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igfRpng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8.3 88年“敏仰”作战计划

作者:石磊

88年初敌人制定“敏仰”作战计划,计划集中兵力把在泰缅边界的6旅和佤联消灭,然后再北进邦桑捣毁缅共中央。

敌人先向累帕布东北黄草包阵地进攻,被我部迎头痛击,敌人丢了七、八具尸体落荒而逃。后敌改变进攻方向主攻累山足95指挥部,95指挥部失守。敌集中力量攻打累山足,我旅087营坚守阵地10余天,旅部派我队支援087营,我队和087营坚持半月余,打退敌数十次冲锋。克伦民族解放军调2门81炮从缅南来到累帕布增援我们,把81炮架在累帕布,向累山足敌人阵地炮击。一日清早,旅部杀了一头猪准备送到累山足,送猪肉的同志顺梁一路走去,当爬一座山头时发现山头上有敌人,同志们边打边撤回旅部。因我旅和佤联才有千余人,累山锁驻守一个营,其余的要守累帕布,累山足、甘地,战线太长,兵力不足,所以从累帕布到累山足近4公里的山梁无人防守,敌人通过近30天的战斗,发现了这一漏洞。因此,派突击队钻山箐、偷偷爬上中间山头,把旅部和累山足拦腰切断,累山足守军失去供应,只好退入泰国境内帕弄山,旅部也退入泰国境内。在战斗后期,车炬政委从南洋弄派李保胜一个营增援南部,叫这个营奔袭在勐萨西面的勐东敌指挥部。但李保胜听成是在勐萨东面的勐董,勐东、勐董,音不容易分辨,一字之差,南辕北辙,错失战机。6旅和佤联苦苦支撑了四十天,因无援兵而放弃了缅泰边界大部分根据地,只有东边的累山锁和西边的甘地,还在我们手中。虽然敌人取得了“敏仰”战斗前期的胜利,但却付出极大的代价,伤亡近800余人,元气大伤,因此不得不放弃进攻邦桑的计划。所以敌人并没有达到它的战略目标,这也是6旅、佤联对北面的一个重大贡献。

88年“敏仰”作战计划后,六旅和佤联军失去了部分根据地,当年10月底我带着部份人员从缅泰边境返回邦桑。11月雨季尚未结束,并是一年当中第二次疟疾高发期,当地民众俗称“谷莊摆”。那时敌人还没完全撤兵,所以回程敌情复杂,夜宿也不是十分安全,有一夜半夜下起大雨,第二天起来全身湿一半、干一半,雨棚搭不好的全身湿透,只好边煮饭边烤衣服,吃好饭衣服烤干了继续前进。第十天到达我们下来时打伏击的崩龙弄坎寨前的一片原始森林宿营,第二天早6点吃好饭就出发,那天走的是山梁无水煮饭,还好大家带着一些泰国的糖果小食品,所以就用这些东西充饥,实在不行就只有用生米充饥了。入夜来到栋达公路,山上因距公路太近无法宿营,只好连夜穿过公路。当时敌人也已经知道六旅有一支部队要返回邦桑,所以在公路一线严加布防,我部过公路时侦察部队发现有敌人驻守,情况紧迫只好悄悄地强行绕过。过了公路就开始爬山,一直到半夜才到山顶,因还属敌占区,大家只能抱枪倒地而眠。第十一天,天一亮就出发,一直到早上11时才到达比较安全的地段生火煮饭。从昨天早上6时到第二天早10时,整整30个小时,大家没有吃上一口饭,还是全部安全通过封锁线。第十三天来到六旅的前线大本营南洋弄,第十四天到达芒崩寨。因部队过于疲劳在芒崩休息两天。一路的劳累和风吹雨淋,到寨第二天我就发恶性疟,只好向寨子老百姓借了一匹马急忙赶回邦桑到车炬家,由旅部卫生员小杨连夜治病。第二天一早输液还不到几分钟就过敏,人事不省大小便失禁,还好是在邦桑,马上打急救针才抢救过来,小美在等俄听到情况,跌跌滚滚赶到邦桑看护,事后才知是消毒不干净引起的。

为了在缅泰边境立稳脚,88年底车炬带着六旅在邦桑一线的全部战斗人员南下,除了个人的装备外每人还带一发高机弹,准备在缅泰边界与昆沙集团一争雌雄,在邦桑只留下20多个工作人员由我负责。

车炬下到缅泰边界后,六旅和佤联向昆沙驻累兰、勐阮的部队发起了进攻,双方互有胜负,战事处于胶着状态。

88年8月,缅甸爆发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政府军撤出泰缅部分驻军,6旅、佤联伺机占领边界的空白地带。至89年4月17日以前,6旅和佤联已在缅泰边界站稳了脚,成立了地方政权,成为一块稳固的根据地。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