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25Pc2dNc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8.2 南北通道

作者:石磊

87年初我带队从南洋弄出发,一路晓行夜宿,又有二区,四区同志带路,路上都没有碰到敌人,走了14天就顺利到达富约,当晚宿富约。第二天早饭后就向累帕布开进,到了富约就进入我方控制区,心想今天可以到累帕布,因在自己防区,尖兵也放得不远,我和参谋埃等就跟在尖兵后面,行军时还打开收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行军。距累帕布还有3个小时路程,正爬一个茅草山坡、茅草比人还高,我们在茅草间的小路行走,突然间山坡上“砰!砰!嘣!嘣!”枪声四起,朝我们打来,我们立即卧倒,身后一个战士肚子上中了一枪,马上拖到后面包扎。这时山坡上火力更猛,手炮弹也打来了,地形对我极为不利,但听枪声像是我们自己人,我下令不用还击,退到安全处。但山坡上的火力并没有停止,我打开报话机呼叫旅部一直没有回音。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我们只好抬着伤员向右手边山箐下去,向右边的山梁转移。走时留下伤员的背包,我想他们下来时,看到背包就知道是误会了。我们抬着伤员钻箐沟、爬高山到天黑才到山头,打开报话机呼叫旅部,这时联系通了。因天已黑部队又疲劳,就地宿营明早再出发。第二天我们出发不久,旅部已经派部队接应,到旅部后埃布龙副旅长、左仁男副政委已经在等我们,见到他俩我问为什么不开报话机,副政委说:“以前从北部到南部最少要走一个月,碰到麻烦甚至要走两个月,我们计划,你们出发20天后,再开约定号码的报话机,想不到你们15天就到,出乎意料,所以没有即时开报话机。”我听了无言以对,白白让我们受伤一个同志,多走了一天的冤枉路。

