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qQNEp2DS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1.5 将星陨落

作者:石磊

2005年1月日,佤邦联合军副总司令李自如,心脏病突发不幸瘁死,佤邦人民、佤邦联合党、佤邦联合军失去了一位杰出的领导人,佤邦人民和部队感到万分悲痛和惋惜。

李自如,云南保山县人,保山一中高一知青,1969年从遮放出境参加缅共人民军,在303特务营炮连当57炮炮手。

在4045部队任政委时,为4045的发展壮大做出重大贡献。“7510作战”行动时,已任683旅旅副政委,他率4045先行过江作为683旅的前行部队。77年元月4047、502部队飞越萨尔温江后,不久3支部队汇合,在旅部领导下共创683根据地。那时李副政委骑着一匹黄膘马和部队一同行动,在最困难时期部队掩藏了重武器放弃了牲口,李副政委也放弃了他多年的坐骑黄膘马,(70年在一次战斗中,他脚部受伤,治愈后,行走时有困难,一跛一跛的。)但他仍然坚持和部队一起步行。从75年底过江到89年4月17日佤邦起事,长期在683地区(深入敌后)进行游击活动,后期他已升任中部军区司令员并成为缅共中央候补委员,是缅共高级领导层中唯一的中国知青。

1989年4月17日下午,李自如从683地区回到邦康,赵尼莱总书记、鲍有祥总司令、李自如副总司令、赵明副总书记、肖明亮副书记等5人就组成了佤邦领导核心。1993年1月,佤邦政府在邦康建立军政干校,李自如副总司令兼任第一任校长,1990年11月兼任前线总指挥,从邦康下到南部,全盘指挥歼灭昆沙集团的军事行动。一直到1996年1月昆沙在佤邦联合军毁灭性的打击下,走投无路向军人政府投降,李自如才回到邦康。2003年5月为了打击约色部队,李自如任前线总指挥再次亲临南部指挥战斗。

1979年,原4047政委赵金明在歼灭“吐昂战线”的战斗中阵亡,赵和明副营长和我请假没有归队,4047部就由李再昌副营长和范丛育副政委主要负责。以后李再昌提为营长、范丛育为政委,由于没有老资格的干部监督,李、范二人就胡作非为起来。台湾名作家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中最丑陋的特点(窝里斗、独断专行等等)在他二人中集中表现出来。同样是果敢籍的李老华副营长因不愿与他俩同流合污就受打击排挤,李老华无法待下去就先叛逃。其后埃门副营长、康六副政委、国林副营长、魏学荣副政委都是由于无法待下去先后叛逃的。在短短4、5年内就有5个营级干部叛逃,在缅共人民军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李、范二人不但整自己人还欺压当地民众,那时中部军分区以营为单位分片管理地方打游击。在4047部队管辖区群众敢怒不敢言。一次在其管区的一条小街,李再昌到一家餐馆吃饭,不久郭七副营长(果敢籍)也带着一帮人来餐馆吃饭。因老板忙着招待李再昌就待慢了郭七,李再昌也不叫郭七和他同吃饭而独饮独食。郭七不由得怒火万丈,但营长在上又不便发作,就心生一计叫道:“老板我要一盘小炒鸡舌头,快点送来!”老板一听如五雷轰顶,天那!一盘鸡舌头少则四五十只鸡,一个小小饭店,要马上找十只鸡都困难,不要说四五十只鸡了。从来没有听说用鸡舌头单独做一道菜的,这不是存心为难吗?吓得老板又是作揖、又是磕头。一个副营长尚且如此,堂堂营长就更不用说了,由此可见当时的4047部队是成什么样子了。李再昌、范丛育的作为已经严重威胁到中部军区的发展,任中部军区司令员的李自如只好铲除李、范。李自如想如果派兵强行镇压,部队可能会乱,所以决定智取,通知他们到军区开会,李、范二人到后将其警卫员留在外面,二人进入司令部,被早已埋伏好的枪手当场击毙,为中部军区除了一大害。4047部队由于李再昌、范丛育的几年践踏,从此就走下坡路了,想不到威震掸邦中部的4047部队竟会败在李、范二人手中。

有一次我到那落李副总家汇报工作,闲聊时他说:“中国朋友说佤邦领导人中有两个,一个是‘包得下’,一个是‘理得顺’,配合得很好,所以佤邦稳固发展成就傲人。”“包得下”讲的就是鲍有祥主席,鲍主席心胸宽广容得下不同意见。他经常强调佤邦是十六个少数民族的邦,不是哪一种民族的,要注意提拔其它少数民族干部。他还时常告诫佤族干部,“佤族在缅甸是少数民族,但在佤邦是多数民族,你们一定要团结大多数人,如果一个佤族干部和其它另一种少数民族干部犯了同样性质的错误,对佤族干部就要处理得重一些,对少数民族干部就要处理得轻一些,没有办法,因为在佤邦你们是多数民族。”所以20年来佤邦各民族之间团结是好的,内部的团结也是稳固的,为此有人想挑起内部矛盾很难得逞。“理得顺”就是指李副总司令,一般佤邦有棘手的问题,都要李副总出面解决,像2002年处理当时独立团团长魏赛堂。独立团在对昆沙集团的战斗中屡建战功,魏赛堂时常亲临前线指挥成绩卓越,为消灭昆沙集团建了头功。战后魏自视其功劳甚大,盲目自大,以至个人野心膨胀,矛盾性质发生了质的变化,必须即时处理魏赛堂的问题。但他横蛮不讲理,手握重兵,处理不好可能会产生内斗。像这样的问题只有“理得顺”李副总司令才能胜任,因此中央委派李副总亲自下到万宏处理。李副总下到万宏后和鲍有谊政委等商量经过多方考虑,请金三角军区配合,借口要到景栋乘飞机到东枝开军事会议,将魏诱骗到景栋机场当场抓捕,当天就由佤邦司法部门押送回邦康。然后对独立团进行安抚工作,抓了极个别死硬分子,没有用武力就解决了魏赛堂问题,时间是2002年5月18日,所以中央决定将独立团改为2518团在拥邦集中整训。

在佤邦前期四个核心领导人中,李自如副总司令是外出最多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亲临前线指挥战斗的领导人,多年奔波以致劳累成疾英年早逝,死时才58岁。当佤邦正需要有能力、有经验的领导人时,李副总的逝世,无疑是佤邦的一个重大损失,巨星陨落,公明山低头哀思,南卡江悠悠悲咽。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