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dnrOUlxd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7.2 赶马贩牛

作者:石磊

缅甸人民军实行的是供给制,官兵待遇一样。我是从683部队请假回来的,身为营级干部,但请假回来超过时间也就没有领伙食处了,完全要自力更生。到1979年我家己集累了一定资本,我想男主外女主内,家中有小美一人承担,也就绰绰有余了,作为一家之主的我应该到外面跑跑做点生意。所以我就买了两匹小蹩马,学做起生意来。要买缅甸本土的货就要到曼相。当阳的生意人从当阳运物品到曼相,没有牲口的雇佤族工背物品到曼相。从等俄到曼相赶牲口,要走两天还要过南板河,到曼相卖好货就返回,五天恰好一个来回。晚上住寨子,白天开稍就要在有水有草的地方,一边煮饭一边放牲口,让马也能吃午饭。开稍煮饭对我这个当兵人来说,是手到擒来之举。行军煮饭有时还有敌情,赶马做生意乃优哉优哉到开稍地点,马上抬下驮子松开马胸带、肚带,如果是大热天又赶上坡,马出汗多还不能马上摘下马鞍架,要休息五分钟左右,否则会马着凉。五分钟后摘去马鞍架,马立刻卧倒在地,左翻右翻打几个滚(马也会做自我放松动作),就一溜烟跑去找草进午餐了。此时大家找石头找柴,淘米洗菜的就各自忙开了。如果没有石头,就去砍三棵手腕粗的生树枝约40十公分长,一头砍平一头削尖,把三棵树摏打进土里,就成了锅架。生起火,淘米的也把锅架上,15分钟米煮开了待水干后,抬放在火塘旁烘烤,随即架上菜锅炒菜,炒好菜把菜打在盘子中,就着菜锅煮菜汤,到汤煮好饭也熟了。从煮饭开始如果是晴天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赶马帮的开稍就是一菜一汤,加上自家做的豆腐乳、酸菜,和从水边找来的野芹菜、香菜,就是一顿丰盛的午餐了。

吃饭时用现砍的竹筒装上水放入茶叶,放在火塘里。到吃好饭,煮的茶也好了,喝上几口竹筒煮的茶,格外清香。小休一会,马匹也吃饱了草,抬上马架开始下午的行程。一般情况下,下午晚4点左右就找寨子落脚。傣族、佤族的竹楼座北朝南,门外搭一个平展,便于晒谷子和其他食物,进门里墙有一个火塘,火塘东北角墙上方搭有神台,信仰佛教的供释迦摩尼,信仰基督教的供耶酥。火塘既是煮饭的又是取暖的,火塘北面是家中男性长者起居处,东面是给客人休息睡觉的,西面是过道可通里屋,里屋是一家人的起居室。住寨子生活方便,吃好晚饭天已黑,坐在火塘边,用马口铁做的空罐头盒煮好茶,边喝茶边和主人家闲聊,那时没有电,又是一天的劳累,所以闲谈一会就早早入睡,以便第二天早起赶路。

赶马要钉马掌,一两匹马可以请人帮钉,如果四、五匹以上经常请人也就不好意思了,并且有时也不方便。60年代我就读昆一中,那时从昆一中到大观路还是郊区,连到大观楼玩,都要从老篆塘乘马车或顺大观河坐船去。记得在潘家湾路边,专门有个钉马掌的大爹,该人长得像水泊梁山的李逵,一脸络腮胡,肥胖有力,虽然身体肥胖但动作非常麻利,钉马掌时绑起要钉的那只马脚,卷起袖子露出肥胖的手腕,用礳好的掌刀,刷刷几下就修好马蹄,然后放上合蹄的马掌,拿起小锤钉钉几锤就钉好了马蹄。碰到马匹作怪的就要把马捆在两棵树中间,把马头吊在树上,捆绑好再钉马掌。那时年幼贪玩,放学回家都要停下来围看。可能是少年时期看多了,所以我想专门请人钉也不是一回事,到我有四、五匹牲口时,也就自己学钉起马掌来,钉了几次也就会了,赶牲口还要经常给它刮毛,就是用专用的铁刷子刷马的全身,适时开稍,晚上喂夜草,行话“马无夜草不肥”,因此我养的牲口油光水滑。当阳有几个赶转街的回族和我岳父是朋友,到等俄街就到岳父家闲谈,他们就说:“你这个姑爷不简单,从大城市来有文化,说当兵会打仗还当官,做生意还会赶马钉马掌,你看他的牲口管得油光水滑的。”

上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改革开放已全面展开,经济发展很快,边民互市欣欣向荣。缅甸掸邦,由于长年战争人口流失很多,因此地广人稀,很多坝子丘陵地带是水草丰富的牧场。尤其是东枝东北部一直到萨尔温江边,一家人养一、二十头牛是很普遍的,富裕的人家养一两百头牛也是常有的。云南边境人民富裕了养牛养猪的一年一年多起来,因此从掸邦中部赶牛到佤邦再进中国的牛生意火爆起来。

那时张明生已在邦桑安家,他已申请退伍回昆明尚未获批,也在家中。我就相约他一齐到芒东买牛赶到等俄、邦桑卖。从等俄到芒东途经南抗伍、营盘、那潘、中弄、来瓜,行程5天,买好牛赶回来全程近15天,赶牛就不像走马帮那样轻松了,非常辛苦。如果是买到两、三家人的牛,就更不用说了,尤其从芒东回来的第一天,牛不合群,东一群西一群,作怪的牛刚出门就想往回跑,你要跑朝前拦阻强迫它折回来,有时出去一段路突然牛朝山沟跑去,这时不管坡陡不陡,有路无路,你要赶紧去追牛,强行赶它归群。对于特别作怪的要叫一个人专门牵着走。赶一次牛一般20至30头,生意好一次可以有3至4头的利润,如果牛丢了两、三头,这一趟生意就白跑了。

在西双版纳,孟连的傣族用澜沧江、南卡江的青苔做蔬菜,她们从江中捞起青苔,漂洗干净,晒成纸一般的薄片,用油炸了就可食,吃入口中清香爽口,口感极佳。但在佤邦我吃过的青苔别有一方风味。

我从芒东赶牛回等俄,途经那潘就宿傣家,晚饭傣家人招待。傣家人把一个直径二十至三十公分左右的鹅卵石在火塘里烧着,然后把蒜头、生辣椒、阿佤香菜、九重香(泰国餐厅必不可少的一种香料)切碎和把洗干净的青苔一齐放在菜盆里,取出滚烫的鹅卵石放入菜盆,即时用筷子把青苔和切好的作料在鹅卵石上搅拌,随即发出咝咝的响声,待石头凉后取出石头把青苔打起放入盘中上桌,吃的时候筷子挑起一嘬放入口中一吸,青苔就滑溜地进入食管细细的品味,芳香微辣,一吸即入肚,口齿留香。虽事隔25年其风味至今难忘,这是我一生品尝过最好的佳肴之一。可惜近年人类过度地开发,江河污染严重,青苔也难免此劫,现在要品尝此道菜,可能只有在梦中了吧!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