88年6月我带队再次从南洋弄出发南下累帕布,当走到弄丘后山准备穿越景栋至勐宾公路时,发现敌人已在公路一线驻守,我们只得向西准备从勐宾东侧公路穿过。到达公路北边高山时,发现没有敌人防守,我们在山头吃晚饭,准备天黑过公路。在吃饭的时候听到汽车鸣声,一观察才知敌人从景栋拉来几车兵沿公路驻守,企图阻止我部过公路,我们已经出发4天,退回去再找机会穿越公路就更困难了。队部商量当夜强行穿过公路,晚上8时我们从山头出发,只见敌人沿着公路分段,烧起火来监视我们,可能敌人数量不够,每堆火相距150米左右,我们决定用2个小组左右相距30公尺监视敌人,大队人马就从中间迅速跨过公路。过公路后,就一直向山顶前进,大队人马跨过公路后,两个小组随后跟来,一直走到凌晨2时,部队沿着小路和衣持枪而眠。天刚亮部队继续前行,到早晨11时部队过一片小树林,同志们已是饥饿难熬,部分同志要求就地休息煮早饭。我向四周一看,小树林处于低凹地带,地形极为不利,我命令部队继续前进。走了一个小时我们到一个半山坡,部队原地休息,前后放好岗哨,休息不到十分钟,后面站岗的同志来报,有敌人追着我们掉队的两个人正往山坡上来。可能敌人只见两个人,想抓活的所以没有开枪,我立即叫1个组向敌人开火阻击,大队人马立即向山顶走去。敌人被我队阻击,也马上还击,掉队的两个同志滚进山箐,到山顶后我们等阻击的小组返回,掉队的两个同志也跟上大部队,但他俩的背包已丢失,背包里装着准备过南辛河的尼龙绳。我安排一个班断后,部队继续前进,一直走到夜晚十点钟,到了一个相当深的大箐,部队才得吃当天的第一顿饭。第二天一早没有吃早饭部队出发,10时左右到了一个山坡,前后放好岗哨休息煮早饭,40分钟后我们已经吃好早饭,突然后面来报:敌人已经尾追来了!后卫部队是区联队,他们动作慢一些,饭还没有煮熟只好把饭倒了马上出发,部队走了一个多小时,到崩龙弄坎寨,因多年战乱寨子已成废墟。过了寨子找到一个有利地形,我叫一分队队长带两个小组,一具40火箭伏击敌人。并在旁边空地拉上拉雷,因敌人被我伏击,有伤员一定会拖到空地抢救,这样就会碰到拉雷,另外一个小组在前面水沟处接应伏击队。待伏击队回来后,这个小组又在水沟埋上地雷,到后面丫口再阻击敌人。任务分配好,部队走了约一个小时,伏击小组打响火箭筒,敌人乱作一团,随着一声巨响拉雷也炸了,一分队立即撤退,不长时间就跟上我们。一个多小时后地雷也炸了,阻击的小组也跟上大部队。经过简单商量叫四区组织2个小组向西活动,尽量把尾追的敌人引向西方,我们向南朝南辛河开进。天黑部队到了南辛河,尾追的敌人已向西追四区的小分队,当晚就在河边宿营。第二天天亮吃好早饭,部队渡过南辛河急速向南前进。早上9时到了一座山梁,山上有几寨拉祜族,人口比较集中,到寨子看到几个景栋的汉族老百姓在寨子卖东西,他们一见到我就说,你们运气太好了,昨天这个梁子全部驻满了老缅兵,昨天听到南辛河那边枪、炮响,老缅兵就完全开过南辛河了,你们还不赶快走。我们已经离开南洋弄4天了,所带大米已经吃完。于是部队一边行军,一边购买大米。幸好敌人判断失误,完全开向南辛河北边,我们才有机会找到大米。时值雨季,下午大雨不停,夜晚我们到了一个山头寨子,有数十家拉祜族,当晚宿营拉祜寨,通知明天早3点半吃好早饭4点出发。第二天早4时部队准时出发,部队集合好,一清查还有一些人没有到齐,马上通知各单位立即找人,原来是接连5天的连续行军作战,同志们过于疲劳,能够在寨子睡觉睡过了头,马上叫醒他们拔营出发。走了近两个小时天蒙蒙亮,突然我们昨夜宿的寨子传来枪炮声,我们加速行军。下午在有利地形宿营。后来才知道,我们离开寨子不久,属追我部的敌人就进入寨子并派出岗哨。因是雨季,那天早上有蒙蒙小雨,加之山头迷雾缭绕又有松树,视野不开阔,另一股敌人从其它方向向寨子摸来,估计是想把我部合围在寨子加以歼灭。敌人过于紧张,把在前进入寨子的敌人误以为是我部就进行攻击,寨子的敌人也还以颜色,进行反击,双方打了二十多分钟才停止下来。唉呀!好险!如果我部不是按时出发,一定被敌人包饺子了。部队一路避开敌人,第13天后穿过勐萨至勐东公路,下午到富约西边箐边宿营,已经到了我们防区,大家松了口气。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向累帕布开进,部队刚出发,忽然听到富约东边山上传来枪声和手炮声,枪声稀稀落落。原来是敌人一直尾随我部,但被我部阻击怕了,只敢远远尾随,到了我防区敌人不敢再尾追了,只好胡乱打几枪回去好交差了事。感谢,敌人放枪为我部送行!当我们到累帕布前沿阵地时,碰到佤联守点部队,他们告诉我说:“你们总算到了,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因为我们的窃听台收到敌人电报说:“你们几号从邦桑出来,带队的人和部队人数,敌人都一清二楚,敌人派重兵要把你们在南辛河一带一举歼灭,现在你们终于来到了,可以放心了。”哦!原来如此,是政府军在邦桑的特务把我们的行动报告给敌人,怪不得这一次有这么多敌人前面层层设阻,后面尾追不舍,如果不是我们在弄坎伏击敌人给它一次大的打击,打乱了敌人的布署,可能此行就凶多吉少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