,找出三家做反动土司的总代表,澜沧贤官莫乃的石家金榜提名中了头名状元,并冠以“反动大土司”的头衔,这是大大地提高了石家土司的官职了,实际上贤宫莫乃土司正式册封的仅只是“土把总”,稍有一点边疆历史知识人都知道“土把总”所管辖的民众仅一、二十个村寨,因为是少数民族地区,只不过可以世袭而已。比起小小的九品县级芝麻官还差了一大节的,如此抬举真是受宠若惊了。

出身“反动大土司”家庭,父亲还在台湾和国民党反动派同流合污,现在又加上一条“对党的阶级路浅不满”的弥天大罪,不叫你到二监劳动改造,就是对你的宽宏大量了,还想上什么大学,门都没有!哦!原来如此!痛定思痛,我细想我在校是个遵纪守法中规中纪的学生,自知先天不足只敢低着头做人,哪里还有非分之想,怎么会有这样一条弥天大罪?我一再绞尽脑汁,回想高中的历程,才恍然大悟:原来临近高考,毕业班里分小组学习政治,让大家畅所欲言,说自己的思想情况。我头脑迟钝,也不会耍政治手腕,因上一届高中毕业生不管你成绩有多好,不论是团员、学生会干部,只要家庭成份不好,家长有历史问题的都一概拒之大学门外。现在轮到我们要毕业了,有感而言;“党的政策是: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只要认识好,表现积极,出身不好的人也同样有光明前途的,这就是重在表现的政策”。因此我对上届高考招生的做法有想法,这就是我汇报的思想情况。马上有党的忠实捍卫者把我的发言记录在案,塞进档案,引蛇出洞。蠢昧的我掉进了政治陷阱,怪不得你“名落孙山”了,活该!此时,我又想到了毛主席老人家讨敌檄文“炮打司令部”中有这么一句话“结合64年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路线,这不是令人深省的吗?”奇怪我的想法和老人家不谋而合,这还了得,你比老人家还先知先觉,伟大领袖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理,你这个“黑仔子”说同样的话,就是对党的不满。只许你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上天,还有什么真理可言!什么主义可信!

1969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此时的我徘徊、彷徨,无路可行,这无疑是给我指引出一条光明前程,随着上山下乡的洪流于1969年初来到德宏州盈江县旧城公社拜掌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拜掌是一个傣族大寨,昆明知青有30多人安排在该社,我被分在队长家吃住。傣家人对知青很好,帮知青盖住房,房子盖好以后寨子里面的小普哨(小姑娘)带着我们知青一起到山上砍柴,虽然知青比她们大的多,不但挑的柴没有她们多,走起路来还东倒西歪的,引得小普哨捂着嘴悄悄的笑。那时边疆不种双季稻,到五、六月才开始作田,开始我们铲田埂、挖水沟,慢慢的男知青开始学犁田,我也学会了犁田,拉着水牛喊着傣话在犁田时候,那样子得意极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